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里的伯劳鸟

作者:琴心
南宋画家李迪创作的《雪树寒禽图》(局部)。(公有领域)
  人气: 795
【字号】    
   标签: tags: ,

季节之神的安排真是奇妙。纽约立夏以来时暖时寒的天候,真就在6月5日芒种那天气温明显升高, 而且稳步上来了。在中国传统的干支历法中,二十四节气中的芒种是午月(五月)的起始,也就是夏季的中间月份——仲夏的开端。不过,对于大多数人而言,6月21-22日,也就是仲夏里的夏至,才是广为人知的时节变迁点。

夏至是中国最早被确定的重要节气,被看作是进入仲夏的标志。后来,在前面细分出一个芒种,它与夏至如同一个人的前后脚儿一样,跨进了仲夏。于是天热起来了,雨多起来了。南中国进入了梅雨季节。萤火虫开始出现了,《诗经》里的小鸟——伯劳也开始鸣啾起来。劳燕分飞的劳字,指的便是它。

伯劳在古籍中有多个名字。《易纬.通卦验》解释伯劳,夏至感应阴气而开始鸣叫,冬至而止。伯劳也叫鵙(jú音 橘)。《礼记.月令》上说:仲夏之月,鵙始鸣。《诗.豳风.七月》有歌曰:“七月鸣鵙”。说的是:伯劳在七月仍在鸣叫。古人以物候辨识天气与季节,伯劳的“夏至鸣而冬至止”的特性,成了天然时钟。据《左传》记载,在距今四五千年前的上古五帝时,帝少昊曾以鸟名设官职,所设掌管冬夏至的官伯赵氏,就是伯劳(《左传.昭公十七年》)。

帝少昊时的百鸟之王凤鸟,早就消失成了传说。而伯劳从上古绵延到今天生生不息,想想看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它的历史太久远,而最终“伯劳”一名取代了《诗经》里的“鵙”,这恐怕与一段叫人唏嘘的转世故事有关。

据《曹子建集.卷十》中曹植的记载:周宣王时,贤臣尹吉甫听信继室的馋言,杀了前妻留下的爱子伯奇。伯奇的弟弟伯封非常悲伤,写了一首哀悼兄长的诗《黍离》。尹吉甫后来醒悟,追悔不已。有一天尹吉甫驾着马车到郊外,看见一只鸟停在桑树上,对他发出哭泣似的噭噭声。尹吉甫心念一动说:“你莫非是伯奇吗?”鸟于是拍击翅膀,叫声更悲切。吉甫认定是伯奇,就对鸟说︰“伯劳乎?是吾子,栖吾舆;非吾子,飞勿居。” 意思是说:“伯奇劳乎,如果你是我儿子,就飞来停在我的马车上。如不是,就飞走。”话音未落,鸟就寻声飞到了车盖上。鸟儿跟着吉甫回到家后,停在井栏上,冲着屋子大声鸣叫。吉甫命后妻拿来弓弩,假装要射杀鸟儿,一箭射杀了后妻,以此谢罪。从此,人们就把这种鸟叫作“伯劳”。

曹植无疑是个博学强记的人,他所提及的故事应该是有可信来源。由于西晋之后文化典籍多次被大规模焚毁,流传至今的书籍已经无法查证曹植所言的更早出处。曹植文中提及伯奇弟弟作哀伤之辞《黍离》,我想应该就是《诗经‧王风》中的《黍离》。

《黍离》全诗有如下三节: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实。行迈靡靡,中心如噎。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黍离》诗中一唱三叹的黍与稷,是周代的主要粮食作物,现代分别称作糜子和谷子,俗称大黄米和小黄米。诗人以所见到的糜子谷子起兴,描写自己步履沉缓,心中烦忧、郁结。一再抒发难以言表的伤悲: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苍天啊,到底是什么人让我如此?

《黍离》这首诗感人至深,一向被后世解读为是有感于家国兴亡的民歌,是凭吊诗的绝唱,吟唱之至常令人泪水涟涟,影响深远。若果是因伯奇之死而产生的作品,那伯奇的使命当真是特殊。他短暂的生命化成了不朽的文化之歌,令人感悟天地之道的玄妙。

历史,散落着久远的记忆。我们现代人对伯劳的认识,大多只有劳燕分飞的典故。或许,也只知其词大义而不知其故。劳与燕这两种古鸟,前者管冬夏至,后者管春秋分。伯劳爱朝东飞,燕子爱向西行。这两种鸟儿注定不能同路相伴。于是,就有诗人写出了“东飞伯劳西飞燕,黄姑织女时相见”的诗句。写诗的人身份不一般,他就是南北朝时期的修佛皇帝——梁武帝萧衍。萧衍是个文武全才,在没当皇帝之前就是著名诗人。他所作的《东飞伯劳歌》被收录在《乐府诗集》中,劳燕分飞自他笔下成为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成语,人们用这个词来指“离散”之意。

伯劳,在自然界中是一种食肉的小型雀鸟,极其凶猛,捕食老鼠、青蛙、蛇或者小鸟等,把它们的尸体插到树枝上慢慢享用。这种小猛禽因背部颜色不同而有不同种类,但最一致的特点是:黑色的过眼线非常醒目,有如带着黑眼罩的蒙面人,因此被称为鸟类中的强盗。喜欢它的人,则把他看作是鸟中的佐罗。伯劳英文名字是Shrike, 有一些也被称为“屠夫鸟”。伯劳善于模仿其它鸟的叫声,它原本的叫声并不悦耳。辞典《埤雅》说:蛇听到伯劳叫声,就吓得不敢动了,即“鵙鸣在上,蛇盘不动”。对于其它小鸟,伯劳的叫声一响,满树叽叽喳喳的鸟鸣声会顿时静下来。

伯劳,常常是画家笔下所爱之物。人们或许见过,却并不知道它。在芦苇梢头,在树梢上,在电线杆上,人们常会见到一种长尾巴的雀鸟孤零零地立着,大声鸣叫着,它就是伯劳。它从远古飞来,在《诗经》里鸣唱,年年岁岁应时而歌,一直唱响到今天。

说到应时而发,我想起了郝海东。就在这个仲夏的前夕,郝海东突然宣言反对邪恶中共、要建立民主自由的新中国。这一石破天惊之举,振聋发聩。很多人都在解读个中原因,我觉得从中国传统的天人合一思想看,郝海东就像自然中的伯劳一样,他带着命定的气数,在这时节发出了必然的一声吼。这是气候到了,谁能挡得住?!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全心全力飞翔,跳跃,捕捉害虫 使我成为一只有益于世的漂鸟 我私底下仍为拥有它们而自感骄傲 不幸的是,嘎嘎,现在 我陷在人类鸟子踏的陷阱里了 不知道飞得倦了,捕捉害虫累了 我站在孤枝上休息到底犯了什么罪?
  • 伯劳鸟为台湾侯鸟中最出名的,因为往年在恒春地区烤小鸟,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在眼睛周围有明显的黑色,有如戴上黑眼罩一般。
  • 在那些葭草初生的春季,(天子田猎时)对五只野猪只射出一发箭矢。言外之意:天子仁慈,有好生之德,田猎时不忍心把所有野兽都杀了。
  • 儒家文化提倡的是入世的修行,传统的道德礼义都是须要在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中去遵守。《中庸.第十三章》有这样一段话——子曰:“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诗云:‘伐柯伐柯,其则不远。’”
  • 一个人在生死关头,平时的修养如何就展现无遗。前几天某地深夜发生地震,网上流传的视频中,一些男女赤身露体就往大街上跑。或许地震的时候,在建筑物有可能倒塌的生死关头,这就是人生百态…那么,古代的读书人遇到类似的情况,周礼对他们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呢?
  • 春秋时鲁国的大臣叔孙豹在一次出使晋国时,与晋国大臣范宣子谈及何为“死而不朽”,他认为延续几代的功名利禄,算不上不朽,而真正获得永恒的是人在有生之年要“立德”、“立功”和“立言”。其中拥有让人敬仰的德行最为重要。无疑,西周至春秋初期卫国的国君卫武公就是这样一位让时人和后人敬仰的君子。
  • 大陆前足球名将郝海东和妻子(羽毛球名将)叶钊颖在临近中共7.1建党日之际,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公开言论,反共大义是他们夫妇两人的共同理念,向中共7.1“献礼”。
  • 这里是美东时间7月3日,星期五。中共香港版国安法通过,这两天,我的心情非常沉重。两天过去了,看到港人在强压之下,不屈不挠地继续进行着抗争,真的,很钦佩!今天的节目,带大家关注,各界的正义的声音和反应。继美国众议院周三通过《香港自治法》之后,周四,法案在参议院一致表决通过。法案敦促美国政府对中共官员及相关实体和银行采取制裁措施。
  • 中国著名球星郝海东宣读“新中国联邦”宣言一个月之际,他们夫妇接受了海外媒体的采访,讲述了他们在宣读宣言前后这一个多月幕后、台前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