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纪(486)

下集-第九章:在中共摧残下我的家解体了
孔令平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五节:合 葬

母亲去世时,我想父亲带着一腔报国志向,从1931年离开故乡,在外撞荡二十年,寻求救世救国的道路,一生为教育奉献,也该让他流落他乡的孤魂,回故乡入土为安了。

然而我无法找到他的尸骨丢在何方。于是我把母亲的骨灰与父亲的遗物,作成衣棺塚合葬一墓的打算与盐城新兴场老家联系,在他们支持下,就在父亲故乡买下了一方坟地。

2000年清明后,我亲自背着母亲的骨灰盒,和当年父亲留下的唯一遗物:一条旅行口袋,与我的孩子一道乘火车辗转到了盐城新兴场。

盐城这个地方我还是第一次来,过去我听说苏北地区地域苦寒。若不是让二老魂归故里的原因,恐怕我今生未必能专程到这个地方来。

来时正值初夏,在这一望无垠的平川上,空气犹为清新,比之雾气横弥的重庆简直是一个仙境,就是不知冬天到来时如何。但我想这么肥沃的水乡,定是一个适于安息的地方,若不是中国遭遇到了战争,遭遇到民主和专制的生死较量,才使父母背景离乡,发生这段伤心的经历。今天历史故去,留给我们的只有对历史的反思。

为了表述二老的生平,我在墓的后方立黑色大理石墓碑一块,上面简述了二老生平的简历。

他们俩都是新的教育事业先行者,只因为黑暗政治对他们的迫害,使他们坎坷一生,无法为振兴中华教育奉献一生,连他们组成的家庭也横遭离散之劫,家破人亡。

在中共统治下,没有他们的生存空间,更那里谈得上事业?像他们的遭遇在中国大陆累见不鲜!这是一个时代的谬误!中华民族的浩劫。!

现在他们到了冥间,可以在一起切搓他们生前献身的事业了!!

当我将骨灰盒和父亲遗物送入墓中,当一吊一吊纸花扬向天空,入殓的颂唱在耳边声声哀响,我和馨儿长跪在一派茫茫的天地之间。

人生何求?归宿何在?我们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又如何?(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当时社会流行着,“大鬼坐衙门,小鬼跪阶下,三堂审贪官,只给外人看”这样做做样子势必还要使中共更进一步腐化。
  • 令人感到惊心的是,邓小平用坦克对付“六四”,却给毛泽东这个恶棍找到了腐尸还阳的借口!一股专制腐败势力在民间蠢动,使毛泽东恶名得以抬头,他们把政府贪污腐败以及学生闹事,归结为邓小平复辟资本主义的结果
  • 我身后的两个年轻人却另有高论,一个说:“这世道太不公平了,穷的穷富的富”。说着他指了指身后不远跟着的摩托民警唱道:“一等公民称公仆;二等公民叫大款;三等公民算倒爷;四等公民大盖帽;五等公民公务员;我们呀是新生的无产阶级”。
  • 一种对当局的无奈,点燃了这支队伍的后半段,而跟在游行队伍后面乘坐摩托的刑警们,若无其事的任队列中怎么喊,只要不喊打倒共产党,打倒江泽民的口号,谁又愿意去干预那些分明有怨恨情绪,挣扎在贪困线上的人?
  • 这真是飞来横祸,母亲的身体没有检查先就把手脚跌伤了。无奈,只好同陈医生一起把她扶回家,等下午上班时再说。
  • 受伤第六天,母亲叫我备上纸笔,要我给她写下遗言,说,她感到不久将辞别人世,她死后骨灰洒在嘉陵江中。因为她从二十二岁开始就到重庆嘉陵江畔居住,这里是她的第二故乡。
  • 当我们今天生活在这种社会风气中,处处看到人与人的欺诈和虚伪,一个新的怪物在中共的创导下,从另一个极端腐蚀着国民。拜金主义和道德沦丧,就在人性被摧毁的社会背景下长出了新的毒牙
  • 今天大陆,表面上看似统一的专制政体,却因丧失人心处于风雨飘摇的境地,被迫也在向民主政体作转型的姿态。中共专制主义必以代表少数人而让出自己的地盘,吃尽毛泽东独裁苦头的中国劳动大众,也决不会自甘愚昧的境地。
  • 不料素与法院某院长关系密切的唐副,不知玩的什么招数,长达七个月审理后,竟无视该门坎无数次伤人的严重后果,不顾全市市民的反对,北碚法院驳回了我的投诉。
  • 父亲被审讯判刑严格对我们家封锁了消息,禁止我们家人探视,尤其是拒绝向家人出具他的判决书,透露他的情况。父亲就这样被他们“黑办”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