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干诗文集《无眠的旷野》

散文:遥远的你

作者:容干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可是,难得那细雨润无声,真好比我们真诚的默契,不知不觉随风潜入午夜的街头,潜入没有哀愁的胸臆,一如既往奏起欢快同行的音乐……
                                  ——《遥远的你》

明眸的折射……

“你总是那么无忧无虑,一天到晚又说又笑的。我能得到你一半的快乐就好了!”

一双失去童年色彩,略带沉郁的眼睛望着我。

“要是整天皱着眉,我何必来这世界?唷,看一看我的征文稿,不妥之处尽管提出,不必怕我难堪。”

我最讨厌人故作谦逊,像大人那样装模作样地应酬。他了解我这一点,没任何推搪地接过我递来的稿子。

“呀,太出人意料!太出人意料!你的文章还未被评选,却竟然预见获奖,而且与老师那段未来的对话,也是那般逼真感人。唉,我就是缺少丰富的想像。”

“不!你错了,你缺少的是胆魄!”

“如果你的文章落选了,我……”

“你是不是说人家编辑是小学毕业生?”

“哈哈哈!……”

“行了,行了,待到了那一天再开心大笑不迟。言归正传:你能不能代我保密?”

“……”

“除了咱俩,谁也别想知道我投稿应征的事。我想,到了公布获奖名单时,再一次带来更大的惊奇和喜悦给周围的人们。”

“好小子!亏你想得出。遵——令!”

“免——礼!”……

黄昏的小雨染绿了小草,扶直了蔗叶,也飘落在我的心田上……

“有的同学在背后议论你自命清高,恃才傲物,喜好独树一帜。你是不是今后注意点,挽回影响?”

“哦!假如我像他们一样平庸无奇,或者故意压抑天性,他们就会大大欢迎的,是吗?”

“倒没想到你这样看。”

“我相信我不至于清高到恃才傲物的地步。是他们太枯燥,太乏味了,不得不往自已心掺点盐,不得不给我戴上这顶‘高’帽子。”

“你就是与众不同。”

“以为一些廉价的风言冷语、打击刁难能抑制我的进取,那就大错特错了。我又不是为他们而出生。”

“随波逐流的确不幸。”

“绝对化也不好。先辈证明,我自已也懂得:一个人身上具有一点不凡的东西,是很幸福的,足具勇气去探索奥妙的人生。”

“你真像一位小老师。”

其实许多事情单靠老师无法弄清。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把老师当成了朋友——最可信赖的朋友。

他把惊诧投到我身上。

“奇怪么?我就是我。作为人,是很值得骄傲的。莽莽苍苍的大森林,当我唱着嘣着进去打量它时,它就不一定是阴森恐怖的了……”

“……”

为什么我常有飘香的花絮采撷?因为我比别人多了点什么,又比他们少了点什么。

“我,我认识你太晚了!”

第一次发现他这么激动,我的同桌捧着我的砺志石——日记本。

“重新开始更有意义。”

“直到今天我才寻到生命的支柱。我没有理由再浑噩了,我也应该无愧于世界。”

“很好。我们都有有一种相同的气质。但再大的志向还是应当立足现实的。‘无愧于世界!’似乎抽象遥远些,我们注视的主要目标,最好还是当代的我们这一代人中的闪光灵魂!”

他陷入沉思。

“至少,他们的精神面貌不是旧式的。可我又不能一味地模仿他们。我有我的追求,也有许多不可思议的观点,也许会走弯路,而我正是为了永远不沉沦,永远以崭新的姿态冲刺在人生的路上!”

他抬起了头,眼里满是希望。

“我送你一本日记簿,希望能忠实地记载你美丽的人生历程。就从今天开始吧。”

“怪不得你总是那么充实、欢畅、原来……”我淡淡一笑,“只不过心里装着未来的太阳城罢了。你别忘了,同时我把崎岖和艰难也承担了下来呵。”

“我很不明白,你我既是同龄人,差距为什么却那样大?”

“很简单,因为我从小就是个语文爱好者。”

……

这星光灿烂的月夜呵,嵌在我记忆的绿匣里,飘溢着回味悠长的芬芳……

(本文1987年荣获广东省重点中学“语文 未来与我”征文一等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