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镜鉴(1)杨坚开国

杜若
隋朝开国之君隋文帝杨坚(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隋朝开国之君隋文帝杨坚(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人气: 4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肃肃秋风起,悠悠行万里。万里何所行,横漠筑长城。岂合小子智,先圣之所营。

树兹万世策,安此亿兆生。讵敢惮焦思,高枕于上京。北河见武节,千里卷戎旌。

山川互出没,原野穷超忽。撞金止行阵,鸣鼓兴士卒。千乘万旗动,饮马长城窟。

秋昏塞外云,雾暗关山月。缘严驿马上,乘空烽火发。借问长城侯,单于入朝谒。

浊气静天山,晨光照高阙。释兵仍振旅,要荒事万举。饮至告言旋,功归清庙前。”

这首诗非常有名,后世评价全诗通篇气势强大,颇有魏武大帝曹操之风,而这首诗的作者正是背负千古骂名的隋炀帝杨广。更为滑稽的是,后世评说隋炀帝荒淫无道,但其人词章风雅,却无丝毫浮荡之气,因此当时的文士都以炀帝诗词为范,将他的文词收在典集中,作为范本。

大唐贞观二年,唐太宗读《隋炀帝集》,但见辞采飞扬学识渊博,知道炀帝也是尚慕尧舜之道,鄙夷桀纣之行,于是询问近臣炀帝灭亡的原因。当时魏徵说:“身为一国之君,虽然天资聪睿,还要虚怀若谷,接受臣子的劝谏。由此,谋士才会为他竭力谋划,猛将也会为他舍身相保。但炀帝自恃天赋才高,骄矜自负,口称尧舜,却行如桀纣,不知不觉步入灭亡。”太宗和朝臣议政时,数次以炀帝为例,告诫群臣引以为戒。

隋炀帝虽天赋异禀,但因其穷兵黩武、拒谏饰非,落得国破身亡,大隋王朝犹如昙花一现,于旦夕之间化为飘零,只留余音回荡茫茫苍宇。

回首历史,这个国祚只有38年的短暂王朝,曾经如耀眼流星划过天际,也曾盛名四海,活跃在历史的舞台。它以挚情演绎王朝悲欢离合,又以灿烂演绎天朝文明,更以浑雄演绎天命的风云板荡,为后世留下不朽的明镜宝鉴,诫寓古今。

杨坚开国

有词曰:“试问水归何处?无明彻夜东流。滔滔不管古今愁。

浪花如喷雪,新月似银钩。暗想当年富贵,挂锦帆直至扬州。

风流人去几千秋!两行金线柳,依旧缆扁舟。”

这首词既不是指唐尧的功业、夏禹的生涯;也不是讲吊民伐罪的成汤和武王;更不理会龙争虎斗的秦汉是非。而是讲的一个风流天子,为了运河两边的那些花柳,忘记了那座固若金汤的大好江山;为了多看几眼绵延二百里的龙舟,与这繁华无比的天朝失之交臂。13年的至尊大位,繁华无限的帝王尊贵,终是未能给他留下一个千载美名。究竟谁是谁非,王朝始末俱在本篇慢慢道出。

自从大汉王朝运终后,三国相继而起,之后乃是晋、宋、齐、梁、陈、隋六朝。

魏晋南北朝流程图(Kayau/维基百科)

这六朝中第一朝的晋帝司马炎是魏臣司马懿的孙子,篡位称帝,在位25年,共传15个皇帝,享国祚156年。

第二朝宋帝刘裕,原来以卖鞋为生,但是天命不分贫贱,此人后来也做了皇帝,国祚一共60年。

第三朝齐帝萧道成,是大汉萧何的24代玄孙,齐朝的天下短暂的只有24年。

第四朝是梁帝萧衍,兰陵人,一生崇奉佛门,多次舍身出家。萧衍崇信佛门,修佛之时不忘江山,前后一共做了48年的皇帝,可谓长寿。

第五朝陈帝陈霸先,是汉朝太丘长陈实的后代,他的天下只有32年。

第六朝是隋文帝杨坚,小名叫做那罗延,意为金刚,此帝也和佛门有深缘,他是汉代杨震的第八代玄孙。杨坚在位24年,隋朝共享38年国运。

这六朝前后跨越了350年的漫长春秋。350年的六朝天下,既上演了道家玄学的洒逸,也演绎了佛门的清修济世之怀。

这六朝各有国号各有国主,承袭王朝正统,均为天子。偏安江左的称为南朝。雄踞中原的这些王朝,譬如汉主刘渊、赵主石勒、秦主苻坚、燕主慕容、魏主拓跋等,他们则称为北朝。

南北朝时期兵征天下,风云板荡,朝更夕变,大小王国紧锣密鼓的在中土轮番上演。这厢南朝传位到陈后主,那厢北朝魏恭帝就被塚宰宇文觉袭了帝位,改国号为周。隋文帝杨坚的父亲杨忠原来是魏臣,因天下归了周主,他也就顺道成了周家的臣子,因为屡次立功,周主封他为隋国公,上柱国。杨忠去世后,杨坚继承了他父亲的爵位,承袭隋国公的名号参与朝政。

到北周宣帝传位与天元皇帝后,杨坚见皇帝骄奢淫逸,行政苛暴,因此推行政令颇为宽大,凡是严苛的酷法、害民的弊政逐渐革去,当时天下吏民都大悦诚服。

大象三年,天元帝暴亡,周宣帝见天下民心、国朝大势都已归向杨坚,于是下诏逊位,将皇帝玉玺交给杨坚。杨坚再三辞让,终在群臣的拥戴下登上帝位,建国号隋,改年号为开皇,就是隋朝的开国之君隋文帝。(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日本正史《日本书纪》平安时代抄本(公有领域)
    从公元600年起,自南北朝以后中断了百余年的中日两国官方交往重新恢复,这一年,日本向中国派出了第一批遣隋使。至614年的十五年间,中日双方使节往来共五次,应该是相当频繁的。彼时,正是中国的隋朝。
  • 其实一切都在上天的掌握之中,一切都有天象昭示。(网络图片)
    随朝,一个辉煌而又短暂的朝代,短短三十几年,对外降突厥、侵林邑、驯契丹、收琉球;国内则是迁都,修建大运河⋯⋯煌煌大隋,在正值鼎盛时却突然崩塌,两世而终。留下多少叹惋?
  • 本与皇位无缘,只因胸怀险诈, 欺瞒生母君父,巧取豪夺天下。 无心整饬江山,恣意声色犬马, 但求异味奇馐,不见饿殍遍野。
  • 阎罗王 / 网路图片
    在韩擒虎病重去世前夕,发生了两件奇异的事情:一天邻居的母亲去探望韩擒虎时,发现他家门前仪卫俨整,犹如大王的威仪。老人惊讶的问这些人干什么...
  • 西安晚报说,在国庆日,一场大水把沉没于泥沙千多年的隋朝灞河桥遗址展现在世人面前。
  • 赵州桥(大纪元)
    尽管隋朝国运短暂,但其文化科技发展并未停滞,而是继续向前发展,并与初唐紧密连在一起。
  • 隋朝灭陈统一中国时,刚满二十岁的杨广是统帅,但真正领兵作战的是贺若弼和韩擒虎等将领。灭陈后,杨广表现得很有气度。进驻建康(今南京),只杀掉了陈后主的奸佞之臣,而将陈叔宝及皇后等人押回京城。他还下令并封存府库,不贪钱财。
  • 在经历了一个三百多年的动荡、分裂时期后,天下复归统一。如同三国时诸葛亮在《马前课》预言的那样,中原在“二三其位”后,终于由“羊”(杨)氏终结了自司马氏建立西晋以来的“山河无主”的局面。
  • 隋炀帝末年,三征高丽,统治残暴,社会民心不稳,经济遭受严重破坏,“宫观鞠为茂草,乡亭绝其烟火,人相啖食,十而四五”。此时关中地区疾疫流行,“炎旱伤稼”。虽然史书没有详细记载疾疫流行造成的严重后果,但可想而知,疾疫的流行加速了隋朝统治的崩溃,引起了社会矛盾的激化。疫病的流传,一定意义上而言,是隋末统治腐败的结果。也可以说,疫病加速了隋朝统治的灭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