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抗日的主力军(9)﹕常德会战

  人气: 19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21日讯】1943年秋,太平洋战争的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日军已被迫转为守势。在印缅战场,中美英也在计划联合反攻缅甸。日军为了策应太平洋战场和缅北作战,牵制中国军队与国军驻印军(新一军)南北夹击攻击缅北日军,认为“除了付诸于武力,别无其它方法可寻”。湖南西部的常德因其重要地位,克之即可威逼重庆﹐因而侵华日军将其作为进攻目标,集中约5个师团、4个支队共10万余人的重兵和第3飞行师团130余架飞机,在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的指挥下,对常德地区的国军发起了进攻。

日军第11军自从第一次长沙会战失利后,屡战屡败。两次长沙会战,几乎被围歼,上高会战被罗卓英吃掉了几乎整整一个师团,鄂西会战在石牌要塞前碰的头破血流,见丛山峻岭之国军包围圈即将形成,掉头就跑,伤亡近两万人。甚至连军司令官冢田攻大将也不能幸免,1942年12月冢田攻的座机在太湖县被第173师的防炮连击落,当场毙命。这个日军华中战场上的主力,已经成为整个日本陆军当中,最难堪的一个军。此次参与常德会战﹐日军第11军有一种雪耻的意向﹐势在必得。

国军第6战区作为这次保卫战的主体,会同国军第5﹑第9战区一部,集中了28个师约20万人、飞机100余架,在第6战区代司令长官孙连仲统一指挥下,严阵以待。 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原来是陈诚上将,在鄂西会战前陈诚即调任远征军司令,第六战区由副司令长官孙连仲上将代理。孙连仲上将用兵以稳重著称,是台儿庄大捷的英雄。在鄂西会战后第六战区积极整补,半数为中央军精锐部队﹐在常德会战前已屯枪弹至两千万发。军事委员会直辖的预备队精锐,王耀武将军所率领的著名的第74军也开往湘西,由战区直辖。74军之57师后来在师长余成万将军率领下以8000人的兵力与配备300余门火炮的日军3万多人血战﹐坚守常德16昼夜,杀伤大量日军﹐保证了常德地区会战的最后胜利。除王耀武集团军(下辖第74军及第100军)外﹐此役中第六战区参战主力部队的另外两个集团军为﹕第10集团军(总司令王敬久)﹐第29集团军(总司令王缵绪)。

第一阶段的阻击作战

1943年10月,第六战区与国军军委会鉴于日军前线调动频繁,相信日军的大规模攻势已经迫在眉睫,军委会电令空军第4大队侦察华容、石首前线的日军动态,状况极其紧张。于此同时,日军己集结完毕,包括列为总预备队之第116师团在内的五个师团在长江北岸沿线展开,待命渡江出击。

1943年11月1日,常德保卫战正式开始。日军五个师团兵分三路,全线出击﹐进攻国军第六战区之第10﹑第29两个集团军。第39师团与第13师团为左翼,直取国军第10集团军主力阵地﹔第68师团居中,准备自国军两个集团军中间穿过,攻取慈利;第3师团则在第29集团军正面渡江,企图捕捉王缵绪集团军的主力。日军主攻常德的“奇兵”第116师团则水运渡过洞庭湖,在第29集团军的右翼澧县一带登陆,一面包抄王缵绪集团之第44军,一面兼程直取常德。

11月4日中午日军攻克公安﹐孙连仲司令长官在研判湘西方面军情后,认为敌主力似乎已经表明指向常德,遂于4 日晚间电令第74军开往桃源,作为第10集团军之后卫,同时该军已在常德附近构筑工事的第57师立即进入常德占领阵地。江防军总司令吴奇伟上将派出第13师向津洋口集结,待命策应第10集团军﹐国军英雄部队第18军也在江防阵地中向前推进,待命驰援。

11月5日,第10集团军与第29集团军分别向第一线主阵地集中。此时战局发生戏剧性的变化﹐日军第13师团作战参谋樱井中佐被国军击毙,这个参谋随身携带有这次攻势之重要命令,以及该师团战后将调往马里亚纳群岛的相关资料。第13师团司令部像炸锅似的一团大乱,侦骑四出,务要将尸体文件抢回。虽然日后日军后来声称取回了这批文件﹐但国军似乎已经从中得到重要情报。

5日孙连仲长官电令调整战区布署,开始调动江防军南下支援。江防军中第86军第13师,第18军奉命向第10集团军防区推进,第六战区的第26集团军与第33集团军则准备机动策应此方面的攻势。此时﹐国军第六战区已经确认日军没有转向攻击江防军阵地的企图﹐而在压迫国军西移而攻掠常德。

7日﹐第79军各部在暖水街一带与日军交战﹐形成了以暖水街为核心的防御态势﹐日军一直围绕着暖水街打转。11月12日,日军在拼命冲杀一周之后,仍聚集于第10集团军正面。横山勇见王家厂、暖水街一线战斗呈绞着状态,无法飞渡,而江防军方面的援军以渔洋关为依托,正稳步推进,再不想办法突破僵局,就会在江畔被国军夹攻。于是横山勇决心改变主攻方向,留一部于暖水街一带与国军周旋﹐其余主力调往新安,石门一线,进攻第29集团军的正面。日军自13日深夜起开始猛扑新安、石门一线之国军第73军阵地。

日军对石门意在必得。如果打不下石门,日军北面整整四个师团都不能南下常德,因此日军在石门当面,一口气展开了第3师团与第13师团的主力。

此时﹐远在开罗出席国际会议的蒋介石﹐分析战报之后,竟能预卜战况,以国际长途电话指示孙长官“以一部确守常德,主力在慈利附近,与敌决战”。此灼见真知,成为此次常德会战的致胜关键。

14日,日军对石门发动总攻,除正面强攻外,并以一部越过澧水,抄第73军退路,石门右翼被突破,战况非常危急。第73军汪之斌军长在接到军委会准许后撤的电令后,即召集所属师长,表示将放弃石门。但部队正与日军激战中,不易脱身。第73军暂5师师长彭士量少将挺身而出,自告奋勇接下掩护全军撤退的任务。

15日黄昏,彭士量师长亲自指挥残部,奋力冲突﹐在南岩门口被日机扫射击中,壮烈殉职。彭士量师长在接下掩护任务时,已知自己凶多吉少,所以立下了遗嘱:“余献身革命,念年于兹,早具牺牲决心,以报党国。兹奉命石门,任务艰巨,当与我全体官兵同抱与阵地共存亡之决心,歼彼倭寇,以保国土。倘于此次战役中得以成仁,则无余恨”。战后国民政府于长沙为彭师长等阵亡将士举行了盛大追悼会,并追赠陆军中将。

石门失守以后,第29 集团军虽竭力抵抗,但日军以第3师团为主力,冲过石门缺口,横渡澧水,直扑第29集团军侧翼。

17日,日军在打开石门缺口之后,大胆突进,在洞庭湖滨待命达半个月之久的攻城“奇兵”第116师团以一部由陆路协同第3师团打开出路,确定可以在常德会师之后,立即全师渡过洞庭湖,在第29集团军东面侧翼强行登陆。横山勇以第39师团牵制第10 集团军,第3师团与第13师团为正面攻击主力,加上独17旅团及第58师团一部,齐头并进,直取慈利。第68师团另行装船,水运直取汉寿,直接在常德侧翼登陆。

18日﹐日军攻占慈利。慈利失守后,日军第13 师团马不停蹄向南猛进。第116师团在第3师团攻陷澧县之后,立即由澧县渡过澧水,直向常德狂奔。至此﹐日军的进攻意图是常德已经完全明朗。

19日,坐镇恩施的孙连仲上将已经明晰常德周围将是后阶段的主战场了。此时日军的六个师团,有四个正向常德急进。第六战区的首要任务,除了确保常德之外,便是布署第二线兵团(内有王耀武的第74军及第100军)的坚强防线,并迅速将第一线兵团向常德调动,以常德为核心,将横山勇第11军10万人马包围在常德周围﹐以展开歼灭战。

此时﹐中美混合空军大规模轰炸石门,慈利各要点。中国空军精锐尽出,集结B-25、P-40N、P-43、P-66、A-29等型机80余架,全力出击。20日﹐日军116师团第109联队长被炸死。

在渡过澧水之后,第11军抓紧机会,甩开北面勇猛善战的第10集团军,猛烈攻击第44军,希望在王耀武的第100军与第74军赶到之前越过沅江,一鼓作气拿下常德。此时原订水上机动的第116师团已经完全登陆,3个联队兵分三路,直指陬县、临澧。穿过这个缺口,就到常德了。横山勇在右翼使用第3师团与第13师团,抵御第74军的进援部队及第44军的残部,左翼第68师团则于安乡登船,直趋汉寿,构成常德南面的包围圈。为了及早赶到常德,第 11军甚至在桃源用上了伞兵。21日傍晚,日军在桃源猛烈轰炸,随后空投近一个中队的伞兵﹐守桃园之国军不支撤退。

第44军之第150 师许国璋师长刚接到集团军转来战区颁布不得退过沅江的严令,乃率部死据陬市,寸土必争,战况空前激烈﹐最后许师长亲率450团残部上前冲杀,身受重伤﹐许师长重伤昏迷,被警卫抬上渡船后送。许国璋将军醒来时见到自己已经渡过沅江,部队已几乎全军覆没﹐联络中断,大为震憾,悲愤交集,在担架上痛斥左右误己,身为师长怎么可以丢下部队只身后退,立刻夺过身边卫士佩枪自尽。

桃源沦陷之后,千呼万唤的第100 军先头师第19师终于赶到,一到战场便立刻投入作战,在黄石巿与第3师团恶战。第19师这一仗﹐算是昭告日军王耀武集团军已经开到。由于部队日夜赶路﹐极度疲乏﹐激战半日后﹐第19师撤退。

22日﹐主攻常德的日军四个师团已将常德包围,前锋与常德守军接战。常德保卫战的关键之役开始了。

第74军第57师大战常德

常德据沅江下游,为洞庭湖西第一大城。东为洞庭湖,西为武陵山,南为雪峰山,北为太阳山。过沅江为德山。有湘黔公路通长沙,四周河川亦富舟楫之利。为湘西的谷仓。抗战时期在沅陵设有后勤部湘谷转运处,常德即为湘谷转运之中心。常德城临沅江,两面农田,郊区有河洑山。城本身有古城墙,极为厚实,城郊及太阳山筑有永久工事。此城若失则第六战区粮道断绝,且长沙侧翼将被威胁,因此坚守常德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第74军第57师在5月时进驻常德整训,兼修筑工事﹐11 月3日起即占领常德阵地。第57师师长余程万少将,骁勇善战,是打防卫战的能手。上高会战中余程万师死守上高城,使罗卓英总司令的三路大军得以顺利围歼日军第34师团,荣获陆海空军第一号武功状,此时进驻常德,抢修工事,使常德城成为一个坚强的防御阵地。

常德城防工事除城郊的野战工事与城墙的第二道防卫圈外,在城内各重要交叉路口与要冲均筑有水泥碉堡,以备巷战之用。规模严谨精良。据攻城日军描述,城内街巷角落均被充份利用,遍筑明碉暗堡,并打通民房,构成完整的防御体系。配上第74军传统上出类拔萃的火力配置,形成强大据点。此时第57师并配署第74军炮兵团的一个762炮兵营及战防炮营第1连,高炮第42团一个排。第57师全师就位,准备与攻城日军决一死战。第169团防守城北,第170团防守城西,第171团防守城东,城南则为沅江,形成背水而战态势。余师长并与常德县府协商,开战前将县城内居民完全迁出。

11月18日,日军第116师团与第68师团逼近常德,第57师前哨据点涂家湖巿遭日军攻击。

20日,第六战区电转余程万师长蒋委员长训令,余师长接获训令后即通令全师官兵,服从统帅意旨,发扬上高歼敌之精神,争取本军之荣誉。北风凛冽的旷野里,官兵们坚决保卫常德的誓词,如暴雷般响起,震山憾石,四野回荡。

第74军之第57 师在施中诚师长率领下颇立战功,被编入俞济时第74军,成为这个中央精锐部队的主要角色。该师所有高级将校都亲身经历淞沪战以来华中战场的大小恶仗,久历战阵,经历丰富。第57师因为战力坚强,履挫日军,而且几无败绩,所以士气格外高昂﹐是一支抗战的杰出部队。

11月22日,日军第11军主力在常德城郊集结完毕,开始向常德发起总攻,意图以绝对优势的兵力在短时间内一举攻克常德。攻城主力第116师团此时以整个师团全力攻城。转于汉寿登陆的第68师团负责在第116师团攻城时掩护左翼,抵御来自第九战区的援军。第3师团与第13师团在慈利,桃源方面截阻王耀武集团的国军第二线兵团。第39师团,独17旅团则在后方抵挡第10集团军攻势,并掩护第11军退路。虽然攻城日军占据优势,但横山勇鉴于第57师的杰出战力,恐日军不能如期攻陷,乃亲赴常德城郊督战。

24日,第116师团集结完毕,对常德城防展开主攻。山本三男师团长初期仍以传统步炮协同攻城,以大队级炮兵密切支援联队级混成步兵正面进攻,并派中队至大队级的敢死队集中突破。城中阵地中的国军多与攻入之日军在阵地中白刃肉搏。第116师团以强大的炮兵轰毁第57师据点工事,步兵随后突入。第57师各团营长则亲率所部冲锋逆袭,在城巷以手榴弹与火攻遏阻来敌,并以近战搏杀将侵入的日军步兵敢死队截断歼灭。

第57师第171团与敌第234联队激战。第170团遭第116师团第120联队猛攻,突入多处,孙进贤团长亲自率部猛烈逆袭,反复冲杀。第170团营长张挺林率部在阵地中奋勇冲击,负伤达七次之多,壮烈殉国。彭幼威营长见战局险恶,攘臂大呼杀敌,与突入城内的日军白刃近战,逐退来敌。第116师团第109联队则猛攻第169团阵地。柴意新团长奋勇迎战。日军为求速进,除集中炮火轰击外,并大量施放催泪瓦斯,而后109联队整齐冲锋,柴团长冷静指挥所部凭险据守,以准确的射击杀伤日军,第109联队在第169团精准的火网下损失惨重,代理第109联队联队长的作战参谋铃木立遭击毙,第3大队大队长马村也被乱枪打死。该联队在冲锋中损失逾半,连城垣都没摸到,反而连续损失两名联队长,阵脚大乱,狼狈撤回。

25日敌再调第120联队进攻第169团,第120联队立下”武士道”必死誓言,全联队向第169团疯狂猛扑,柴团长不慌不忙,待日军逼近时突然发扬火力,攻城的人潮立刻在乱舞的机枪弹与迫炮弹片中大片倒下,带头的第3大队大队长葛野立遭击毙,敢死队死伤枕藉,再度仓惶溃退。意图抄绝国军后路的第3师团第6联队,算是横山勇布置的一支奇兵。第6联队中细卢一联队长在东南亚作战时,率日军独立第4联队进驻泰国首都曼谷,是较有能力的指挥官。在接受渡江任务后,中细联队长率领幕僚到沅江边侦查渡江地形,被守军第169团第1营发现,此时正有一个P-40驱逐机小队在常德上空,余师长乃电召空军支持扫射,中细联队长当场被击毙。这只奇兵在被发现后,渡江的少量日军被第169团的火力拘束在江边一小段狭长地带,进展不得。

在常德被完全包围之后,第10 集团军,第29集团军以及王耀武集团两个军均与全力阻击的日军外围掩护部队胶着,一时之间难直趋常德解围。

11月25日,孙连仲司令长官与郭忏参谋长判断日军已无意于慈利以西之攻势,而将专力于常德的攻城战。第六战区第一线兵团的当面之敌,均已停止主力攻击,转以守势拒止国军应援。孙长官决心将第六战区第一线兵团各部完全转入攻势,全力击破敌第39师团与第13师团的阻击阵线,将日军主力压迫于常德城郊,包围歼灭。而且此时国军王牌第18军已抵达战场,正可为冲破日军防线的生力军,机不可失。孙长官乃电令此时已转向常德的第10集团军,集中全力向常德敌之侧翼推进;第185师李仲莘部攻占石门,第18军向公安,澧县间推进以遮断敌退路。 第29集团军方面,以第73军与第44军以夹击之势努力推进,攻克慈利,消灭阵线之突出部;第74军则突破当面第3师团,务求及时解常德之围。

第74 军奉孙长官电令后,全力向黄石巿攻击前进,王耀武将军急于解救第57师,此一方面之战况异常激烈。当面日军第13师团连失前哨据点,不得不转为守势。在第10集团军的进攻下,第39师团的防线也已松动。第六战区正式进入守势歼敌之第二阶段,包夹敌军之第二线兵团已经全部出动,但日军四个师团聚集常德城郊,难以突破。

11月25日,第11军投入第116师团全部,第3师团第6联队,第68联队及第68师团第234联队攻城。第116师团以第133联队为前导再度进攻常德,国军各式火炮炮弹已经用尽,只能以轻兵器应战。日军仍以大队级步炮混成兵力编成攻城敢死队,猛烈冲锋,四面钻隙。意图以绝对优势兵力突破第57师防线。第169团首当其冲,郭章嘉营长督队冲杀,壮烈殉职,第170团营长酆鸿均在城垣死守不退,在近战中阵亡。常德城厢阵地失守,守军退入城中,与敌巷战。各营各排即使被冲断,仍在街巷中自发迎战逆袭,与日军反复拉锯相持,坚守不退,并将侵入北门的第133联队逐出。横山勇见攻势迟滞,心急如焚,不顾可能造成攻城部队困难,召集第3航空师团主力空援,仿效美军绝招,在常德城中四处滥投燃烧弹,常德城中处处大火,大半房舍均在烈焰之中,惨不忍睹。在大举空袭之后,第116师团认为国军即使阵地仍在,也必然被这种规模的滥炸吓掉守城意志,于是乘机全力突进,国军再予重创,当头的第133联队第1大队大队长协屋复遭击毙。各线攻城敢死队溃不成军。

守城部队并以机枪击落日机一架。第3师团第6联队附野炮大队全部强渡沅江,一部日军并突入城垣。第169团第1营董庆霞营附见防线被突破,立即果敢率部向城垣冲锋,用剌刀将日军逐出城垣,恢复阵地。董营附则在白刃战中壮烈殉职。第169团稳住脚步后,据险痛击来敌,第6联队在江边进退不得,四处乱窜。

国军在守城中展现非凡勇气,最广为传诵者为贾家巷阵地战斗,该阵地驻有第171团第3连一个排,日军在空袭后倾一大队冲锋,不能逐退这个排,复集中炮火轰毁该阵地,余兵八名奋战到底,排长殷惠仁在日军迫近时引爆最后一枚手榴弹,与日军同归于烬。

孙连仲将军对常德守军的困境了然于胸。在以往历次战例中,守城能打到巷战阶段还能奋持不退的前例并不多见。常德是整个会战局势转危为安,甚至转入胜局的关键,绝对不能有失。孙长官在25日电谕第57师余师长,告知第10军已奉命驰援,26日必可到达德山。余程万师长得电知援军已近,大喜过望,立即将孙长官慰劳电文公布周知﹐第57师官兵士气大振,连伤员也要求参加作战。余程万师长回电,愿与常德共存亡: “职师四面受敌,血战七昼夜,虽伤亡惨重,将所有杂兵编入战斗,但士气旺盛,全体官兵谨遵钧座意旨,咸抱决心,愿与常城共存亡!”

在第116 师团与第3师团围攻常德的同时,王耀武集团的第74军及第100军集结完毕,已与第13师团激战一周,但是与常德间之联络线已告中断。此时王耀武副总司令下令第100军掩护第74军猛力向黄石巿推进,并饬各师组加强营附无线电一班,大胆向常德钻隙前进,务与常德守军取得联系。25日王耀武指挥所部向黄石巿全力奋进,日军前线各据点皆被攻克,进展顺利。此时常德守军危急,孙长官电令王将军分兵攻占河洑,策应城内守军。王副总司令抽出第19师及第51师,配合各师之加强营钻隙支队,向河洑攻击前进,而以第58师攻击黄石巿正面。第74军与第100军广正面钻隙,使日军第 13师团阵线摇摇欲坠。而此时第73军也以收容的残余兵力向慈利进击,全线出击。

26日,第六战区各部均有进展。第10集团军长驱大进,第79军王甲本军长率部越过澧水,直趋太浮山第13师团侧背,攻占慈利外围原第74军的主阵地明月山。第18军渡过汉洋河,突入第39师团阵线,攻克刘家厂,遮断日军后路。第39师团全线震动,澄田师团长紧急收缩兵力,死据交通线上个别要点。

27日﹐国军第74军之第51师由黄石市外围展开攻势﹐连克日军前哨据点﹐日军纷纷向黄石市撤退﹐入夜后第51师暂停攻势﹐改派各团奋勇队钻隙推进﹐敌军阵地混乱﹐第58师张灵甫师长派该师杨剑秋上校率兵一营趁势抄袭敌后。王耀武副总司令认为黄石市是第13师团的要害﹐也是进军常德的最后一关﹐乃电令两师转向协助第58师攻取黄石市。第13师团以黄石市若失则外围防线即遭突破﹐拼死阻挡。第58师张灵甫师长指挥所部奋勇突进﹐攻入黄石市﹐杨剑秋上校率领的一营亦自侧翼切入﹐与拼死反扑的第13师团主力巷战﹐杨上校督队冲杀﹐壮烈殉国。第58师与日军第13师团恶战一昼夜﹐终于在28日将第13师团逐出黄石市﹐残部盘踞城外各据点。随后﹐第19师唐伯寅师长亦率部猛攻﹐力克桃源﹐日军屏障渐失。

第六战区两线兵团的夹击战略进展顺利,第11 军被包围在即。日军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得知第18军已经直逼公安,大为慌张,深知大祸临头。现在第11军只有适时撤退,才能避免被优势国军围歼。但若没能打下常德,连个可以吹嘘的题材都没捞到,不仅不能向派遣军以及东京大本营交差,而且皇军威望,势将毁于一旦。但余程万师长始终坚守不退,横山勇以三万皇军围攻区区八千“蒋军”超过一星期,就是没办法发出克城捷报。横山勇在极度紧张中,竟然想出一条 “妙计”,他叫第116师团的岩永汪师团长自常德包围圈中撤开一面,逼第57师突围,他好尽快宣布攻克常德,向大本营交差,尔后再率第11军北窜,逃回武汉。岩永汪得令大喜,立刻撤开攻击效果最差的常德南面攻城部队,派人喊话,叫余程万师长率师渡江突围。余师长置之不理,横山勇见状下令加强其它各面攻势,希望将第57师逼走。可是第57师各级官兵意志坚强。突围大道开放近两天,日军喊话几近苦苦哀求,可是第57师仍然死据不退,宁可与城共存亡,为战区之歼敌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第六战区包围圈布署得当,歼敌在即,而且各部攻势顺利。国军空军此时大力轰炸常德周围日军,但日军第3飞行师团亦大批出动﹐常德仍被日机炸成了一片火海。

此时日军反呈困兽犹斗之势,为自己的生存而战。横山勇展开全部力量近两个师团攻城,第57 师逐屋逐巷,艰苦抵抗。横山勇大怒,下令集结各式火炮逐区分段将常德城完全轰毁,并召集空援大肆狂炸。日军战史记载,横山勇嫌火炮效率太慢,竟下令炮兵冒险推进至第一线,隐藏于破损的民房中,行零距离射击。横山勇并亲至火线观察。此时日军因后路将断,相当紧张,其进攻方式亦已达不择手段之地步。

据57师171 团杜鼎团长回忆,东门发动攻势之日军以密集队形,分波以木梯强行攀爬城墙,前仆后继。攻入城中的日军在街巷中被国军的交织火网与果敢逆袭大量杀伤,尸体拥塞巷中,妨碍进攻,日军的后续部队则乘夜间突入,抢收尸体,清出道路。强力炮击也不能轰毁第57师的抵抗斗志,使横山勇恼羞成怒,乃大量施放催泪与窒息性毒气,并严令空援日机不得躲避地面火网,行超低空轰炸。巷战中的日军也奉命大肆渗透纵火,全然不考虑可能危及到自身的进攻部队。城内战况惨绝人寰,火海毒雾,如同炼狱。

11月28日,第57师官兵损伤殆尽,余程万师长下令将城内炮工辎部队,政工,师部幕僚及所有官佐杂役编队,由第171团团附高子曰中校率领,投入战斗。常德警察亦编入部队,并发掘常德警局埋藏之枪弹一万发,此为第57师之最后接济。日军攻势虽显疲态,但是因为形势日坏,不得不加紧攻城。日军毒气已使用到将全城笼罩在一片毒雾下的地步。

国军阵地半毁,城垣被突破。日军加强炮击,并以波状人海挺身冲锋,意图以人海压倒守军,一度迫近第57 师指挥所。高子白团附率师部卫兵与官佐杂役奋勇冲杀,当场击毙敌第120联队代联队长饭代以下两百余人。第57师残存官佐,自副师长以下均亲率部队,于巷弄中反复冲杀。常德街上尸积如山,日军亦为惨重损失震慑。此时国军弹药己罄,炮兵营将火炮拆毁埋藏。官兵开始搜寻民间武器,持刀刃长矛与敌周旋,伤亡惨烈。在这种状况之下,竟仍然能够维持高昂士气,亦足见部队素质之高。

11月29日,常德城区已成一片焦土,日机不分日夜狂投烧夷弹,城内大火蔽天,余程万师长仍率残部死据城西南一角,拉锯搏斗。余师长此时已经明白援军不可能如期抵达,决意全师战死常德。其电呈孙长官之战报,凄烈悲壮﹕“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职率副师长,指挥官,师附,政治部主任,参谋主任等固守中央银行,各团长划分区域,扼守一屋,作最后抵抗,誓死为止,并祝胜利。第七四军万岁,蒋委员长万岁,中华民国万岁。”

空军第4大队一个驱逐机中队在29日上午飞临常德上空助战,恰逢日军归航的轰炸机群,奋力击落其中四架轰炸机。据飞行员报告,常德城内已经陷入一片火海烟雾,见不到明确目标﹐空投无法执行。

29日第185师冲入石门,与日军白刃拼杀,克复在望。第51师继向漆家河攻击前进,与日军反复冲杀至五次,第19师则攻进河洑山日军阵地,离常德不过十数里之遥。而当阳方面的第30师则乘胜克复宜昌外围要点宜都。

11月30日,第98师向敏思部力克临澧,日军突围。第10集团军其它各部亦连克十余据点,推进顺利。第39师团连连失利,主力退守临澧外围阵地。日军后路即将被截断。第100军前锋部队由第151团王奎昌团长率领,也已进逼常德外围。

此时﹐国军第九战区方先觉的第10军(下辖第3师﹑预10师﹑第190师)亦全力解常德第57师之围﹐在第10 军全力向德山进攻之际,日军第3师团主力被第10军孙明瑾预10师击退,山本三男师团长重整师团主力反扑,与预10师激战。第10军真正主攻的德山方向反而开了大门,第10军第3师周庆祥师长抓紧机会,大胆钻隙前进,第3师在十个小时之内完全攻克德山,与第57师只一水之隔。周庆祥师长则亲率第7团冲进第68师团司令部驻地薛家铺,佐久间师团长率幕僚狼狈逃出,丢下一个后方医院。第九战区薛岳长官闻报,见机不可失,直接命令第3师组敢死队千名冲进常德。周庆祥师长立即以第7团全力推进,该团一举击破第68师团阵地,冲到江畔的常德汽车南站,与常德主阵地仅一江之隔,但此时已经联络不通,而且国军缺乏支持快速渡河的战斗工兵,无法与守城部队会合。该团随后即遭敌大举围攻,只得在河边赶筑阵地坚守。

12月1日﹐孙明瑾师长率部攻克日军第3师团主阵地﹐日军拼死反扑﹐激战中﹐孙明瑾师长身中4弹﹐壮烈殉国。据日军战史记载,日军第234 联队在清扫战场时,寻获一具着国军高级将官制服的军官遗体,于是强迫一名负伤被俘的国军上尉指认。上尉一见即称不认得此人,但已泪水盈眶。围观日军异之,正要再问时,上尉已扑身向前,痛哭失声。孙明瑾师长遗体被日军寻获后,该联队长以军礼礼葬,并树木牌指示位置,钦慕之情,殷然可见。

第10军第3师此时冲到常德南站,并派出一位联络参谋入城,通知余师长德山已经克复。余师长立派步兵指挥官周义里上校出城联络,但正逢第3师团阻击,无从建立连系。第3师无法判断第57师残部位置,也无从及时驰援,将这支百战友军救出。

第3 师无法判断第57师残部位置,也无从及时驰援,将这支百战友军救出。岩永汪师团长知道常德的攻取干系整个皇军的颜面及第11军的命运,在最后关头,不惜血本,不断组织人海波状密集冲锋,而且将平射炮推上第一线,逐一轰毁国军碉堡阵地。国军凭借少数残破房屋建筑及工事应战,并不断以排级部队逆袭,意图以白刃战弥补弹药之短缺,甚至组织火网防空,再度击落日机一架。日军越墙钻隙,疯狂进攻。12月2日,第171团团附卢孔文中校及第169团杨维钧营长率部冲锋格斗,先后殉职。各团仅余战斗兵数班,全师掌握中仅三百余人,步枪四十余支。

最后时刻已经来到,余程万师长向孙长官发出最后一电:”弹尽人亡,城已破,友军观望不前。刻大街小巷混战成一团。职率副师长参谋长死守中央银行,我军高呼七十四军万岁,蒋委员长万岁,中华民国万岁。 职余程万谨叩。”

余师长口述电文完毕,即举佩枪自裁,左右卫士见状立即夺下枪支,声泪俱下,苦苦劝阻。此时孙连仲司令长官在恩施电令解围各军不惜一切牺牲,务必冲进常德,但为时已晚。

孙长官接电时悲痛至极,热泪盈眶,整个长官部肃然无声。

12月3日深夜2时,余程万师长召集所属四员团长告知自己已经决定突围,并点名第169团柴意新团长死守阵地。柴团长毫不推诿,起立报告:“师长为全师希望所寄,希望师长早日突围,我在此死守,等师长率援军来解围”。

余程万师长留下第169团残部与第171团残部之一部共百余人死守阵地,自己率所属三员团长及两团残部百余人,于半夜向德山突围,寻找第10军。

3日深夜4点,柴意新团长离开中央银行大楼,集结第169团残部,进入双忠巷最后阵地。柴团长深知最后时刻已到,决心一死殉国。凌晨,日军集中掷弹筒及枪榴弹,迫炮火力攻击双忠巷。柴团长奋然起身高呼杀敌,率残部以刀矛棍石向敌冲锋,反复肉搏十余次,身受两处重伤,仍英勇力战,不幸在白刃战中中弹陨命,壮烈牺牲,随从百余残余官兵伤亡殆尽,双忠巷阵地陷落,常德城宣告失守。柴意新团长以勇猛善战见称,在团长任内积功晋任少将。阵亡后国府优恤,追赠陆军中将。

常德攻城战历时半月,第74军57 师血战十六昼夜,全师7千8百余人伤亡殆尽,日军先后直接投入攻城兵力在2万人以上,番号达3个师团之多,火炮300余门,第3航空师团全力助战,伤亡竟达5000人以上。战后日军之记录,则以“凄绝”形容常德之攻城战斗。第57师大战常德两周,为第六战区两线兵团的到位争取到珍贵的时间。

反击作战﹐勇追逃敌

12月 3日第3 师第7团常德南站阵地失守,守军退回德山主阵地。常德守军余程万师长此时亦率残部百余名突出重围与第7团会合。

德山为日军第3 师团,第68师团及第116师团攻势与防线之枢纽,日军势在必得,于是凑出第68师团的主力围攻第3师。日军重施其攻常德时之故技,施放毒气,召集空援,掩护其步兵向德山冲锋,第9团阵地首当其冲,守军周志清营长殉职,阵地被突破。张惠民团长见战况紧急,亲率团直属特务排,防毒排,卫生队及杂兵数十人奋勇抵抗,冲杀数次,身中数弹战没。阵地在张团长冲杀下暂时稳定,但各面阵地皆伤亡惨重,周师长亲自编组剩余兵力,督队冲杀,唯众寡悬殊,阵地被突破多处,各营联络均中断。5日黎明德山复陷,周师长率部突围。

国军第58军于战后清扫德山战场时,惊见德山各要道尸体均堆栈成墙。因为国军与日军在这些要道上反复冲杀,在日军的优势炮火下伤亡惨重,而且来不及修建工事,所以第3师官兵直接以战友遗体为掩体,与敌拼杀,尸体便愈叠愈高。足征当日战况之惨烈。

12月3日常德守军己战至最后关头,孙长官电令王耀武副总司令不惜一切牺牲向常德攻击前进。王耀武将军率部奋力推进,进展顺利。据第74军呈报当面日军第 39师团损伤惨重,部队正北向撤退,只余九千余人利用破损工事顽抗垫后。第51师钻隙队有数名队员突进常德,而常德部队此时已经突围。第11军凑出约一个师团规模兵力,持续死守阵地,王耀武部无法快速突至常德。激战至12月12日,敌掩护部队被突破,拼命北逃,王耀武部才改为追击。

第190师自12月1日起改为策应第3师作战,5日该师在惨烈冲杀之后攻陷石门街,完成蒋委员长交待的任务。朱岳师长随即向德山方面攻击前进,当面日军败退,推进顺利。

预10师经过整理后亦协同攻击,连克十余据点。此时敌后方受迫,已开始撤退常德的攻城部队,7日,第190师克复德山,朱岳师长报告沅江以南已无敌踪。

12月4日,当阳方面战况顺利,第33集团军的第179师突入淯溪河市,尽毁该地日军营房,第37师猛攻当阳城垣,炮轰城内日军据点,当阳城内敌驻军连连告急。孙长官以各路战况顺利,乃电令第10集团军与王耀武集团全力冲入滨湖区,索敌决战。第79军暂6师加速南下,自突破口围攻常德退敌,第100军第 63师攻陬市,第66军第185师在攻克石门后,向津市,澧县进击,第18军全师出临澧,第79军与第74军利用目前突破口长驱大进。第六战区两线兵团已冲进日军第11军的腹地之中。横山勇见第39师团与第13师团已纷遭国军击退切割,大军后路将断,马上将原先大部用于德山方面掩护任务的第3师团火速北运,意图在澧水沿线堵击第74军与第79军。常德南面只留汉寿方向的第68师团,掩护仍在常德城内撤退中的第116师团。

孙长官是一个明智的指挥官。在常德已经失守之后,战区便应以日军的野战兵力为战略目标,常德空城的克复只是迟早问题。所以孙长官电令离常德只有一步之遥的王耀武集团北上歼敌,宁可将收复常德城的功劳让给别人。这种见识与器量,名将风采,令人景仰。而孙长官这一个明智决定,也间接救出了常德城内的三百余名第57师残存官兵。

12月3日上午,横山勇在攻占双忠巷阵地,国军有组织抵抗结束之后,迫不及待地宣布占领常德的捷报。但马上得知第六战区解围部队纷纷转向直扑澧水,抄绝第 11军后路,而第3师坚守德山,更扼住了全军的要害。这使横山勇更加惶恐,深怕无法活着走出常德。于是第11军作了一个违反惯例的决定,第116师团在宣布占领常德之后,完全不作清扫战场与巩固占领区的动作,马上退出常德,投入德山作战,与第68师团协同击退第3师。德山方面稳定之后,第116师团与第3 师团立刻退出战场,开往常德北郊,准备北返。只留第68师团断后,而该师团也无意力战,被欧震兵团稍微冲击,便匆然遁走。

1943年12月中,一位第10军的联络参谋因公路过战后常德。这位参谋在路上看呆了,在德山到常德这段路上,横七竖八躺满了国军与日军阵亡官兵,都是在近接的肉搏战中丧命的。有些官兵在临际,仍以最后力量,将剌刀捅入敌人的腹部,就这么挨着死在一块。这在战场上是难得一见的景象。因为日军一向特别重视遗体,为了宗教信仰,这些遗骨一定要抢回,妥为处理火化。而横山勇撤军时过于匆促,竟连这项日军信仰的中坚都没顾上。在常德丢下了大量日军尸骸。足见日军撤退时的极度慌张。

12月4日,第九战区欧震兵团(下辖新10﹑11﹑13﹑15师及暂7师各一部)投入战斗。第11军最完整的第68师团被欧震兵团冲散,在常德周围的第11军侧翼遭受威胁。

12月7日﹐新11师与自德山突围而出的第57师残部进入常德。第18军南进与第79军协力扫荡日军第13师团﹐第74军与日军第3师团在桃源激战﹐第3师团且战且退﹐日军阵线动摇﹐接近崩溃。此时﹐横山勇不管大本营与派遣军的电令,率第11军全师抗命北逃,完全放弃常德,直奔澧水。横山勇以第3师团与第13师团缠住第六战区猛扑而来的两线兵团,第116师团与第68师团则避过新安,澧县国军,由西北侧沿湖滨北窜。第39师团在长江沿岸与第33集团军公安方面的助攻部队激战,希望能扩大日军的渡河面。第11军长江北岸的留守部队并奉令渡江助战,准备掩护第11军渡江北窜。

12月12日,第11军主力已退至临澧,开始抢渡澧水,后卫的第3师团也开始撤兵,剩下的掩护部队无心恋战,节节后撤。

孙连仲司令长官于12 日训令全体部队向临澧,津市三角地带进击,务求全歼北窜之敌于澧水之线。第18军除主力于河口集结外,并奉孙长官命以第55师第165团先行奔往津市。第 79军以暂6师为前锋,直插临澧,第74军转向北进,进出临澧,连第29集团军的第73军与第44军都奉命出击,肃清当面之敌。第六战区两线兵团朝澧水江畔第11军勇猛进击,已呈必胜之局。

12月13日,王耀武将军率第74军与第100军齐头并进,大破第13师团,日军澧水南岸防线崩溃,澄田师团长率部渡江北逃。王耀武集团直指临澧。同时第79军杀进澧县,第18军随后超越追击,攻势顺畅。下午第98师攻克临澧。第66军主力则沿长江南岸扫荡第39师团死据各渡口之敌。日军阵线大乱。

此时气温骤降,横山勇的司令部旁边挤满了呻吟待毙的伤兵,第11军阵线支离破碎,渡过澧水的部队也遭第18军迎头痛击,南面防线已经崩溃,第74军随时可能冲入第11军的指挥所,而第13师团也即将在第79军的强攻下崩溃,第11军已经陷入绝境。

第18 军横冲直撞,打垮了横山勇掩护大军左翼的一整个师团防线,横山勇藉水路慌忙撤军﹐傍洞庭湖而窜,并且再度施展水运能力,将第11军大部运渡过江。

12月25日,第11军才完全渡过长江,并尽弃其“江南歼灭战”时所得之长江南岸跳板据点公安、松滋等地。大致恢复本次会战前之态势。

国军在本次会战中伤亡4万多人(其中阵亡师长3人﹐师长以下军官790人﹐士兵2万3千人)。3位师长及1位团长死后皆被国民政府追授为陆军中将。日军死伤:25718人(其中被击毙1万多人),含大佐级高级军官7人,包括5名联队长)﹐ 毙伤和缴获战马共1384匹,击落敌机45架,击毁敌汽车75辆,击沉、击伤敌舟艇122艘。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南加侨界7月7日于侨二中心扩大举行日本侵华68周年暨八年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活动。侨二中心、中华会馆、八年抗战历史协会、荣光联谊会、越柬寮华人团体联合会、大专院校联合会、陆军官校联谊会、中文学校联合会、加州台湾同乡联谊会、齐鲁会馆、二次大战历史维护会、洛杉矶向日本索讨赔偿会、华人联谊会、东北地下抗日同志会、中华民国蓝天艺文协会等社团数百人出席。
  • 我是大陆一名人士,我读了十多遍九评,对中共的邪恶本质有了极其深刻的认识。纵观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整人,害人,欺骗人,杀人的历史,中共是善良、正义、民主、自由的天敌。它象一条巨毒的蛇,又象一只以吃人为本性的恶狼,这条蛇在冻僵时,会可怜的乞求你救它,等它一旦恢复好,就要咬你,这只恶狼在吃饱的时候,它会和你玩耍,它也会给你好处让你帮它扑杀它要吃的人,但是你最终会发现,当最后没有人可吃了的时候,最后就该轮到吃你了,你说,我是你的盟友,别吃我,它说,吃人是它的本性,只要能生存下去,添饱肚皮,你看不透我,只说明你不了解我的本性,再没有吃的,我们就恶狼吃恶狼了。这只恶狼及其狡诈,一会它变成伪善巨富,用钱收买你,一会它又变成美丽淫妇,诱惑你上当,一会又变成你最亲密的和作伙伴,变化无穷。举例说明,当年国民党总裁蒋介石一生反共,只因西安事变被张学良,杨虎城兵变捉蒋,共党许诺听从蒋指挥,共同抗日,以后蒋采取了容共政策,中共根本不抗日,发展装大自己,最后蒋兵败入台湾,可是蒋不曾料到,张、杨之所以兵变,是它容共,大量共党特务扇动张、杨的结果。由于灭中共乃天意,所以蒋坚决反共时就迅速壮大似有神助,容共后就节节败退。
  • 看了“九评共产党”后,我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我不再对它抱有幻想。我奶奶抗日早期就入了党,父亲、爱人、弟弟等都是党员,我刚满十五岁时也加入了团组织,从小受其邪党文化毒害较深,直至60岁的我渐渐从它枷锁中解脱出来时,我才知道它原是一个恶贯满盈的邪党。
  • 在这一个多月规模巨大、战况空前激烈的鄂西大战中,国军三军将士创辉煌战绩﹕共毙伤日军达二万五千七百多人,其中击毙日军校级指挥官五名,内有独立步兵第九十大队大队长舛尾芳治中佐,独立步兵第八十七大队长浅沼吉太郎中佐,独立步兵第八十八大队长小野寺实中佐,步兵第一○四联队第二大队长皆塚中佐,步兵第二一七联队第一大队长广濑义福少佐。另外毙伤和缴获战马共一千三百八十四匹,击落日机四十五架,击毁日军汽车七十五辆,击沉、击伤敌舟艇一百二十二艘,缴获器械、枪支弹药无数。
  • 《开放》杂志是香港为数不多的政论杂志。记者林迪就《开放》杂志今年7月号的内容采访了主编金钟先生。他们谈到了六十年前的抗日战争中国共两党表现的比较,以及旅英作家张戎所作的一本新书《毛泽东:不为人知的故事》。
  • 在整个抗战中,国军有一支战力表现极其突出、名扬中外、令日军闻风丧胆、为中国争取无限荣耀的英雄部队,那就是中国驻印军。
  • 针对台日渔业纠纷,台湾渔民今天(7月11日)再度集结抗议。不过台湾当局将大多数渔民引往立法院进行“协调”,化解“日本交流协会”前可能的冲突。

    台湾宜兰县等地渔民集结在台北的抗议行动,原本是要在上周四(7.7)举行,但事前被官员以当天是“七七芦沟桥事变”纪念日太敏感为由,予以劝阻,因此延期到本周一(7.11)。

  • 一九四二年,日军攻克缅甸,随后继续向中国云南进攻,先后攻克怒江附近的德宏、腾冲、龙陵、惠通桥,切断了战时中国的经济命脉之一--滇缅公路,意在从经济上封锁中国,使国民政府屈服。尔后,美国开通了驼峰航线,美国陈纳德将军的“飞虎队”开始向中国大西南运输援华作战物资。但驼峰航线运输能力有限,满足不了战时中国战场庞大的物资需要。因此开辟一条连通印度与中国的中印公路及中印输油管道,将盟军在印度的战略物资输往中国就显的极为迫切。
  • 湖南湘西的芷江素有“滇黔门户,全楚咽喉”之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抗战中亦是如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