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中国历史的战役】隋统一之战

黄容;图:志清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 ,

南北朝末期,北周大定元年,公元581年2月,大丞相杨坚废周立隋朝,与北方的突厥、南方的陈朝成为当时中国3个主要政权。

隋文帝为统一中国,原本计划先攻取南方的陈朝,再对付突厥,可是开元元年(581年)12月,突厥突然南侵,攻陷临渝镇(今山海关),隋文帝不得不变更原来计划,改取南和北战,先对付突厥,后灭陈朝的战略。

杨坚先守后攻 平定北方突厥

突厥为游牧社会,自公元6世纪中期崛起,至沙钵略可汗时,控制着长城以北,贝加尔湖以南,兴安岭以西,黑海以东的辽阔地域,拥有骑兵数十万。杨坚刚取得政权时,因为国势尚未稳固,对于突厥采取讨好、防御的政策。一方面以前北周赵王宇文招之女千金公主嫁给突厥可汗;一方面修筑长城,力图边境无虞。

杨坚的和亲政策并不能满足野心强大的沙钵略,沙钵略汗嫌隋朝的礼遇不够,加上千金公主对于其北周宗室覆灭于杨坚之手怀恨在心,经常鼓动沙钵略为其报仇。于是沙钵略大举南侵,隋文帝紧急增兵巩固北方,并加强长城的修筑以御突厥。

当时突厥有4可汗,各拥重兵。隋朝出使突厥的大臣长孙晟,在送千金公主入突厥后,曾长时间留居突厥,他了解沙钵略与阿波、达头等可汗之间存在矛盾不睦的情形,因此建议随文帝采取“远交近攻,离强合弱”的策略。杨坚认同长孙晟的看法,先后派出使臣结交西面的达头可汗和东面的处罗侯(沙钵略之弟),以分化、削弱沙钵略的力量。

开皇2年春,沙钵略率本部与阿波等各可汗兵40万攻入长城,隋军无力抵抗其攻势,12月,突厥大军深入武威(今属甘肃)、金城(今兰州)、天水(今属甘肃)、上郡(今陕西富县)、弘化(今甘肃庆阳)、延安(今延安东北)6郡,掳掠殆尽。

正当此中原危急之际,长孙晟成功的离间达头可汗,使其不愿继续南进,同时又说服沙钵略之侄染干诈告沙钵略,说铁勒(匈奴部落)等乘机反动,沙钵略恐后方生变,于是撤兵北返。

开皇3年,沙钵略再率各可汗兵南犯,杨坚决心转守为攻,下诏:“有降者纳,有违者死。使其不敢南望,永服威刑。”

杨坚命杨爽、杨弘、阴寿、窦荣定等大将,率兵分道反击突厥。隋军先后在白道(今内蒙古呼和浩特西北)、高越原(今甘肃武威北)、灵州(治回乐,今宁夏灵武西南)、和龙(今辽宁朝阳)等地各个击败突厥各部。原本势力强大的沙钵略,则在隋的离间策动之下与阿波等相互攻战不止。

开皇4年,达头降服于隋。隔年,沙钵略在隋军的支援下,击败阿波军队,之后也向隋求和称藩,表明“天无二日,土无二王,大隋皇帝,真皇帝也。”

在隋朝与突厥的战事中,上天赐给隋文帝长孙晟这个极关键的角色,真所谓一人抵千军。想当年汉朝从武帝到元帝,历百年之久才平定匈奴,而隋时的突厥,势力不亚于当时的匈奴,隋能迅速征服突厥,全靠长孙晟,没有他的策略,没有他离间突厥各方势力,历史恐将改写。

隋军反击突厥获胜之后,北部边患基本消除,隋文帝南下灭陈,也去除了后顾之忧。

兵分多路灭陈 隋朝一统中国

陈朝至后主陈叔宝当政时,沉醉于酒色,无心治理国事,因此政治腐败,加上当时赋税繁重,人民怨声载道。对于北方的隋朝,陈后主疏于防备,仅仅仗着长江天险遏阻隋军南下。

开皇7年,一心统一中国的杨坚采纳高颎、虢州崔仲方等人的建议,实行多路进兵的策略,他将重兵置于长江下游,并在长江上游大造战船,加强水师战力,为攻陈做全面的准备。

隔年10月,隋文帝设淮南行省于寿春(今安徽寿县),以晋王杨广为尚书令,统领攻陈事宜,同时并命杨广、杨俊、杨素等督军南下。于是杨广率领51万8千的水陆军,从长江上游至下游,分8路进兵攻陈。
陈后主闻知隋军南下,派遣周罗侯到长江上游荆州抵抗,周罗侯见隋军壮大,无力抵挡,只好集中兵力于江夏(今武昌),与杨俊军队对峙。

长江上游的攻势由杨素首先鸣金发兵。开皇8年12月,杨素率舟师沿三峡东下,刘仁恩率军由江陵西进,两军配合袭占狼尾滩(今湖北宜昌西北)。据守在岐亭的陈将吕忠肃,以铁锁横江,欲阻断隋军的攻势,经过40余战,仍不抵隋军攻势,隋军战船顺利往下游进逼。

岐亭被攻破后,陈军将领陈慧纪判断建康情势危急,领了3万军队及千余艘战船往东撤出,欲保建康,然而也被杨俊的军队阻于汉口(今湖北汉水入长江之口)以西。

长江下游方面,由于陈军兵力不能回防,隋军主力进攻陈都建康(今南京)有了绝对的优势。隋军的一波波进攻,已使陈朝局势告急,但因权臣施文庆,沈客卿扣押文件,陈后主依然终日饮酒作乐,沉迷在一片歌舞升平之中。

接着,杨广率大军进屯六合南之桃叶山。开皇11年,随军主力乘陈朝欢度新年之际,行军总管韩擒虎、贺若弼两军配合,分路渡江进逼建康。隋军势如破竹,沿江而下,陈军望风而降。

此时陈叔宝始觉事态严重,下诏调兵拒隋。是月7日,贺若弼率领8千精锐占领钟山,韩擒虎攻占新林(今南京西南),行军总管宇文述军占据白下(今南京西北),至此,陈朝京城建康已被隋军主力团团包围。

当时陈朝在建康尚有10万兵力可调,但因后主优柔寡断,错失先机。20日,仓促组成的陈军在白土冈一带摆成南北长20里的阵势,然而缺乏统一指挥,首尾进退无法配合,未能发挥作用。同日,韩擒虎进军石子岗(今南京雨花台),陈将任忠迎降,引领隋军直入建康城,藏匿在枯井的陈叔宝为韩擒虎所俘。待杨广入城后,他令陈叔宝以手书招降长江上游的军队,陈朝至此灭亡。

隋灭陈,是历史上一次大规模的渡江作战。隋朝经过多年充分而周密的准备,采取分裂围歼的方略,兵分多路,先从次要方向发起进攻,继而使上游陈军不能增援下游,最后再以优势兵力在重要战地渡江,分进合击,直捣建康,取得胜利。

陈亡后,陈朝所属州郡于同年2月均归附于隋,两晋16国以来270余年南北分裂的局面,至此又告统一。@*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战役史上,以南北朝的东、西魏战争尤为精彩。当时西魏是宇文泰辅政,东魏则由高欢掌权,两人都有统一天下的想法,所以在他们之间发生了一连串战役。
  • 苻坚原想将计就计,故意让军队稍向后退,待晋军半渡过河时,再以骑兵冲杀,这样就可以取得胜利。不料,秦兵士气低落,一撤退就失去控制,阵势大乱。
  • 晋灭吴之战,晋原本就拥有比东吴更多的优势,但仍经过长时间的蕴酿及准备,不敢大意。反倒是弱小的东吴,面对西晋强敌,却没有长远计划及防备措施,果然败得一蹋涂地。
  • 曹操在官渡之战大败袁绍之后,统一北方,成为当时中国最强大的军阀势力。公元208年7月曹操率领大军南下,企图占领荆州,进而使据有扬州和会稽六郡的孙权臣服。当时的曹操军力雄厚,气势不可一世,眼看统一中国的大业就要完成,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曹操15万大军(号称80万)却被孙权、刘备5万联军击败,在赤壁一役中锻羽而归。随后,天下三分,应验了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 官渡之战是我国古代历史上以寡击众的三大著名战例之一(官渡之战、赤壁之战、淝水之战),它为曹操统一北方的大业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也使骄横的袁绍一败涂地,失去江山。
  • 2、3万人的军队和四十几万大军对抗,可能吗?发生在大约2000年前的昆阳之战就是一场兵力相差悬殊,却能以少胜多的战事。
  • 东汉光武帝建武16年(公元40年)2月,素来臣服于中国的交趾郡(今越南北部)发生叛乱。交趾女子征侧(Trung Trac)因其夫为交趾郡太守苏定所杀,愤而起兵反抗,其妹征贰(Trung Nhi)也号召回应。
  • 朝鲜民族属东夷族,周灭商时,商朝遗臣箕子曾建国于朝鲜。随着历史发展,中原与朝鲜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中原帝国是不是能使边陲朝鲜臣服,甚至将政治版图扩展到朝鲜领域,往往是中原帝国国力的重要指标。
  • 古时在合黎山、祁连山和龙首山之间有一块肥美之地,因地势狭长形如走廊,所以被称为“河西走廊”。这个绵延一千公里的河西走廊,除了有丰富水源适合耕作之外,并以其位于中原和西域的交通要道上,素来具有重要战略地位。雄心壮志的汉武帝即位之初,此处仍属匈奴势力范围,汉武帝拟定联合西域各族的计划,想“断匈奴右臂”,把长期以来威胁中国北方的强敌驱逐消灭。
  • 楚汉相争,项羽和刘邦在广武对峙了将近一年后,双方于楚汉5年(公元前202年)8月约定约定以鸿沟(在今河南荣县境贾鲁河)为界,“中分天下”,“割鸿沟以西者为汉,鸿沟而东者为楚”,互不侵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