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了解的曹操 铜雀台掀起文化热潮

刘晓

曹操画像。(公有领域)

  人气: 39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非常之人,超世之杰”,这是《三国志》对魏武曹操的评价。作为“超世之杰”的曹操不仅是中华历史上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而且还是一位上马能杀敌,下马能赋诗,且精通音律、能歌善舞、善弈围棋的博学之士,其书法造诣十分深厚,有“金花细落,遍地玲珑;荆玉分辉,瑶岩璀粲”、“笔墨雄浑,雄逸绝论”之大美。

不仅自身才兼文武,曹操还悉心搜罗人才,使汉末因战乱进入低谷的文学、诗歌、音乐、舞蹈等各个方面,在建安时期走向全面复苏,发展,并在魏晋时期走向繁荣,其对后世的影响是深远的。

能歌善舞 音乐才华非等闲

《魏书》中说曹操:“……是以韧造大业,文武并施,御军三十余年,手不舍书,昼则讲武策,夜则思经传,登高必赋,及造新诗,被之管弦,皆成乐章。”其中“登高必赋,及造新诗,被之管弦,皆成乐章”说的正是他杰出的文学和艺术才能,大意是他每次登高一定赋诗,而所作的新乐府诗,用乐器配上旋律,都成了美妙的乐章。

曹操的诗歌苍凉深远,吞吐天地,大气雄浑且感情充沛,真挚感人,别开新境。在被谱上曲调后,亦是朗朗上口,因此传唱的速度极快,文人、军士、歌妓都十分喜欢。

古代的乐府诗是可以吟可以唱的。如果说以往的乐府诗大多是采集于民间,那么从曹操开始,则是有意识的大量创作,以此来表达心志,传递对现实的描摹。

曹操不仅能创作,还能歌善舞。《宋书•乐志》上说:“有但歌四曲,亦出自汉世,无弦节作伎,最先一人唱,三人和,魏武帝尤好之。”“但歌”相当于今天的“清唱”,也就是说,曹操喜欢一人领唱,三人和唱的方式;史载,他亦喜欢一人吹管、一人弹弦,一人打节拍,同时主唱的演唱方式。

公元205年,曹操率军在南皮攻打袁绍之子袁谭。战争取得胜利后,曹操高兴之余,即兴作军乐《鼓吹曲》,还情不自禁在马上起舞。

公元207年,曹操在战胜乌桓手下一部时,在马上跳起了“马抃舞”,“抃”是鼓掌的意思。“马抃舞”也许是一种舞蹈的名字,也许只是指在马上舞蹈,但其传递的是非常快乐的心情。

对于曹操的音乐才华,世人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西晋文学家张华在其《博物志》中称,“桓谭、蔡邕善音乐……太祖皆与埒能”。桓谭、蔡邕是东汉末年非常有名的音乐家,桓谭“好音律,善鼓琴”,蔡邕“妙操音律,善鼓琴”,曹操能与此二人相提并论,亦绝非等闲之辈。

有这样一个故事可以佐证曹操的音乐造诣。据《晋书·志第六·律历上》,曹操任命“丝竹八音,无所不能”的音乐奇才杜夔做雅雅乐郎中。当时有一个铸钟(注:“钟”也是古代的一种乐器)工人柴玉,心灵手巧,所铸之钟多为达官贵人所喜爱。

一次,杜夔令他铸钟,但完成后觉得他铸的钟“声均清浊多不如法”,多次令他重铸,柴玉反说杜夔是任意而行,拒不照办。谁都不愿让步的他们都到曹操那儿告状,曹操经过反复试听,确定是柴玉妄作,就打发他去喂马去了。

搜罗人才 复先代古乐

曹操喜爱音乐,更重视音乐人才的搜罗,并为他们提供平台创制雅乐,演奏音律。像阮瑀、祢衡、杜夔等均受到曹操礼遇。

《晋书•乐志上》说,“汉自东京大乱,绝无金石之乐,乐章亡缺,不可复知”。到了魏武帝曹操时,得到了汉朝的雅乐郎河南杜夔,能识古乐的制作方法,于是任命他做“军谋祭酒”(注:官名),“使创定雅乐”。当时还有“散骑侍郎邓静、尹商善训雅乐,歌师尹胡能歌宗庙郊祀之曲,舞师冯肃、服养晓知先代诸舞”,这些音乐人才都由杜夔总领。杜夔对于因长期战乱而散失的古乐的发掘整理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此外,曹植在《鞞(bǐng)舞歌序》中说:“汉灵帝西园鼓吹有李坚者,能《鞞舞》,遭乱西随段煨。先帝闻其旧伎,召之。坚既中废,兼古曲多谬误,异代之文,未必相袭,故依前曲改作新歌五篇。”无疑,没有曹操的慧眼,李坚是没有机会改作新歌的。

特别能体现曹操对人才的渴求的还需提及两件事,一件是他四次派人去阮家求阮瑀出仕,一件是赎蔡文姬归汉

◎智求阮瑀。阮瑀是蔡邕的学生,他在后者的教导下,钻研经典,学习书法及音律,各方面均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因此被蔡邕称为“奇人”。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阮瑀看透世事,遂隐居山中。曹操听说了他的大名后,三次派人去阮家求阮瑀入朝做官,共创大业,但三次被其拒绝。求贤若渴的曹操第四次派人来请阮瑀,并放火烧山,逼迫阮瑀下山。阮瑀无处可藏,只得来见曹操。

当时曹操正在大宴宾客,场面宏大,客人众多,自然也有乐队演奏。曹操于是让阮瑀到乐队中,弹琴助兴。感念曹操求贤之心,阮瑀欣然答应。阮瑀于是抚琴弹奏。因他琴技娴熟,精通音律,弹奏起来,琴声变化,时而高昂,时而低沉,悠扬加沉雄,令宾客大为惊喜,掌声不断,欢声不断。

在演奏间歇中,阮瑀站起来,大声念道:“奕奕天门开,大魏应期运……士为知己死,女为悦者玩。恩义苟敷畅,他人焉能乱。”表达了自己追随曹操之心。曹操甚为惊喜,随即任命他为司空军谋祭酒官,也就是曹操的机要秘书。

文姬归汉。蔡文姬是蔡邕的女儿。史载,蔡邕是东汉末年的通才,通晓经史、天文、音律,擅长辞赋,鼓琴等。而曹操16岁时正是拜其为师,在经史、音律、辞赋、为人处世等方面深受教益,其内心对蔡邕也是心怀感激。

作为蔡邕的女儿,在父亲的熏陶下,蔡文姬自幼博学多才,且善于言辞,并精通音乐,可以说是“才气英英”。父亲去世后,蔡文姬随着老百姓四处流亡。北方的匈奴趁乱南下,抢夺财物,掳掠百姓。蔡文姬因为年轻貌美,被匈奴兵掳走,并被迫嫁给了南匈奴的首领左贤王,还生下了两个孩子。

蔡文姬在匈奴十二年后,曹操统一了北方,听说文姬在匈奴,曹操便遣派使者前往南匈奴,以金璧赎文姬归汉。文姬一方面因可以回归故里而喜,但另一方面又因要离开丈夫及儿子而悲伤难过,于是创作了可以吟唱的《胡笳十八拍》,该古琴曲共十八章,流传至今。

回归汉地后,曹操将蔡文姬嫁给了屯田都尉董祀,董祀待文姬也非常好。喜爱书籍的曹操曾问蔡文姬,家中的藏书是否还保存时,文姬说其父生前藏书有四千多卷,但因为战乱,已无一留存,但她还能背出四百多篇。曹操大喜过望,便要派十个人到其家将所记的文章写下来,文姬以男女授受不亲予以拒绝,但表示自己可以默写下来。后来,文姬果然将几百篇文章都默写下来,交给了曹操。曹操非常高兴。

无疑,曹操将蔡文姬接回汉地,对保存汉文化有着积极的意义,因此历史上“文姬归汉”一直为世人称颂。

苏州桃花坞年画:曹操大宴铜雀台。(维基共享资源)

铜雀台传扬音乐歌舞

曹操平定袁绍后,在邺城(注:今河北临漳县西)建都,夜居时,见到城的东北角有奇光发出,命人查探,挖出了铜雀。在中国古代,铜雀极富祥瑞之气,是尧舜的象征。曹操对此感到很高兴,就叫儿子曹植负责在漳河畔督建铜雀台,以纪念此事。

铜雀台,高十丈,分三台,有屋一百二十间,还有三间专门用来储藏冰块的冰窖。两边台名为一名金凤,一名玉龙,各相距六十步远(相当于现在的八十米),中间各架飞桥相连,既独立又可相呼应,合称“邺中三台”。铜雀台不仅规模宏大,工程也堪称精细,殿中的梁柱皆用铅丹混以胡桃油涂刷,“遇火不渗,淋雨即干”,宫顶瓦砾则是用密度极高的澄泥烧制,“久储水而不透”。由于三台奇高,邺城风物尽为所观。

铜雀台建成后,曹操在台上大宴群臣,命文官写诗赋助兴。他的两个儿子曹丕写的《登台赋序》赢得满堂叫好,而曹植的《铜雀台赋》更是成为传世经典。

曹植的《铜雀台赋》描写铜雀台“建高门之嵯峨兮,浮双阙乎太清。立中天之华观兮,连飞阁乎西城”,站在上边,可以“临漳水之长流兮,望园果之滋荣。仰春风之和穆兮,听百鸟之悲鸣”,并由此赞颂曹操“翼佐我皇家兮,宁彼四方。同天地之规量兮,齐日月之晖光。永贵尊而无极兮,等年寿于东王”。曹操听后大为赞赏,为了勉励他,封其为平原侯。

规模如此宏大的铜雀台又是做什么用的呢?当然成为了邺下文人聚会、游玩、赋诗、唱和、歌、舞、鼓乐、书法、绘画、下棋等的中心。史料上说,台上各厅室不仅安置有笔墨纸砚,还有鼓乐声伎等,而曹操也常在这里上演歌舞“文戏”和“武戏”。用现代人的话说,就是一个文化交流中心。

正是在曹操的大力提倡下,建安文士层出不穷,除了曹丕、曹植,还有王粲、刘桢、陈琳、徐干、应玚、阮瑀、杨修、路粹、邯郸淳、吴质、丁仪、丁异、蒋济、王像、潘勖、卫觊等百数人,可谓是人才济济。曹操则当仁不让成为一代领袖。而因战乱走入低谷的文学、诗歌、音乐、舞蹈等,得到了全面发展,并走向繁荣。

因而南朝王僧虔在《宋书•乐志》中说:“今之清商,实由铜雀。魏氏三祖,风流可怀。”

 

听歌观舞 痴爱音乐

曹操非常喜爱音乐,有时歌舞“以日达夕”,其痴迷到至死也不忘。据《三国志》及裴松之等所作的注解记载:公元 220年1月,曹操从汉中回到洛阳,因连续作战,鞍马劳顿、心力交瘁,终不堪重负,一病不起;临终前下《遗令》说:“……吾婢妾与伎人皆勤苦,使着铜雀台,善待之。于台堂上安六尺床,施穗帐,朝哺上脯耩之属。月旦十五日,自朝至午,辄向帐中伎乐(指歌舞)。汝等时时登铜雀台,望吾西陵墓田……”《遗令》中曹操念念不忘“听歌、观舞”。

雄逸绝伦之书法

在历代书法大家中,曹操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张华在《博物志》中称:“汉世,安平崔瑗、瑗子寔、弘农张芝、芝弟昶并善草书,而太祖亚之。”南朝的书法评论家梁瘐肩在其《书品》中,将曹操的书法列入中中之品。唐代书法家兼评论家张玉灌称曹操的书法作品为“妙品”。世人谓其作品有“金花细落,遍地玲珑;荆玉分辉,瑶若璀璨”、“笔墨雄浑,雄逸绝论”之大美

史载,曹操时常与当时出名的书法家钟繇、梁鹄、邯郸淳、韦诞等人切磋书艺。他还把梁鹄的字挂在帐中,细细揣摩、欣赏;有时夜间睡不着,也起来慢慢品味、琢磨。大概正是因为对梁鹄的推崇,魏宫的牌匾都是梁鹄所写。

晋代陆云给陆机的信中说“曹公藏石墨数十万斤”,由此可知,曹操对书法是何等的热爱。不过,善书的曹操流传于世的墨迹却很少。清叶奕苞在《金石录》中说,曹操在武昌“黄鹤楼”侧曾写有特大、凛凛有生气、正书的“涌月台”三字。目前,留存于世的只有两个字了,即曹操在征汉中时,写在石门南褒河一块大石上的“衮雪”二字,现已迁入汉中博物馆内。从书法艺术上来评判,“衮”字一撇一捺颇有动态之感,“雪”字则有静态质感。

建安余音 幸有曹公

三国时期不仅演绎了何为“忠义”,更是个群星闪耀的时代,羽扇纶巾、运筹帷幄的诸葛孔明,风流倜傥的周公瑾,侠肝义胆的关云长、张翼德、赵子龙,仁德之君刘玄德……还有着“非常之人,超世之杰”曹孟德。且不说政治、军事、文学上其对后世的影响,单从音乐领域,就可以得出无论是曹操自身还是对整个音乐界,曹操的音乐才华和音律贡献都是相当突出的结论。

一方面,因为曹操精通音律,是以可以去伪存真,求同存异,正确引导了后世音乐的发展;另一方面,他通过广征人才,将流失的古代雅乐逐渐恢复,同时鼓励更多人加入到各方面的创作中,成为艺术发展的重要推手。今人有幸得闻建安余音,得品建安风骨,当有此言:当年幸有曹公!#

责任编辑:张宪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北宋时期,出了好多个青史留名的贤相,其中就包括仁宗时期的王曾。王曾,字孝先,青州益都(今山东境内)人,他的祖上来自汉朝至隋唐时的著名大族:太原王氏,其远祖可追溯到周朝王室。
  • 唐朝中晚期时的名臣卢钧(778年—864年),唐宪宗时中进士,唐文宗时任左补阙,以审理宰相宋申锡之冤狱而成名。此后,在文宗、武宗、宣宗三朝,先后拜尚书郎、常州刺史、给事中、镇国军使、广州刺史、御史大夫、岭南节度使、山南东道节度使、昭义节度使、宣武节度使、河东节度使、尚书左仆射(宰相)、太保等职,政绩显着,史称其“践历中外,事功益茂”。
  • 唐朝玄宗时出了一个神童,名叫李泌,他7岁的时候就知道如何写文章。玄宗开元十六年,皇帝召集了所有擅长论佛、道、孔子学说的人,在宫中相互答对问难。其中有个叫员俶的人,能言善辩,折服了在座的人,而他只有9岁。玄宗深以为异,问道:“还有其他的小孩子像这样的吗?”员俶跪奏说:“臣舅舅的儿子李泌就是这样文采敏捷的。”
  • 卢怀慎,唐代滑州灵昌(今河南滑县西南)人。他早年以进士及第,累官监察御史、吏部员外郎、御史中丞等。在任时,见时政多弊,曾多次上书,请朝廷整顿吏治,任用人才,治理贪赃枉法等腐败现象,惜多未被朝廷所采用。唐玄宗开元初年,他和姚崇同时为相。姚崇是唐朝著名宰相,卢怀慎自已觉得才能不如姚崇,于是事事推让。当时人因他无甚政绩,讥他为“伴食宰相”。不过他倒是很善于推荐人才,临终之时,还上表推荐宋璟、李杰、李朝隐等人,后来他们均是当时廉政的杰出人物。
  • 在传统古代社会,人们的道德水准普遍比较高,不邀功请赏、矜功自傲的人大有人在,西汉时期的丞相丙吉就是这样一位谦恭低调的贤臣。
  • 《说文解字》中说:“信,诚也,从人,从言。”也就是说,“人言成信”,“诚从成言而得”。要做到“信”,必须说话诚实,言出必践。三国时期统一北方的魏武帝曹操就是这样一个“以信待人”之人,天下英雄因而多归附他。
  • 徽宗宣和年间,朝政被蔡京、王黼等“六贼”把持,何栗弹劾王黼,屡屡得罪权贵,一度被罢黜,后被钦宗召回,为相辅政。图为宋徽宗赵佶《听琴图》(局部)。(公有领域)
    徽宗宣和年间,朝政被蔡京、王黼等“六贼”把持,何栗弹劾王黼,屡屡得罪权贵,一度被罢黜,后被钦宗召回,为相辅政。面对国破君虏,他无力回天,绝食而亡。死前他曾对金兵说:“忠臣事奉君主,需要死时毫不犹豫。我不考虑家室,但我双亲年老,我死后请不要马上告诉他们。”他辞世的时候,只有39岁。
  • 梨花云、梨花月形容什么?不论日、夜,不论观赏或联想,都给你不一样的美:梨花,允文又允武,梨树--甘棠遗爱在人间,纯白芳菲有如大德仁政化育之美,大道无形无色而长存。诚然,带泪梨花不是寻常女儿花!
  • 唐朝丞相李固言(782年─860年)出生于凤翔农村,秉性素直憨厚。不过敦厚的性情,并没有影响他入朝作官,也没有影响他的官运。
  • 三国时代,蜀国在诸葛亮去世后,情势危悚。蒋琬为相初总朝政,却镇定自若。他为人宽厚,能纳逆言,被后人赞为“宰相肚里能撑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