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正述】导论之四:史观与观史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正述(大纪元)

  人气: 466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讯】四、“中国”究竟意味着什么?

“国”的本义,是君王所在的都城,或诸侯的封邑。因而也有君王居此且教化其邦之义,并不是现代后起的“国家”(country或nation)概念。

“中国”,就是中央、中心之国。这个“中央”,随不同朝代之地域、文化的变化而变化。所不变的是其含义,仍然是君主、天子承其天时、地利、人和居中央而统摄、教化四方。在《尚书》《诗经》《左传》诸多古籍文献中,中国亦称为“中原”“中土”“神州”“华夏”“诸夏”等。虽然现代考古研究发现,“中国”字样的出现可追溯到西周初期的“何尊铭文”,但“中国”这个字汇与概念的存在,正如在史前文明一节所谈到的,应该比周朝悠远得多。

上下五千年中华文明,以人文初祖黄帝为开端,大唐太宗朝为顶峰,两宋圆熟而衰,至清末而式微。历朝历代,兴衰往替,都以其独特的辉煌与美,演绎其所承之天命,以不同的风骨与姿态演炼其德行教化,最终成就其独一无二的绚烂文明。

贯穿其中,“中国”,是一个不同天朝在中土次第上演,由天文而人文,化成其各朝天下的庞大生命过程。法天向道,顺命爱人,敬神礼佛,修德向善,始终是这五千年在兴衰往替,成、住、坏、灭过程中反复演炼的主题。极目远眺,本轮五千年文明之前的所有史前文明,何尝不是一个更庞大深远的生命过程,何尝不是在演炼这同样的主题!

在这过往的浩大、生命般新陈代谢过程中,上苍一直在不同时期、以不同方式安排、眷顾乃至及时警示着沉浸在精彩演绎中的人们:从盘古女娲创世造人,三皇五帝以大神通、大德行开创、缔造人文,三代圣王以道德、敬神、礼乐而教化天下,到历代屡见不鲜的圣王、圣贤神言神迹,天、地、人诸多异象的点化与警示,诸系统预言蚌中藏珠的提醒,佛道两家修炼成神的系统演练和展示,再到各代儒家及其他百家基于法天敬祖而传下的丰富的人文教化……无时不处,都在昭示着上天对人世间洪大、系统的安排、教化与呵护,一步步铺垫着“天人合一”的博大内涵,铸造人最终藉以真正走向“天人合一”的基本涵养和能力。

其根本目的和意义,值得每一个人深思,再深思。

直到近百年来,巨大文明过程因宇宙相生相克、成住坏灭之理,沉积而生的文明垃圾、废物、毒素集结而育的怪胎—— 共产幽灵,附体中共而窃中原神器,称“国”自居而实行其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系统毁断。从此,中国之道统、法统不再,神气不彰。五千年历史生命大轮回,就此走到了“灭”的边缘。更加久远的中华与人类无数史前文明那浩大的生命过程,也同随神州一道,走到了今天。

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们有着上天和深厚历史文化所赋予的信心、勇气和力量:中华历史文化那浩大生命的重生与复兴,以及其所引领的整个人类历史文化的重生与复兴,必将势不可挡。或许正如同古老传说 “凤凰涅槃”中所描述的那样,就在今天,就在此时,那重生与复兴,已然在创世主的浩荡洪恩下,于最寂静的天籁中磅礴地开启。

观史到此,有一个问题值得每一个人深思:历史的今天,我们能否有机会冲破“成、住、坏、灭”的轮回圏,跳出“灭”的过往宿命而得以与天地同在,生生不息?这,是一个问题,关乎每一个人的根本问题。

五、史观与观史

历史是一尊宝鉴,能照见过往大千之万象,也能照见我们自己的眼界和灵魂。

古人云“彰往察来”。读史的主要目地之一,正在于看清我们的来处,厘清当下的由来与情状,更在于探明未来的选择和我们的走向。

读史,学史,治史,修史,在于如何观史。

观,是在把握全局、整体的同时,还需要卓然的洞见,也就是古人说的“识”。然而见识之有大小、洪微,洞见之有广狭、深浅。

关键在于观者的心胸:一则,对天、对神的正信与敬顺;二则,对古人的德信与诚意;三则,谦卑、开放的胸怀,中正、理性而严谨的态度与作为。

任何人观史,一定有其基点、角度和时空层面。或曰,一定有一个史观,或偏单一,或偏混杂,唯难于中正。所谓中者,不偏颇;所谓正者,敬顺天道。

古往今来,过往史观不可谓不多。究其基点而析其大概,大抵可分为如下四类基本史观:

1. 基于传统的天道人伦之史观:这是中国古代通行的一类史观。其特点是敬天顺命,敬道礼佛,法天崇祖,恪守中庸之道与仁、义、礼、智、信等人伦礼义。西汉以降,其流变是以《春秋》为宗,以礼义为规范,寓褒贬、别善恶,行人伦教化为本的历史观

2. 基于神的大审判之史观:西方传统的一神论和神的最终审判信仰基础上的历史观。西方正教,如犹太教、基督教、天主教等均持此类史观。这是传统西方的主流史观。

3. 基于进化论之史观:总体上来看,这大抵是以进化论为基本思想框架,以进化论、唯物论、无神论为主体意识形态的一类史观,近一百五十年来,在对现代科学走入偏执的变异思想的催化下,成为流行史观。其实质是不同程度的反神、无神、物化与变异人,最终导向毁灭的一类历史观。

4. 基于党文化之史观:是集共产党一党专政论、反神论、无神论、辩证唯物论、进化论、阶级斗争论等等人类历史上诸说之恶混杂集成。其实质是反神、暴力(辩证唯物论)与谎言(唯物辩证法),协力系统性地毁坏中国传统文化,毁坏人信神的根基,最后达到毁灭中华民族乃至全人类的,反神、反文化 、反人类的邪恶史观。

我们所持的是神传文化史观,这一观史的基点是天人合一的神传文化。即:中国的历史,是神传文化的历史,是上天有序安排、教化人的过程,是上苍赋予世人相应的文化内涵与能力,使之得以走向天人合一、回归于神的历史。

我们以虔敬、中正、开放、理性的心态,勇于超越自我、面向现实与未来的诚意,观中国文化历史的正面与光明的展现,从正面汲取历史上负面演绎的教训,体悟和感恩上苍慈悲的安排。

我们希望借此史观而观史,回归我们生命深处的天真,回归对上天的虔敬和感恩,回归五千年辉煌传统文化涵养的同时,堂堂正正地做回一个有神传文化内涵的人,寻见真正实践天人合一的通天大道,进而,有幸做回创世主的子民。

这,就是我们的神传文化史观。

诚挚地欢迎大家与我们一道,从神传文化的观点,观历史,观当下,观未来;走过历史,走过当下,走向未来。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研究组
丙申年九月十五日(公元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五日)

点阅中国历史正述】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文化,在现代人的概念中,是Culture的对应词汇。这种对应始于日本学者。Culture的字源,有“耕作、培育”诸义。因而日本学人在其西化过程中,断章取义地借用了中文古籍中的一些表述,将“文”与“化”二字联用,作为和化汉字译文词语中Culture的专译名词。清末民初,西风东渐,当时的中国学人套用了这一翻译而沿用下来。
  • 一谈到“神”、“上帝”,很多人会联想到西方基督教等宗教中各自强调的唯一的“神”(God)的概念。其实中华民族是最敬神、爱神的民族。历史上,从创世的盘古,造人的女娲,飞升的大道,得道的真仙,修出三界的罗汉,大慈大悲的菩萨,普度众生的佛陀,乃至天地山川,圣贤英魂,茫茫神州大地,可谓万物有灵。
  • 中国的历史,深远而浩大。对历史的书叙与界说,也是纷繁而庞杂。我们在此努力要做的,乃是应天时所之,尽绵薄之力,正述中国历史,即用神传文化史观,光明、正面地书述华夏五千年辉煌历史与传统文化的概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