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立国原则之七:政府角色是保卫权利

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与芒特弗农的农民在一起。美国画家Junius Brutus Stearns绘制于1851年。(公有领域)

  人气: 117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2月18日讯】(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美国史话》制作人方伟综述)第七项立国原则的一句话就是说:政府的职能是要让人民的权利受到保卫,而不是提供物质平等。这是对第六项原则中的第三个权利平等的升华。

那么这里就存在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政府的角色问题。

首先,国父们认为政府的权力是被《宪法》授予的,给什么才有什么,《宪法》没有提到的你就没有。政府也不比老百姓大,它和老百姓是完全平等的,如果某个权利老百姓没有,政府也不能有,所以政府好比更大的一个老百姓而已。

政府如果跟老百姓打官司,在法官面前,它也没有特殊权利。不是说你是个公诉人,你的分量就特别重,法官不这么认为。法官认为,你政府就是一方而已,是另外一种特别的老百姓,有理才能赢,没理就赢不了,他是这样一个概念。

政府如不能保卫财产权利 人民就会失去所有的权利

还有一个问题非常非常重要,就是政府的角色,它到底能做什么?政府能不能做福利?政府能不能出手消除贫富差距?今天你会看到,政府做了很多这样的事,收了很多税,做了很多救济,medicare、medicaid、social security等等,大家都觉得天经地义、约定俗成了,但在国父们看来,这都是大错特错的。

为什么呢?举个例子,比如说,你住在这个社区里,你的左边邻居有两块田,右边邻居一块田都没有,于是呢,你做了个决定,跑去跟左边邻居说,我把你的田拿了一块,划给了我右边的邻居了,因为我觉得这样比较公平。你觉得会怎么样?他不仅会骂你一顿,还会把你告上法庭。

但政府为什么就可以这么做,通过收税把左邻的钱拿去给右邻?在国父们眼里,政府用税钱办福利,和你刚才抢田的行为没有什么区别,同样是在抢,只不过他以政府的名义干的。国父们认为这更糟,为什么呢?因为,你如果抢了左邻给右邻,这个左邻还能上政府那去告,那政府这么干你告谁啊?所以这样以政府名义“明抢”更糟糕,因为没法纠正了。

国父们有一个很清晰的概念:当你无法保卫你的财产的时候,包括富人的财产时,所有的美国人都会失去他的权利。

为什么呢?政府如果可以把左邻的田拿走给右边,它的逻辑无非是,我觉得对你更好、对大家更公平。如果大家也都认可政府有这个判断什么是公平的能力和权力时,政府就把这事做成了。那么,更进一步,当政府把右边的这块土地也拿走的时候,你怎么办呢?可能有人说,不可能啊,那不公平,它不会的。但是你已经给了政府判断公平的权力,那他就有能力这么做。事实上他也这么干了:先把左边人的土地拿走给右边,接着再把左边和右边的土地都拿走,都是以公平的名义,这个政府的名字叫共产党。

到那个时候,如果你去抗议,他就把你关起来,拿走你的自由;你再抗议就把你毙了,剥夺你的生命。因为它觉得“对社会更好”。你看“打土豪分田地”多好,人人有田;集体农庄多好啊,“人人为大家,大家为人人”,它把土地都收走之后,就搞出了个共产主义,最后大家发现自己所有的权利都没了,都跑政府那里去了。

所以说,当我们允许政府以“均贫富”的名义来剥夺人民财产的时候,我们其实就给了政府剥夺人们的财产、自由和生命权的机会。当政府的判断成了公理、成了正义的时候,个人权利的保护就没有了,全得看政府高不高兴。所以,要保护人民的基本权利,就要防止政府滥权,就必须从保卫财产权开始。

保障自由之下 人人会努力 贫富不均是正常结果

刚才说的这个现象,在苏联发生了,在中国也发生了,在很多的社会主义国家都发生了。美国国父们在二百多年前,先知先觉地决定,我们美国用另外一个办法。什么办法呢?就是人人的田都被保护,人人的抗议权都被保护,不管你有多少田都不担心有人来抢,你怎么抗议也没有人抓你,发财致富不是错,我们美国不“均贫富”。

这是什么道理呢?他背后是有清晰的思路的。因为在自由被保障的社会里,人人都有权利和机会来提升自己,积累财富。最穷的人都可能会通过认真学习、勤劳工作来摆脱贫穷,因为这个社会有路走。所以,在自由被保障的社会里,其实摆脱贫穷的可能性是最大的,这是第一点。第二点,自由被保障的社会里,一定会有贫富不均。因为每个人的才能不同、努力程度不同,结果当然就不同。比如一个贫寒的小孩子,拼了命地努力,不吃不睡地工作,他开个大公司的可能性就比较大。所以只要自由存在,贫富不均就存在。所以贫富不均是正常的、当然的、没有问题的。

但到今天,一些左派的政治人物会说:不行!他们太富了!比如百分之一的人,有着百分之八十的财富,不公平!对此,国父们在二百多年前就给出了答案,他们说,富人太多了是不是?这样的人越多越好!本来不就是让人致富吗?结果现在出现了,你反而要害怕你本来要的结果吗?而且,富人并不是坏人,因为大多数的富人,在一个自由社会里,是靠勤劳致富的,辛辛苦苦才致富。所以,他们既珍惜财富,也是最懂得如何创造财富的人。

富人带领美国 在19世纪末期跨入工业时代

19世纪末,美国开始从农业社会转入工业化的时候,需要大量土地,需要大量资金,需要购买很多机器,需要很多工人,要雇用很多人。谁做呢?就是当时的美国富人,他们就是第一代的工业企业家,现在把他们叫做资本家。这些富人出来花自己的钱,建立了成功的大型企业,带领美国迈入了工业社会。他们企业的工人成了后来美国的中产阶级。

所以在美国国父们看来,美国有一小部分很富的人,开办企业,帮助大多数人都成为中产阶级,这是一个很好的社会现象。

一般人会觉得贫富不均就不好,要去“均贫富”。美国国父认为不是这样的,不能“均贫富”,只能让机会均等。富人会做出对社会很好的贡献,比如创造工作位置,整个社会因此而水涨船高,所以你不要嫉妒别人有钱,你自己好好努力就行了。

政府不是解决一切社会问题的权威 社会主义是死胡同

社会主义者们,包括今天很多的左派人士,常常把政府看成是解决一切社会问题的权威:政府如果强大,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因为想干什么就能干成什么。

但是美国国父们认为恰恰相反,政府不是解决很多社会问题的权威,而常常是产生很多社会问题的根源。

为什么政府是产生很多社会问题的根源?因为政府他在性质上不具备处理复杂的社会、生活、商业问题的能力。举个例子:几年前旧金山政府就发公告,说我们市政府出面提供全城的免费无线网路,在所有的公园里,你都可以去连上免费的Wi-Fi。今天你在旧金山的花园角那里上网,它确实有一个无线网,叫SF Wifi,政府提供的,但是它老是坏,连不上。因为一个高品质的无线网,那是需要很多技术支持在里头的,搞Wi-Fi并不是市政府的本行,最后它公布了一个美好的愿望,结果做出了个十分不堪的产品。

与此同时,谷歌也为旧金山提供Wi-Fi。谷歌和星巴克咖啡联手,它的Wi-Fi就很稳定。为什么?因为这是谷歌的专业,它不是旧金山市政府的专业。政府硬要做,结果它就做了表而没有里,这就是政府没有效能的地方。而且政府难对结果全面负责,它不是时时都有预算、收入、利润等等来衡量业绩,做好做坏不能及时评估,没有老板看着,很容易出现大锅饭,出现渎职、浪费和无效的现象。

所以国父们认为,政府要小,这样减少浪费,而且政府只能做政府擅长的事情。

那政府擅长的事情能是什么呢?政府擅长的事情肯定不是在旧金山装无线网,也肯定不是把手伸进私人公司里去规定人家董事会里的女性的比例,政府只擅长国防、外交、治安、公路等等这些公共服务,政府不要跑出自己的范围去管民间这个、管民间那个,政府一管多了就出问题,这就是美国国父们非常明确的看法。

美国的自由培育了美国人良好的品格

简而言之,美国的方案就是——我们的政府保卫自由,特别是致富的自由。人的天性会让人努力去致富,人人如此,社会就富裕,国家就强大。致富的人知道致富不易,他们会节俭,他们发了财,他们会施舍穷人,这种救济是自愿的,不是政府跑到左边的邻居那里,硬把他的田扒来给右边的邻居。相反,是左边这人自己觉得,我要拿一块田给右边这家人,是他自愿的,他自己想做的,是他的善良。

所以美国这种自由就养成了美国的品格,一方面是勤劳、节俭,人们常常看到富人特别抠门,其实他不是抠门,而是节俭,巴菲特成了世界首富,去麦当劳买早餐还要用折扣券,因为他知道减少成本,才有利润。所以他脑子里总有这根筋:我要减少成本……这就是节俭的习惯。

同时呢,美国人又是全世界最慷慨的,不光是富人做很多善事,美国平均每个家庭每年捐2500多美元,是世界各国人民中捐得最多的。美国的勤劳、节俭和慷慨,来自于美国的自由。因为自由让他们致富,也让他们同情没有那么幸运的人。

行善需恰当 施舍讲分寸 搞社会福利未必是善事

今天美国社会已经有很多很多的福利了,各种福利项目,成为社会惯例了。但是美国国父塞缪尔‧亚当斯这么说:“国家搞福利,就是违反《宪法》。”

政府不能办福利,福利留给人民做。但即使个人行善与施舍,都牵涉很深刻的问题。

本杰明‧富兰克林说,同情弱者这个事情,要很小心。你的施舍,不能养大他的依赖心,助长他的软弱,打消让他谋生的愿望,打消他上进的企图。

富兰克林说,施舍其实是崇高的行为,是一种神的行为,但是不能简单地做。如果我们的施舍导致了懒惰被鼓励、愚蠢被支持,那么我们就是在跟神作对。因为有的时候,贫穷,是神对懒惰和奢侈浪费所施加的惩罚,我们随意施舍,会把神的安排破坏掉。所以人要施舍的时候,要小心谨慎,不要好心办坏事,要考虑周全。

那么怎么是正确的施舍呢?在二百多年前美国的先父们就总结出来了,叫做“经过斟酌的施舍”,英文叫calculated compassion。具体是什么?国父们是这么总结的:

第一点,不要包办。帮他是为了使他帮自己,尽量让他自己帮自己,帮一点但不包办一切。

第二点,在穷人做了努力之后再做施舍,这样可以起到鼓励作用。

第三,给穷人搭一个向上的阶梯,一路用施舍来鼓励他去攀登。也就是说,你不能马上就送个大房子给穷人。本杰明‧富兰克林说,先给他一个帐篷,他如果努力工作的话再给他一个小木屋,然后再给他个平房,最后再给好的住家。你不能一把就让他搬进去,那他就不会珍惜。

第四,救急不救穷。救急,人都有非常紧急的情况需要救助,就像我们社会救急、救灾,但紧急状态过后,援助就要停止,以避免依赖的养成。

第五,就是最先施救的人应是从最近的关系开始,即先让家庭、亲戚出手,不行再让他的教会参与,再不行让他社区救,再不行让他的城市、县政府救他,最后是州政府。而联邦政府永远不参与福利!

为什么联邦政府永远不要参与施救?因为那只会让联邦政府和穷人都腐败,这就是美国先父们关于政府的看法。这跟很多国家都不同,美国国父们思考的是不要让政府滥权、不要让政府行为过当、不要让政府管得太多。甚至包括行善事,都要考虑怎么做才是真正的行善事,他都定义得非常细致。你要做到真正的善,其实是要做很多仔细的工作,要真正地为了穷人好才做的。

综上所述,美国先父们提出,政府的职能是要保卫人民的权利,而非物质上的平等,这才是政府的角色。这是第七项立国原则。#

(转载自希望之声广播电台)

责任编辑:张宪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经常听到“人人平等”这样的话,好像已经听烂了,但是这个问题如果我们换个方式问:人人怎么可能生而平等?有的人生出来长得高,有的人矮;有的人生出来是胖子,有的生出来很瘦;有的人生出来就残疾……人在一生中有富贵、有贫穷,怎么能“生而平等”呢?
  • 美国的先父们在第五项立国原则中向人民宣示:世间万物均由上帝创造,因此,在上帝面前,所有人类均享有同等的庇佑,亦承担同等的责任。
  • 美国立国原则第四项,也是现代人想都想不到的,就是强调宗教的重要、宗教对于美国的重要;宗教信仰是一个立国原则,而不是像现代版本的“政教分离”。
  • 美国立国原则第三项就是,若要公民坚持做品德高尚的人,最有效的方式是选举出具有道德良知的人做领袖。
  • 美国第二项立国原则就是:人民必须有道德。这与美国的建国和美国宪法是什么关系呢?
  • 美国28项立国原则中的第一项立国原则叫做:自然法真谛。只有遵守自然法,才能建立健全的政府和人与人之间的公正的关系,这是美国建国的基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