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四家”之吴镇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讯】吴镇(1280—1354),字仲圭,号梅花道人﹐嘉兴魏塘镇(今浙江嘉善)人。吴镇酷爱梅花,房子四周种满梅树,著有《梅花庵稿》﹐这也是梅花道人的由来。吴镇博学多才﹐但性情孤高﹐生活贫寒,一度以卖卜为生,曾居杭州西湖孤山二十年。
  
吴镇是元代诗、书、画三绝的文人画家﹐与倪瓒、黄公望、王蒙共称“元四家”。据四库全书记载吴镇是:“抗怀孤往,穷饿不移,胸次既高,吐属自然拔俗”。吴镇早年常临摹董巨﹐李郭等北宋诸家的山水画﹐后来画风逐渐成熟﹐有了自己的特色。吴镇擅长画山水,兼擅墨竹、古木,竹石﹐且题诗画上。他的水墨山水受董源,巨然的影响,尤其对巨然的披麻皴和点苔等技法情有独钟,取法甚多。吴镇的山水画笔力苍劲﹐墨沈淋漓﹐意境苍茫沉穆﹐多以渔者泛舟江上﹐打鱼垂钓为题材﹐这可能与他久居江南水乡有关。吴镇的墨竹画受苏东坡和赵孟頫的影响﹐强调竹子有节的特性﹐十分赞赏竹子虚怀若谷、又坚守气节的品格﹐墨竹画苍劲拓落﹐“浓淡粗细,便见荣枯。仍要叶叶着枝,枝枝着节。”
  
吴镇的作品较多,有《渔父图》(故宫博物院藏),《清江春晓图》,《秋江渔隐图》,《双松平远图》(在台湾)﹐《嘉禾八景图》等作品。@(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元代中后期,黄公望、王蒙、吴镇、倪瓒四人,在山水画创作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以真山真水的现实描绘为起点。在绘画史上得到很高的评价,被称为“元季四大家”。黄公望,本姓陆,名坚,江苏常熟人,后过继给浙江永嘉黄氏为义子,聪颖俊秀, 其父九十始得之,说:“黄公,望子久矣。”因而得名黄公望,字子久,号一峰,又号大痴道人。
  • 倪瓒的绘画开创了水墨山水的一代画风,在绘画史上被列为元代中后期的“元四家”之一,又被当代评为“中国古代十大画家”之一,英国大不列颠百科全书将他列为世界文化名人。
  • 王蒙,字叔明,号香光居士,湖州(今浙江吴兴)人,晚年隐居临平(今浙江余杭临平镇)黄鹤山,固自号黄鹤山樵,又自称香光居士。王蒙是元代杰出画家,与倪瓒、黄公望、吴镇共称“元四家”。外祖父是元代著名书法家和画家赵孟 。据《明史-文苑一》记载,“洪武初,知泰安州事。蒙尝谒胡惟庸于私第,与会稽郭传、僧知聪观画。惟庸伏法,蒙坐事被逮,瘐死狱中。”,是指王蒙明初出任泰安(今属山东)知州,曾至胡维庸家观赏藏画,后因胡维庸案牵累,死于狱中。
  • 晚唐咸通十三年(872),帝国北方大草原的一户契丹贵族家诞生了一个将在历史上留下印记的婴儿。史载,他出生时,屋内有神光异香环绕,更让人惊异的是,他落地便能爬行,三个月便能行走,满百日便能说话,凡事能未卜先知,还自称左右好像有神人护卫。这样的异象注定了他为了完成上天赋予的使命,将拥有不平凡的一生。他就是辽国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
  • 景帝时期,二十几岁的董仲舒即被选拔为博士,据说他埋头读书,整整三年足不出户、目不窥园。中规中矩的董仲舒受到四方学士的尊重,司马迁也曾拜他为师。讲学时,董仲舒“下帷讲诵”,即挂上一幅帷帘,他在里面讲,弟子在帘外听。
  • 东晋、刘宋时人徐熙之无意中得到扁鹊医经,一门数代学了神医之学,妙手回春。在徐家数代医病的医例中,有些非常“超凡”的诊断治疗,证实病在另外空间、肉眼看不到的空间,显示中医学超现的神奇。
  • 唐朝僧人释僧伽,俗家姓何,出生在葱岭以北的何国。年少时,他就出家为僧,并发誓要游历四方。唐高宗龙朔元年,僧伽南下游化。第二年,他从玄奘法师西行求法出境之处别迭里山口进入大唐王朝,从凉州出发,经过洛阳,抵达了江表,最终停在了吴郡嘉禾的灵光寺。当地是水乡,民众依靠打渔为生。僧伽就教化他们莫要杀生,应寻找其它生活之道。很多人听了他的劝告后,转而从事他业。
  • 《宋史》中有一句话,“民之灾患大者有四:一曰疫,二曰旱,三曰水,四曰畜灾。”瘟疫可说是古人心中的灾祸之首。风雅而富庶的北宋,同样经历了多次大瘟疫的考验。大概每隔几年或几十年,地方州县就会发生一次疫病。史书记录了大大小小的疫灾造成的悲剧,也见证了许多文人贤士济世救民的感人故事。
  • 大明熹宗朱由校是明朝第十五位皇帝,年号天启,16岁即位,在位七年。万历二十五年的皇城大火,使三大殿被付之一炬,熹宗在世二十三年,都伴随着三大殿的修复。熹宗一出生就生活在能工巧匠的氛围中,自己喜欢木作,凡是他所看过的木器用具、亭台楼榭,他都能够做出来,后人称他为“木匠皇帝”。 明熹宗天性极巧,癖爱木工,手操斧斫,营建栋宇,即大匠不能及。
  • 三国时期有一位“丑妻”,颇为聪慧,即曹魏大臣许允的妻子阮氏。唐 周昉《仕女图》。(公有领域)
    西汉时期有一位女神医叫义妁,她是中国古代四大女名医之首。其余三位女名医分别是鲍姑、张小娘子以及《女医明妃传》中的谈允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