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达宏:怎知连二胡也会让人上瘾

作者:高达宏
  人气: 637
【字号】    
   标签: tags:

二胡就只有二条弦,结构非常的简单。为什么叫做二胡?

“二”是二条弦,“胡”是来自非中土的异域。

过去,在乐器中二胡算是“贫民级”的乐器,在音乐的领域中,二胡一向难登大雅之堂,直到温金龙拿起一把二根弦的二胡,硬是将将四根弦的小提琴的曲子“大黄蜂”给演奏了出来,于是在全世界的目瞪口呆中,二胡兴起了,加上后来的十二金钗,在舞台上炫眼的活化了二胡的表演之后,二胡迅速增温,在音乐领域中成了大热门,如今已经有了职业琴手和教琴教授了,甚至在大学的音乐系里面也开始独当一面。

现在二胡的制作越来越精致,音色音准都合于乐器应有的水准,连微调器也开发出来了,以前那种略微失真的情况已经不见了,当然,价格也是翻了又翻的涨了又涨。

许多的东西,像是二胡,长期以来都被认为是“次等”音乐,大部分的人都不会想去试一下,或许是没兴趣,也或许是没机会。

之前我就是这样,没有机会,也没多大兴趣,直到有一天亚特兰大的重阳会开了二胡班,由文炳光兄负责教课,不收取费用,心想,反正不花钱,何妨凑个热闹,就开始学起了二胡。

刚开始学二胡连一把琴也没有,琴还是向老师借的,第一堂课的时候连声音都拉不太出来,内弦外弦老是弄错,相当的笨拙。

还好我原本有音乐的底子,知道学乐器的诀窍,搞懂了音阶的位置之后,用了二三天的时间将D调的音阶练了又练,抓准了,然后又将G调的音阶也练了,二个星期大致上完成了基本的“抓音阶”阶段,可以慢慢的拉简单的曲子,第一首选的是儿子小提琴课的第一首儿歌曲子“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不料就这样,我竟然一头栽进了二胡里面,被那二条弦给绑住了。

这几天玩二胡玩很大,哈,很痛快,好像上瘾了。琴技还差很多,琴艺更谈不上,不过琴意,创意却不少。或许是我写文章诗词和谱曲写歌,舞台的经验也不少,所以玩起来范围相对的宽广得多。

如果听看我编的“逃命”,又拉又唱又演,相当有趣,值得一笑,哈哈大笑。当然最重要的是我能够自得其乐。可确定的是,二胡已经为我“拉开”了人生中的另一扇门。

二胡的感觉和口琴很像,都是单音,但是二胡的变化比较多,非常适合“痛快的玩”。至少二胡比口琴容易保持干净。
  
有了“新琴”之后,拉起来心情更好,希望的是能够学到更多的技巧,这样玩起来就更尽兴了。

如今怕的是玩过头,琴却没有学好,让懂得的人看笑话了。哈,我现在还是拉得很糟糕,失误太多,我得在基本功上加紧努力。

由于已经有了几样固定的嗜好,而且也都很顺手称心,多年前我打破了二十多年的惯例,试着写“武侠小说”,不料写得入了迷,思路云涌,连睡觉都不得安稳,不知不觉的写了将近二本书的分量,多年之后,我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再为什么东西入迷了,这次的“学二胡”,虽然这只是在开始的阶段,我竟然再次的尝试了上瘾的感觉。

所以啊,不要以为自己是“坐怀不乱的不动明王”,不会再次动心,对人对事对物都有再次上瘾的可能,我意外的对二胡上了瘾,有益无害,有利无弊,花的只不过是买一把二胡的钱,尚幸,尚幸(还好,还好)。

咿--喔--,咿--喔--,在二胡弦音中,祝大家“如意自在通通顺 心情开朗事事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前天来了一阵夏日的骤雨,巨大的雨珠,狂猛的落势,屋檐的水帘,路面的水花,这是夏日最后的翻腾,毫无保留的浇灌,要用最热切的衷心将这一季的绿给留住。
  • (shown)“送不到的爱心”会让人有种“送不到”的遗憾和“念念不忘”的折磨,也会使人经由这样的过程,更懂得珍惜别人而更愿意付出自己。
  •  天晴   观山水 游江湖  得以   宽胸怀 解郁闷   怡心神 忘忧烦
  • (shown)感情和感受的软体与家庭、教育、环境等硬体,相互彼此的交融造就了我们的心灵和生命,如何在软硬之间寻求一个安然自在,自乐人乐的落足点,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功课。
  • 根据统计,世界上大部分的家庭都不富裕,所以大部分的人都不能无忧无虑,因此不快乐的家庭远比快乐的家庭多。
  • 江河滚滚奔千里 随波而逝心不甘 逆水行舟势难行 何妨入海扬大帆
  • (shown)儿女就是父母的翻版,家庭的习惯,这种血液里头找不到的“生活遗传的DNA”都会出现在一家人的身上。
  • 以前对于这则孝顺的故事总觉得没有“严重到需要列入”的程度,因为不过就是装装小丑逗逗父母开心笑笑而已,只要有孝心,人人都做得到,并没有什么了不起。
  • 当我在床上辗转反复的时候,忽然,我的心中有个声音温柔的对我说,“帮一个算一个,救一个算一个。”
  • 不让“父母的意愿成为儿女的梦魇”,这样才是出于对儿女的“有益的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