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拂:送你一束玫瑰花

──新年、情人节随感
晓拂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15日讯】一直是一个不喜欢热闹的人。内心深处很喜欢独处、喜欢宁静。所以,我不喜欢参加聚会,总觉得面对许多人不知道说什么。然而,今天赶了一场热闹,到纽约街头去看华人社区的新年游行。

人真多,满街都是人。据说,参加和观看游行的人数达26万。街上也非常热闹。街边的小店铺里和门前摆满了年货。有吃的、穿的、还有用的。多是大红色。从一些店家的门前还可以看到放过爆竹后的纸屑。旅居国外这么久了,今日才仿佛重新感受到了故国热闹的过年气氛。

在商店外面还看见了好多玫瑰花,以及大大小小的不同花束。是啊,明天是情人节,将是情人们、尤其是先生们为自己的所爱送上一束玫瑰花的时候。走过时,忍不住用手轻轻的抚摸那些花儿。十分温馨。看着花,我的眼睛都有一些湿润了。

被人临时拉到殡仪馆里去做摄影师。是一位从日本来的老人突然去世了。他的两个儿子从日本过来奔丧。两位先生看上去三四十岁,朴拙得很。来奔丧,连相机都没有带一个出来,想必是突然听说父亲去世,乱了心神,因而只临时买了一个一次性使用的相机。又自觉不妥,所以请朋友带我去当摄影师。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见过死人了。记不清楚是哪一年看见过死人的。我家亲人过世我都没有看见过她们。

老先生看上去很慈祥,我一点儿也不害怕他。

告别仪式很简朴,只有他的两个儿子,两个协助料理丧事的人。我在那里细心地、恭敬地拍照,一共拍了近90张照片。想尽量多拍一些,因为这是老先生最后的样子留在世上了。这也算是对他的家人的一种安慰吧。既然他们找上我来给他老人家拍照,送上他一程,想必也是哪一世有过什么缘分,今天来了结这个缘吧?

看见两位先生要大放悲声又忍住,我就走出来,让他们和父亲单独相处一会儿。

殡仪馆的先生问我与这家人是不是朋友?我说不是,刚刚才认识的。他说我心太好了。

人生的事真是很难说的。说没了就没了。老先生是急病发作,一会儿就过去了。看着老先生,禁不住想:将来,当我也躺在那里时,会是什么人来送我一程?到时他们会不会送我一束玫瑰花?

忙碌了一个来小时,仪式结束。与两位先生挥手告别,请他们节哀顺便,说我会将照片寄到日本去的。@(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