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春光: 非常事件(组诗)

杨春光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4日】

非常事件(组诗)

一枚钉子进入我的心脏

一枚钉子进入我的心脏
沿着汽车的货斗 掉在地上 飞起来
扎在我的心脏 并不疼痛
好像花粉给了花蕊上的蝴蝶
花粉将被带到别的地方
一点微小的动作 早就需要维修
需要全套的契入 或者生锈
或者用汽油洗干净生锈的阳光
这些都需要钉子尽快地飞起来
落在你的心脏上 掉在地上 栖息在你的首都
让我们的心脏都能说人话
都要像花朵一样 默默地盛开在这个春天里

正午:我听见了那条湿毛巾的声音

正午:我听见了那条湿毛巾的声音
那声音 从来都像一朵玫瑰那样简单
默默地打开 从上往下 粗壮的
望着那声音 我擦着汗水
蹲在地上 看见那声音的喉咙 挂在钉子上
用钉子支撑的湿毛巾的喉咙 拧开 嘶哑
放回原处 加入香皂放在盆子里用盐洗
又擦玻璃 又怕感冒
在最危险的时候用蒸气 消灭细菌
消灭湿毛巾中的污垢
从那些可以获得证据的地方 洗脸
掌握它 像掌握音乐
从此湿毛巾一气之下 死了
从此湿毛巾再不能发出声音

正在拆迁中的一个动力事件

推土机像一头巨大的阳具 也像一条小小的甲虫
在城市飞扬的尘埃中卷土重来 霸土一方
突然站高位置 叉开双腿
像强奸者的嚎叫 喘着粗气
将城市的旧情人推倒 疯狂地扫荡
有许多人认为这是野兽在行动
也有另一些人为这炸毁声而暗自叫好
但不管怎样 整个城市
真正冲着麦克风讲话的 就只有推土机
谁的刺刀也不比它的更强硬 自从城市阳萎以后
就是它在思想 它在行动 它在跳跃
在爬坡 窜出深深的黑洞 制造城市的快感
但它太笨重 不会舞蹈 只会说粗话 歇斯底里
骂人 被人骂 清理着脚下的沉沉尸体
它的操纵杆胜过一部惊险小说
它毁灭着残垣 断壁 和青春不举的烟囱
它竖起自己坚硬的耳朵 特别在夜里
它注意倾听千里之外的声音
那声音随着它柴油排泄的喷射
将新的钢轨和城市 嫁接在过去被强奸的地方

1992年12月26日于盘锦终极地。(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