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深河》──远藤周作的钜作

李家同
font print 人气: 665
【字号】    
   标签: tags:

我常常在想,希望有一天,我不敢堂而皇之地到大旅馆去了,也不敢神气活现地和大人物来往,到那时候,我才敢抬起头来,勇敢地面对上苍。

我一直喜欢看远藤周作的小说,这位闻名世界的日本作家,写的小说都平易近人,没有什么看不懂的地方。

远藤周作最近完成一本小说,英文名称是“Deep River”,因为没有中文译本,我暂时将文译成“《深河》”,将来有人正式翻译成中文本以后,也许会有别的名字。

上个月,我到澳洲墨尔本出差,路过一家天主教书店,一进去就买到了这本书,在旅馆反正没事可做,当天晚上就开始看。

所谓《深河》,指的是印度的恒河,故事是有关一个日本的旅行团,到印度去观光,其中一位女士,曾经在大学时认识过一位男同学,这位男同学做了天主教神父,也去了印度,于是乎这位女士就到印度来找寻她当年心仪的男孩子。

可是她却老是找不到他,有些天主教堂里的神职人员显然知道他在那里,可是就是不肯讲,好像不屑谈论这位神父,也有点暗示他早已离开教会。

其实他依然是位神父,只是他不住在教堂里,却住在加尔各答最贫穷的地区,附近住的全是印度阶级制度下的贱民。这位女士去拜访他的时候,他不在家,她却被当地的穷困景像吓坏了。留下了旅馆的电话,匆匆离去。

神父的电话来了,他问是那一家旅馆,当他知道是一间豪华的观光旅馆以后,就告诉找他的女士,他现在衣衫褴褛,和一般贱民一模一样,所以旅馆警卫不会让他进去的,最后他们约定在旅馆外面的一张长椅上见面。

这位神父究竟在做什么呢?他平时一早起来,做弥撒、祈祷,和别的神父一样,可是他主要的工作就和别人完全不一样了。

对于印度教信徒而言,恒河是一条特别的河流,绝大多数的印度人都想要去恒河沐浴一次,如此对他们的灵魂有很大的好处。对有钱人,这件事不难,可是对于一些贫无立锥之地的穷人,他们必须步行到恒河去,很多人到了加尔各答,因为旅途劳顿而再也到不了恒河。

我们的神父发现了这种人以后,会问他是否要去恒河,如果是的话,神父会将他背到恒河去。

其实这个故事有其象征性的意义,恒河代表上苍无尽的爱,富人和穷人,他们的骨灰,都进入了恒河,正如上苍一样,上苍接受富人,更接受穷人,而这位神父所做的,却又是耶稣基督生平的重演,远藤周作在另一篇小说中,特别形容耶稣生命中的最后一刻,在那篇小说中,耶稣恳求人家,让他背沉重的十字架,因为他要背负全人类的痛苦。这位神父之所以背一位穷人去恒河,无非是要表明一件事:基督徒应该背耶稣给我们的十字架,替穷人服务,更应该带领人们到达永生,恒河对于印度人而言,代表永生也。

一位神父背着一位异教徒,去完成这位异教徒的心愿,是否有点奇怪?关于这点,我想起了德蕾莎修女的垂死之家,在这座垂死之家,有一间停尸间,停尸间左排标明佛教徒,右排标明印度教,而停尸间的门上有一排字“去见耶稣的路上”。

远藤周作显然对德蕾莎修女的印象极深,他所形容的那位神父,其所做所为也极像德蕾莎修女,他们都不是光靠口来传播福音,他们以行动来表示他们是基督徒。

第二天,我从一所大学访问回来,由于是正式访问,我穿得西装毕挺,回旅馆的时候,门口的警卫对我微微欠身,而且打开门让我进去,我走进了大厅,大厅里两边都是落地的大镜子,从镜子里,我可以看到我自己神气活现的嘴脸,我忽然想起《深河》里的那位神父,他不敢走进豪华的旅馆,因为他衣衫褴褛,人家一定看不起他。

而我呢?我现在神气活现地进入旅馆,如果有一天,我一命呜乎,要到天堂去报到(如果有此资格的话),我一定羞愧得要在天堂门口躲躲闪闪,到那时,我一定会说,“我衣衫褴褛,身无分文,天堂里的人不会欢迎我的”。反过来说,我相信,那位神父死去以后,天堂的守门人一定会对他鞠躬,打开大门让他进去,我这种人呢?能混进去就已经很高兴的了。

远藤周作的《深河》,替基督教义做了最佳的诠释,有些这类的书,多多少少会冒犯了不信基督教的人,可是,这本书绝对不会,任何人看了这本书,都会知道,所谓“基督徒”,该是什么样的人。

《深河》已拍成了电影,据说颇受年轻人欢迎,对于我这个老年人,我常常在想,希望有一天,我不敢堂而皇之地到大旅馆去了,也不敢神气活现地和大人物来往,到那时候,我才敢抬起头来,勇敢地面对上苍。

我该感谢《深河》给我的启示。@(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他的工作日志上写得一清二楚。人是有自由意志的。行善或行恶,都是人自己的事,你如立志做好人,就可以成为好人,你如冷酷无情,实在不该怪别人。
  • 那些可爱的瓷娃娃到那里去了?我不敢问,因为答案一定是很尴尬的。
  • 在英文,“约翰陶士”代表无名氏的意思,至于他的住址和电话,他一概都不填,我们问他,他就是不肯回答。
  • 我看不出人是白人,还是黑人。对我来讲,我只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 我仍然认为节俭是美德,我希望经济学家们能设计出一种建筑在节俭上的经济体系。
  • 我太太说“老头子,面只能吃小碗了,钱却要拼命地赚,我问你,我们赚这么多钱有什么用?连吃都吃不下了。”
  • 老张的葬礼,来了一大票名医,他们都面容严肃,我们这些人看了这么多的名医,更加深一个疑问,为什么老张走得如此之快?
  • 一位记者介绍一个台湾富有家族的墓园,这个墓园背山面海,气派非凡,记者说所有的风水师都说这个墓园风水好,难怪他们如此有钱
  • 小小地球之上,富翁与乞丐共存,是一件羞耻的事


  • 希望我们的小学,国中、高中以至于大学能够毫无保留地接受盲人学生,使他们能像普通同学们一样地接受教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