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立国原则之廿五:不卷入结盟

美国国父的原则:与所有国家通商交友但是不结盟。(fotolia)

  人气: 42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2月20日讯】(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美国史话》制作人方伟综述)美国建国先父们在第二十五项立国原则中认为,美国要与所有国家友好相处,互通商贸,诚实以待,不卷入与任何国家结盟。

在当时美国国父们在建国时就设想了美国的方方面面,整个宪法设计的就是政治体制,它就是一个整体蓝图,涉及到全部国家政体的很多面向,国家体制是什么、怎么做军事、怎么搞经济,以及怎么做外交。国父们预见到了美国需要与各国建立外交关系,在这个方面,国父们就订立了这样的原则:与所有的国家通商交友但是不结盟。

为什么制定不结盟原则呢?现在来看美国不是有很多盟友吗?比如欧盟、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等,有那么一串的盟国。那么这个不结盟原则到底和今天的美国如何对应?

概念澄清:不结盟是分离主义 而非孤立主义

这里有一个概念问题。就是说,川普总统上任后做了很多事情,像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重新将“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更新为“美墨加协议”(USMCA)等等。川普的这些举动被左派说成是搞孤立主义。但是,这个概念当初在国父的时代,就已经申明了,他们说美国的这个不结盟政策,不是孤立主义(Isolationism),而是分离主义(Separatism)。孤立主义是我只扫自家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国父们说不是的,他们定义美国的不结盟原则是分离主义。

那么分离主义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美国不想跟他国交朋友?不是的。美国国父们说,恰恰相反,美国要广泛交友,但是不想拉帮结派。这有点中国古话“君子之交”的意思。

斯考森教授说,这个概念有点像今天的瑞士,就是:我们对谁都没有敌意,除非他威胁到我们。因此,美国可以跟所有国家交朋友,而且它背后是有道理的。为什么要广泛交友但是不拉帮结派?国父们说,因为宗教和道德要求我们这样。我们不偏袒,不特别喜欢谁,也不特别讨厌谁。这就是美国对外交往的这么一个原则,广泛交友但不拉帮结派。

这里也是针对人性弱点的,人基本上都是特别喜欢谁的时候就会出现偏好、偏袒、失去公正公允,而特别讨厌谁的时候也会看他不顺眼、觉得他一无是处、排挤他,他的行为就很容易触动你的神经,导致你跟他开战、干仗。国父们希望用崇高的正义和善良来处理美国和他国的关系,这是他的指导原则。

斯考森教授说,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跟做人是一样的,做人也不能是对谁特别好、对谁特别不好,做人不要拉帮结派,而国与国之间也是同样道理。就是说,我们美国就像个君子,采取的也是君子的行为。他也指出,像美国目前提的这个最惠国待遇是不对的,不应该搞什么最惠国,没有最惠国,大家都平等相待,跟世界各国加强商业关系,减少政治关系。

不结盟说的也是同样意思,叫做广泛交友但是不结成固定联盟(除非战时)。政治关系指的就是结盟结派,所以乔治‧华盛顿当时说,战争时期的临时结盟可以,但是在战后要恢复谐和自由的外交关系。

比如说二次大战期间,纳粹德国占领欧洲的时候,美国与英、法、比利时、苏联结成反法西斯同盟。但是二战结束后,其实就应该解除这样的盟友关系,但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到现在已经成立五六十年了,川普上任后说不要这个东西了,有人就很不理解,“这是我们的盟邦呀!”

其实川普是回归当初美国国父们的立国原则的,我们美国干嘛要结盟,欧洲自己做你的防卫就好了,美国为什么要在德国和意大利驻那么多军队,永远保护你?我们美国是君子,待谁都好,不特别对谁好,用君子的方式对待所有人。现在川普说我们不跟欧盟结盟了,要退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就被认为是离经叛道,其实他是回归本来的原则。

今天川普总统和加拿大、欧盟这些历史上的盟邦谈生意,谈判关税,寸步不让,有些美国人就受不了,“那都是我们的邻居或盟邦呀,川普你怎么能对他们这样?”那些骂川普的人,根本就不知道美国本来的国家原则是什么、美国的外交原则是什么,是不与谁结成永久同盟,对所有国家,美国都会平等相待。

分离主义与“昭昭天命”的关系

斯考森教授专门指出,分离主义不是说美国人不管美国以外的事务,恰恰相反,美国人还有他们所信仰的“昭昭天命”,这两者并不矛盾,分离主义是美国的独立、公正和在国家间的不结党,而“昭昭天命”指的是美国在世界上的道德责任。

我们来说一说什么是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美国早期的发展,与这个词很有关系。Manifest的意思是“明显”,Destiny就是“宿命”,即明显的天命、昭示的天命,翻成中文叫“昭昭天命”。

当欧洲的新教徒离开欧洲跑到美国来之后,他们在很多地方得到神的点化,像修炼人得到点化那样,他们会觉得上帝指引他们来到美国这块广阔无垠、河流丰富、土壤肥沃、作物丰盈、一片富裕的土地,让他们在这里建立上帝在人间的王国;他们会觉得有使命在美国这个地方建立一个模范的国家,最终要把这个模范的国家推展到全球去。

这样的设想从国父们订立宪法时就开始了,因为他们不断地接收到上天这样的点化。为什么美国在十三个殖民地之后,一直在往西进呢?这个西进运动,不是贪婪,不是为攫取更多的土地,而是因为他们认为,是神让我们向西走,把我们的国家要延续到太平洋去,我们有这个使命,让这块大陆成立为一个完整的美国。

1823年,美国政治家、第五任总统詹姆斯‧门罗时期提出了著名的门罗主义。门罗主义是一项关于美洲大陆控制权的外交政策,它的概念就是说,欧洲强国不可以侵入西半球,西半球是我们美洲人的地盘。他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说我们美国的制度要推展,北美推展完之后要去南美,西半球先成为美国昭昭天命的上帝的王国,然后再推展到全球。

分离主义让美国独立和善待他人,而昭昭天命让美国对全球有责任感,他是说上帝给了我们这片国土、给我们一个使命,我们在这里要建立道德和政治自由,而这个道德和政治自由,在这个基础上所建立的一个国家就是上帝的王国;我们要把道德和政治自由通过美国推展到全球,这就是昭昭天命的意思。

所以当时在西进的时候,美国人真的是前赴后继,克服艰难险阻,很多人带着《圣经》走上西进的道路,他坚信这就是上帝给他的使命,我一定要把这个国家推展到太平洋的岸边去,他是这样的动力。美国的昭昭天命仍然延续到今天,仍有一些保守派的人们相信美国就是有这个昭昭天命,我们美国是上帝垂青的国家,我们有责任把道德和政治自由推展到全世界。

显然,还没有完成这个使命。如今的左派、自由派都是不再认同这个使命的了,但是,这个东西仍然流淌在很多很多美国人的血液中,就是这个“昭昭天命”。反映到美国的外交政策上,就是这个“不结盟”原则,就是美国的第二十五项立国原则。#

(转载自希望之声广播电台)

责任编辑:张宪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十九项美国立国原则是要求界定和限制政府权力,认为政府只应具有精细界定的有限权力,其余的则为人民所保留。
  • 在第二十项立国原则中建国先父们认为:政府需根据绝大多数人的意愿行使职能,但需要制定宪法条文来保护少数人的权利。
  • 美国建国先父们的第二十一项立国原则,似乎是很多国家不太看重的东西,但是美国国父们认为,强大的地方自治政府,是保卫人民自由的基石。
  • 玩弄法律的红朝,注定被正义所惩罚。图为香港原立法院大楼顶上的司法女神塑像。(Getty Images)
    美国先父们在短短的第二十二项立国原则里,提出了国家管理自由人民的方法,就是要用法律来管理人民,而不能用人的意志去管理人民,即用法治而非用人治。
  • 美国第二十三项立国原则,叫做自由来自于全民教育。国父们认为,只有广泛普及良好教育,才会有自由社会,才可维持共和政体。
  • 当时国父们看到,美国是第一个给人民自由的现代国家,美国将缔造繁荣、创造财富,随之也会让列强眼馋,招引侵略和掠夺。因此最早从乔治‧华盛顿开始,就说:我们要保卫国家,取得和平,采取的方式,就是“用实力求和平”。
  • 1918年春,正当第一次世界大战接近尾声时,一场世纪瘟疫——西班牙大流感突袭全球,疫情持续一年多,有着三次流行高峰,造成约5000万人丧生,死亡人数竟是战争阵亡人数的3~4倍。
  • 《古格拉群岛》彻底触怒了苏联当局。1974年2月12日,苏维埃主席团宣布剥夺索尔仁尼琴的苏联国籍,当天以叛国罪逮捕了他。第二天,索尔仁尼琴被强制押上飞机,驱逐出境。
  • 1918年,亚历山大‧伊萨耶维奇‧索尔仁尼琴出生于苏维埃俄国基兹洛沃茨克市的一个东正教家庭里。他出生时,是俄国十月政变的第二年,正赶上列宁发布红色恐怖令,为“保卫新生无产阶级政权”,大批“阶级敌人”成为反对苏维埃的“反革命”,从此大量被投进劳改营。
  • 阎锡山。(公有领域)
    武汉肺炎汹涌肆虐,死亡人数持续攀升。大疫之下,中共在多地实行“战时管制”,隔离医院如同集中营。中共当局不顾百姓死活,对外封锁疫情真相,打压异议人士,抓捕寻求自救的平民百姓,隐瞒真实死亡数据,将急欲求生的中国百姓推向苦难的深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