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臣传”系列之二:许敬宗

【奸臣传】正史“第一位”奸臣许敬宗

作者:柳笛

许敬宗(字延族)像,取自明代王圻辑,万历刻《三才图会》。(公有领域)

      人气: 439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奸臣之论,古已有之。战国管子言:“奸臣之败其主也,积渐积微,使主迷惑而不自知也。”国家兴衰、朝代更替虽是冥冥中天道循环的安排,但君主若无法做到亲贤远佞,则必有失政亡国之患,令忠臣志士扼腕含恨。

纵览中华二十四史,宋人撰修的《新唐书》首创《奸臣传》一章,以史料警示后人何为奸臣;此后的官修正史,循例作《奸臣传》,并明确提出“窃弄威柄、构结祸乱、动摇宗祏、屠害忠良、心迹俱恶、终身阴贼”者为大奸大恶之臣。浩瀚史海,字字慷慨,表达历代史官希冀帝王明辨忠奸,臣民砥砺德操的拳拳忧国之情。

细观史上一众奸臣,非以凶神恶煞之面目横行朝堂,反而以巧言令色之态度,或投君所好,或残害忠臣于无形,非具慧眼玲珑心者不能识之。著往事,思来者。知古而鉴今,正是我们今日读史、明史的意义所在。

“木将坏,虫实生之;国将亡,妖实产之。”是《新唐书》论断奸臣的警句,而书中第一位奸臣,却是唐初一位极富才学的宰相——许敬宗

善心有善行 敬宗却辱宗

许敬宗之父名为许善心,是隋朝一位忠臣。他九岁而孤,笃志好学,通涉家藏书籍万余卷;十五岁时致书大文学家徐陵,得“神童”美誉;早年仕陈,历任侍郎、撰史学士等文职。隋文帝灭陈后,许善心不胜悲恸,衰服嚎哭三日,受聘于隋时亦是垂泪不止。文帝见而感佩:“我平陈国,唯获此人。既能怀其旧君,即是我诚臣也。”

在隋朝,许善心颇受帝王器重,其文采更是光耀朝堂。一日,有一神雀降于隋宫,文帝遂赐宴百官,告以祥瑞之兆。许善心便请纸笔,即席而作《神雀颂》,大获文帝赞赏。他还继承父志,续编《梁史》,作《七林》《方物志》《灵异记》等书,成为隋朝一代重要文臣。

至大业十四年(公元618年),宇文化及发动兵变弑君,隋炀帝遭江都之难。文武百官大多集于大殿,拜贺宇文氏,独许善心不至。参与谋反的徐弘仁曾劝他:天子已崩,宇文将军摄政,正是帝业更迭的天意,你为何要如此固执地留恋旧主呢?许善心闻言大怒,固辞来意。宇文化及闻之,派兵将他绑架至朝堂,并当场释放。许善心毫无感激之意,反而淡定地走出大殿,《隋史》称其“不舞蹈而出”。

宇文化及既惊且怒,先道:“此人大负气。”又骂云:“我好意放你,敢如此不逊!”许善心因此遇害,时年六十一岁。他尚有九十二岁的母亲范氏,老来丧子却抚其灵柩而不哭,道出一句载于史册的悲壮之言:“能死国难,我有儿矣!”之后她卧床绝食,十几日后随子而逝。

隋唐两朝的重臣封德彝,常对人说:“昔吾见世基死,世南匍匐请代;善心死,敬宗蹈舞求生。”当年宇文化及滥杀忠臣时,虞世南匍匐泣告,请求代兄一死;许敬宗却手舞足蹈,哀求苟全性命。“舞蹈求生”便是许敬宗第一桩玷染名节之事。对比他那忠耿报国的父亲与深明大义的祖母,许敬宗实在是辱没先人。

贞观文名著 陪侍太子旁

隋亡,许敬宗转投瓦岗寨首领李密,掌管军中文书;之后随李密归附唐朝,成为秦王、之后的唐太宗麾下一名文官。虽然德行有亏,许敬宗却完全继承了先祖才华,亦是一位善属文、通古今的饱学之士。

武德年间,秦王李世民开设文学馆,广纳四方贤才,擢拔房玄龄、杜如晦等“十八学士”,许敬宗亦因以文名受秦王礼重,位列其中。贞观年间,许敬宗历任著作郎、中书舍人、给事中,负责起草诏令文表、审议百司奏章。同时他延续祖业,撰修国史,对身边人欢喜地说:“仕宦不为著作,无以成门户。”他在太宗一朝的作为,恍若其父再生。

或许是初唐刚健清明的政治风气,并没有给小人太多作奸为恶的机会,早期的许敬宗,俨然一位忠心侍君的臣子。当太子李承乾被废之后,受牵连的官员许久不被起用,他还以“先王慎罚,务在于恤刑;往哲宽仁,义在于宥过”上表太宗,为张玄素等人求情,认为他们“或以直言而遭棰扑,或以忤意而见猜嫌”,如果一概问罪,恐伤于王道。之后,太宗纳谏,张玄素等人稍得进用。

他还凭借文字天赋在唐文学史中占有一席之地。唐史载,许敬宗有文集八十卷,更有赋五篇、诗歌二十一首存世,多为应制颂赞之作。当太宗于驻跸山击溃辽兵时,他在太宗马前草拟圣旨,辞藻警丽,大受赞赏。

只不过,在百官为长孙皇后服丧期间,许敬宗公然嘲笑欧阳询样貌丑陋,因此遭到弹劾而贬至外州。然而此举也只是暴露他轻浮放纵的一面,小惩之后,他旋即回归朝廷,重拾本业。他还升迁为“太子右庶子”,成为辅佐新君的重要近臣。

或许是良知未泯,或许是善于矫饰,也或许是大环境所致,许敬宗在贞观时期颇受太宗、太子器重,奸臣本性尚未显露。

资治通鉴─(宋)司马光撰,存二百五十六卷,南宋鄂州覆北宋刊龙爪本。(国家图书馆)
《资治通鉴》──(宋)司马光撰,存二百五十六卷,南宋鄂州覆北宋刊龙爪本。(国家图书馆)

明投高宗所好 暗为武后爪牙

至高宗朝,许敬宗不善的面目悄然显露。他官拜礼部尚书,原本仕途顺遂,青云直上。他偏偏贪财好利,狠心将女儿远嫁于岭南首领冯盎之子,只为多多收取彩礼。他因此遭弹劾而外放,直到永徽六年(公元655年)才恢复官职。

或许是官场上的厄运让他深深感到自己对权势的狂热和依恋,许敬宗开始处心积虑寻找机会不断谋求官位的升迁。当高宗因废立皇后之议遭群臣力谏时,许敬宗抓住“机遇”投其所好。

高宗欲废失宠的王皇后,改立武昭仪,召见长孙无忌、褚遂良、于志宁、来济等元老商议。其中反应最激烈的,当属受太宗遗诏辅政的褚遂良。他认为皇后出身名家,更是先帝太宗所立,便不顾性命地反对废后。他弃了官笏,摘下官帽,不住地叩头拜泣,以致血染殿阶。

就在君臣僵持不下之际,许敬宗适时出现,他揣摩著皇帝的心思,在大殿之上放言:“庄稼汉多收了十斛麦,尚且想着停妻再娶,何况是富有四海的天子想要册立皇后呢?这和其他人有何关系,为什么要妄加议论呢!”高宗遂坚定废立之念,瞬息间中宫易主。许敬宗一番话切中君上所欲,更因拥护武后“有功”,加官进爵的封赏从此不断。

而野心勃勃的武后将他引为心腹,作为铲除异己的棋子。许敬宗甘做打手,极尽造谣、污蔑之手段,已经沦为奸臣。他联合李义府,诬奏褚遂良、韩瑗、来济等意图谋反,怂恿高宗将三人全部外调,终身不得还朝。

其中,褚遂良被一贬再贬,被贬到中国以外的越南河内一带。年迈的他曾在万般绝望中致书高宗,诉说自己一生辅佐三代帝王的劳苦,希求换来君王一丝怜悯,却没有得到理会。最后,六十三岁的褚遂良在流放中孤独凄凉地离世。

而许敬宗构陷长孙无忌的手段,更为隐蔽而残忍。《资治通鉴》载,高宗为在废立之事取得舅父长孙无忌的支持,同武昭仪赴其府邸,赐他十车财帛,大封其宠姬的三个儿子。说到废后一事,长孙无忌却不肯顺从圣意,致使君臣不欢而散。武昭仪之母和许敬宗也多次劝说长孙无忌,均遭到拒绝。

显庆四年(公元659年),太子洗马韦季方等人的朋党案发,许敬宗在武后授意下,编造韦季方与长孙无忌构陷忠臣,伺机谋反的谗言。高宗惊疑不定,许敬宗举权臣宇文化及弑君灭隋一事,劝说皇帝“犹以为疑,恐非社稷之福”。

次日,许敬宗添枝加叶,诬奏两人密谋的细节。高宗彻底中计,却心有不忍:“舅若果尔,朕决不忍杀之;若果杀之,天下将谓朕何!后世将谓朕何!”许敬宗又举汉文帝杀舅父薄昭的先例宽慰高宗,借古训“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催促他坚定决心。最后,高宗在没有审问长孙无忌的前提下,突然下诏削去他的官职及封邑,流徙黔州。三个月后,高宗命许敬宗等人复查长孙无忌谋反一案,许敬宗却派官员赶赴黔州,历数其“反状”。最终,长孙无忌被迫自缢而死,大唐一代功臣就这样含恨九泉。

曲笔篡国史 名与实爽

高宗中计,武后宠信,许敬宗得以弄权一生,官至宰相,史书称他“任遇之重,当朝莫比”,晚年时更是颇受优待。因步行困难,高宗特准他每日乘小马入朝觐见;咸亨元年(公元670年),许敬宗上表乞骸骨,获准后仍担任“特进”,俸禄照旧;三年后,他以八十一岁高龄去世,高宗甚至为他举哀,废朝三日,特准他陪葬昭陵。

尽管许敬宗生前身后风光无限,但在盖棺定论时,正直的大臣毫不留情地揭开他的真面目。太常官员为他议定谥号时,博士袁思古提出谥为“缪”,因为“名与实爽曰缪”,许敬宗凭文才而位极人臣,却因贪财将女儿远嫁至蛮荒之地,因私恨将儿子放逐外地。博士王福畤亦云:“何曾忠而孝,以食日万钱谥‘缪丑’。”认为许敬宗谥为“缪丑”恰如其分。最后,在许氏后人的阻挠下,礼部尚书袁思敬提议:“既过能改曰‘恭’,请谥‘恭’。”

虽然许敬宗最终得到了一个模棱两可的“恭”字,但他的丑行却无法蒙骗天道与人心。那些罪状,早已著于史册,永远无法抹去。除了对忠臣极尽谗害之能,对子女刻薄寡恩外,许敬宗又一宗大罪便是利用职务之便,曲笔篡改史书。

在为外人作传时,许敬宗往往凭借一己好恶,擅自评述其功过。封德彝知晓“舞蹈求生”的旧事,他便怀恨在心,作传时故意夸大其罪过。才能平庸的边塞将军庞孝泰,率兵征讨高丽时大败,许敬宗却暗收贿赂,在史书中大赞其屡破敌军,斩获数万。

在为亲眷作传时,许敬宗更是表现出贪财无度的一面。为多纳彩礼,他与曾为隋帝奴隶的将军钱九陇结亲,在为其作传时肆意添加功绩,把他提升至与刘文静、长孙顺德等开国功臣同卷的地位。

枉顾历史真相,颠倒是非黑白,许敬宗删改的史书,自晋至隋唐多达十余种,所得财帛更是不可胜计,无怪《旧唐书》激愤地抨击:“虚美隐恶如此!”

许敬宗晚年权倾一时,自以为只手遮天,却逃不过历史的见证与后人的评说。尽管历经隋末战火、贞观治世、武后临朝而荣显一生,他最终以一种耻辱的方式做了那《新唐书》奸臣传中的“第一人”。#

( 点阅【奸臣传】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张宪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宋人欧阳修主修《新唐书》,首作《奸臣传》,以警示后人。后来历代修史,沿用此例。一部《宋史》写尽忠奸善恶、王朝兴衰。“天下治乱 在君子小人用舍而已”,这句血泪总结的名言,对于今天的国家治乱仍有警示作用。
  • 北宋奸臣蔡京先后四次任宰相,掌权共达十七年之久。80岁高龄的蔡京被贬官流放,在赴儋州贬所时,携带大量金钱,但是他的作恶多端招致老百姓的反感,在路上用钱也买不到东西。至此,他才真正自省:“京失人心,何至于此。”为何大恶之人不易死呢?
  • 唐太宗极为重视文字记载华夏舞台朝朝代代历史在铸就人类思想工程中之作用,亲令修成《梁书》、《陈书》、《北齐书》、《周书》、《隋书》、《晋书》六部史书,占清乾隆皇帝所定二十四部正史四分之一。在六部史书的修撰过程中完成一系列正本清源的工程,如史料选取拓展到更为广阔的史类书籍,包括佛道修炼,特异神迹等,以呈现其朝代赋予之特色。
  • 中共军队落马的16名高级军官被公布、军方高调推行反腐之际,南京军区司令员蔡英挺16日称,徐才厚与秦桧、魏忠贤等历史上“十大奸臣”奸臣有“惊人的相似”。
  • 这六个权臣奸佞做事,将古往今来的坏事都做绝了。所以,天下人痛恨他们到了极点,把他们斥为“六贼”。
  • 南宋忠臣文天祥在其流传千古的作品《正气歌》之中,列举了历朝历代“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的几个忠臣义士,其中有“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张睢阳齿”,说得是气吞山河的大唐忠臣张巡固守睢阳,以身徇义的浩然正气。 而“颜常山舌”则是指大唐忠臣颜杲卿舌断仍喷血骂叛贼的壮烈事迹。
  • 武则天主朝政后,排除异己,严刑峻法。唐献可希望自己被武则天认为是她的忠臣,就诬告自己的舅父裴行本,请求杀死裴行本。
  • 北宋后期有位奸臣名叫蔡京,他虽有一些才华,却不用在正道上。他投宋徽宗之所好:大兴土木,搜罗江南奇石进献,名为“花石纲”;建万岁山,又名艮岳,征民工四十余万,耗资不可胜计。他又设“西城括田所”,大肆搜括民田;为弥补财政亏空,他又尽改盐法和茶法,铸“当十大钱”,弄的币制混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