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救黄金家族、中兴蒙古汗国的满都海斯琴

作者:兰音
蒙古汗国的巨大危机,锻造了一位古今罕见的传奇女子——满都海斯琴。图为穿蒙古服饰的女性(左)和满都海斯琴的纪念碑(右)。(Shutterstock/ Panoramix, Wikimedia Commons
font print 人气: 18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她是草原上的贵族少女,本该和一位英俊王子,携手策马度过顺遂的一生。然而她所归属的蒙古帝国,正面临生死存亡的严峻考验。是追寻个人的幸福,还是为国家和族人奉献一生?她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自成吉思汗去世两百多年来,黄金家族的子孙,从问鼎中原到退居漠北,经历了改朝换代的兴衰命运。显赫一时的蒙古帝国变成了“北元”,蒙古帝国面临的困境,不仅仅是荒漠衰草的生活落差,还有内部首领以及外部强敌的争权夺势。在国势倾危、子息凋零的紧要关头,谁能挺身而出,扭转乾坤,实现蒙古帝国的中兴,重建黄金家族的威望?

都说时势造英雄,蒙古汗国的巨大危机,却锻造了一位古今罕见的传奇女子——满都海斯琴

少女的选择

满都海,又名满都海斯琴、满都海哈敦,或者满都海彻辰福晋,她是汪古部的绰罗拜铁木耳丞相的女儿。汪古部,地处农牧结合带,一直是蒙古帝国中商贸发达、繁华富庶的部族,更是整个亚欧商贸往来和文化交流的重镇。自监国公主阿剌海之后,汪古部臣服蒙古,与黄金家族世代联姻,成为蒙古汗国中地位尊崇的皇亲国戚。

虽然坐享荣华富贵,汪古部以外的游牧部落,却是另一番景象。北元的汗王再无继续统一草原的实力,蒙古再次走向分裂。在满都海生活的时代,元朝已经灭亡八十多年,而根基不稳的蒙古汗廷,刚刚经历过一场屠戮,元气大伤。

图为柏林国家图书馆所藏的波斯细密画册Diez Albums中描绘的蒙古帝国皇后筹备飨宴的场景。(公有领域)
满都海,也遵从了汪古与蒙古通婚的传统,走进蒙古汗廷,成为满都古勒汗的小哈敦(妻子)。图为柏林国家图书馆所藏的波斯细密画册Diez Albums中描绘的蒙古帝国皇后筹备飨宴的场景。(公有领域)

在蒙古西北的瓦剌部,也叫卫拉特,其首领也先通过战争,抢夺汗位,成为唯一一个黄金家族以外的蒙古汗王。为了巩固权位,他狠心地屠杀黄金家族后裔。不过他本人也因此得到报应,仅仅一年就因汗廷内讧而身死名灭。那时候,新即位的满都古勒汗和子侄辈的鄂尔多斯首领巴彦蒙克,成了仅剩的成吉思汗嫡系子孙。

从小听闻汪古与蒙古汗国的世代渊源,以及黄金家族建功立业的动人事迹,满都海在心里逐渐勾勒出曾经繁荣鼎盛、一统山河的帝国轮廓。或许从懂事起,满都海的才学和志向,眼界与胸怀,便和一般的贵族女子不同,她读书习字,骑马射箭,为的是将来能够在乱世中有所作为,追寻并重建她心底那个强大的汗国。

14岁那年,满都海迎来了人生中第一个转折点。成吉思汗的十二世孙、满都古勒汗,向汪古部送来了聘书,求娶美丽聪慧的满都海。从当时的局势来看,蒙古可汗的金帐,并不是最好的归宿。年长22岁的满都古勒汗空有高贵的血统却无实权,不复先祖称雄草原的风光。他的部落外有强敌瓦剌,内有太师专权,可说是内忧外患,中兴蒙古之路更是阻力重重。

不过,满都海所在的汪古部,并没有因为黄金家族一时式微,而背叛在成吉思汗时代缔结的盟誓。汪古人因为归附蒙古而强盛,即使两百多年过去了,他们依旧对可汗怀着感恩与忠诚之心,守护着风雨飘摇的蒙古汗国。满都海,也遵从了汪古与蒙古通婚的传统,走进蒙古汗廷,成为满都古勒汗的小哈敦(妻子)。

虽然满都古勒汗的实力不及先祖,但他仍然是草原上民心所向,仍然是蒙古汗王的唯一正统。当娇美的金枝玉叶来到落魄的蒙古大汗身边,满都海和满都古勒汗就共同承担起了复兴黄金家族、重新统一草原部族的重任。

“下嫁”小可汗

15—16世纪的蒙古大地,群雄争霸,风云激荡。满都海成婚十多年来,悉心照料可汗,为他诞下两个公主,帮助他谋划蒙古的未来。在他们的设想中,另一位黄金家族的成员——鄂尔多斯部落首领巴彦蒙克,是他们理想的继承人。满都古勒汗非常器重这位晚辈,封他为“济农”,相当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副汗,并赠送他珍贵的金腰带。

然而命运并没有给予满都古勒汗扭转乾坤的机遇,反而有意进一步试炼这个顽强的家族。公元1479年,蒙古太师亦思马因不断挑唆满都古勒汗与巴彦蒙克的关系,导致两人互生猜忌。巴彦蒙克在谋士的建议下无奈逃亡,却在路途中被亦思马因埋伏的杀手所暗杀。

满都海做出又一个重大的决定,改嫁黄金家族后裔达延汗。图为蒙古女子。(Shutterstock)

满都古勒汗听闻巴彦蒙克的死讯,非常悲痛,并因此一病不起,抑郁而终。至此,更大的危机降临蒙古,放眼望去,黄金家族仅剩的两名男子相继去世,到底还有谁能名正言顺地继承可汗之位?

满都海作为满都古勒汗的遗孀,暂时继承了蒙古可汗的部民、军队、牲畜、领地等所有财产。按照游牧民族收继婚的传统,她将带着丰厚的财富嫁给新一任大汗。然而由于已故大汗无子嗣,黄金家族面临后继无人的困境。

那些旁系子孙、那些各部落的贵族首领开始觊觎汗位,蠢蠢欲动。他们纷纷向满都海提出求婚。这次汗位的传续过程,变成了谁能迎娶满都海,就能继位的一场竞争。原本在后宫一心做贤内助的满都海,一夜之间成了蒙古最受关注的人物,她的一举一动牵动所有草原百姓的心。

这位33岁的蒙古后妃,已是外祖母辈的“老人”了,然而蒙古严峻的局势不容她深居内宫,她必须走到前朝,主持北元大局。同时,她要尽快挑选出正统的继承人,作为自己的新夫君、蒙古的新大汗,以保障蒙古汗国平稳地发展下去。这样,她才能继承先王遗志,保护黄金家族。

哪怕只有一分希望,满都海也不会放弃。她毅然拒绝野心勃勃的求婚者,四处寻找黄金家族的后裔。皇天不负有心人,满都海终于得到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巴彦蒙克的儿子可能还在世上!原来当初巴彦蒙克带着儿子一路逃亡,他被杀害后,这个孩子就失去了音讯。经过四处察访,满都海终于找到了这个仅存的继承人——年仅7岁的巴图孟克。

她小心翼翼把身世坎坷的孩子接回了蒙古汗廷,悉心照料。满都海请来最好的医生,为巴图孟克调理身体;又请来最勇猛的武士,教授他诸般武艺。在她的大力扶持下,巴图孟克登上汗王宝座,上尊号“达延汗”,意为“普天之汗”。这个尊号,寄予了满都海与汗王统一蒙古、恢复元朝盛世的殷切期望。

由此,满都海也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改嫁达延汗。两人的婚姻,即使在今天看来都是惊世骇俗的,毕竟他们不仅有20多岁的年龄差,而且辈份相差悬殊。不过这也是满都海超越常人之处。承担着传续汗位和中兴蒙古的使命,她勇敢地做出了人生的第二次重大抉择。

辅佐幼主,统一草原

确立了蒙古汗王,蒙古的中兴之路才刚刚开始。两百年后的蒙古汗廷,正处在主少国疑的敏感时期。年幼的可汗是否平安成长,成为文韬武略的明君,各部落的首领是否忠心效力于汗廷,统一草原的大业又是否能够实现?这些都是满都海日夜悬心的大事。

对于达延汗来说,满都海是妻子,更是再生父母和人生导师。她在他最落魄无助的时候,改变了他的命运,更倾尽所有心血抚育、栽培他。更重要的是,满都海还以摄政皇后的身份,为达延汗荡平所有劲敌,打造了一个群雄慑服、内外安定的局势。

满都海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披挂上阵,率军征讨蒙古最强劲的敌人——瓦剌部。(大纪元制图)

满都海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征讨蒙古最强劲的敌人——瓦剌部。依靠汪古部积累的巨大财富,她为蒙古军队豢养战马、打造兵甲,建立了一只装备精良的劲旅。而满都海本人,也脱下华丽繁琐的宫袍,亲自披挂上阵。

《蒙古源流》中这样记载满都海征讨瓦剌之战:“聪睿之满都海彻辰夫人,髻其垂髫之发,以皮橐载国主达延汗,自为前部先锋,攻伐卫剌特四部(瓦剌),战于塔斯博尔图之地,大加掳获焉。”

出征时,满都海把达延汗带在身边,让他从小就接受战火的历练。两军对战中,她代领先锋部队,身先士卒,挥舞着兵器冲向强悍的敌人。她的胆识和勇气,令敌方的男子汗颜,而蒙军上下备受鼓舞,士气大振。战事的结果可想而知,蒙军大获全胜,斩获颇丰。

《蒙古黄金史》中也有相关描述,满都海在战场上奋力拼杀,以至于帽子坠落,飘带挂在脖颈上,都无暇顾及。敌方的士兵见了,主动把自己的帽子递给她。满都海则挥舞着帽子,继续指挥杀敌。

征服瓦剌后,达延汗的地位更加稳固。接下来,满都海着手整顿汗廷内政,派人剿灭太师亦思马因,不仅为达延汗报了杀父之仇,更借此废除太师制度,杜绝了权臣当道的隐患。

满都海还恢复了成吉思汗时期的制度,把蒙古重新划分为六个“万户”。以护卫宫廷为职责的“察哈尔”为中央万户,由可汗直接统领,其中最优秀的勇士便是可汗的亲卫军。此举大大加强了汗王的权威和实力。

在处理好一系列内外政务的大事后,满都海还有一项更重要的使命,那就是为黄金家族延续子嗣。待达延汗成年后,满都海以四十多岁的“高龄”,先后为他诞下七子一女,其中还有三对是双胞胎,满都海承受的辛苦与风险,绝不亚于她平生面对的任何一场战争或考验。她还为达延汗迎娶年轻的贵族女子,让黄金家族的血脉不断开枝散叶。后来,她的第三子继承了汗位,其他的儿子也先后成为守卫蒙古的重要将领。

当达延汗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君主,满都海便从前朝悄然引退,在史书中再也找不到相关的记载。有人传说满都海是死于某场战争,有人猜测她因难产而亡,但是更多的人相信,她是在完成了复兴黄金家族的使命后,重新回到后宫,过着抚育子女的退隐生活,直至终老。而达延汗亲政后,征战四方,重新将蒙古统一,成为一代中兴之主。

满都海走过了跌宕起伏的大半生,最终留给后人一个众说纷纭的未定结局,但是她对蒙古的精忠与付出,换来草原百姓世世代代的敬仰和传颂。在黄金家族面临灭顶之灾时,她以一己之力,挽救了蒙古人心目中最神圣的家族,奠定了蒙古族各部重新统一的基础。这样一位奇女子,不仅是母仪天下的蒙古皇后,更是中兴蒙古的巾帼英雄。

参考资料:《蒙古源流》《蒙古黄金史》@*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成吉思汗与孛儿帖画像。(公有领域/大纪元合成)
    蒙古族世世代代都在歌颂她:“有日月一样的光明,大海一样的心胸。”
  • 对于成吉思汗的女儿,人们鲜少了解,不过她们也并非柔弱之辈。其中,第三女阿剌海别吉即“壶盖公主”,当成吉思汗远征在外时,赐予她生杀大权,由她全权行使监国权威。
  • 塞外的大草原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蒙古部族。南宋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的一天,居住在斡难河畔的“黄金家族”后裔——乞颜族落,迎来了一桩大喜事,首领也速该的长子降生了。这个婴儿一出生就不平凡,手中握着一块坚如红石的血块。
  • 草原英主——“成吉思汗”铁木真,与蒙古名将博尔术的相识,正源于这次少年微时的鼎力襄助。成吉思汗的大帐内,开国功臣的名单中,四獒、四杰、四弟、四养子等人,都是铁骨铮铮、驰骋疆场的勇士。名列“四杰”的博尔术,堪称追随成吉思汗时日最久、关系最亲厚的第一人。
  • 他是身份卑微、默默无名的奴仆,也是沉毅多谋、战功赫赫的大将,更是一人之下、世袭罔替的万户“国王”。在成吉思汗麾下的猛将中,他的起点最低,却取得最高的功名与成就。他就是蒙古“四杰”之一的木华黎。
  • 拉施德丁所着《史集》(Jami al-Tawarikh)中描绘的成吉思汗加冕图。(公有领域)
    从懂事起,合答安心中就有一个愿望,蒙古草原上能够出一位大英雄,统一部落,带领属民,过着和平、自由的日子。其实,她在最青涩的少女时代,“邂逅”了落魄的贵族少年铁木真,从那以后,她的心里,就再也装不下第二个英雄。
  • 拉施德丁所着《史集》(Jami al-Tawarikh)中描绘的成吉思汗加冕图。(公有领域)
    侍卫们一步步走近羊毛堆,不由分说抓起羊毛就往外拖,眼看铁木真的脚就要露出来了,合答安突然开口,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这么热的天,闷在羊毛里怎么受得了?我们同属一个部落,就像是一家人,怎么能这样怀疑我们?”
  • 生为公主,特别是黄金家族、成吉思汗的女儿,阿剌海这一生就注定了不凡。当她戴上高高的罟罟冠,披上五彩的嫁衣,踏入汪古部的土地时,阿剌海的传奇人生,才刚刚开始。
  • 为政期间,梁太后继续用古代列女勉励自己,一心稳固汉室天下。她勤于政事,日夜操劳,努力推崇节俭,从不铺张浪费。她依靠贤能,惩治暴吏贪腐,选拔重用忠良,分兵讨伐侵扰的贼寇,天下肃然安定,宗庙祭祀得以安宁。以一代巾帼的治世之才,梁皇后使东汉政权得以稳固并逐步强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