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十六

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我爱他 如父亲爱着儿子

作者:宋闱闱
1777年8月5日,华盛顿将军与拉法叶特在费城初次会面。图为描绘当时情形的石版画。(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873
【字号】    

华盛顿将军的内心,他被这个年轻人从第一眼就展示出来的纯真高贵的教养,热烈真挚的内心,以及这一天在战场上展示出的无畏无惧的勇敢——深深地感动和折服。后世的史学家说,华盛顿将军在19岁的拉法叶特身上,看见了年少时的自己!

1777年对于大陆军而言,依然是艰难的一年。继特伦顿之战、普林斯顿战役后,将军带领队伍前往莫里斯敦(Morristown)过冬。胜利令北美人民的士气大增,前来参军的青年空前踊跃,士兵人数增加到上万。

从早春到盛夏,华盛顿将军带领着他的副官们,策马奔驰在新泽西和宾州的各个驻军地,风尘仆仆。在新泽西和宾州的密林溪流之中,林中小屋和磨坊,都曾经在黑夜里收留过他们。有时候,将军和所有的副官一样,睡在壁炉边的硬木地板上;有时候,屋里仅有一张床,副官们便集体让给将军用,依然睡在硬木地板上。这是艰苦而动荡的生活,毫不安宁,从硬木地板上竖起身,又在马背上驰骋一天。然而,没有人抱怨苦,也没有人离开。在每个男孩的心里,也许都有过这样的一个驰骋沙场、铁血丹心的军旅之梦吧。现在,他们有幸跟随着华盛顿将军,奔驰在他们的梦想之中。这是何等的殊胜荣誉!一如一位副官写信给他的未婚妻,解释自己为什么现在不能离开军中、返回家园的原因:我不能在这样的时候离开将军,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军队,都需要我的服务,华盛顿将军已经将他自己和他所拥有的,全都捧出来奉献给了国家,他是我的精神高地的圣人,我要追随他!发出这样的心声的,应该是1777年每一个在华盛顿身边工作的随从和部属的心声吧。

还是那个信念:兄弟般的情谊(brotherhood)!男性的兄弟之义!华盛顿将军无私、坦荡的奉献,高尚温厚的人格,如同太阳普照,驱逐每个生命内心的私念,让每个年轻的男孩,在军旅和战火中,灵魂经历过淬火的锻造,成为真正的对国家、对人类有益的生命。

1777年夏天,豪将军拿定主意,将兵力集中向当时的首都——费城。浩浩荡荡的船只从纽约的深水港出发,扯起风帆出海了。在抵达费城之前,这些船只在海上消失了几个月,但华盛顿将军清晰地预见到,豪将军的目标是费城。1777年8月24日,华盛顿带领大陆军进了费城。那是浩浩荡荡的一支队伍,车马辎重,大炮武器,延绵而威武地通过费城的街道,士兵共有一万二千人之众。兴高采烈的费城人民对大陆军夹道欢迎,街边的每所房子的窗户前挤满了人,屋顶上也坐满了人,街道上吹打奏乐,锣鼓喧天,对这支历经饥寒和绚烂胜战的传奇军队欢呼致敬。华盛顿将军策马前行,伴随在将军身边,和他比肩骑行的,是19岁的拉法叶特侯爵,而在他们俩的身后,则是形影不离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和约翰·劳伦斯。一行人英姿勃发,气宇轩昂地走在队伍最前面,煞是好看。

这个八月的一天,这样的一幕,应该是费城这座城市最为灿烂的一刻,仿佛它成为费城,就是为了见证这辉煌的时代——英雄云集的大陆会议,托马斯·杰弗逊在酷暑的旅馆房间里,用羽毛笔写下独立宣言;而现在,乔治·华盛顿将军率领着他的军队,率领着这些——命中注定为他而存在,为他而战的少年英雄们,打马穿过这座城市。如果那一天是晴朗夏日,照耀在费城的阳光一定格外澄澈,犹如黄金铸就,光芒遍地。

1777年9月11日,攻打费城的英军终于和大陆军面对面打起来了,这一场战役,就是历史上记载的白兰地溪战役(Battle of Brandywine Creek)。在这次战役中,豪将军再次采用了一年以前在纽约的长岛战役中采用的战术——两面夹击的包抄,外加康沃利爵士率领重兵,突然杀将而出的突袭。

在这次战役中,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没能上前线,他老老实实待在将军身边处理军务。拉法叶特可坐不住!一定要上前线,他操着他那一口法国腔英文,围在将军身边吵吵闹闹,表示一定要上前线。可是,能让拉法叶特去打仗吗?从远在巴黎的富兰克林老人,到费城国会的要员们,内心都有一个不约而同的默契——不能让拉法叶特侯爵上战场,要绝对保障他的人身安全,从头发到脚趾头,不能有任何闪失。美国得把这个少年贵公子照顾好,让他鲜衣怒马,有来有回。不然,小侯爵在美国出了什么事,谁能兜得住这个后果?富兰克林老人怎么向法国王室交代?还怎么争取国际同盟和战争支援?

而战争的现场,此时的将军在炮火硝烟中的作战指挥部,面对着不停到来的前线急报,他需要对频发的意外突发事件做出当机立断的反应和部署,统领战局,自己已然是焦头烂额,哪里招架得住这么一个精力充沛的话痨一样的熊孩子?尤其他围着你没完没了地纠缠吵闹?不知是哪里一个没看住,拉法叶特居然就不吵了——他自诩已经获得了将军的首肯,立刻换上大陆军军装,佩剑上马,上前线去了!

当时的战场上,因为康沃利爵士率领上万军士的突袭,使得本来打得有条不紊的美方将士一下子乱了阵脚,呈现奔溃之势。幸好拉法叶特策马赶到,呼吁众人稳住阵脚,边战边有序撤退。战斗中,一颗子弹击中了拉法叶特的小腿肚,当即鲜血流淌,而他浑然不觉自己受伤了。直到战火暂熄,双方休战回营,回到华盛顿将军身边的拉法叶特才被发现受伤了,鲜血已经灌满了他穿的靴子。这可把将军心疼坏了——你就说说!你这熊孩子咋就这么天不怕地不怕呢?一个没看住,就跑出去演这么一出!谁允许你上前线了?

然而,在他的内心,他被这个年轻人从第一眼就展示出来的纯真高贵的教养,热烈真挚的内心,以及这一天在战场上展示出的无畏无惧的勇敢——深深地感动和折服。后世的史学家说,华盛顿将军在19岁的拉法叶特身上,看见了年少时的自己!而将军自己,在紧急召来贴身军医为拉法叶特疗伤时,是这样说的:Take care of him as if he were my son, for I love him the same——看护好他,就像看护我的亲生儿子一样,我对他的爱,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爱。◇

点阅【华盛顿将军系列】连载文章

<文史>

责任编辑:李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美国画家 George Caleb Bingham 的油画作品《华盛顿横渡德拉瓦河》。(公有领域)
    华盛顿将军不但要面对大兵压境,更面临着大陆军内部更大的难题要解决。打完了胜仗的大陆军,眼看就要难以为继——因为国会制定的兵役期,大部分士兵的服役期都到年末最后一天为止,估计要离开超过六千人。在饥寒交迫的军营中硬挺了这么久的士兵们,早就归心似箭了。
  • 图为美国画家William Ranney的油画《普林斯顿战役中的华盛顿将军》。(公有领域)
    而每一次敌军射击之后,硝烟弥漫中,高头大马上的将军依然完好无恙地出现在战士们的视线中,巍峨伟岸,是一尊打不倒的战神!此情此景中,这位副官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跑上前,握住将军的手,一个劲地亲吻,哭着说,感谢上帝,您还活着!而将军微笑着,拍拍他的手,安抚道,不用怕!今天是属于我们的日子!
  • 华盛顿将军与拉法叶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领域)
    在美国本土的领地上,几乎所有的城镇,一定都会有一条拉法叶特街。在两百多年来的时光里,美国人民从来未曾忘记过他,这个飘洋过海来到美国,参战独立革命的法国男孩,这个血统高贵,性情纯真的拉法叶特侯爵——华盛顿将军精神上的儿子。风起云涌的美国独立革命,多少英雄儿女激荡往事!而华盛顿将军和拉法叶特侯爵的故事,绝对是其中最感人的一章。
  • 1777年的这个夏天,大陆军在费城和新泽西的军营中,拉法叶特侯爵走入华盛顿将军的生命里,开始开创他这一生的传奇故事的黄金篇章。在军营里,拉法叶特迎面相逢了他生命中最要好的两个朋友——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和约翰·劳伦斯。
  • 华盛顿将军与拉法叶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领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译为福吉谷,也有直译为锻造谷,而这两个名字,都蕴含着深刻天意,十分写照现实。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陆军的锻造之地,淬火锤炼之地,是绝境中的华盛顿将军在白雪皑皑的森林深处,单膝下跪,独自对天哀鸣祷告的祈祷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锻造谷的大陆军,已然改头换面,焕然一新。当后世的人们回望这场历时八年的独立战争,会油然慨叹:锻造谷,的确是独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 华盛顿将军高贵的纯金一样闪亮的人品,在军队里拥有的绝对的感召力,也是国会的诸位议员们所畏惧看见的——他们既忙着赶走一定要对他们行使统治权的英王乔治三世,也提防着乔治·华盛顿成为北美大地上的新的君王。这样一种微妙心态下导致的制衡和对华盛顿将军的压制,在独立战争期间从来没有停止过。
  •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曾经计划以会爆炸的老鼠摧毁德国纳粹的工厂。这种看起来像007电影的点子最终并没有摧毁任何纳粹工厂,但却起到了耗用纳粹的资源与打击其心理的作用。
  • 图为美国画家约翰·特朗布尔(John Trumbull)的油画《伯格因将军投降》。(公有领域)
    阿诺德指挥有方,将几乎已经突围成功的伯格因军队又给堵了回去。战争中,阿诺德的坐骑被打死,他摔下马来,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左腿,即便如此,他坐在马的尸体上,依然指挥部署部下的进攻。他的勇猛无畏,大大地激励了战士们的士气。末了,被团团包围,走投无路的伯格因只得摇白旗投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