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鸣晓月窑家墟(19)

作者:容亁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21
【字号】    
   标签: tags:

过了年,春暖花开,接下去太阳高了起来,然后姐姐去捉了几个夏蝉给我玩过后,新学年就开始了。我终于如愿以偿当上了一名小学生……

然而,事实证明我爱上学的狂热,是那么不堪一击。

我上学了,那种新鲜的兴奋感充盈着我小小的心。位于墟中心街的中心小学校,八成以上的学生来自窑家墟上农户和周边农村。

没两天,班上一个脸颊上涂有治顽癣土药膏,味道难闻的农家男同学——他个子比我高大得多,有的农村孩子从小得干家务活,照料弟妹,入学通常晚一两年——他开始询问各个同学姓氏,凡同姓的归入他兄弟之列。不同姓氏的分两类:一类是他认可的朋友,剩下的是不能一起玩的“过去敌人”的孩子(过去敌人,是指邻村曾经与他们祖父辈发生过宗族械斗的某个异姓群体)。

我不与他同姓。虽不被“顽癣王”划入“敌人”孩子行列,但是他弄清我父亲牙医职业后,立即指挥他熟悉的大部分农家孩子不要和我玩。课间休息时,他们聚一堆,就是不和我说话。若有谁惹“顽癣王”不高兴了,不,没有人敢惹他,是他看谁不顺眼了,他会用食指揩下一些散发浓烈硫磺味的他脸上膏药,毫不犹豫的涂到谁脸上去。

我听到这个“顽癣王”讲他的见闻:公社同志个个肚子油太多了,他们每顿都吃硬米饭还嫌不好,晚饭时间常有人拿着饭盒走出公社大门,竟然用他们的硬米饭来农家求换农民吃怕了的番薯丝粥。农民高兴坏了,觉得太合算占便宜了。然后他说,那些做同志的吃腻了集体饭堂煮的大米饭,傻,也来我家换薯粥——他那语气里充满羡慕和嫉妒,还有几份嘲笑。

他们疏远我的理由是:你家有粮簿子,不种田却有粮食,每个月都有保证,我们父母那么辛苦种田却粮食总不够吃,是因为你们剥削我们,占了我们大便宜,这不公平。你与我们不是一类人。

我感到挫伤:要这粮簿子干什么?父母若能种田多好呵!可是,我不能为了和他们交朋友而让母亲撕掉粮簿子啊!没了粮簿就有田地给我们吗?既然田地无法让他们吃饱肚子,我家就算有了田地不也同样会吃不饱吗?大家都吃不饱了就能成为好朋友吗?——当然,一群农家同学在他煽动下受到冷落的,还有另外几个同学,如有的家长在卫生院上班或者在公社机关工作……

我曾经试图讨好他们,没用,他们用冷淡的态度来回应我。当我的语文、数学测验卷子屡屡满分受到老师表扬的时候,和他们成为朋友的可能性就更小了。我在课间稍一活跃,他们就嬉皮笑脸抢我课本、练习册,起哄,掷回时用一种不屑的眼神来警告我……

我开始苦恼,有点厌学。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这么小就懂得这不是道理的“道理”。成年人世界里不平等的包袱,似乎由他们变着法子掷到我头上来,这样也许能寻找到他们心理上的平等。他们不像小孩,他们不是小孩——他们是一群长着小孩面相的心生皱纹的小老头。我见识过大人世界的凶狠——比如对精神不正常人的暴打;对朝夕相见的邻居无情批斗。而某些小孩的凶却继承了大人的影子,我抗拒这样的影子。

带头孤立我的“顽癣王”家住在墟头,他是农民“糖胶韧”的小儿子——他父亲会煮糖胶手艺,走街串巷挑担叫卖,母亲常年生病,干不了多少农活——他家兄弟多,日子艰难,常常吃不饱肚子。他有一个读书成绩很棒的当班长的哥哥,多次作为“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优秀学生代表在学校大会上发言。念到四年级时,他哥哥闯下大祸,在校园丢一枚小石子玩时,不小心打在同班一个同学的左眼瞳仁上,几经转院治疗,那同学却还是无法保住眼睛,一只眼睛就此废了——那是公社书记的独苗啊。他家里万般无奈之下卖了一头猪赔偿后,再也拿不出一分钱了。“顽癣王”哥哥在偏僻地段挨了几记冷拳,又听到鞍前马后服务领导的个别人发出钨钢一般阴冷的言辞后,他们全家怕了,赶紧让他十三岁的哥哥辍学——好几年过后,换了新公社书记,师生大会上,校长才隐隐约约旧事重提,作为例子告诫—些无法无天的顽皮学生……

“顽癣王”憎恨不是农民身份的身边人,他感到逼仄他的不公平,都是来自身边有钱有势人——在他眼里不当农民的都不是好种。

当有一天,一个家住申莱村的农民孩子无端辱骂我,揪住我踢打,我回家后终于对母亲说出不想上学了。我觉得我忍了很久,虽然才读一年级。母亲急得拉着我去找班主任老师,央求老师带路和我们母子一起去找那同学家长讨说法,不许再这样对我。老师是那同学村里人媳妇,非常不乐意带路,耐不住母亲的执拗,她勉强带我们到石板路长着青苔的老村巷去,门却锁着,人不在家……

我开始偶尔旷课逃学,瞒着大人。幸好,升上二年级后,学校惯例重新分班,学生混编,原老师也没有跟班教学。我又有了新老师和一群新面孔同学。情形似乎好起来了。

但是,我快要熄灭又再次燃起的爱上学的热情,却只是爱语文,不爱数学的热情而已。

我念二年级时,父母彻底告别租屋,我们家搬到五十米外的自建新瓦房。新家靠近邮政所。

数学老师是个代课民师。几乎每次都是等到他匆匆干完自家农活,跳下28寸旧单车推宿舍放好后,上课铃已响过,他抹把汗,急急忙忙脱下草帽子,一卷课本,就冲上讲台给我们上课。他从不备教案,听得我一头雾水,而且,第二个学期数学课本竟然缺货,开学两个多月后才发到我手,这之前只能与同桌合用一册借来的旧课本……数学老师讲不够半节课讲不下去了,就瞎编些武术故事来耗到下课钟响……我们一群小学生居然个个拍手叫好,盼着他天天来讲故事。其实就算我们不盼,他也会主动讲的。

数学老师为了不受干扰地讲故事以便顺利拖到下课,就让大家都一致表态守住秘密,他交代坐在教室门口旁的同学当探子,若有专职查考勤的老师拿着登记簿快走到我们教室门口时,就让那个同学提前小声通报:来了来了……然后他花不够一秒钟立即从讲故事状态调整到上课神情,拿起课本来煞有介事地说:同学们请打开课本第17页(他嘴中的页码是他随机翻开的任何一页)下面讲的内容是……话音未落,考勤老师适时出现门口了。考勤老师扫几眼教室记下出勤人数一离开,他也不慌不忙的放下课本,再继续他的“孤女痛打群氓大闹羊城”故事。

这是我人生中遭遇的首个大人世界的现实变脸——我从最初的惊愕、别扭到渐渐习惯。为了听中国功夫天下无敌的故事,我们一群小学生信守诺言,全班没有任何一个出卖数学老师不好好讲课……

可是学校考试并没有考武术故事。我数学成绩屡屡挂科,一路挂到小学毕业……挺不住公布数学成绩时内心的自卑煎熬,我不想再上学。语文课本又是那么枯燥乏味,即使我常常考第一名。

又过了两年后,听说上面来文件教师队伍改革,数学老师被辞退回家。待续@*

责任编辑:唐翔安

点阅【鸡鸣晓月窑家墟】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人类从未像今天这样认真去审视时代洪流中微弱的个人命运、遗失的良知底线、历史与未来的关系……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湮没岁月里的窑址,历经沧海桑田后只剩几处土坵,陪伴着步履蹒跚的老人留守在村庄、林地、田头,它们是更长久的沉默的留守者。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们不再像他们的祖父辈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地生活,他们不再成为某种政治运动下卑微又惶恐的生命或者愚昧无知的工具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那是全国展开打击“车匪路霸”的前一年,他们载着一车货物,开车经过粤桂湘三省交界地时,天已黑透,前没着村后不见店的路段,他们的货车刚转过一个弯道不远,忽然,三四十米开外跳出来五六个蒙面大汉——剪径大盗来了——车前灯将他们手里明晃晃的大刀、锃亮的钢管照得一清二楚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到底是谁把我们充满希望的生活搞得一塌糊涂?文革不是结束了吗?是不是道德的镜子已经支离破碎,人们看不清自己生存的世界全部真相了?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决不会放弃自己的理想,不管经受多少嘲笑,如果那是一个前生注定的负担,他愿意此生背负到死。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崇尚的是“实力派”歌手。他不容置辩地有条有理地罗列“偶像派”歌手在音域、音色、演绎功力、台面风格等方面的缺陷和不足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到县城后,启凡却没有多少心思付给冰冷冷的各类电器,经常溜到周边CD专卖店去摆弄花花绿绿的唱碟,神侃流行歌坛的风吹草动,还一大早来到公园湖边练嗓。在店里有事没事嘬起尖嘴巴来吹口哨,还蛮好听的。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因为没钱交电费,电表老早就被人铅线封了,不久拆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五毛钱一斤的煤油,照样能够发光,有光就能照亮心中的梦,就一定能唤来歌神的垂青。他相信。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我爱文学,他爱音乐,碰面我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伤时善感的年月,启凡命运的小舟不时溅起的浪花似乎也打湿了我青春的衣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