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跟德国警察一起午餐

叶城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20日讯】我居住的南德小城,又到了一年一次的城市节。早听说这次城市节的活动内容和文艺节目与往年相比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中国人赶节气、凑热闹的习惯还是让我忍不住去狂欢现场遛了一圈。

城市节现场人满成灾,一片狼藉。几十个社团在各自的小木屋前插着招魂帆似的五色旗子,狂欢的人们身穿奇装异服,手端啤酒瓶,踏着魑魅魍魉的舞步,见人就拥抱。我穿过烟熏火燎的烤香肠摊位,先去草坪上听了听被太阳晒蔫了的古典乐队的靡靡之音,再到摇滚乐队舞台前的人堆儿里挤了一身臭汗,然后脸上被一群环保社团的年轻女孩画上一棵卡通绿树,又被“反对人类穿西装”组织贴了一身把西装和穿西装的人骂的狗血喷头的字符和图片之后,我终于招架不住,败下阵来,从会场的小门悄悄的溜走,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就读的大学就在会场旁边,看看表,正巧是学校的午餐时间,于是决定去学校的食堂吃点东西。接近食堂正门的时候,忽见一群德国警察从另一条小路也朝着食堂的方向慢步走来。旁边有几个中国学生议论道,奇怪,怎么这么多警察?难道食堂里出了什么事?又听另外几个知情的德国学生的谈话才知道,原来这些警察是来执行维持狂欢节现场安全的任务,市政府出资让他们就近来大学的食堂吃午饭。

我满怀好奇,紧跟着这群警察走进食堂,排队时站在最后一个警察的后面。买餐时,他们各自拿出一张金黄色的印有鹰型市徽的小卡片交给食堂工人,然后每人领到一份薯饼、烤鸡肉和沙拉套餐,显然那漂亮的小卡片是市政府发的领餐券。

我匆匆买了一份同样的套餐,然后找到一个视角恰好能看到所有警察的位子坐下来,一边品尝,一边暗暗观赏德国警察们进餐时是怎样一种情形。

他们一共二十个人,像军人一样面对面分坐在两张长桌边,其中还有一个亚洲面孔的女警。开始吃东西了,他们都安安静静地拿起刀叉,低下头不声不响地吃着。离我最近的一个中年男警先推推大鼻子上的眼镜,然后认真地用餐刀把鸡肉切成小块,再用餐叉叉一块,蘸上番茄酱,轻轻放进嘴里,闭紧嘴细细咀嚼。这一连串的动作和表情看起来比一般的德国市民还重规重矩。

不一会儿,学生们也都陆陆续续来到食堂吃午饭。当看到一群警察出其不意地出现在食堂里吃饭,学生们的第一反应都是面露诧异,之后各民族行动各异。几个德国学生和一个爱尔兰学生好像没有这回事一样买饭吃饭聊天扯淡;两个阿拉伯学生看到警察后,坐的远远的,眼露惶惑,急急吃完;一个看起来刚到德国的中国学生,端着餐盘走进餐厅,当他看到一群警察时先是一楞,然后转身直奔角落,坐在那里嘴里嚼着喉咙咽着,不时撇警察们一眼,眼神游移闪躲。想必是中国的“警察叔叔”们给人留下的印象太深刻。

这时,一支苍蝇不知从何而来,绕着我的烤鸡肉盘旋飞舞。德国人的洁癖和严谨世界闻名,来德国这么多年,第一次在餐厅里见到苍蝇和警察。它离我的烤鸡越飞越近,说时迟那时快,我迅疾地一挥手,苍蝇绕了个弧线飞走,我心里一阵快意。忽又见那苍蝇离开我后,迳直朝斜对面那个老年德国警察飞去,老警察想必是看到了我赶苍蝇手法的利落和有效,也用跟我同样的中国掌法驱赶苍蝇,但毕竟西方人很难掌握中国功夫的精髓,而且那德国苍蝇似乎不忍打扰外国客人只好委屈本国人民,只见那老警察左挥右舞,那苍蝇死活就是不走,我在对面看得除了觉得好笑还有几分过意不去。他最后无奈地对我笑了笑。

菜过五味,食过半饱,人们兴致都上来了,学生们都与邻近的人攀聊起来,食堂里充满哄哄的说话声。那二十个警察也相互聊起天来,不时发出愉快的笑声。

有一个警察先吃完,端起托盘想把餐具送回去,而归还餐具的地方其实就在他们旁边的传送带处,那个警察用托盘端着餐具穿过大厅绕了一大圈走进吃饭前领餐的小厅,问食堂工人在哪里可以还餐具,一个女工遥指他刚才就餐的桌子旁边的传送带,那警察大步走回来,认真地把托盘连同餐具分类放在传送带上后离开食堂。

有趣的是,第二个吃完的警察竟然丝毫没有注意到第一个警察的遭遇,他也目视前方,丝毫不见旁边的餐具传送带,绕了一大圈走出大厅走进小厅,害羞地问食堂工人在哪里可以还餐具,然后目光坚定一丝不苟地走回来把餐具放在传送带上,离开食堂。

等到第三个警察端起托盘昂首阔步地朝小厅走去时,我笑得几乎要喷饭了。我心想德国警察的观察力不过如此;或者也许是除了狂欢节以外,规矩守法的德国民众早已让他们无事可做退化迟钝了吧,看他们的肚子就知道了;也可能是他们和很多同事在一起时容易放松,不够警惕?

在经过三个同事积累了经验后,终于,有一个警察起身端盘直接走向传送带,就是刚才跟我用同样的掌法拍苍蝇那个老警察。后面的警察陆陆续续都随着他退还了餐具。好奇心让我仔细瞧了瞧他和别的警察有什么不同,忽然看到别的警察肩上没有星,而他的肩上有两颗星。难怪。

正当我胡猜乱想的时候,“两颗星”朝我走了过来。我不免有点紧张,捉摸不透他想做甚。他走到我的桌前,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金黄色带鹰型图案的小卡片,然后面带一点害羞地微笑着对我说:“我剩下一张餐券,我们明天不来执勤了,别浪费了,送给你吧。”

我笑着接过餐券,谢过人家一番好意。

没想到赶走一只苍蝇,换回一顿午餐,还交了一个德国警察朋友。@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记得那年为了求学,只身一人刚来到德国南部时,人地两生,最头疼的问题就是找房子,个中经历那叫一个惨。
  • 傍晚心烦,出门散步。

    心情不好,天竟然也阴沉着。沿着环绕老城的石子路走下去,穿过小小的市中心广场,再绕过一个小教堂,这条路不知已经走了多少遍。路上的行人像往常一样沉闷安静,迎面走来的人也依旧漠然地闪躲着你送上去的目光,然后紧紧衣领,低下头与你擦肩而过,小镇上竟也如此。只有窄巷子里,不时传来几个孩子清脆的笑声,勉强给死气沉沉的德国街景添了一丝生气和一点希望。

  • (大纪元记者梁耀报导)驻加拿大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二日晚六点,在渥太华洛利叶城堡大酒店,举行双十节酒会。加拿大国会议员、多国驻加外交使节、渥太华及蒙特利尔文化、工商业名流八百多人出席。
  • 【大纪元10月3日报导】(中央社记者吴显光渥太华二日专电)驻加拿大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今天晚间六点,在渥太华最著名的洛利叶城堡大饭店,举行庆祝中华民国九十六年双十国庆酒会。加拿大国会议员、各界人士、多国驻加外交使节、渥太华及蒙特娄侨社负责人等五百多人欢聚一堂,祝贺中华民国生日,气氛欢欣热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