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千古吟诵– 千年遗梦

王一丰
font print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7月15日讯】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凄凄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崔颢 《黄鹤楼》

这首诗被推为唐诗中七言律诗第一首,称为千秋绝唱的奇作。的确,前四句巧用黄鹤的神仙故事与黄鹤楼连用,一气呵成,抒发怀古之豪情,白云千载,鹤去楼空,紧接着后四句拉回现实,日暮黄昏,凭楼远眺,烟波迷蒙,愁肠万种:何处是故乡?当年誉满天下的诗仙李白登上黄鹤楼见此诗而慨叹:“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遂然搁笔,无作而去,令后来的墨客骚人望而止步,使这首诗更添了奇异的风采,成就了唐诗中的一段佳话,为空前绝后之作。历代多有赞誉谓:气格超然,不为律缚,不拘对偶,纵笔挥洒,纯以韵胜。

当然不论是手法或意境都堪称唐诗中的上乘。精彩之处在于这首诗引出的黄鹤及黄鹤楼神仙故事激发了历代文人内心的真实渴望,那是对根植于整个中国本土文化的寻道梦的共鸣:修道成仙是多么令人神往!在早期的历史中人们亲眼目睹修道人成仙是颇为自然的现象,《抱朴子》、《神仙传》等书中多有记载。当修道人修成的时候,天门为之打开,修成的道人“白日飞升”– 即大白天飞升而去,或有仙鹤等吉祥物下世载着仙人远走高飞,这种景象美妙而殊胜,为世人所向往,黄鹤楼就是当年的仙人子安乘鹤经过此地后而建,可见人们对于得道成仙的敬仰。

历代的文人求道者不计其数,视为人生的最高追求,李白少年时便遍访名山,求仙寻道。唐诗中的文豪很多都是修道的,然而时代变迁,能修成的仙人亦越来越少:“黄鹤一去不复返”,再难见到那可遇不可求的殊胜景象了,仅留下这个美妙的故事和这个伫立黄昏之下的空楼,这怎能不令人谓然长叹?何处是归宿?何处存真道?大江东去,逝者如斯,愁煞寻梦人。(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这种入情入理、入诗入画的“真”的大写意,同样把我们带入流连忘返、似幻似真的场景。作者当时虽已官至翰林、名满天下,但内心渴望着返朴归真的田园生活,这种天性流露下的作品,读罢回味无穷,沁人心脾。因为我们的生命,本性的生命与生俱来,就具有“真”这种特性,所以当我们走进大自然时,会顿觉神清气爽,是因为大自然的“真”的特性和你的生命特性沟通起来了。为什么讲真话会感到自然,讲假话会汗颜,是因为“真”直接对应和关照着自己生命的最本质的成分。讲真话就是顺应了生命的特性,讲假话就是违背生命特性。而当生命走上一条返本归真的路时,就会体会到生命境界的升华,找到真正的自己。
  • 不见雨丝飞,却见街中伞。 润物也无形,地湿方明显。
  • 在《魔戒》中,日后成就人王的阿拉贡曾经柔声地吟唱了一首歌,歌颂中土唯美的爱情。那是在魔苟斯肆虐的时代,精灵公主和人类贝伦的爱恋,为黑暗绝望的大地点燃了荣光。在命运的试炼中,他们以生命演绎的忠贞之爱,成为中土唯美且永久的传奇……
  • 精进苦修行,不觉修行苦。 大道修行苦作舟,师引修行路。
  • 煦暖融融寒尽退,满院东风,晴日光明媚。 冰化树窝生积水,风摇根振涟漪沸。
  • 初春最后一场雪, 清白欲留希记牢。 花鹊雪惊摇白翅, 欢心共舞比清高。
  • 外星人要来 外星人要到 发朵大白云 派架大飞碟
  • 假美猴王也是妖怪。那人怎么会产生一个假的呢?这就是《西游记》里揭示了又一个天机:就是人在生活经验中,因为自私和欲望,身体中会产生一个由私欲构成的假的自我,这个假自我一旦强大到占有人的身心后,它会代替人的真实本性。而修炼,就是除掉假我,强大真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