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文鞭影》六鱼(11):班妃辞辇 冯诞同舆

正见神传文化编辑小组
《女史箴图》中的班婕妤辞辇图。图为宋孝宗时期的素描摹本,现藏于故宫博物院。(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124
【字号】    
   标签: tags: , ,

【原文】

bān fēi cí niǎn ,féng dàn tóng yú 。
班妃辞辇,冯诞同舆。

ㄅㄢ ㄈㄟ ㄘˊㄋㄧㄢˇ,ㄈㄥˊㄉㄢˋㄊㄨㄥˊㄩˊ。
班妃辞辇,冯诞同舆。

【注释】

(1)班妃:班婕妤,楼烦(今属山西)人。西汉女辞赋家,越骑校尉班况之女,汉成帝的妃子,入宫后被册封为“婕妤”(女官名,妃嫔称号,当时宫中嫔妃分为十四等:昭仪、婕妤、娥、容华、美人、八子、充依、七子、良人、长使、少使、五官、顺常、无涓等),故称班婕妤。有美德,善诗赋,现存作品有《自悼赋》、《捣素赋》、《怨歌行》(也称“团扇歌”)。
(2)辇:以人拉着走的车,后来多指王室座车。
(3)冯诞:字思政,北魏长乐信都(今属河北)人。北魏太师冯熙、博陵长公主的长子,和北魏孝文帝(后魏高祖)同岁,幼年一同读书。个性淳厚笃实,娶孝文帝之妹乐安长公主,封长乐郡公,官至司徒、车骑大将军、太子太师。
(4)舆:车。

【语译】

班婕妤辞谢与汉成帝同车出游,冯诞备受恩宠与北魏孝文帝同车而行。

【人物故事】

班婕妤

据《汉书‧外戚传》,汉成帝时,班婕妤很受宠幸。有一回成帝到后宫,想和班婕妤同车出游,班婕妤辞谢道:“观赏古人图画,贤圣之君都有名臣在旁,三代亡国之君夏桀、商纣、周幽王身旁才有受宠的女子,如今我和皇上同车而行,不就和他们很类似了吗?”成帝深表赞许而作罢。太后听闻此事,欢喜地说:“古有樊姬(春秋时代楚庄王的夫人,十分贤德,常劝谏楚庄王),今有班婕妤。”班婕妤平日诵读《诗经》及《窈窕》、《德象》、《女师》之书(皆古妇道箴戒之书),每次进见上奏成帝,都依循古礼。

赵飞燕姐妹入宫后,逾越礼制,更受成帝宠爱,班婕妤和许皇后都因此失宠。赵飞燕诬告许皇后、班婕妤用巫术诅咒后宫嫔妃,责骂皇帝。许皇后被废,班婕妤也被拷问,班婕妤回答:“臣妾听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修己端正尚且未能得福,作恶为邪又有什么希望?若鬼神有知,不会接受不忠诚的诬陷,若鬼神无知,诬陷又有何用?所以我不做这样的事。”成帝称许她的对答,怜悯她而赏赐黄金百斤。

赵飞燕姐妹骄傲且嫉妒,班婕妤恐怕日久有危,自求到长信宫侍奉太后。班婕妤退居东宫(太后所居)后,作《自悼赋》抒发伤感,看清了天命不可求,感叹人生一世如浮云。汉成帝死后,班婕妤充任守护帝王墓园之职,离世后葬于园中。

冯诞

据《魏书‧冯熙》,北魏太师冯熙死后,冯熙和博陵长公主的儿子冯诞、冯修年仅十几岁,被太后引入宫中教导。冯诞和北魏孝文帝同岁,侍奉皇帝读书,与皇帝很亲近。之后冯诞娶帝妹乐安长公主,拜驸马都尉、侍中、征西大将军、南平王。冯修任侍中、尚书、镇北大将军、东平公。

冯诞和冯修虽然一起在宫中长大,但个性相反。冯诞个性淳厚,冯修浮华竞夸。冯诞也不能纠正其过错,而时常告知太后。孝文帝严厉责罚冯修,甚至用木杖鞭打。冯修因此心怀怨恨,勾结左右不满冯诞的人,求得毒药,要毒害冯诞。此事被发觉,孝文帝亲自盘问,查出实情。冯诞代替弟弟承担过错,乞求保全冯修性命。孝文帝下令打了冯修一百多下,贬为平民百姓。

孝文帝宠信冯诞,常常和冯诞同车而载,同桌而食,同席坐卧。孝文帝的弟弟彭城王拓跋勰、北海王拓跋详虽然长居宫中,但也比不上冯诞与皇帝来得亲近。太和十九年(公历四九五年),孝文帝亲自率兵南伐,冯诞病重不能随驾亲征,孝文帝发兵前与冯诞哭泣诀别,左右之人无不掩面流泪。当时冯诞已经气息微弱,勉强坐起,看着孝文帝,悲伤但泪不能下,说梦见太后前来召唤。孝文帝哽咽,握手致意离去。刚走了五十多里,黄昏传来冯诞死去的消息,孝文帝赶回见冯诞已是深夜,抚尸哀痛,有如丧失至亲之人,并下令六军停止了长江之行。下诏谥(追加谥号)冯诞:“善行仁德曰‘元’,柔克有光(柔忍成事)曰‘懿’,谥曰元懿。”

【说明】

班婕妤侍君以礼,为古代妇德的典范,可与周宣王时的姜后媲美。姜后辅助周宣王中兴了周室,而汉成帝最终疏远了班婕妤,立赵飞燕为皇后,其妹赵合德为昭仪,恣情纵欲,落得壮年暴毙的下场。赵氏姐妹没有生育,却残杀其他皇子,世称“燕啄皇孙”,二人最后也以自杀告终。汉朝从此衰弱。

冯诞淳善仁德、柔和忍让,北魏孝文帝把他看得比亲弟弟更亲近。其弟冯修虽贵为东平公,但骄纵的个性终究害了自己,不仅被杖打责罚,还被贬为平民。所以富贵必须有德,否则将危害众人,就算王公贵族,也将因失德而散尽富贵。

——转自正见网

看更多 【龙文鞭影】系列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