悲惨世界(652)

第五部第六卷
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六卷 不眠之夜

一 一八三三年二月十六日(1)

  一八三三年二月十六日至十七日之夜是祝福之夜。在它黑影之上,天门打开了。这是马吕斯和珂赛特新婚之夜。

  这是喜气洋洋的一天。

  这不是外祖父所梦想的奇妙的佳节,一种有小天使和爱神一起出现在新婚夫妇头上的仙境,不是一件可以装饰在门的上方如同婚礼画里的那种喜事,但这是一次甜蜜而欢畅的婚礼。

  一八三三年的结婚仪式和今天的不一样。法国还没有采用英国那种无比细腻的把妻子抢走的做法,一出教堂就溜了,含着羞把幸福隐藏起来,将破产者的行径和《雅歌》(1)里那种狂喜结合起来。让自己的天堂在驿站马车里颠簸,让喀哒喀哒声来打断自己神秘的心情;选一张小旅店的床当作新床,在普通的按夜计费的寝室里留下一生中最神圣的回忆,再加上和马车伕以及旅店侍女的接触,大家还不懂得这一切是多么贞洁、美妙和端庄得体。
  (1)《雅歌》,《圣经.旧约》中之一篇。

  在我们生活的这十九世纪下半叶,市长和他的肩带,神父和他的背心,法律和上帝都已经不够了,必须加上朗朱莫驿站的车伕;穿着红翻口袖的蓝上衣,饰有铃铛纽扣的金属臂章,绿色皮裤,咒骂着扎起尾巴的诺曼底双马,假的肩章带,打蜡的帽子,扑了粉的粗头发,很长的马鞭和笨重的靴子。法国也还没有模仿英国贵族的那种优雅做法:把磨损了后跟的拖鞋和旧鞋象下冰雹似的砸在新婚夫妇的驿站马车上,学丘吉尔的样,后称马尔波罗式或马尔勃路克式(1),他在结婚那天,姑妈的盛怒给他带来了福气。破鞋和旧拖鞋还没有参加到我们的婚礼中来,不用着急,好的习俗继续在扩展,不久就会到来的。
  (1)丘吉尔(John Churchill,duc de Marlborough,1650—1722),约翰•丘吉尔,马尔波罗公爵,英国将军,曾在西班牙获胜。在诗歌中,他被称作“马尔勃路克”。

  在一八三三年,一百年以前,人们举行婚礼是从容不迫的。

  那个时代,也真怪,大家觉得婚礼是私人的喜事,同时也是社会上的礼节,家长式的喜筵并无损于家中盛典的隆重气氛,允许有极端欢乐情绪的表现,只要是正派的,这对幸福毫无损害,还有,这两个命运的结合在家里开始了,这个结合将产生一个家族,新房从此将证明他们是在此成家立业的,这些都是可尊敬的好事。

  人们不因在家中成婚而害臊。

  因此婚礼就按照现在已经过时的方式,在吉诺曼先生家中举行。举行婚礼,虽然看来是普通而自然的事,但要去公布通知,申请结婚证,跑市政府、教堂,也不免有些复杂,在二月十六日以前无法准备就绪。

  碰巧十六日正是星期二,狂欢节的最后一天,我们提到这一细节,只是因为我们喜欢准确。大家犹豫,踌躇,特别是吉诺曼姨妈拿不定主意。

  “狂欢节最后一天!”外祖父大声说,“再妙不过了,俗话说:狂欢节结婚,没有不孝的子孙。不管了!决定十六日!你愿意延期吗,你,马吕斯?”

  “当然不愿意!”那情人回答。

  “结婚吧。”外祖父说。

  因此婚礼就在十六日举行了,尽管大家正在庆祝欢腾的节日。那天下雨,但情人总能见到天上有一角照顾幸福的蓝天,其余的世界都在雨伞之下也就不在乎了。

  头天,冉阿让当着吉诺曼先生的面,把那五十八万四千法郎交给了马吕斯。

  婚姻采取的是夫妻共有财产制,所以婚书很简单。

  从此,冉阿让已不再需要杜桑,珂赛特留下了她,并把她提升为贴身女仆。

  关于冉阿让,在吉诺曼家中,已特意为他布置了一间漂亮的卧室,而且珂赛特还说“父亲,我求求你”,这使他很难拒绝,她差不多已得到他的诺言来此居住了。

  婚期前几天,冉阿让出了点事,他的右手大拇指被压伤了一点点,但并不严重,他不愿任何人,包括珂赛特在内,为这事操心,他不要人替他包伤或看看他的伤口,但不得不用布把手包起来,用绷带吊着手臂,这使他无法签字。吉诺曼先生是珂赛特的代理保护人,于是就代替了他。(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狂欢的日子虽然使人销魂,但一点也不能抹去马吕斯思想中的其他挂虑。婚礼正在准备,在等待佳期来临的时候,他设法在对往事作艰苦而又审慎的调查。
  • 在马吕斯的内心和思想深处,对这个仅仅是和气而又冷淡的割风先生有着各种没张口说出的疑问。有时他对自己的回忆发生怀疑。
  • 当外祖父诗兴勃勃地自说自听时,珂赛特和马吕斯脉脉含情互相随意凝视着。吉诺曼姨妈平静而沉着地望着这一切。五六个月以来她经受了不少刺激
  • 吉诺曼先生对婚礼发表了特别荒唐的谬论
  • 每天清晨外祖父都送来一些古董给珂赛特。她四周是应有尽有的衬裙花边,就像盛开的花朵一样。
  • 珂赛特知道了被她叫了很久“父亲”的老人不是她的亲父,而只是一个亲戚;另一个割风才是她的父亲。如果不是此时此刻,她会感到难过的。
  • 大家已经知道冉阿让在商马第案件之后,幸亏他第一次越狱数日,及时来到巴黎,从拉菲特银行中取出了他在滨海蒙特勒伊用马德兰先生的名字挣得的存款;为了怕再被捕,他把现款深深埋在孟费郿的布拉于矿地里
  • 吉诺曼姨妈惊异地看到光明突然降临到她这陈旧的家中来了,这种惊异毫无恶意,她一点没有用讽刺和嫉妒的枭鸟式的目光来看这对野鸽。
  • 割风先生,在马吕斯的房中,好像不和别人在一起似的靠门口待着,他臂下夹着一个小包,好像一部八开的书,用纸包着,纸发绿色,像霉了似的。
  • 马吕斯已基本上恢复了元气,他集中力量,在床上竖起身子,两拳紧握搁在床单上,望着外祖父的脸,摆出一副吓唬人的样子说:“说起排骨,我倒要向你谈件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