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300问】

中华文化有“血月”之说吗 有教人避难之法吗?

作者:容乃加
血月不祥是迷信吗?中国历代史书中将血月视为祸殃的征兆。( ROBERTO SCHMIDT/AFP/Getty Images)
font print 人气: 44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5月26日是2021年中最大满月之日,月球正好到达近地点,天空中将出现比平时大14%、亮度增加30%的“超级月亮”,同时还将伴有“血月”,将成为“超级血月”的天文奇观。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都可以看到月亮“带食(蚀)而出”,此外,环绕太平洋的地区都可以看到这次的“超级血月”,新西兰可以看到月全食的整个过程。

血月”是月全食时的一种天文奇景。当满月之日发生月全食,此际的月球完全被地球阴影遮挡,而太阳光谱中的红色光可以穿透地球大气层,经过折射的红光照映在月球上,让满月看起来呈现暗红色,就是一般说的“血月”。2021年5月26日将发生月全食,月球刚好经过近地点,这个“血月”就比平常的大,也就成了所谓的“超级血月”了。

“血月”是纯自然现象吗? 中华文化有“血月”之说吗?

中华文化的确早有“血月”之说,是属于天文异象中“月变”的一种。用字不叫“血月”,多以月赤、赤气覆月或月如血光来形容。

在历代史书《天文志》中都有月变的观察,也多有“血月”的记载。还有专门“月占”著作,像是唐朝李淳风的《乙巳占》和西汉的易学大师京房的《周易妖占》都有“血月”的记载。

《周易妖占》将月变赤色的血月视为不祥的灾难征兆,尤其是兵祸和旱灾:“月变色……赤为争与兵”、“赤气覆月,如血光,大旱,人民饥千里”。

李淳风《乙巳占》的第二卷是“月占”,看月象以占卜国事天下事,他说“月若变色,将有灾殃”、“赤为争与兵”,就是说月变为赤色时要起争权的兵祸。《乙巳占》又说“月犯蚀参,贵臣诛,赤地千里,其国大饥,人民相食。”指出当月食参星,又出现赤色,赤地千里时,国内将出现大饥荒,严重到人民相食的地步。这些看法和京房的《周易妖占》是一致的。

中国历朝历代史书中也都将血月(月赤)视为祸殃的征兆。比如:

《后汉书·五行六》:“事天不谨,则日月赤。”指出:对天神不敬,行事违反天道,则日月变赤色。

《魏书·一百五》:“天日月星变,编年总繋魏及南朝祸咎。”指出:在南北朝的历史中,日、月、星的变异,联系着灾祸罪咎的事端。

《隋书·志第十六·天文下》“天气未降,地气上升,……若于夜则月赤,将旱且风。”指出:阴阳不调,阴气犯阳,在夜间表现出月赤,那么就会有旱灾和风灾。

《宋书·志第五·天文五》:“月变色,为殃;青,饥;赤,兵、旱……。”指出:月变色将有灾殃,变为赤色时,是举兵争战的征兆,而且有旱灾。

试问:这些史书中记载的血月(月赤)的祸殃征兆难道是“迷信”吗?

中华文化看“血月”,展现天人合一的思想观。(pixabay)

中国历代都讲究天人之间的对应理则,所以在史书中都有天文志专卷(仅《辽史》没有天文志),观察记录天文现象与异象,作为天子施政的依据。从内容来看,中华历代的史书之《天文志》,是一部巨大的实证考察科学记录,并且以领先世界千年的天文观测科技为基础(点入参见:中国古代独步天下的天文科技成就),代代相继推求,以正天道。

中国上古早有《周髀算经》,是天文数学的专书。史官观测天象运行与日月星变对应人间的变化,归结出施政的理则依归,并可用以推测未来的历史发展。这些天文志的记录历代相承,从中可以看到天文现象周而复始的规律,和天文异象带来的警讯征兆,屡屡得到应证。

举例来说,《南齐书·志第四·天文上》记载血月和兵变:“永泰元年(公元 498年 )四月癸亥,月蚀(月食),色赤如血。三日而大司马王敬则举兵。”永泰元年是南齐明帝在位的最后一年,这一年四月出现血月,三天后大司马作乱举兵,五个月内,齐明帝薨。

该书还有一则记载:“永元元年八月己未,月蚀尽,色皆赤。是夜,始安王遥光伏诛。”在南齐东昏侯(萧宝卷)永元元年八月出现血月,始安王萧遥光举兵被诛。两年后,东昏侯被另一个举兵的臣下杀死了。

再说一个现代的例子,1949出现“血月”,中国这块神州大陆发生巨变,苏联扶植的中共红朝窃夺了中国,血洗神州大陆,直至今日。

面对“血月”灾殃  传统文化有教人避难之法吗?

中华文化讲天人合一,这在天文现象中表现的特别明显。西汉经学家刘向以为:日、月蚀及星逆行,都不是太平的常态,自从周朝衰亡以来,世间人事多乱,道德水准降低了,因而天文现象对应发生变异的现象(见《史记三家注》)。

个人遇到“血月”这种天象异象,怎么办?太史公在《史记》中留下智慧之言劝世:“太上修德,其次修政,其次修救,其次修禳,正下无之。”就说要避免不祥的灾难,“修德”是最好的办法,至于说寻求补救办法或是作法驱邪以求平安等,是属于末流的做法。

“天象昭垂,千古如一”,当前全球病毒危机四伏,正是道德败象毕露招来的。真正的平安之道就在每个人的心中哪──回归传统道德文化,培养浩然正气。信否?一正就能压百邪!@*

─点阅【中华文化300问】系列─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醉看风落帽,舞爱月留人。”一千多年前的九月初九日,诗人李白登上龙山,与好友同饮菊花酒,秋风落帽,秋月留人,让李白暂时忘却了朝堂之上、俗世之中的烦恼,得以神游仙境,与月下仙子相逢际会。这是神韵舞台上曾演出过的节目《李白醉酒》。
  • 纵观美术史,今天流行的色彩学理论却与古人的大相径庭。美术界一直流传着一句非常有名的话,甚至不少学校里也都这么教,声称“红黄蓝三色能调配出所有的颜色”。在笔者看来,这种说法虽然有历史原因,但却是一种显而易见的谬论。因为如果真像那样,那么世界上所有的颜料厂只用生产这三种颜色就够了,为什么在已经有这么多种颜色的情况下还在不断研发新的颜料?
  • 一些杂色、黑色的鸟或一些虫子出现在不该出现的时地,在中华文化中称为“羽虫之孽”。羽虫之孽是大凶的预兆,而且常常是一朝一代灭亡前夕的凶兆。历史上魏蜀吴三国发生过什么羽虫之孽?对应上了什么史实?来看看。
  • “柳拂眉间黛色,桃匀脸上胭脂”,“一点胭脂淡染腮,十分颜色为谁开”。胭脂是红粉佳人们青睐之宝,胭脂的青春活力主要取自红蓝花汁。从红蓝花到胭脂有哪些故事有哪些掌故呢?自古以来,道是:一点胭脂,十分颜色,万千心情。
  • 早期油画的施色方式与今天有很大的不同。当时的画家们更注重透明色与半透明色的运用,颜料间较少混合,依靠低层颜色透过高层薄色形成光学混色,因此整体色彩较纯;而今天的人则习惯于在调色盘里直接混合颜料,依赖油画颜料的覆盖力作画,大量的混色也让色彩失去了饱和度,使画面显得灰暗。
  • 世人皆知中共是一个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政党。然而世人往往不太清楚的,却是中共之所以无法,究其原因,是在于其无天。或者说,在当今的中国,中共偷天换日,将自己变成了如天一般的存在。
  • 莫高窟里,诸天菩萨胸前各色宝石串成的珠链,叫什么名字?《红楼梦》中,象征金玉良缘的宝玉项圈和金锁项圈,又有什么来历?千百年来,从印度到中土,从天国到世俗,有一种来自佛教的饰品,逐渐成为中华古代首饰中精美华丽的一类。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璎珞。
  • 对于史上的画家而言,炼金术是一个无法绕开的话题。因为当时并没有现代这种工业化的颜料生产行业,所有的画材配置,除了一些最基础的坯料外,包括制造颜料、熬炼媒介,甚至蒸馏挥发性油等一系列繁琐而又精密的工作,都必须画家本人或画坊里的助手、学徒亲手完成。这里面涉及到的种种知识与操作技巧,很多都源于炼金士们基于炼金术理论而展开的具体实践。当画家们从炼金士那里学习这些具体的操作方法时,他们的材料学理论其实就是继承了炼金术中的材料理论。
  • 家有贤妻胜千金!有这样两个故事,离乱中不弃夫妻恩义的妻子和变成乞丐的丈夫破镜重圆,贤妻出招保住一家人性命和家产。她们是怎样做到的?
  • 如果对传统艺术追根溯源,就能发现美术与一些修炼方法、宗教理论之间的联系非常紧密。这些联系并不仅限于艺术题材和作品用途,而是涵盖着众多层次,甚至连绘画所使用的颜料、技法都与之息息相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