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传”系列之十二:者勒蔑篇

【忠义传】铁木真的福将 者勒蔑冒死救主

作者:兰音
铁木真和者勒蔑 (KoizumiBS/Wikimedia Commons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27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塞外的大草原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蒙古部族。南宋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的一天,居住在斡难河畔的“黄金家族”后裔——乞颜族落,迎来了一桩大喜事,首领也速该的长子降生了。这个婴儿出生时,手中竟然有一块坚如红石的血块。

这一天,也速该打了胜仗归来,生擒塔塔儿部的首领铁木真兀格。按照蒙古人的传统,也速该以俘虏的名字,为新生儿取名“铁木真”,意为铁一般坚强刚毅。这个由铁与血交织孕育的孩子,就是将来统一漠北、建立大蒙古国的成吉思汗

来自兀良哈族的铁匠札儿赤兀歹,也带着自己刚出生的儿子者勒蔑赶来探望。他为铁木真送上一件貂鼠襁褓作为贺礼,并许诺,待者勒蔑长大,就送给铁木真做“伴当”,也就是像贴身保镳、侍从一样的伙伴。

正是者勒蔑的父亲慧眼识英雄,为儿子找到了当世最杰出的英主,注定了者勒蔑不平凡的一生。

饮露骑风 追随少年英主

经历了幼年丧父、族人叛离、仇家追杀等重重磨难,铁木真终于成长为草原上智勇双全、坚毅果敢的少年。他与孛儿帖夫人完婚后,便投靠王汗、收集旧众,逐步积聚力量,走上崛起之路。

平日里,者勒蔑是谨慎体贴的仆从;如有战事,他就是冲锋陷阵的勇士。图为蒙古草原。(大纪元制图)

这时,一个背着打铁风箱的老者,领着儿子第二次拜访铁木真。他就是十几年前送贺礼的札儿赤兀歹。他的儿子者勒蔑,也长成了体格强健、忠厚老实的小伙子。叙旧过后,他亲手把者勒蔑托付给铁木真:“从今天起,就让者勒蔑鞍前马后地伺候您吧!”

从此,者勒蔑就留在铁木真身边侍奉,成了最早追随铁木真的随从之一。平日里,他是谨慎体贴的仆从;如有战事,他就是冲锋陷阵的勇士。铁木真年纪虽轻,却志在千里,正是用人之际,与他形影不离的者勒蔑,是他最得力的助手和亲信。因多次救主人于危难之际,者勒蔑被铁木真称赞为“有福的伴当”。

苍茫的草原与山水之间,征战总是频频发生。铁木真新婚不久,他的家族就遭到仇家蔑儿乞惕部的偷袭。拂晓时分,曙光初现,三百多人向铁木真部族的帐篷发起猛攻,大地似乎都为之颤动。

铁木真的力量尚不足以和他们硬拼,情急之下,他只得带着兄弟骑马逃命,向不儿罕山疾驰。一路上,者勒蔑和另一位近侍博尔术随行护驾,保护铁木真平安入山。然而,孛儿帖夫人在混乱中来不及逃亡,被蔑儿乞惕人俘虏。

仇家继续追杀,绕不儿罕山三圈,搜寻铁木真的踪迹。但是山中泥沼遍地、森林密布,根本无法穿行,更别提抓人了。蔑儿乞惕部对乞颜部的仇恨,来自铁木真父亲早年的抢亲行为。现在他们已经抓住了铁木真的妻子,认为仇也算报了,因而很快撤退。

但是,机警的铁木真不敢贸然下山,就派弟弟、者勒蔑和博尔术下山查探。三人小心翼翼,追踪蔑儿乞惕人三天三夜,确认他们确实走远了,才返回复命。

这是史书中记载的者勒蔑第一次救铁木真的经过。之后,铁木真救回夫人,展开统一蒙古之战。南宋淳熙十六年(1189年),铁木真被推举为蒙古乞颜部的可汗。他曾对者勒蔑、博尔术两人亲切地说:“你们在我除了影子没有别的朋友时,来做影子陪伴我。你们从最开始就跟随我,不比其他人地位高怎么行?”

因而,者勒蔑和博尔术共同被封为众官之长,参与内部决策。他们也随大汗出征,逐步收服蒙古各部。果敢善战的者勒蔑的事迹在草原上广为传扬,享有“饮露骑风”之美称。

吮瘀血、盗奶酪 冒死救主

铁木真的强大,引起了结拜兄弟札木合的忌恨。南宋嘉泰二年(1202年),札木合集结蒙古十二部联军,向铁木真发动攻击。在这场草原王者的终极较量中,铁木真很快击溃了札木合的军队。但是在追击泰亦赤乌部的过程中,一场意外发生了。

斡难河畔的战场上厮杀声不断,铁木真率领蒙古勇士和敌军激战不休。图为蒙古军队出征图。(大纪元制图)

黄昏时分,斡难河畔的战场上厮杀声不断,铁木真率领蒙古勇士和敌军激战不休。就在胜负难分之时,铁木真遭到暗算,致使颈部受重伤,流血不止,当场就昏倒了。忠心的侍卫者勒蔑立刻冲到大汗身边,把他护送到安全地带。

幸好当时天色已晚,双方鸣金收兵,各据一方安营休息。者勒蔑不放心他人,自己守护着昏迷不醒的铁木真。军队驻扎在荒原之上,又和敌军对峙,者勒蔑没法请医生救治。情急之下,他只得用最“笨”的法子为铁木真处理伤口。

一次又一次,者勒蔑亲自为铁木真吮吸出瘀血,地上的泥土很快就被血液浸湿了。他救主心切,许多瘀血来不及吐出,就直接吞咽下去。忙活到半夜,铁木真悠悠醒来,虚弱地说:“血都流干了,我现在渴得很。”

者勒蔑一听,又打起精神,四处寻找饮品。己方营帐寻不到,者勒蔑就打算到对方营寨去偷马奶。出发前,他褪去身上衣服,趁着月黑风高,壮着胆子潜入敌营。“一定要及时回去让大汗解渴!”凭着一个简单的信念,者勒蔑翻箱倒柜地找马奶,但只发现一桶奶酪,便把它提回去。幸好他身手矫健,一来一回竟无人发现。

者勒蔑赶回铁木真身边,又找来一些水,把奶酪调配成汁,服侍铁木真喝下。铁木真边服用边歇息,如此反复三次终于恢复精神和气力。他已经能坐起来,说道:“我觉得心灵和眼睛都变得敞亮了!”

时近清晨,铁木真看到地上满是血污和泥浆,甚是诧异。者勒蔑这才把吮吸瘀血、盗奶酪的事情告诉大汗。铁木真又问他:“你为何赤裸身体到敌营去?”者勒蔑回答:“我要是被抓住,就说‘我本来是来投降的,不料被人抓了。他们脱了我的衣服准备杀我,我就趁其不备逃了出来’。”

他继续说:“敌军肯定会信以为真,给我衣服并收留我。只要我找到一匹马,这么近的距离,还怕回不来吗?”

铁木真听了大为感动:“我还能说什么感谢的话呢?以前在不儿罕山,你救过我一次。现在帮我吮吸瘀血、冒着生命危险找来乳品,又救了我两次。你这三次救命之恩,我会永远铭记!”

从那以后,铁木真将者勒蔑比作“乌该”,也就是“大胆贼”,嘉许他冒死相救的忠勇事迹。之后,者勒蔑继续随铁木真征战沙场,多次担任先锋,立下汗马功劳。

开禧二年(1206年),铁木真建蒙古帝国,颁布法典,上尊号“成吉思汗”。他没有忘记者勒蔑的功劳,把他封为千户长,位列十大功臣之一,享有九次犯罪不受罚的特权。

成吉思汗还将者勒蔑和名将哲别、速不台、忽必来四人并称为“蒙古四獒”。獒在蒙古游牧民族中担任牲畜保护者的角色,在蒙古人心目中地位尊崇。成吉思汗以蒙古獒来比喻者勒蔑等人,是再恰当不过的。

令人惋惜的是,四獒之中,者勒蔑归附成吉思汗较早,去世也较早,功名不及其他三人显赫。

不过,他生逢蒙古帝国兴起之时,自幼追随一代王者成吉思汗,拥有旁人可遇不可求的生命际遇。在短暂的生命中,者勒蔑效力于雄才大略之君,驰骋于大漠草原之上,与众多勇士共同缔造元朝江山的基石,这样的人生经历,不正是为将者之幸事吗?

参考资料:《蒙古秘史》《新元史》

点阅【忠义传】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张宪义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兴平二年,也就是公元195年,是三国时期一个颇不寻常的年份。这一年,十四岁的汉帝刘协,与群臣流亡在外,饱尝辛酸;四十岁的兖州牧曹操,于定陶大败吕布,打下第一个领地;三十四岁的徐州牧刘备,蛰居领地,静待时机。风云变幻之际,三国之一的东吴政权,尚处于风雨飘摇的草创阶段。
  • 虎将如云的曹魏大营里,流传着一首歌谣:“帐下壮士有典君,提一双戟八十斤!”众将士交口称赞的,乃是形貌高大威武、寸步不离主公身边的近卫首领——典韦。如果说魏武大帝曹操是东汉末年的保护神,那么这位典君,便是用生命守护曹操的战神。
  • 风云变幻,英雄豪杰何在?兴平、建安年间,曹魏政权走过艰难的草创期,魏武曹操坐拥兖州、豫州,仍然为纷乱割据的江山而忧劳。某一天,曹营大帐中,一百多名高大魁梧的壮士突然出现曹操面前,请求投入军中效力。这群人,个个腰悬宝剑,一看就是铁骨铮铮、义气凛然的剑客侠士。曹操甚感欣慰,打量为首那人,更是喜出望外。
  • 初平元年(190年),因董卓专权乱政,天怒人怨,关东诸侯组织讨董盟军,揭竿而起。于是,各方势力相继登场,各路英雄纷纷出山,善计谋的运筹帷幄,精武艺的纵横沙场,怀大略的招贤纳士、开疆拓土。
  • “古来冲阵扶危主,只有常山赵子龙。”于是,一千多年后的小说《三国演义》,为我们再现了当时惊心动魄的过程。赵云在乱军肆虐、杀声震天的战场四方寻觅,打听消息,得知刘备两位夫人抱着阿斗,混在百姓中逃难。他登上长板坡,先救下甘夫人;又在一处烧坏的土墙下,找到抱着阿斗啼哭的麋夫人。敌军将至,赵云将马让与麋夫人,决定自己步行死战,保夫人和幼主冲出重围。但是麋夫人重伤之下,不愿拖累旁人,纵身投入枯井而死。
  • 在充斥着权谋与战火的汉末乱世,亲人会反目,盟友会背叛,如能遇到这样忠义两全的英雄豪杰,是多么难能可贵。开谈忠义之士,岂能不说与蜀汉第一武将、义薄云天的关公关羽?他的英雄事迹早已家喻户晓,比如温酒斩华雄、三英战吕布、斩颜良诛文丑、过五关斩六将、刮骨疗毒、义释曹操等等,无一不是三国迷心中的经典画面。不过这些故事,有的来自演义小说。在史书记录中,一个真实的关羽,或许少了几分跌宕起伏的戏剧性,却给予我们更多恒久的感动。
  • 江东子弟多才俊。他们虽生于温柔水乡、富庶之地,却有一股任侠好义、身先士卒的武人气概。在三国时期,开基之主携猛将虎臣,共同在历史上留下了一连串饱蘸血与火的响亮名字。一对凌氏父子,便赫然出现在这张东吴英雄榜中,留下了一段段慷慨悲壮的战争传奇。
  • 中平元年(184年)的阳春时节,在一个桃花簌簌、漫天飞舞的园林中,三个一见如故的青年俊杰焚香结拜,共同许下“上报国家,下安黎庶”的誓愿。从此,三兄弟征尘作伴,携手打下一片天地。
  • 夜寒刺骨,他悠悠醒来,所见却是囚笼般的帐篷,所听却是刀剑般的朔风。披上御寒的外袍,为熟睡的妻子掖好被子,他便悄悄踱步到账外。出帐之前,他还不忘小心翼翼地捧着,角落里那三尺来长、悬垂着三重赤色牦尾的符节。
  • 使者,一群往来于两国之间,传递本国谕旨、架起沟通桥梁的特殊人才。这一称谓,会让人想起,烟沙古道上,车载斗量的财富,持节壮游的威仪,纵横游说的辞令,以及异国风情的见闻。光鲜的背后,也会有扑朔迷离的政局和生死难料的前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