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正述】导论之二:“天”与“神”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正述(大纪元)

  人气: 696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讯】二、“天”即是“神”,是中国历史文化的根源与守护者。

一谈到“神”、“上帝”,很多人会联想到西方基督教等宗教中各自强调的唯一的“神”(God)的概念。其实中华民族是最敬神、爱神的民族。历史上,从创世的盘古、造人的女娲、飞升的大道、得道的真仙、修出三界的罗汉、大慈大悲的菩萨、普度众生的佛陀,乃至天地山川、圣贤英魂,茫茫神州大地,可谓万物有灵。生活中,中国人讲头上三尺有神灵,从生老病死、婚嫁姻缘、生儿育女、学业仕途、福禄运势、吉凶成败,事无钜细,都有不同层次的神明在安排。神,无所不在。

何为神?在中国人的直观印象中,神有着美好的、人的形象,这当然与女娲神按照自己的形象抟土造人直接相关。而在中国人的传统文化中,神传汉字的文化铺垫中,将神的涵义蕴藏在“神”字的结构中。

“神”(shen 金文)字左边的“示”,象征上天、神和天地阴阳之道对世间的点化、启示。右边的“申”,是“神”字的本字,在甲骨文是“11”,在金文中是“22”,在小篆中是“33”;从汉字象形、会意的特质来看,是两个相反相成、相生相化而又变化莫测的“人”(ren-1甲骨文,ren-2金文,ren-3,或ren-4小篆)的形象——源于神,模仿神像而造的人的形象。

此外,在“112233”与 taiji 之间,就象形而言,其神奇的联系显而易见。这大概是本轮中华文明渊源与道家的一种微妙折射吧。那么就“道”而言,其于传统文化中有三重含义,其一是指道家所认识的宇宙本源、真理大道。所以,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又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其二是指被称作“道”的神,如“阴阳不测之谓神”,“神也者,变化之极,妙万物而为言,不可以形诘”等,都是从“神”的角度来描述“道”。其三,道还可以指遵照道家之理修炼的人。

总之在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中,天道与神造化了宇宙万物,祂的形象和信息无处不在。

所以,传统文化从来讲究法天顺道、敬神礼佛。即使是在重点强调人伦纲常的儒家,其前提也是敬天法祖、“畏天命”,把人间伦常奉为“天伦”。对祖宗最高的礼赞,则是以祭神的心态和仪式,祭祀和崇拜祖先的英魂——鬼神,将对“天地人”三才之道的解悟,在人伦纲常、礼义中对映演绎。

中国古人援理于天的文明脉络,清晰可见。例如周朝采用的“天、地、春、夏、秋、冬”六官治理天下,就是三代版生动而制度化的“天人合一”之人文演绎。再如,历朝历代讲究“天父地母”,也是道家的天道与阴阳之理,展现为儒家的人伦与孝道。又如,西汉大儒董仲舒,援道家、阴阳家的阴阳、五行生克之论及战国法家韩非的“臣事君,子事父,妻事夫”,拓展而成“三纲五常”学说,以及后世普遍尊奉的“天地君亲师”,这些都是天理、天道在不同时期人文层面的演绎。正因为中国人将天理天道作为文明源头,所以古人历来把“逆天叛道”、“欺师灭祖”视作最不可饶恕的罪恶。

时至今日,中国人的思维体系中依然保留着对天、对神的记忆。所以,即使是再固执的人,口称不信神佛,却会在走投无路之时,发自内心地呼喊一个尊号:天!老天爷!即使是再狂妄的人,自谓天不怕地不怕,到了万劫不复之境时,也一定会“认命”。

这个“天”,就是神,就是含义更广大、丰富、深远的神。

这个命,就是天命,上天所定之命。

典籍之中屡见不鲜的“上天”“昊天”“皇天”等等,就是高天之上,主宰天下的神明之义。兹列举一二:

“敢昭告于上天神后,请罪有夏。”
“昊天上帝,则不我遗。”
“皇天眷命,奄有四海为天下君。”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不虞天性,不迪率典。”
…………

中国人日常口头上念叨着的“天”,绝大多数时候,是指天道、天意、天数、天命、天机、天帝、天神、天界、天堂、天威、天位、天籁,等等。即使在指我们头顶的这方层层无尽的、看得见摸不着的宇宙“天空”,对人而言,也永远是神秘莫测。

因为人是天之造化,神之造化,所以人类与生俱来、最珍贵和不可改变的是天真,天良,天性,天赋,天伦……

神与天”的不同字形。(大纪元制图)
“神”与“天”的不同字形。(大纪元制图)

《说文》云,“天,颠也。至高无上,从一大。”

天,永远是人头顶上那个“一”,那个老子说的“道生一”的一,“道法自然”的那个“法”生的“一”。最终,是那个高高在上昭示于人的“道”,那个最终衡定人的“法”。

古人云“天外有天”,则又“百姓日用而不知”地道出了一个莫大的天机:天是人的主宰,是神明,而且是无穷多层面、无穷多种类、有形或无形的、主宰人类的神明。用现代的说法,中华传统自古就是“多神论”。这一认识较之其他民族或宗教,尤为深远。

其他民族都尊奉他们传世神话中的创世神,而偏执于某种宗教形式的人士,甚至会排斥其他的神明之说。事实上,不同的神创造了不同的人种和民族,传下不同的对其相应神的信仰、修炼和教化的体系。所以对于那一个特定的民族或宗教而言,它的神明当然是唯一的。然而在中华神传文化中,却是众神同在,天外有天的,于是中华神传文化体系指向了诸神之上、诸天之外的更高层面。

人类往古以来有一共识,即万物皆有一个共同本源,而中国人“天外有天”之说,则成为回溯万物之源的路径。自人类开始,层层上推,无边的天宇苍穹,一定有一位最高的天,最高的神,我们尊称祂为“创世主”。祂主宰并造化了层层天、地、神、人及万事万物,而中国历史各朝各代,各自所演绎的独一无二的文化,正如诸天在人间的映射。正因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神的内涵如此博大精深,所以中国古人才于冥冥中顺应天意,用含义广大无边的“天”来尊称各自源头的诸神明和层层高天之上最高的主宰——创世主。

所以,中国人一直尊崇“天人合一”的理念,各家各派乃至各人,对天人合一的理念各有解读。然而,综而述之,所谓“天人合一”,就是人要顺合于天,人道要顺合于天道、神意,最终则归合于最高的天法,创世主的大道大法。#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研究组

点阅中国历史正述】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甘州是现今的甘肃张掖市,夏朝时,甘州为西羌地,中华古老的民族古羌人在这里繁衍生息。汉武帝在此设张掖郡,取“张国臂掖,以通西域”而名,是古“丝绸之路”上一颗璀璨的明珠,自古就有“塞上江南”的美誉。
  • 在《古风》其七中李白写出其与名道“千岁翁”安期公相见场景。《寄王屋山人孟大融》则描述李白在崂山东海亲尝安期公所赠之枣。近千年前,千古一帝秦始皇东巡琅邪之中,在崂山曾经召见过这位比彭祖还寿长200年的安期公,密谈了三天三宿。安期公师从河上公。当年,安期公离开时,给秦始皇留书并留言,“千年之后,求我于蓬莱山下。”(汉刘向《列仙传》,晋皇甫谧《高士传》)但千年以后,却是李白亲尝安期公所赠之枣,并和安期公一同畅游天庭。莫非历史深邃的时空中藏有更深的谜底?
  • 在明清笔记小说中有很多关张三丰及其弟子的事迹,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张三丰和巨富沈万三的传奇故事。一个是隐显莫测的人间活神仙,一个是富甲天下的江南第一豪富,他们的故事,令沉迷的世人心动不已。
  • 东晋以后,山水游记体诗文开始受到关注,从唐朝开始,游山水已扩大到对台阁名胜、边塞以及繁华名都大邑之游历。所以在唐诗中有很多优秀山水诗、边塞诗。唐代很多文人在入仕以前都有长期游历经历。这种游历除了游赏名山大川、增闻广见之需要,还有出于对佛、道之信仰而寻仙访道的目的。李白在《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中云:“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他是游历诗人的典型代表。
  • 韩信打下汉室天下,享受战果却诡计多端厚颜无耻的刘邦,将叱咤风云功高盖世的一代战神蒙上“谋反”的罪名冤死在长乐宫中,留下一段千古遗恨。
  • 在中国历史上,同一时期诞生两位神级名将是极其难得的,秦末却出现这一盛况:一个是千古无二的霸王,一个是用兵如神的兵仙。战场上双方主帅一出场,不等交锋,胜负即已决对出来,那就是谁的能量层次更高。对于韩信,他战胜楚霸王证明了自己的天才智慧能力以及历史地位,成为后世兵家称道的兵仙;对于项羽,即使最终败北,输在韩信手下,也不算辱没堂堂霸王之威名。
  • 大唐乃中国历史上一个最风云激荡、意气勃发的时代。太宗不光将中原皇朝建成当时世界上最强盛国度,也念念不忘周边国家、民族,因为他们也都是上古圣王后裔;及各个前皇朝在中原结缘、演绎完毕离开中土之众生、民族。
  • 太宗不但是中国历史上一位杰出帝王,在中国书法史上,也取得非凡成就。太宗从小就受翰墨熏陶,虽然半生戎马倥偬,但只要有机会就会挥毫作书。他尤爱王羲之书法,谓之“尽善尽美”,曾下诏重金征求羲之遗墨,并自撰《王羲之传》。太宗书法深得王羲之神髓,笔划爽利,激越跌宕而又浑然天成。其所书《晋祠铭》不仅开行书于碑先河,而且也是难得之书法名碑。
  • 魏武大帝曹操瑞应黄星,真人下世,拨乱治世,天下莫敌。曹操造就中国文学史上黄金时代之建安文学,使中国神传文化在长期战乱、社会残破背景下得以承传兴盛。其武学巨著及用兵计谋为后世历代兵家推崇传扬,故后人称“言兵无若孙武,用兵无若韩信、曹公”。曹操杜绝官民淫祀,铲除低灵乱鬼,扶持道教初生,致魏国上下习道成风,举国清平。
  • 曹操外定武功,内修文学,统军三十余年,手不舍书。昼则讲武策,夜则思经传。登高必赋,横槊赋诗,被之管弦,皆成乐章。曹操诗篇亦多散佚,仅存乐府诗十八篇,共二十六首。李白对建安文学、尤其对曹操诗作可谓充分明了,以“蓬莱文章建安骨”来评价之。所谓“蓬莱文章”指其富含仙道内涵,是为建安文学风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