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眷恋这人间烟火(1)

光阴蹉跎,世界喧嚣, 别辜负了人生这一趟美好的旅行。
作者:周国平

让孩子自然地从生活中学习。(fotolia)

      人气: 3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车窗外

小时候喜欢乘车,尤其是火车,占据一个靠窗的位置,靠在窗户旁看窗外的风景。这爱好至今未变。列车飞驰,窗外无物长驻,风景永远新鲜。其实,窗外掠过什么风景,这并不重要。我喜欢的是那种流动的感觉。景物是流动的,思绪也是流动的,两者融为一体,仿佛置身于流畅的梦境。

当我望着窗外掠过的景物出神时,我心灵的窗户也洞开了。许多似乎早已遗忘的往事、得而复失的感受、无暇顾及的思想,这时都不召自来,如同窗外的景物一样在心灵的窗户前掠过。

于是我发现,平时我忙于种种所谓必要的工作,使得我心灵的窗户有太多的时间是关闭着的,我的心灵世界还有太多的风景未被鉴赏。而此刻,这些平时遭到忽略的心灵景观在打开了的窗户前源源不断地闪现了。

所以,我从来不觉得长途旅行无聊,或者毋宁说,我有点喜欢这一种无聊。在长途车上,我不感到必须有一个伴让我闲聊,或者必须有一种娱乐让我消遣。我甚至舍不得把时间花在读一本好书上,因为书什么时候都能读,白日梦却不是想做就能做的。

就因为贪图车窗前的这一份享受,凡出门旅行,我宁愿坐火车,不愿乘飞机。飞机太快地把我送到了目的地,使我来不及寂寞,因而来不及触发那种出神遐想的心境,我会因此感到像是未曾旅行一样。

航行江海,我也宁愿搭乘普通轮船,久久站在甲板上,看波涛万古流涌,而不喜欢坐封闭型的豪华快艇。有一回,从上海到南通,我不幸误乘这种快艇,当别人心满意足地靠在舒适的软椅上看彩色录影时,我痛苦地盯着舱壁上那一个个窄小的密封视窗,真觉得自己仿佛遭到了囚禁。

我明白,这些仅是我的个人癖性,或许还是过了时的癖性。现代人出门旅行讲究效率和舒适,最好能快速到把旅程缩减为零,舒适到如同住在自己家里。令我不解的是,既然如此,又何必出门旅行呢?

如果把人生譬作长途旅行,那么,现代人搭乘的这趟列车就好像是由工作车厢和娱乐车厢组成的,而他们的惯常生活方式就是在工作车厢里拚命干活和挣钱,然后又在娱乐车厢里拚命享受和把钱花掉,如此交替往复,再没有工夫和心思看一眼车窗外的风景了。

光阴蹉跎,世界喧嚣,我自己要警惕,在人生旅途上保持一份童趣和闲心是不容易的。

如果哪一天我只是埋头于人生中的种种事务,不再有兴致靠在车窗旁看沿途的风光,倾听内心的音乐,那时候我就真正老了、俗了,那样便辜负了人生这一趟美好的旅行。◇(未完,待续)

——节录自《只是眷恋这人间烟火》/ 远流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年二月,我来到盐湖城和丹佛之间的犹因塔山脉,站在大约一万一千英尺的高山,瞭望六、七十英哩的远景,见不到一盏灯,当时很冷,雪花打在我脸上,刺痛我的眼睛。当然,流泪也会产生刺痛的感受。我当时苦思著几道根深蒂固的难题,脑海浮现了我的英雄留下的几句名言,在山头回荡不已,更跟着我回家,至今仍如影随形:“我举目望山丘,援手从何而来。”
  • 那年二月,我来到盐湖城和丹佛之间的犹因塔山脉,站在大约一万一千英尺的高山,瞭望六、七十英哩的远景,见不到一盏灯,当时很冷,雪花打在我脸上,刺痛我的眼睛。当然,流泪也会产生刺痛的感受。我当时苦思著几道根深蒂固的难题,脑海浮现了我的英雄留下的几句名言,在山头回荡不已,更跟着我回家,至今仍如影随形:“我举目望山丘,援手从何而来。”
  • 她穿着无腰身的灰色丝绸宽松开襟洋装,颜色衬托她的眼睛色泽。但即使隔这么远,我都看得出来她的丝质头巾包着光头,肌肤也蜡黄苍白。她散发的氛围与其余的人形成强烈对比,相较之下,其他人看起来都健康过头了。
  • 阳台很舒服,一如想像中高级游轮的私人阳台。阳台围栏是玻璃,所以坐在房间里,几乎可以想像自己和大海之间毫无阻隔。阳台上有两张椅子和一张小桌子,依照出航的季节,旅客晚上可以坐在外头,欣赏午夜的太阳或北极光。
  • 我在北极光号的登船梯入口看向船身:大片的玻璃窗反射阳光,玻璃上没有一点指纹或海水,闪闪发光的白油漆非常新,仿佛当天早上才完工。
  • 11月3日下午在台北市纪州庵文学森林有一场特别的新书发表会,这是嘉义兰记书局史料论文集百年纪念版的发表,现场冠盖云集,包括监察院长张博雅和嘉义县市长张花冠、涂醒哲等嘉义菁英齐聚一堂,共同感念兰记书局创办人黄茂盛过去为推动汉文化所做的贡献。张花冠说,兰记书局是台湾第一家书局、第一个现代化的书局,更是台湾书局国际化的先驱,她的诸多成就,在台湾出版史上占有重要的一页。
  • 雨过天晴的隔天,巨人柱仙人掌和梨果仙人掌每颗都变得胖嘟嘟的,这些植物终于有机会喝水喝到饱,下次可以尽情畅饮又是好久好久以后啦!
  • 我们慢慢走过结冰的操场。约斯维希的神情既忧虑又带着自责,似乎我被罚写作文是他的错。这个人除了收集古钱币、关心海岛合唱队的演唱外,对什么都不热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