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审判的历史准备 系列之七

纽伦堡告诉今天 大审判势在必行(下)

文/君宇 陈师众
纽伦堡审判中,助纣为虐的纳粹战犯在听审。(维基百科)

纽伦堡审判中,助纣为虐的纳粹战犯在听审。(维基百科)

      人气: 213
【字号】    
   标签: tags: ,

基督精神与希特勒主义如水火互不相容,当时希特勒第三帝国中,有一位内阁成员艾尔茨·鲁本纳赫男爵 (Baron von Eltz-Rübenach) 主动辞职,其原因就是其天主教信仰无法妥协纳粹党的压制,而直言无讳。

希特勒想颠覆德国人的传统,让德国人对他具有明显犯罪性质的种种目标狂热追随,因为无论是战争,还是对犹太人的清洗,还是对东欧人的奴役,这些种种罪行都不会为信神信基督者所接受。

昨天——反神的希特勒

很早,希特勒就开始了与教堂的攻击,领先冲在前面的就是党卫军和盖世太保,在纳粹党的组织手册中,对盖世太保成员的活动是这样描述的:“他公开而无情的同国家最危险的敌人斗争 - 犹太人、共济会、基督徒和政治神职人员。”

秘密警察盖世太保内有一专门的机构来对付教堂。除了各种各样的直接攻击,譬如监禁那些敢言的神父和社会上的领袖们,解散教堂活动,禁止宗教聚会,关闭修道院,没收他们的财产,取缔宗教出版物外,他们还持续不断的宣传运动来诋毁教堂和宗教,以使得德国年轻人远离上帝。

以战争罪和反人类罪而判处绞刑的波兰占领区总督汉斯·弗兰克(Hans Frank), 在纽伦堡审判中留下了这样一段发人深省的话,为希特勒和自己忏悔:

“因远离上帝,我们自己推翻了自己,不得不走向灭亡。我们战败,并非只是因技不如人或是命运多舛,也不是因时运不济或有人叛变。先于这一切的,是因为上帝早已 对带着与神甚远的思想追随希特勒者以及那样的体制做出了审判。因此,但愿我们的同胞可以从希特勒以及我们和他一道引领的那条路上回过头来。”

“我祈求我们的同胞不要继续在这个方向上走下去,哪怕只是一步也不要。因为希特勒之路是一条排神的路,一条反基督的路,退而言之,一条政治上愚蠢的路,一条灾难之路,一条死亡之路。在这场审判就要结束的今天,我明白了,他走的是日益趋于没有良知或诚信的可怕的冒险之路。”

也许在那一刻,弗兰克想到了在那场“可怕的冒险”中遭受痛苦的乌克兰农夫、铁蹄下呻吟的波兰人,或被鞭打和折磨的犹太人。

在《对暴政的审判 (Tyranny)》一书中,作者哈里斯先生写道:“毕竟,审判还是一部分人 — 手握法槌者 — 对另一部分犯下反神的罪行的人的宣判,治标不治本,对数百万无辜的男男女女和孩童的屠杀罪行,无法通过对一些犯罪主要责任人送上绞架,来赎清。我们也无法将责难扔在希特勒身上、或纳粹党身上、或第三帝国头上,就能洗刷我们的良 心,纽伦堡证明了,反人类罪的责任,要人类自己来担负。”

在纽伦堡法庭上的最后陈辞中,首席审判法官杰克逊 (Robert H. Jackson) 先生说道:“人们普遍认为自己所处的时代便是文明的顶峰,回看历史时,常怀优越之心面对以前世代的种种不足,我们称自己取得了‘进步’。事实上,除非接下来半个世纪可以赎清其前半世纪的罪孽,否则,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我们这个世纪将不会被人尊敬。二十世纪的这四十年,会在所有的史册中被记录为 最血淋淋的一册…..”

“没有任何半个世纪曾见证了如此大规模的屠杀,如此的残暴和非人道,如此大批量地变人为奴,如此对其他群体的灭绝。在纳粹之裁判面前,托尔克马达【1】之裁判也会黯然失色。这些恶行将是历史中的阴影,我们的子孙后代将铭记这罪恶的十年。如果我们不能正本清源,预防这类野蛮事件的重复发生,那如果有预言家说二十世纪也许会成功地将文明葬送,那将并不是不负责任的危言耸听。”(注1:托尔克马达 (Torquemada),西班牙第一位宗教裁判所大法官,他被认为是‘中世纪最臭名昭著、最残暴的教会屠夫’,在位15年间他共判决烧死了10,220名‘异端’)

1946年10月16日,除了戈林服毒自杀外,其他十几名纳粹罪犯都被一一送上了绞刑架。希特勒腐蚀了德国最优秀的部分,为其邪恶目的所用:他利用了德国人民的忠诚,将他们拖向了无尽的、无望的战争深渊;他利用了德意志民族中最有创意的头脑,设计了令人恐怖的大规模杀人机器;他利用了德国年轻人的勇敢,命令他们到千里于家乡之外的冰天雪地的战场上送死;他将德意志精神的高贵,用邪恶的迫害来玷污。

今天——反神的江泽民

良知基金会会长陈师众博士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使用了人间所有犯罪手段,犯下了人间所有罪行,但是还有三宗更重要的罪行:破坏人类良知,破坏神传文化和反神罪。

他说:“仅仅以这些罪行起诉江泽民远远不够。现在人类所知最严重罪行是反人类罪、种族灭绝罪,这样的犯罪行为本身也是犯罪目的,如希特勒要灭绝犹太人,找的是最快的灭绝方式。”

“所有这些罪行江泽民都犯了,但所有的罪行都不是他的目的而只是手段,他的目的比这些手段邪恶得多。江泽民手下的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口号是,‘不转化,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要让你在肉体生命和精神生命中择一而亡。”

他仅举一例:一个50多岁法轮功女学员,被关进监狱,恶警指使犯人逼迫她背监狱令,她不背,问为什么?她回答:“我不是犯人”。犯人说:“你被抓进监狱就是罪犯”。她说:“不是,我被抓进来是因为我坚持做好人,我要放弃做好人,立刻就可以出去,你们能出去吗?”

陈师众说:“这个浅白的例子把这场迫害刻划得入木三分,它就是要把好人变成坏人,让好人屈服于坏人。”

陈师众提到很多人不理解法轮功学员,为什么不能妥协一下,回家炼?他回答说:“这牵扯最根本的问题:当迫害让好人向邪恶妥协时,如果好坏能够妥协,为什么还有好坏之分,善恶之分呢?人对好坏善恶内心的认知被称为良知,这是人唯一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被剥夺的东西,只能从内心改变。最后的放弃是自我的决定,要为此承担责任。”

他说“良知定义了人性”,“没有比迫害良知更严重的罪行。因为直接迫害人性,恶莫大于逼良从恶。所以我们起诉江泽民最大的罪就是迫害良知罪。江泽民犯下的种种手段,包括活摘器官,都是迫害良知的手段。”

陈师众说,起诉江泽民的第二宗罪是破坏神传文化罪:“所有汉学家都同意中国文化基础是天人合一。从古到今,中国都有修炼,修炼就是人与天合一的途径。”他说:“这样五千年延绵下来的修炼文化却被中共窃取政权后打断了。上苍慈悲于中国人,在1992年法轮功正式开传,李洪志先生告诉社会,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这一举动,使中国社会接续上了被中共切断的修炼文化。这是多么大的善举,将来人们才能认识到。江泽民却试图用迫害再次截断中国文化。江泽民所要迫害的不仅是法轮功学员而是整个社会。人们说中共把中国社会黑帮化、土匪化。不是,对道德肆意的迫害,是把中国社会地狱化,把人妖魔化。”

最后他说,江泽民的第三宗罪是反神罪:“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是因为他们要修炼,他们相信更高的存在,相信人通过修炼能达到更高的境界。这是所有宗教共通的东 西,维持了人类道德。但是江泽民用经济利益收买自由社会国际领袖,把全世界卷入反神势力对信神世界的迫害……危害了整个人类,因为世界上所有文化都相信人是神造的。”

大审判——势在必行

反神的希特勒,已经受到了历史审判。他邪恶的统治瓦解了,德国曾被踩进了泥土,但德意志一定会再次高贵的东山再起。如诗所言:

真理虽被踩进泥土,

他还定会腾空升起。

因为无尽累世以来,

神明一直从未远离。

最近,德国默克尔政府决定对数十万叙利亚难民接纳,一位德国69岁的看门老先生雪佛尔(Peter Schriever)自制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欢迎你们,逃难的人!”当被问到他们为什么这样做时,他回答说是为自己国家曾经带给世界的那段黑暗赎罪:

“许多年前,我们在侵略其他国家时做了许多可怕的事情,在战争中带给了人们如此巨大的痛苦,现在该是我们为那些遭受痛苦者疗伤的时候了。”从这个普普通通的德国老人身上可见,一个高贵的民族,其高贵绝不会因一个暴政而被摧毁。

如果历史是一面镜子的话,昨天的希特勒已经照出了今天的江泽民以及所有参与迫害正法正信的帮凶们所要面对的审判。但愿,这是未来千年中对类似暴政的最后一次大审判。让我们重温纽伦堡国际法庭主席法官杰奥弗瑞·劳伦斯爵士说过的:

“今天,这场就要开始的大审判在世界审判史上独一无二,它对全球人民都至关重要。鉴于此,这场大审判中的每个人,不管参与了哪一部分,都有着庄严而崇高之责任,并基于神圣的法律与正义之原则,无私无畏地为所当为。”

因唯有如此,这个世界五千年文明古国的土地上,才能真正绽放出璀璨而高贵的智慧、道德、仁爱之花。(全文完) ◇

责任编辑: 古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纽伦堡审判台上的纳粹德国被告:(前排左起)空军总司令、“盖世太保”首长戈林(Goering),奥斯威辛集中营指挥官赫斯(Hoess),外交部长雷宾特洛甫(Ribbentrop),德军最高统帅部总长凯特尔(Keitel),亲卫队受审的最高负责人卡尔滕布伦纳(Kaltenbrunner),纳粹党内思想与媒体领袖罗森堡(Rosenberg),波兰占领区总督弗兰克(Frank),第三帝国内政部长弗里克(Frick),希特勒青年团领导人、纳粹极端反犹刊物发行人尤利乌斯·施特莱彻(Streicher),经济学家、经济部部长、政府新闻总署和宣传部负责人、国家银行总裁冯克(Funk),央行行长和经济部长沙赫特博士(Schacht);(后排左起)海军元帅邓尼茨(Dönitz),海军元帅雷得尔(Raeder),纳粹党青年组织希特勒青年团负责人席拉赫(Schirach),一级上将、国防军最高统帅部作战部长约得尔(Jodl),曾任德国副总理(Papen),德占荷兰总督赛斯·英夸特(Seyss-inquart),装备部长及帝国经济领导人斯佩尔(Speer),曾任纳粹德国外交部长妞拉特(Neurath),宣传部国内新闻司司长弗里切(Fritzsche)(图片来源:《对暴政的审判(Tyranny on Trial)》
    然希特勒的死并未终结暴政或专制,但通过纽伦堡审判,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不可一世的统治者在法律面前低头认罪。从此,将不会有任何国家、或任何国家的任何元首,可以完全逍遥法外。
  • 本图为纽伦堡法庭一景。1945年到1949年间,在德国纽伦堡对纳粹的诸多战犯共进行了12次公开的大型审判,首次出现了“危害人类罪”和“反人道罪”两项罪名。包括纳粹外交部长、元帅在内的19名战犯被分别判处绞刑、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纳粹魁首集团、秘密警察、党卫队被宣判为犯罪组织。(图片取自《对暴政的审判》一书)
    看70年前著名的德国纽伦堡审判,谨撷取其中的片片浪花,将历史和现实比肩对照,同时省问我们的内心:我们的眼睛是否足够明亮,我们的正气是否足够浩荡,我们的信念是否足够坚强,该如何从内心去寻找我们天性中善良的一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