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梦(36)

作者:老膑逊
Heaven
几十年的事实已证明,在中共统治下,追求所谓共产主义的天堂,原来是一场恶梦。(制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164
【字号】    
   标签: tags: ,

第十九章 刀枪入库

刀枪入库减民负百废待兴需安定

国共二党签协定国军裁员百万兵

共军土改大扩军明停暗战耍阴谋

撕毁协议灭和平人海战场死万民

抗日战争胜利结束,国家要恢复元气搞经济建设,人民要休养生息,过和平安宁生活。在此前提下,蒋介石于1945年8月三次致电毛泽东,倡议在重庆会谈,讨论国家统一和平建设,减轻人民负担,精兵简政裁减军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组成各党派联合政府,实现宪政等问题。

随后毛泽东来到重庆,这时在重庆的各民主党派,民革、民盟、民进、民建、农工党、致公党、九三学社工商联等都到机场迎接。当时他们错把毛泽东奉若神明,错把共产党看作中国今后民主自由公平正义的曙光。

经过国共二党的讨价还价,达成了双方裁军,召开政协会议,组成联合政府,实现宪政和成立军调小组,监督双方停火等协定。为此国人都欢欣鼓舞,认为国内和平有望,内乱要停,人民可过上和平安定生活了。

国民政府为表示和平诚意,随即带头命参谋总长陈诚负责裁减国军。1945年底在美国监督下,国民党裁减掉国军31个军111个师28个旅130余万人。

根据协定,共产党的八路军新四军整编在18 集团军内,但共产党敷衍了事,除聂荣臻的部队换了个名字,说成地方上的县大队外,不但没有减一兵一卒,相反却在暗中大规模扩军备战。

钱明、陈坚和阿林等得到共产党开会的紧急通知后,本想不去了,后来大家商议,认为宝塔结顶了,最后去一趟听听资讯,然后向共产党提出退伍,办完手续再走。

丽珍、洁芬为钱明、陈坚又要回共产党报到,一夜未睡。第二天一早,她们依依不舍地把情人送上公路上的凉亭,二人对他们说,你们到了那里听听情况,坚决提出退伍。盼望你二人早日回家,结成良缘,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白发到老,千万不要听信他们的花言巧语, 再进狼窝。言毕含泪分手。

这三个人一路上心事重重,12时前就赶到县工委规定的秘密所在地。而接通知后,来报到的人不多,只有100多人。下午在一个祠堂里开会,县工委书记肖泽传达毛泽东在重庆和蒋介石谈判的经过,和达成协议的内容。“上级命令我们在三天内通过秘密通道,从江阴北撤到江北根据地,但我们不能按国民党的裁军协定裁军。”

“北撤是战略转移,撤到江北,是去动员那里的群众推翻国民党政府,将革命进行到底,建立一个真正公平公正自由民主的新中国。革命成功了,你们都是开国功臣元勋,那时我们在座的人都将有享不尽的荣华,过不完的富贵。”

钱明、陈坚、阿林和众多在座的人听了,不由自主地都成了共产党的俘虏。

钱明、陈坚和阿林他们早把要求退伍回家的思想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心想,要是我们这些人真的把国民党推翻了,倒也可以尝尝当开国功臣元勋的味道,如果我们一走,把跟共产党八年功劳丢掉,岂不可惜。因此身不由己跟了共产党北渡长江,到了一个叫黄家祠的地方集训,最后大家表决心,高呼一定跟了共产党将革命进行到底。

钱明、陈坚和阿林离开故乡去开会报到,一去不回没有音信,本当明清夫妇盼望钱明回来,想早早让丽珍和他完婚,并准备把钱庄交给钱明、阿林二人经营管理,当知道他们三人又回共产党报到,心急如焚,而丽珍日夜思念她的未婚夫。

一天明清找丽珍,告诉她自已的打算,叫她去钱明那里,催钱明早早办好退伍手续后急速回沪,免得再卷入国共权力斗争中去。

丽珍接了父亲的指示,急急忙忙赶到江北黄家祠,见了钱明,就和钱明一道找到组织部长伍部长要求退伍,理由是抗战胜利,家里钱庄缺人管理。

哪知这位伍部长见了这位姑娘心花怒放,打算把她占为己有,所以千方百计要留住她。因为他对丽珍的历史很了解,所以对她说,现在江北是老区,不是肖泽领导的泽县,你留在革命队伍为革命出力,必然是个女开国功臣,前程无量,你和钱明在一起工作,朝夕相见不是更好。

经他三说二说把丽珍的心弄得七颠八倒,把父母交办的事抛到九霄云外,也想做功臣留在江北干革命了。

明清夫妇在沪左等右等,不但钱明的人影不见,却又把女儿搭上,为此明清夫妇后悔莫及,他们为女儿、钱明、陈坚、阿林的命运再次担忧。

组织部伍部长让丽珍当秘书留在身边,但丽珍看出他是个色狼所以坚决不从,后来伍部长只得把丽珍调到与钱明等一起的二地委干校学习土改政策。

他们所在组的组长杨森,是复旦大学的学生共产党员,因学校党组织遭破坏,国民党抓捕他,潜逃来江北的。一个月后学习结束,他们都分派到山东苏北交界的新沂县土改工作团,该团团长由一位县妇联主任虞学芬担任。

1946年初,国统区正在大刀阔斧裁减100多万军队,但在共统区却在热火朝天地土改,斗争地主,大搞扩军运动。原先共产党的土改扩军计划要用一年的时间完成,因为国共局势紧张改成半年,以后又改成三个月,但最后一批从登记土地,划分阶级成分,斗争地主,把土地证发给农民,竟用了几天时间就完成。

接着中共暗地连骗带吓,动员农民参军,保卫胜利成果,有近百万青年参军,数百万农民当民兵。结果是国军在大规模裁军,而共军却在大规模扩军。

钱明等都分在新沂兴龙乡的五个村,一天乡里开斗争地主大会,因为该乡是县里的土改试点乡,所以这次斗争大会由土改团团长虞学芬亲自指挥督阵。

会场设在雷家桥的庙前,午饭后各村在村长带领下,走在最前面的是手里拿着一面小旗和一根翻身棍的农民队伍。在农民队伍的后面,是由各村民兵押着头戴高帽的地富分子和其子女,还有昔日国民党的乡保长和一群历史有问题的分子。他们来到会场在指定地点席地而坐。

不一会,排着长长队伍的小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也来到会场,这是共产党为培养他们憎恨敌人,接受阶级教育而来。乡指导员主持开会,虞团长讲话,她说:我们是根据党的政策,在农村进行土改,目的是消灭地主剥削,帮助农民翻身当家做主人。

于是呼喊事先安排好的口号,在“拥护土改,打倒地主”、“牢记阶级苦,不忘血泪恨”、“血债要用血来还”的口号声中,民兵们把各村的地富等分子20多人押在台上,跪在农民面前,这些人早已吓得魂飞魄散。

经过控诉,共产党把几千年地主和农民本来很和睦的关系煽动成敌对仇恨关系。然后主持开会的干部命各村民兵把他们押到台下去,让地痞流氓二流子懒汉等组成的积极分子,带头用残酷手段打他们并胁迫民众一起打。

他们先用翻身棍打,再升级吊起来打,有的积极分子把地富衣服脱光,推进冰窟窿中冻死。有个村的积极分子牵来二匹耕地的马,把地富分子的脚绑在马的后面,然后点燃挂在马匹屁股后面的鞭炮。鞭炮一响,马因受惊拖着地富分子向前狂奔,不久人们看到地富的衣服碎了,手臂头颅掉下来了,五脏六肺抛出来了,一根肠子拉得很长,所经之处满地鲜血和食物粪便。

老年人见此情景昏厥过去,妇女和小学生熏得恶心呕吐。而有不少农民想这些人过去并没有作恶,而且经常做修桥补路,兴办学校,遇荒年免收租米,施粥等帮助农民。为什么共产党要如此残酷地杀害他们,因此暗地里为他们流泪,并祝告让他们早日脱离这个地狱,免得在世上受罪。

这时人群中有个地主老婆抱着一个喂奶婴儿,在混乱的会场里不住啼哭,在她身边的一个无懒骂道:“小崽子,你在为你老子鸣冤叫屈,今后长大了必定要为你老子报仇的杂种,你还要哭,老子就叫你去见阎王。”

那婴儿懂得什么,还继续在哭,于是这个无懒从地主老婆手中夺过婴儿,狠狠地往地上一摔,说道我叫你哭,这婴儿真的不哭了。只见他脑浆迸出死在地上,他母亲顿时昏厥过去。

在旁的农民看到这种惨景,个个都怒目相视,不敢多言,怕引火焚身。结果这位无懒还受到土改团长虞学芬的表扬,说他仇恨阶级敌人,斗争性强觉悟高。

斗争会后地主全家被扫地出门,家里的物品一无所有,房屋和二流子的房子对调,住进又臭又脏破烂不堪的小房子里,没有被子、衣服和生活用品,连吃饭的粮食碗筷也没有,向邻居讨饭,但邻居因受共产党的压力不敢施舍,他们只得靠挖野菜充饥度日。待续@*

责任编辑:苏筱薏

点阅【天堂梦】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Heaven
  • Heaven
    跟随国军叛将叛变的国军士兵,因为面广量大不可能斩尽杀绝,所以中共经过改编思想洗脑,送去内战和朝鲜战场打人海战送死。战争一结束为杜绝后患,把他们当劳改犯赶到北大荒新疆等地农场,常年累月在荒山野地无声无息地在悲惨生活中死去。
  • Heaven
    过去农民在一个乡只要养3个人。现在一个村靠农民养活吃白饭的村干部就有20~30人之多,此类人员全国估计有3,000多万。
  • Heaven
  • Heaven
    汤恩伯没有完成蒋介石要他坚守上海半年的使命,仅仅守了16天就落入共军之手。蒋介石又是重托了一位无能的将军,结果是一败长江,二败南京,三败上海,四败福州,五败厦门,没打过一次胜仗。
  • Heaven
    出山海关一路打入东北,所到之处所向披靡势如破竹,从锦州一直打到四平,并将林彪的十多万部队包围,死伤无数。林彪在夺围时只得化装成伙夫逃命。
  • Heaven
    在这风雨飘摇,生死未卜的日子里,却有更多的忠臣良将不听共产党的花言巧语,封官许愿等统战利诱,不做中华民国和三民主义的叛徒。
  • Heaven
    蒋介石与共产党在战场上打了大半辈子的仗,最大的失败就是没有看清看透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和阴谋诡计,把军队在战场上的指挥权和剿共计划的制订权不知不觉地交到共谍们的手中。
  • Heaven
    重庆号是国民党唯一的7,500吨级的大型巡洋舰,该舰在轰击塔山阵地时,一炮就打掉共军一个连。
  • Heaven
    卫立煌既不组织部队迎击共军,也不肯服从蒋介石的命令把国军集中到锦州,却和蒋介石争论是集中好,还是现在的布局好,他坐等共军对国军各地的包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