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地我相信天使

作者:银色快手
天使正在用一双婴儿的明眸看世界,虽然看不懂,却依然懵懂而饶有兴味地看着。(fotolia)
  人气: 182
【字号】    
   标签: tags: , , ,

我时常做一种梦,梦见自己置身在大都会的车站,手里握着一张前往远方的车票,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只记得我匆忙的穿过人群,欲奔赴预定启程的月台,车站的大时钟滴答滴答发出机械齿轮的声响,催促每一颗跳动的心脏。

车站大厅内,有人低头看着手表,有人牵着自己的伴侣和小孩,拎着大小行李,有人遗失了物品,慌乱得不得了,蹲在原地哭泣,有人坐在长椅上悠闲的看着报纸,有人为了送行带着花束,看得出脸上净是不舍,有人看着时刻表,犹豫自己该不该买票,也有人直接通过剪票闸口,脚步轻快的踏上刚进站的列车车厢,人生的方向怎么走,每个人都是各凭勇气,要抱着怎样的信念才能坚持下去呢?

很幸运地,真实的人生旅程,我一直遇见天使,总在不知所措的十字路口,有人愿意拉我一把。记得念中学时,有件事令我非常难过,那天放学我恍神笔直走向斑马线,一辆公车疾疾冲了过来,就在不到十公分的距离,一位女孩大声叫住我,用她的手把我拉回人行道上,阻止了一场可能的意外,所幸十四岁那年的我掌纹长出了新的生命线,才有机会把故事说给你听。

***

你听说过吴哥窟的秘密吗?那里有个神秘的柱子,藏着长出青草的小洞,有人把那个当成树洞,把自己一生不为人知的伤心故事,只对树洞倾诉,像是神圣的仪式一般,只要做了这件事,整个人就会焕然一新,即使内心带着伤,也能充满勇气继续往前走下去。

因缘际会,我为了寻找秘密来到了吴哥窟,在导游详细的解说后,让团员自由行动,我不知为何脱队了,来到遍地残垣的走道尽处,有一位年轻的僧侣穿着橘黄色袈裟,远远地向我招手微笑,我也就顺从直觉跟着他的脚步来到寺庙的一处后花园,晴光烂漫,所见的植物花卉均洒上一层金粉似的非常美丽,年轻僧侣再次合十向我颌首致意,便悄悄从断墙后方消失了。我们之间没有说话,但我知晓他带我来此的意涵,一种心领神会,其实只要试着往不同的方向探索,就有机会遇见不同的风景,柳暗花明,拨云见日,我在偶然下遇见了引路的天使。我几乎不曾和友人分享这个故事,我猜他们会说那不可能,是你编的吧。往后的人生,我也经常在旅途中遇见天使,我相信心存善念的人,总会被默默地守护着,于是我也希望自己成为这样的人。

我在村上春树的长篇小说《发条鸟年代记》第一次得知类似“出租大叔”这样的工作,有个裁缝师名叫纳姿梅格,有许多女性顾客会来到试缝室,把自己身上的什么交付给她,然后付现金作为谢礼便离开了那里。当时看到这样的描述觉得新奇,有什么是不买任何东西却必须付现金给对方,重点是纳姿梅格并没有做什么,有的只是单纯的专注的倾听,对方就会深受感动,甚至哭泣,然后一身轻松的离开。现在想来,我做的出租大叔好像也是提供这样的服务,有些人只是想要找个地方,把自己身上过往的伤痛记忆或无处安放的情绪,找个树洞尽情地诉说,接着掩埋起来,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就是我一直在做的事,为那些感觉前路昏暗迷茫的人,点一盏小小的光明灯,指引一条可能的道路,鼓励对方勇敢走下去,有灯就有路。

***

“出租大叔”具体来说到底是一份什么样的工作呢?简单来说,出租的物件,就是银快大叔,在双方约定的时间之内,我就是你专属的大叔,我的时间可以完全属于你一个人。除了可能危害健康、生命威胁、负重劳役、涉及犯罪与违背善良风俗(大叔身材不好看请不要找我拍什么写真集)之外的事情,大叔都愿意试着配合。你可以提出你的需求,基本上填写预约表单完成汇帐之后,即可约定会面时间地点。

我总是相信世上有许多天使存在,当你感到迷途的时候,他们会适时出现拉你一把,如果你身边的天使或是贵人出现的概率比一般人多,那么你肯定是个幸运儿,请珍惜你的好运气,多做些对他人有益的事,回馈大宇宙的意志,我相信幸运的人会互相吸引,你也开始这么相信吧,会有好运降临在你身上的。◇

——节录自《解忧书店》(自序)/ 时报文化出版公司

(〈文苑〉)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父母去世二十余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隐痛。其实我与父母的情非儿女情,乃是质疑人生的一种萦绕不去的扯拽。
  • 香港大屿山天坛大佛。(公有领域)
    每一次,从香港回深圳,火车终点站是,罗湖。都会的繁华灯火渐渐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开始现出黑的夜色,发亮的河流。就在此时,罗湖关到了。经过繁琐的验证,安检,走过火车站的长长的栈桥,豁然一片的站前广场,喷泉池边永远坐着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筑物,马路一律比香港宽,汽车也比香港的车辆大许多,按着喇叭不由分说地将路堵起来,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间。此时想起香港,削薄入云的建筑,斑驳唐楼,精巧庙宇,泼溅的灯火——格外地像一个梦。
  • 话说这王喜的师兄荆轲功败身殒,消息传来燕国,举国哗然,人人自危,都想灭国之灾在即。隔年,秦军果然攻破蓟都(今北京),燕王为解秦王之怒,斩下太子丹,将首级献给秦军。
  • 中共病毒肺炎发展到现在已经进入一个纷乱的状态,部分人士认为疫情已经减缓,尤其有些人士已经迫不及待要出门活动甚至游览了。
  • 旅行时满载的梦想,却总在回到自己家中打开冰箱看到空无一物的那一瞬间,回到了现实。那些被盈满的灵感和经验,总能让自己决定勇敢地丢弃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什么,掏空后,重新再来。
  • 诗人曾说:“黑暗来临前/我们原是不认识彼此的/苦难来临时/我们相拥而哭泣/当黎明到来时/已是灵魂的兄弟/太阳升起时/我们会像家人一样道别。”
  • 有三个月未通信了,这几天心情沉重。香港国安法要砸到香江里去,把一个好端端的国际都市像包粽子一样五花大绑,把大陆流氓管家的手段用在那里。
  • 这世间每个人的人生必然都是一本书,都是累积历史和文化的一部分,因为最平凡的永远最真实。
  • 如果撑不下去了,就来书店吧!关于迷惘与焦虑、梦想与希望,一期一会的相谈。
  • 帝少昊时的百鸟之王凤鸟,早就消失成了传说。而伯劳从上古绵延到今天生生不息,想想看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它的历史太久远,而最终“伯劳”一名取代了《诗经》里的“鵙”,这恐怕与一段叫人唏嘘的转世故事有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