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33)悉尼邂逅

作者:戟枫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夏琼芬/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415
【字号】    
   标签: tags:

第三十三章 悉尼邂逅

第二天吴伟光和黄子悦乘坐直升飞机飞往了澳洲旁边的岛国,在飞机场,Mark的侄子亚当斯驾车前来迎接。

亚当斯已经剃掉了大胡子,显得年轻很多。上次出卖吴伟光,让Mark摆了一道,退出了中国市场,现在经营一家牧场。

所以见了吴伟光还是有点内疚,满脸堆笑、殷勤地招呼吴伟光、黄子悦上车。一路无话,很快到达了吴伟光的别墅。

Mark看到吴伟光一身戎装,齐刷刷的平头,黝黑发亮的脸庞,不仅感慨万千:“John,我都不敢认你了,你现在真是脱胎换骨了。”

“那换得好不好啊?”吴伟光给了Mark一个拥抱,调侃地问道。

“轻点,轻点,你现在手劲真大,把我老骨头捏碎了。”Mark摆脱吴伟光的拥抱,上下仔细端量了吴伟光的全身。

“嗯!比过去健壮很多,也自信很多,可惜世间少了一位学者了。”Mark悠悠地说道。

“投笔从戎,因为这个世间还有不平。会有一天我退居山野,和你继续探讨哲学的。”吴伟光坚定地说道。

Mark又打量了吴伟光身后的黄子悦说道:“真是一位漂亮小伙。”

搞得黄子悦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道:“前辈好!”

“哈哈!John,你现在手下人才济济啊,听说有一千多人了。”

“嗯!还都是没上过战场的学生。”吴伟光有点忧虑地说道。

“不用担心,哪个战士不经过血与火的考验啊!”听出吴伟光心中的不安,Mark出言安慰道。

“走,到书房说话。”Mark拉着吴伟光向书房走去,又叮嘱亚当斯给黄子悦拿饮料,招待他。

进了书房,Mark拿出一个U盘递给吴伟光说道:“目前已经查到中国官员、商人在澳洲定居的亲属名单二百多名,包括你需要关照的那些人,其他的还在查。”

吴伟光把U盘插入手机,低头翻查起来。抬起头来满意地说道:“谢谢老师了!”

“John,你真的需要扣押这些人吗?”Mark有点疑虑地问道。

“看情况,有些重点人物的亲属、子女肯定要采取手段,这关系到大陆执行任务学员的安全。”吴伟光慎重地说道。

“一定要小心,毕竟澳洲是个法治国家。”Mark叮嘱道。

“嗯!我会小心的。”吴伟光严肃地点点头。

悉尼大学斐雪图书馆的走廊上走着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华裔女子,面如满月,皮肤白皙,中等身材,一身碎花连衣裙,肩挎名贵的LV网兜包,手里捧着一本厚书,神色平静淡然。

她是悉尼大学金融管理专业的博士生赵静,当然她隐蔽的身份是中国南部战区司令赵德志的女儿。

在澳洲留学接近十年了,没有人知道她的准确身份,平时也不和华裔学生来往,显得孤独清高,还有半年就博士毕业,现在忙着完成毕业论文。

她的身后不远不近跟着一位四十多岁身着西装的男子,这是他父亲担任中国南部战区司令后,从国内派来的保镖。

身材结实,行动干练,神情肃穆,面无表情,但一双眼睛闪烁警惕的光,不起眼地打量着四周环境,一看就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人。

赵静拿着书走到她经常坐的书桌,从网兜里拿出笔记本电脑,一个保暖茶壶,开始翻开书,在笔记本上做着笔记。

那位保镖则选择距离她不远的空桌子坐下来,面对着进口,翻看着自己的手机。

一抬眼,赵静发现邻桌早已经坐着一位男士,舒卷飘逸的头发耷拉在宽阔的额头,坚挺的鼻梁,宽阔、有力的下巴;一身米黄色西服搭在上身,发白的牛仔裤裹住长腿。

啊!好帅气的男子!赵静心里不由地感叹,一不留神男子抬起头看到赵静注视的眼神,冲着赵静眯徐起大大的眼睛,轻松地一笑。

让赵静不由地脸一红,赶紧低下头,装作查看书籍,掩饰自己慌乱的心理。

赵静从来没有见过这位男子,看来是新来的学生,年纪二十四五岁。

赵静尽力拉回自己的心思在书上,但还是掩饰不住自己的好奇,不时偷偷打量着邻座的男子。

看到男子站起身来,异常挺拔的身躯应该在一米八二左右,甩动长腿向茶水房走去。

保镖也注意到这位新出现的面孔,看起来满脸书卷气,挺拔有型的身材应该是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缘故,出于职业的习惯,猜测着对方的身份,是新入校的学生?现在不是季节,那么是其他国家的交流学生?这个最有可能。

一会儿男子走了回来,手里端着一个纸杯,坐在自己座位上翻看电脑,边轻轻饮起来。

赵静也从网兜里拿出一个茶杯,把茶壶里的热水倒了进去,顿时一阵茶香飘散出去。

邻座男子也不由地吮吸了一下鼻翼,向着赵静友好地笑了笑说道:“顶级西湖龙井吧?”一口带着港腔的普通话。

赵静点点头,冲着邻座男子晃动着茶壶,男子明白过来,把纸质茶杯递了过来,赵静小心地给他沏满了纸杯。

男子小心地吮吸起茶杯里的茶水,满意地点点头:“真不错!好久没有喝过这样品质的绿茶了。”

“从家乡带来的,好喝就多喝点。”赵静腼腆地向男子解释。

两人边喝着茶,边互相了解起来。

男子果然是一个交换学生,叫黄子悦,来自香港大学,到悉尼大学作为电子工程专业硕士一年交换生。

不知不觉聊到了吃饭时间,黄子悦邀请赵静一块到学生食堂就餐,赵静愉快地答应了。

两人起身收拾东西,那位保镖走了过来,小心地把赵静拉到一旁,细声劝说着,还用手指指着黄子悦。

赵静面露愠怒之色,小声斥责了保镖。转过身微笑地向黄子悦说道:“好了,我们走吧!”保镖无奈地跟在两人的后边。

两人有说有笑地在学生食堂一个卡座就餐,保镖则在另一个桌子边吃边打量着黄子悦,面露怀疑神色。

下午都没有课,两人相约去海边走一走,保镖刚想开口,被赵静严厉的神色吓住,闭住了嘴巴。

走出大门口,保镖去车库开车,两人站在路旁等待。

一会儿一辆法拉第跑车驶了过来,在两人的路旁停住。露出一张华人的面孔叫道:“赵静,你去哪里啊?这位是你男朋友吧,介绍一下。”

赵静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这和你没关系,没必要给你介绍。”

来人叫林军,父亲是中国东南一个省首府的市委书记,舅舅是大陆一家知名上市公司董事长,本人在悉尼大学五年了,一直没有毕业,却是悉尼大学华裔学生会主席。

林军以前没有对离群索居的赵静重视过,但是一年前发现赵静身边出现了一个保镖,让他重视起来。

委托父亲身边人员打听赵静的背景,一直没有下文。这让林军迷惑起来,但也更加重视赵静的一举一动。

父亲身边人员打听不到赵静身份背景,说明赵静的保密级别相当高,至少是国级的,但他没想到赵静是军方的家属。

赵静似乎对他的殷勤根本不理睬,这让林军非常恼火。自己家庭的政治背景、财富在悉尼大学华裔学生中不说数一数二,至少目前没有发现超过他的。

这赵静太不识抬举,但无法得知赵静的身份背景,林军还要小心,陪着笑脸说道:“这不是路过吗?看到你身边有了陌生人关心一下啊。”

一会儿保镖驾驶着奔驰车过来,两人没有理睬林军上车,车子向悉尼的海边驶去。

林军恼恨地看着奔驰车远去,拿起电话吩咐自己一个小弟去打听黄子悦的身份。

傍晚,黄子悦回到Mark的郊区别墅,向在那里等待的吴伟光和Mark汇报了情况。

听到赵静身边有个保镖,还有一个叫林军的学生特别关注赵静,吴伟光向着Mark说道:“这个林军恐怕要坏事。”

Mark点点头说道:“保镖一起掠走,林军必须处理一下,否则会报警。”

第二天林军很快打听到黄子悦只是一个新来的交换生,心里有了主意,便吩咐自己的几个马仔准备今天收拾一下黄子悦。

自己十点钟起床,吃了早餐,才驾驶车子从舅舅给他买的郊区豪华别墅出来,向学校方向驶去。

刚出了林间小路,上了一个主干道,一抬眼,发现一辆大货车驶了过来,将他的法拉第从侧面撞了满怀。

林军醒来,发现自己的左胳膊、左腿已经骨折,幸亏法拉第的气囊不错,正面胸部位置没有受到伤害,整个法拉第左面已经被压瘪了。

林军气不打一处来,打电话通知别墅的管家过来,把他送往医院,另外报警追踪肇事大货车。

林军住了医院,再没有闲心关注赵静。

几天下来,赵静和黄子悦的关系已经热络,成双成对地去图书馆、食堂,俨然一对恋人。保镖无法阻止赵静的行为,只能打电话给她父亲劝阻,另外通过其他渠道打听黄子悦的背景。

星期天的到来,让计划提前实施,黄子悦约赵静一块乘坐叔叔的直升飞机去大堡礁游玩,赵静高兴地答应了。

保镖无法劝阻,也一块跟着上了直升飞机。当看到机上的吴伟光时候,保镖感到似曾相识,似乎在哪个资料上见过这位。

吴伟光已经迎了上来,热情欢迎他们乘坐他的直升飞机去游玩,在握住保镖的手时候,保镖感到一点刺疼,一会儿意识模糊起来。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李作成低头沉默不语,可以想见这批政治老人的态度,如果中美彻底到了热战局面,他们在海外资产都保不住。
  • 许一不知道怎么接这个话茬,总理看似是要求他去探听美国方面态度,但实际上让他转达美国方面的情况。
  • 共军在第五次反围剿中失败,为了不被消灭,开始大逃窜,谎称是北上抗日救国。但逃跑的路线却是西北的甘肃、新疆,而日军占占领的地区在东北。
  • 中国有位军事专家最后说了实话,美国就是不发展,中国军事实力赶上美国还要30年时间。但是美国不是不发展,而是突飞猛进地发展,新的隐形战机、第六代战机,中国、俄罗斯根本没有能力侦测,也就没有办法防御。
  • 毛泽东和周恩来互相勾结,狼狈为奸,他们为了讨好外国亲爸爸,干下的卖国罪行,是中国历朝历代昏君和奸相所不及
  • 从和李作成的谈话里,也大致了解了李作成的不满和愤懑。回来和许一商量后,增强了策反李作成的信心。
  • “其实我们在西部战区和印度的陆军力量对比半斤对八两,谁也不占优势。但目前战争关键的是空军力量的对比。”杨元简短道来。
  • 但他对在辛亥革命、北伐战争、抗日战争,为国家民族出生入死的功臣大开杀戒、残酷迫害。
  • 通过内线通报得王红的行踪分析,这位还真是忠心耿耿,几乎是三点一线,西山特勤局总部、中南海、特勤局各个分部视察,没有一丝私人的空间。如此这样根本没有时间、地点组织一次万无一失的刺杀。
  • 在文化思想道德上,国民政府坚守中华民族优良文化思想道德传统,重视文化教育,坚持用忠孝仁爱、仁义礼智信教育人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