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斯人文】(4)

莫斯科的地下迷宫

文/章阁
2021年4月21日,莫斯科市中心的红场。(KIRILL KUDRYAVTSEV/AFP via Getty Images)
font print 人气: 6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每当莫斯科举行大游行,大阅兵时,没有一个莫斯科平民见过国家领导人是如何抵达了红场陵墓上的观礼台。不过,这并不奇怪。很多人早已听说过那里隐藏着一条华丽的密道,连接着克里姆林宫与红场陵墓,以及市内的许多其它建筑。

曾经有人这样形容莫斯科的地下,看起来就像一个充满气孔的奶酪,整个地下犹如迷宫,充满了地窟和通道。

在前二章,我们介绍了拜占庭公主索菲亚·帕莱奥洛格(Sophia Palaiologina)远嫁莫斯科,带来了大量珍贵书籍,以及伊凡雷帝的书库之谜。祖孙二人视书如珍,都希望古老典籍能够完好地保存。因此,挖掘地窟,建造石室,成为收藏奇珍的首选。也因此,索菲亚·帕莱奥洛格成为官方记载的发掘莫斯科地下的第一人。

为了保存那些珍贵无价的书籍,她请欧洲最卓越的地下建筑师亚里士多德·菲奥拉凡蒂(Aristotele Fioravanti),在莫斯科建造一座三层的白石“保险箱”,专门用于保存那些价值连城的古典书籍。

1547年,索菲亚的孙子伊凡四世·瓦西里耶维奇正式加冕为第一位全俄国王。因其一生非凡的成就,俄罗斯人尊称他为伊凡大帝,或伊凡雷帝。从此之后,莫斯科公国(1263年-1547年)改为俄罗斯沙皇(沙王)国。

伊凡雷帝即位后,像祖母索菲亚一样,对莫斯科的地下有着超乎寻常的热情。有一支挖掘大军为他工作,专门开挖地下通道网,从克里姆林宫延伸到未来的防御工事地带,进入一个偏远的灌木丛林带——即现在的红门所在地,缅斯尼兹科(Myasnitskaya)大街。

后来地下通道延伸到门希科夫塔下(Menshikov Towe),“共济会之家”的地下,波札尔斯基公爵(1578年-1642年)的故居下,以及在霍赫洛夫卡-索良卡-沃龙佐沃三角区散布的建筑底下,都铺陈了整个的通道网。

伊凡雷帝时代的地下迷宫,其中一个出口今天仍然存在,位于赫尔岑街(Hertsena St)和沃斯坦尼亚广场(Vosstaniya Square)拐角处的一所房子的地下室。

莫斯科的地下迷宫,引起不少寻宝者的探索。如今有一群年轻的寻宝团体,他们冒着危险和风险,在莫斯科的地下搜寻着,希望能找到古代珍宝,譬如钱币、古圣像、古书籍等等。

这些年轻的寻宝人很尊崇俄国考古家斯泰列茨基(Steletsky),利用他的研究对莫斯科进行搜寻。伊格纳基·斯泰列茨基(Ignatiy Stelletsky)用了四十多年的时间寻找索菲亚的图书宝藏,及伊凡雷帝的书库。

上个世纪初,斯泰列茨基检查了克里姆林宫的许多地下通道。布尔什维克革命结束后,他向 ГПУ(GPU,国家安全委员会)递交申请,请求获许探索地下。虽然他被授予许可,但条件是,未经政府特别许可,他绝不能在任何地方发表他的研究结果。斯泰列茨基只得同意了这个协议。

莫斯科修建地铁时,他与地铁的建设者一起工作,在研究铺设地铁线路的过程中,他发现了许多地下走廊。为此他绘制了图标,做了研究日志,但他的文稿和手记都被送进了国家安全局的保险箱。在前苏联时期,源自伊凡雷帝的地下王国一直受到克格勃地堡部门的监视。

探索者一点一点地搜集了关于古代秘道的信息。一路走来,他们还意外地了解到了一座“新建筑”。莫斯科大剧院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说,有一条宽隧道通往克里姆林宫。

斯大林执政时期,他喜欢在莫斯科大剧院举行苏共党代会。在会议期间,所有的道具(诸如看台、标语等)都由卡车穿越地下通道运到剧院。探索者在估计了这条地下通道的大致位置后,试图穿越那条隧道,但他们失败了。因为他们的眼前的入口出现了一扇厚重的金属大门,紧紧地关闭着,挡住了他们。

有些探索者会耍弄一些小聪明,比如按压报警器的接触辊,用一些东西固定它,然后可以穿过任何大门。一些不害怕进入“地下世界”的人,还可以通过地下水道、电缆和其它通道进入莫斯科几乎任何建筑的地下室。但是这些做法并不十分安全,也存在很多风险。

一位探险者说,进入地下世界,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情况,有时会无意中进入黑手党组织的仓库,那里储藏着非法产品,如果引起他们的注意,就很危险。地下世界通常也有很多凶猛的野狗,会攻击任何生物。如果不小心闯入禁区,可能还会撞上守卫的子弹。

据说,在莫斯科中心的纪念碑后面的喷泉底部,有一个不起眼的盖板,隐藏着这个国家的主要秘密之一。但令人惊讶的是,这个入口并没有任何人看守。或许,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胆大妄为,​​敢冒着风险沿着狭窄的金属楼梯,触摸着黏糊糊的斑斑銹迹,进入三十层深的黑暗中。

关于莫斯科的地下之谜,据说还存在神秘的Metro-2系统。弗拉基米尔·戈尼克(Vladimir Gonik)在国防部当了六年医生,据他所说,为应对核战争,莫斯科修建了宏伟的防核爆掩体,即神秘的Metro-2系统。

当然有人要问,这么重要的机密,他是怎么知道的?他是医生,要为政府官员,以及执行特殊任务并承受重大身心压力的特殊群体看病。这些特殊群体的人找他看病,有一个共同点,这些人皮肤苍白的出奇,仿佛多年没有见过太阳。随着长久的接触,戈尼克从他们各自简短的对话中,汇整出一幅完整的画面。在莫斯科南部的地底深处,隐藏着一座巨大的建筑,能够为上万人提供多年庇护。里面有特殊的安保,服务人员,有大量的地下街道、房屋、电影院、带泳池的健身房,一切布置得井然有序。

莫斯科的一份报纸曾报导,俄联邦第一任总统鲍里斯·叶利钦(Boris Yeltsin)参观位于维尔纳德斯基大道附近的大片荒地,被那里的地下设施震惊了。这个故事不仅出乎意料地与戈尼克的陈述相吻合,而且与美国国防部年度刊物《苏联武装部队,1991年》 公布的地图也吻合。

它描绘了连接克里姆林宫地下点与郊区和城市掩体的三条特殊地铁线路。西南地铁线经过维尔纳德斯基大道(Vernadsky Ave,Проспект Вернадского),通往伏努科沃政府机场(距莫斯科27公里),南线从市区到总参谋部和国家领导人的防爆所,全程长约60公里,东线全长25公里,可达防空指挥中心。

在1988年的美国期刊《苏联武装部队》中,甚至还描绘了那些为苏联领导人准备的地下掩体的屋室和楼层地图。

根据泄露给媒体的数据,现在已经可以判断出至少有15座大型地下工厂在莫斯科运作,它们互相联通着数公里长的地下隧道。

有人揶揄政府,修建神秘的Metro-2系统的行为,是首脑应对末世恐慌?庞大的莫斯科地下世界,最终只为寥寥几人服务,那数千万的百姓就得生活在“冥界”之上吧!(俄语中,冥界和地下世界是一个词,这里是一语双关。)言外之意,政府绞尽脑汁修建工程,最终只能让一少部分人生活在地下,近亿人生活在地面,煞费苦心修建Metro-2系统,意义又何在呢?

点阅【罗斯人文】相关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30年代初,在世界面临着经济大恐慌之际,希特勒及其所率领的纳粹党以改革者自居,大行国家社会主义,一时将德国的经济推向高峰,创造空前的政绩。但在纳粹党取得政权之后,亦露出残忍的本性:发动二次世界大战、屠杀犹太人,前后总共造成了数千万人的死亡。
  • 多年前,我坐在飞驰的汽车上,汽车在渡桥过海。窗外是蔚蓝的大海,最上面铺着蓝天,悬着白云。我忍不住对正在开车的石山说道:“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着自然环境的香港!我每次到香港,都只是看到钢筋水泥的大都市。”当时的我,畅快得就像一只冲破牢笼的小鸟。
  • 精神上深植于古老基督教信仰传统的俄罗斯在文学艺术上具有深刻的内涵,是世界文化中弥足珍贵的瑰宝。这也一部分根源于酷寒的西伯利亚北国淬炼而生出来的一种内敛的精神力量。
  • 中共独裁者毛泽东选定的两个接班人刘少奇、林彪,一个被活活整死,一个坠机身亡。1973年,毛选了他的第三个接班人王洪文。王洪文的最终结局是:被判无期徒刑。
  • 从伊凡四世开创俄罗斯帝国到普京总统执掌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核武库,历经500年风云变幻,俄罗斯唯一能炫耀的就是帝国时代积聚的武力。而2022年2月份爆发的俄乌战争,预计将耗尽俄罗斯头顶上的这道最后一丝帝国荣光。
  • 比较文学家、西洋文学家吴宓,博古通今、学贯中西,被誉为“清华的一个精神力量”;他一生赤忱,得意门生钱钟书评价他“为人诚悫,胸无城府”。然而,他在中共篡权之前、之后,经历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文革期间惨遭迫害,不仅被游街示众,还被皮带猛抽,被从高台推下摔断腿。
  • 今天,跟大家谈一谈邓小平差点把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打成“美国间谍”的故事。
  • 十年文革中,云南发生一起特大冤案,直接受迫害的人达138万多人。其中被打死、逼死1万7千多人,被打伤致残6万1千多人。而这起冤案最重要的受害者之一,竟是当时的云南省委书记赵健民。
  • 华夏大地本是礼义之邦,在中国农村,大多数人本着传统的天理人情,过着安分守己的日子,上下不相慕,贫富两相安。但是上世纪二十年代,中共在湖南掀起残暴的“农民运动”,打破了原本平静安详的局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