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做人不能势利眼

程实

莲花(摄影: Soonly / 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67
【字号】    
   标签: tags:

唐玄宗当朝末年为宰相的崔圆,年轻时家贫无依,流落在江、淮一带。想起有个当刑部尚书的表丈人李彦允,崔圆便从南方到京都长安,投靠李尚书,为的是谋个一官半职。不曾想李尚书只让他执教于书院,整日与弟子们读书论文,对崔圆十分冷淡。

某夜,李尚书忽梦见自己披枷戴锁,随着二、三百个人犯,被兵士押送进一座大官衙的正堂,逐个被呼名叫入。只见公案后边,端坐着一位紫衣高官。定睛一看,这位高官,竟是崔圆。李尚书便在堂前石阶下,哀求饶命。紫衣官人见状笑道:“暂且先把他押起来。”李尚书因此从梦中吓醒,便把这个恶梦,讲给自己的夫人听。李夫人听后说:“你应该厚待崔圆,谁能说那梦不会应验呢?况且,做人不能势利眼,他可能就是你的救命恩人。”

从此以后,李家对崔圆格外优待,把崔圆单独安置到另一院住,又破例请他同自家人在中堂共餐。

几个月后,崔圆准备辞行,回江南求职。李尚书偕夫人,设盛宴为崔圆饯行,李的儿女均在座作陪。宴罢,崔圆拜谢说:“连月蒙表丈人,如此盛情款待,不知如何报效才好。晚生自觉厚待过分,只不知是何缘故,恳请大人明示!”

李尚书笑而不答。李夫人说:“您是咱家嫡亲的表侄,跟亲生子女一样,怎么优待也不为过。再说什么恩慈,就太见外了!”李尚书起身暂离席,李夫人趁便说道:“你表丈曾做过一个奇梦,贤侄不久即飞黄腾达。有朝一日,你表丈蒙难,能搭救的,只有贤侄一人,那时您肯高抬贵手吗?”崔圆惊疑地说:“这怎么可能呢?”

李尚书回席,又重述了一遍那夜的奇梦,崔圆只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李尚书又说:“江淮路远,不是仕途上讲的捷径所在。我和杨国忠司空(官职名)很熟,就把您介绍给他。”当时杨国忠是宰相兼西川节度使,崔圆前去拜见,很受杨的欢迎,于是杨奏请提拔崔圆为节度巡官,总管留守事宜。崔圆离京入川赴任之际,李尚书赠以金帛,厚礼相送。崔圆入川不足一年,正遇安禄山反叛,唐玄宗逃入川境,杨国忠在马嵬坡被处死后,崔便成了西川节度使,旬日之间,荣登宰相之位。

不久,唐军收复长安,安禄山所封的各色伪官,中书令陈希烈等,均被处决。李彦允也名列伪官,都在惩办之列。当时崔圆升任中书令。负责具体地审问判决罪臣事务。因而把这二、三百罪臣伪官,尽数派军队押解到大堂,逐一点名判决。轮到李彦允时,他高呼:“相公,您还记得那年对您说的梦吗?”崔圃点头,便判:暂且收监。

过后,崔圆表奏朝廷,请求以自己的官位,来换赎表丈李彦允之死罪。唐肃宗答应免李彦允的死罪,改判充军发配岭南,就这样,救了李彦允一命。

事后,李家有人议论讲:“李夫人当年说:做人不能势利眼,他可能是你的救命恩人:正是这句话,使李彦允得救了。其实李夫人的那句话,对谁都是一种启示!”

(事据明代《永乐大典》卷一三一四0)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明代,叶广才是州县的生员,他有出众的才华。平常身体强壮健康,没有疾病,以至到了老年,他的健康和思维,都没有丝毫的衰减。
  • 有一位傻和尚,不知是哪里人,也没有姓氏。有人说他姓沈,也有人说他姓孙。无论冬夏,他只穿一件衲衣。他与人讲的话,很不经意,然而事后却能出人意料的应验。傻和尚不饮酒,只喜欢吃肉,无论多少,全都吃光。张大木先生喜欢谈禅,经过多方面的努力,傻和尚终于接受了他,愿意与他交往。
  • 遇到秦军,弦高大吃一惊,知道是要去打郑国,回国报信已经来不及了。
  • 秦缪公是春秋时秦国国君,他心胸宽广,推恩爱人,秦国在他治理下秦国渐渐成为霸主。有一次,秦缪公在岐山下打猎,他的一匹马走脱了,被山下的乡民捉住吃掉了。
  • 商朝建立后,传到第九代太戊即位时,国势已经衰弱,诸侯国渐渐的不来朝拜了。
  • 五代时有个大官叫袁象先,他其它本事没有,要谈起嗜钱如命来,简直是天下一绝。他到处搜刮,苦心经营,临终时积攒了财富几千万、房子四千间,并且用几十万钱打点朝廷上下,以求宫内宫外人人讲他好话,名利双收。这些财产他在油枯灯尽时还舍不的分给各个儿子花用,而是全部交给儿子之一袁正辞,才放心的撒手尘寰。
  • 吴明彻是南北朝时秦郡人,年轻时遇到侯景作乱,天下粮价大涨,秦郡人饥饿不堪。
  • 孙谦,字长逊,东莞郡莒县人。小时候被亲人赵伯符赏识。孙谦十七岁时,赵伯符当上豫州刺史,就引荐他当左军行参军,在职位上孙谦以能干着称。孙谦父亲去世后,孙谦辞职,搬家到历阳务农来养活弟妹,乡里人都称赞他们的亲善和睦。
  • 张煌言和郑成功、李定国并称清初三大抗清领袖。张煌言是儒生,却性情慷慨激昂,喜欢谈论军事。他在崇祯十五年考上举人,当时军情紧急,考试要加试射箭,张煌言射箭三发三中。
  • 清代,山东福山县人安某,确有速行奇技,他一天可走五百余里,人们称他为“安飞星”。他也沾沾自喜,傲视于人,甚至还常常仗技欺人。

    有一天,安飞星来到乡间,看见一位农夫,打着赤脚在耕地,农夫的一双新鞋,放在田梗上,被安飞星看上了,即取而穿之。那位农夫追得气喘汗流,也没追上。安飞星以此取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