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诗醇:谭嗣同〈题宋徽宗画鹰〉诗赏析

作者:唐莲

(fotolia)

      人气: 43
【字号】    
   标签: tags:

谭嗣同〈题宋徽宗画鹰〉
落日平原拍手呼,
画中神俊世非无。
当年狐兔纵横甚,
只少台臣似郅都!

这是清末谭嗣同所写的七言绝句〈题宋徽宗画鹰〉诗。

谭嗣同(1865—1898年),字复生,号壮飞,湖南浏阳人。他少年时即胸怀大志,擅长文章。甲午战争后,提倡新政,为湖南巡抚陈宝箴所器重,是湖南维新运动的中坚。清代光绪二十四年(1898),应诏入京,参与维新运动。失败后被害,为“戊戌六君子”之一。

这首诗的一、二句,是叙述,既写画的内容,也写诗人自己的感慨。平原落日时,一群人在拍手欢呼。欢呼什么呢?有一只苍鹰正在和猎物搏斗(或者是叼著猎物凯旋吧)。此时,诗人发出这样的感慨:像画中神俊如鹰者,世上并不是没有啊!显然,这是诗人借此自喻。诗人当时的心情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谭嗣同临刑前说的话)。

诗的三、四句,是议论。“当年”:指的是北宋末年。“狐兔”:指宋徽宗手下的权臣,童贯、蔡京之流。他们鱼肉百姓,治国无能。这些权臣们,为什么敢于如此横行无忌呢?就因为当时没有像西汉郅(读志)都(人名)那样的大臣啊!

据《史记》记载:“郅都者,河东大杨人也。以郎事孝文帝。孝景时,郅都为中郎将,敢直谏,面折大臣于朝,行法不避贵戚,列侯宗室侧目而视,号曰‘苍鹰’。郅都任雁门太守时,匈奴害怕,乃引兵退去,竟郅都死,亦不敢近雁门。匈奴至,为偶人像郅都,令骑驰射,莫能中。见惮如此,匈奴患之。”

在此,诗人表面上是在议论北宋末年的朝政,实际上矛头直指清朝统治者。清朝末年,慈禧专权,她手下的一大批大臣们,只知搜括民脂民膏,置国家利益于不顾,真是“狐兔纵横”!诗人多么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郅都那样的铁腕人物,重振朝纲啊!

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时,想到的是天下寒士。谭嗣同看一幅古画后,想到的是国家的兴亡。一个仁人志士,在任何场合下,所考虑的都是国家的前途和命运。这首诗,充分表达了谭嗣同的爱国情怀。@*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