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和母亲(100)

张霜颖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一零二 武力制服两老太 姐妹受骗遭拘禁

小姨子杰安置好家里的事情,就过来陪伴母亲住了几天,顺便照顾一下姐姐。母亲虽然生活还不太方便,却再也在家里坐不住了。她一个人就要到处去公安机关申诉自己的遭遇,小姨子杰不放心,要跟着母亲去,这样姐妹两个就结伴四处拜访公安机关了。也真是神奇,在几天里,完全没有好好地躺在床上休息的母亲,她瘫痪的左半身竟然快速地恢复起来,一天比一天走得快了。

那天姐妹俩到了公安厅,交上上访单子后,就坐在一边等候接见。她们看见对面有五、六个警察一下子聚集起来,在窗口后面小声地谈论着什么。“看来我们应该来这里,你看他们好像挺重视的。”母亲对妹妹很自信的说。

上访嘛,只不过说句话,问个事而已,会有什么危害呢。国内尤其是北京,上访的老百姓处境真是太悲惨了,听听他们的故事,都是无限冤屈啊,然而作为法轮功学员,那更是有冤无处诉,可以说法轮功学员连上访的权利都没有,因为上访而坐牢的人是大有人在。

母亲和小姨边说着话,别等着。中共政府把人抓了,把家抄了,抓人罪名语焉不详,掠人财物也没有清单,我们来问问你们,无论在什么时代,应该也不算有罪吧!所以她们泰然的坐在公安厅的沙发上,全然不知危险正在向她们扑来。

过了一会儿,两个人进来了,一看来人正是抄家绑架的魏家庄派出所的警察,那个男的一脸坏笑,跟住后面的是副所长张华,手里端着摄像机,一走进来就用录像机给她们姐妹俩录像。那个男警察径直走到母亲面前说:“走吧!我们回去解决!”那声音很强硬。“我们是到公安厅来上访的,我们要等公安厅的答复!”母亲说道,并不跟他走。那男子装模作样的坐下来和母亲谈话,母亲就对他说了要清单的想法。他站起来说:“这问题嘛,我们还是回去解决吧!你在家等消息吧。”

母亲和小姨回到了家里,刚做好中饭,派出所就来电话了,一个女声很温柔地问道:“是刘品杰吗?你可以来拿清单了。”母亲放下电话,就拉着小姨子杰一起去派出所,说:“你看,我们还是应该去公安厅,这问题这么快就得到解决了。我们原来对公安的看法也许不完全对,我看我们还是应该多和他们接触接触。”但是母亲完全错了,她全然不知道这又是一个陷阱,她们就这样高高兴兴地走进了狼窝。

一进派出所,没有人接待她们,只是让她们等着,直到中午吃完饭也没人理她们。肚子饿了,她们想到门口买点东西吃,却被一语不发的雇工挡了回来。到那时,她们才明白,她们是被绑架了。来的时候想着很快就可以回去,做好的饭没吃就过来了,结果现在竟然有家难回,那几步远的家又一次变成了遥不可及的地方。

一直到下午三点左右,来了几个警察想要把她们押出去,推她们上警车。“不上,我们又没犯罪,凭什么上警车!”姐妹俩奋力反抗着,但是身强力壮的警察们死命的把她们往警车上拖,马永刚等几个五大三粗的男警察冲上来,拖手拖脚地拽着两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终于把她们扔上警车了。母亲那十分病弱的身体,被他们推得东倒西歪,几次摔倒在地上,小姨子杰在摔打中高喊:“法轮大法好!”。母亲说,等她到了看守所,看到身上多处都是青紫色的伤痕,

小姨子杰被带上手铐,押在派出所。母亲被押上了警车,由警察陪同去了一个又一个医院,做身体检查,但每一个医院都认为母亲的“病情严重”,需要即刻住院治疗。派出所的警察拿不到身体正常的体检单,只好在看守所同那里的警察又磨又泡,指明必须把母亲收监的意义。派出所可能在公安厅的授意下,是一定要把母亲关起来的,因为她竟然在中共的专制下表达自己的不满和意见,这当然是不能够容许的。

这次的“男警察武力制服老太太”的罕见情景还被派出所全程录像了,过后,警察们特意放给我家的一个亲戚看,用以警示。我想,他们为什么还特意挑选观众呢?为什么不拿出来公开放放,让全世界都看看呢。看看魏家庄派出所的警察们的英武形象和两个六旬老太的孤单与无助?让全世界都看看,共产党是怎样的了得,再也别“赤子之心”的说三道四了,那不是对维护中共治下的稳定大有好处吗?!

软磨硬泡,看守所还是没有收下母亲,警察只好又把母亲带回邪恶的派出所。晚上夜深人静了,母亲隐隐约约听到妹妹子杰在隔壁的房间正在向警察讲真相,那警察有些不屑的说:“你刚才还喊‘法轮大法好’呢,那法轮怎么不把我们嗤出去啊?!”子杰平静的说:“你最好不要拿神的东西开玩笑,渎神是有罪的,那神要是真的把你嗤出去了,那你可就麻烦了!”子杰不停地讲着,那个警察后来的态度不再那么轻慢了。随后子杰又讲了自己女儿宇新的故事:“我女儿在花季就长了癌症,那是要命的病,而且已经非常危险了。在我们全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我们得到了大法,没想到我女儿康复了,现在她健康快乐地生活着、工作着,你说我对大法是什么感情?我能不说‘法轮大法好’吗?大法有救人的威力,当然也有除恶的威力。所以我希望你要善待法轮功弟子,我这可是为你好。”那警察幽幽的说:“我也不想留你在这儿,可是我也代表不了派出所啊!”

八月的夜晚,母亲感到的却是阵阵的阴冷,阴的地方就凉,也许派出所是大阴之地吧。正想着,身后的门突然打开了,小姨子杰的女儿宇新表妹一下子走了进来,蓦地带进来一股清新。看到母亲,宇新微笑着安慰着她说:“大姨,你还好吧,家里有我们照顾,你就放心吧,好好照顾自己!”宇新话还没说完,就闯进了一个警察,“谁让你进来的?!”她两道浓眉竖起来,怒气冲冲的嚷着,“这里不能进,违反制度。”“大姨,我走了,你保重。”宇新并没有理那个警察,转身就出去了。

母亲后来回到家以后,曾经深有感慨地和我说:“大法和大法弟子是有神护的,人能对神做什么呢?警察们的任何做法,都是在用反思维洪扬大法罢了。那警察听到妹妹讲的真相,就马上看见宇新了,他们能在事实面前不受到震撼么!”其实我想,不管震撼与否,时间总会让人明白的,只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够尽早地给自己一个机会。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

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张兴武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刘品杰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游,不准办护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员警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印表机各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张兴武、刘品杰。张兴武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通知已经内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无法得知。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检察院联络人张晓晖0531-85037729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反X教大队长韩延青:0531-82746554
实施绑架派出所: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长钟伟电话:13361012598
张兴武被关押看守所:济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云游天地老少行 正念一呼鬼神惊
  • 三次上访公安厅 访民纷要护身符
  • 老太被困洗脑班 窗台高喊十一天
  • 亲朋好友齐上阵 忍泪了断母女情
  • 魔难重重路难行 莺飞燕舞心不宁
  • 去年七月十六日晚上十一点钟, 忙碌了一天的父母快休息了,这时突然有二十多个警察破门而入,绑架了他们,并抄走了大量的私人财务,现金及银行工资卡。在北京奥运举办前夕,中共以此为借口,在全国范围内绑架了至少几千名法轮功学员,我的父母不幸也被这次的手铐奥运波及。 母亲刘品杰当晚突发中风,左半身完全不能动, 生活不能自理, 尽管如此, 她还是被当地公安局非法禁锢了两次,共39天,并强行扣除了一万元保释金才能够回家。父亲自此之后就与我们音容两隔。
  • 高空跌下人无恙 善心天使为谁忙
  • 五谷不食十八日 悲愤老伴吐血亡
  • 大难归来隔阴阳 万千叮嘱不言中
  • 个连载已经接近一百章了,当初想写我父母的故事时就是因为去年奥运期间父母的突遭绑架,时至今日,已经八个多月了,父亲的音容笑貌依旧在眼前,但是却又相隔天涯无法相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