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苑名人传》:伟大的画家、建筑师拉斐尔的一生(11)

乔治‧瓦萨里(Giorgio Vasari)著 嘉莲译
拉斐尔,《西斯廷圣母》(The Sistine Madonna)局部,1513—1514年作,布面油画,藏于德国德累斯顿历代大师画廊。(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512
【字号】    

不可能尽述这位艺术家作品中每一最微小的细节——它们纵然无声,却仿佛能开口讲话:就说画作下方的底座,上面绘有教会庇护者和捐助者们的众多形象,每个人物两侧各有一人,合围成边框。一切都彰显着精神、情感与思想,色彩如此协调,可谓尽善尽美。房间的天顶出自他的老师皮耶罗‧佩鲁吉诺(Pietro Perugino)的手笔,出于对艺术启蒙恩师的回忆与爱戴,拉斐尔不愿破坏它。

拉斐尔及工作室,梵蒂冈使徒宫之“博尔戈火灾厅”。(0ro1/Wikimedia Commons)
佩鲁吉诺,梵蒂冈使徒宫“博尔戈火灾厅”天顶画,湿壁画,约1508年作。(公有领域)

这便是大师的伟大之处,他在全意大利、波佐罗(Pozzuolo)乃至希腊都有设计师,永远都在采撷精华来成就他的艺术。

君士坦丁厅

拉斐尔继续创作,又画了一间大厅(注1),用黏土塑造了一些使徒和其他圣徒在帐幕之下的形象;他让徒弟——在描绘动物方面无人能及的乔凡尼‧达‧乌迪内(Giovanni da Udine)绘制了教宗良十世豢养的所有动物,如变色龙、狸猫、猿猴、鹦鹉、狮子、大象和一些更奇异的生灵。

除了用怪兽塑像(grotesques)和各式铺道大大美化了使徒宫(梵蒂冈宫),他还为建筑师布拉曼特(Bramante)生前未完成的楼梯和凉廊提供设计方案。拉斐尔新的建筑设计得以实施,他为此做过木制模型,在比例和装饰方面都胜过布拉曼特。

教宗希望其雄心壮志得到辉煌的展现,由此拉斐尔为灰泥装饰、上面的绘画及小隔间做了设计。他让乔凡尼‧达‧乌迪内负责灰泥工与怪兽,人物形象则交托给朱利奥‧罗曼诺(Giulio Romano),不过后面这位大师贡献甚少。他还雇请了乔凡尼‧弗朗切斯科(Giovanni Francesco,注2)、伊尔‧博洛尼亚(Il Bologna)、佩里诺‧德尔‧瓦加(Perino del Vaga)、佩莱格里诺‧达‧摩德纳(Pellegrino da Modena)、文森齐奥‧达‧圣吉米纳诺(Vincenzio da San Gimignano)、波利多罗‧达‧卡拉瓦乔(Polidoro da Caravaggio)等许多画家,由他们完成场景、人物和工程所需的其它事项。

詹弗朗切斯科‧彭尼,《君士坦丁受洗》(Baptism of Constantine),1520—1524年作,湿壁画,梵蒂冈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朱利奥‧罗曼诺,《米尔维安大桥战役》(The Battle of the Milvian Bridge),1520—1524年作,湿壁画,梵蒂冈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拉斐尔力求完美,甚至派人到佛罗伦萨购买卢卡‧德拉‧罗比亚(Luca della Robbia)设计的铺道。的确,在绘画、灰泥装饰、布局或创造方面,没人能够完成、甚或只是想像出比这更惊人的作品了;其优雅华美,使得拉斐尔被任命为宫中所有绘画及建筑工程的总监。

据说拉斐尔非常有礼,为了能招待友人,他说服泥瓦匠不要把墙完全砌实,而是在下面旧房间的上方留出各种洞口和空间,用来存放酒桶、烧瓶和木柴;这些洞口和空间削弱了砖石底部的承重力,后来不得不加以填补,因为整个建筑开始出现裂缝。他委托吉安‧巴利莱(Gian Barile)运用大量雕刻来装饰门板和天花板的所有木工构件,后者以优雅的风范完成了工作。

圣母、天使和撒旦

他为教宗的酒庄(注3)和博尔戈区(Borgo)许多房子作了建筑设计;特别是乔凡尼‧巴蒂斯塔‧德拉奎拉(Messer Giovanni Battista dell’ Aquila,注4)大人的宫宅,是非常美丽的作品。他还为特罗亚主教设计了府邸,主教将其建在了佛罗伦萨的圣加洛街(Via di S. Gallo)。他为皮亚琴察圣西斯笃堂(S. Sisto)的黑衣修士们(注5)绘制了高祭坛画,其中有圣母与圣西斯笃和圣芭芭拉(S. Barbara,注6),着实是罕见的非凡之作。

拉斐尔,《西斯廷圣母》(The Sistine Madonna),1513—1514年作,布面油画,现藏德国德累斯顿历代大师画廊。(公有领域)

他还画了许多画送到法国,特别是为法王画了一幅圣米迦勒(S. Michael)与魔鬼交战,令人惊叹不已。

拉斐尔,《圣米迦勒战胜撒旦》(St. Michael Vanquishing Satan),1518年作,木板转布面油画,268×160cm,巴黎卢浮宫藏。(公有领域)

在这幅作品中,他画了一块被火烧焦的岩石代表地心,石缝中喷出硫磺火;路西法(注7)烧焦的肢体以丰富的肉色色调绘成,可以看到它那毒气腾腾的傲慢,使它对凌驾其上的上帝怒不可遏;它被剥夺了一切和乐之土,且注定遭受永刑。相反的,身披金盔铁甲的圣米迦勒虽然气质圣洁,形象却勇猛有力、威严慑人,他已把路西法丢在脚下,正将长矛刺向它的后背。总而言之,这幅作品让拉斐尔当之无愧赢得了国王的至高奖赏。

他为费拉拉的贝亚特丽切(Beatrice of Ferrara,注8)等女士画了肖像,特别是他自己情人的肖像,此外还画了无数肖像。(待续)

注释:
【注1】君士坦丁大厅。——译注
【注2】即詹弗朗切斯科‧彭尼(Gianfrancesco Penni)。——译注
【注3】玛达玛庄园(Villa Madama)。——英译者注
【注4】教宗的亲信和侍从。——译注
【注5】即道明会(Dominican Order,又译多明我会等)。——译注
【注6】即《西斯廷圣母》。——译注
【注7】指代撒旦。——译注
【注8】贝亚特丽切‧德斯特(Beatrice d’Este),米兰公爵夫人,费拉拉公爵之女。——译注

原文Life of Raffaello Da Urbino, Painter and Architec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点阅【《艺苑名人传》:伟大的画家、建筑师拉斐尔的一生】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为了追寻人类存在的真相,李奥纳多从人体外在的生理形式回归到人类的心灵层次。他在研究过肌肉骨骼系统之后,推测如果深入研究神经系统,应能更好地理解和解释情绪对人体表情的影响。然而,研究过神经系统后发现,仍不足以证明神经系统是影响人类情绪最主要的原因,李奥纳多知道还有更深层的东西直接负责这部分。
  • 惠斯勒的作品“艺术家母亲的画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妇人侧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国早期文化的一种象征。这幅画构图精妙平衡,色彩简约;有一种清教徒式的严谨与坚毅。母亲的脸部画的很柔和,这也是他的人像画惯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国大萧条期间能抚慰许多人心,因为她的确是一种美好的美国母亲形象。
  • 20世纪彩色印刷技术和大量发行技术的创新,使得马克思菲尔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万民众的喜爱。派黎胥以其经典的新古典主义板画、儿童读物插图、广告图画,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设计,如《生活》(杂志)、《时尚芭莎》(台译哈泼时尚)等,成为家喻户晓的艺术家。
  • 所有受雇于拉斐尔、在他手下工作过的画家也称得上是有福之人,因为任何一个追摹他的人都会发现,他已经载誉抵达一个安全的港湾;同样,所有学习他在艺术创作方面的勤奋之人,都会受到世人尊敬;甚至,会由于在为人正直方面与他相像,而赢得上天赐予的福报。
  • 美第奇学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图学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罗伦萨学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孕育知识和艺术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纪中叶创立。学院经常在佛罗伦萨圣马可广场的雕塑花园举行集会,花园系由家族拥有。
  • 蛋彩画经过千年的历史,曾一度被弃置。上一个世纪,当人们经历了工业革命的洗礼后,又从新发现它古老温柔的特质;这一个世纪,影像充斥在各个领域,可说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调与速度,就像用喷雾器喷撒彩绘在画布上一般,只需学会按钮,五花八门的世界即垂手可得。为什么我们要再学习这古老的技法?或许正因为它一丝不苟的步骤与方法使我们再回到构成画家最基本的元素──创作离不开手艺(技法)
  • 母亲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么悲伤的画面。目睹这样的场景,多数人难免会沉湎于强烈的失落感、丧子之痛的空虚感。然而,当米开朗基罗呈现他的作品《圣殇》(Pietà)(圣母玛利亚哀悼无生命迹象的耶稣基督)时,画面却展现出克服悲伤的希望。
  • 蛋彩画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历史,假如没有它,中世纪的艺术与教堂将是一片灰暗。蛋彩画曾经是古时候画家们创作的至宝,但自十五世纪初期油画出现后,蛋彩画逐渐地被弃置;到了十六世纪,几乎完全被油画取代。然而,最近纽约的画界又开始兴起学习蛋彩画的热潮;艺术学院从一周开一堂课到三堂课,学习人数激增。其实,蛋彩画一直没被遗忘,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之间,一直都有艺术家以蛋彩创作。只是最近有点特别。或许人们对随手可得的数位影像厌倦了
  • 奥罗拉别墅从17世纪的辉煌时期以来,持续饱受时间和贪婪的摧残。到了19世纪,投资失败使得庄园腹地缩小到今天的半英亩。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虑为美国人文与科学院(American Academy)买下庄园。卢多维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于1901年卖给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乔和格尔奇诺的钜作依然在别墅中屹立不摇。
  • 拉斐尔的遗体得到了荣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贵的精神所应得,参加葬礼的艺坛同行无不悲伤哭泣,一路跟随至墓地。他的逝世也为整个教廷带来巨大的悲恸,首先因为他长期担任过侍从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时也因他深得教宗厚爱,后者闻知噩耗,为之痛哭流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