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正述】商之三十三:牧野之战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正述(大纪元)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正述(大纪元)

      人气: 6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纣王应战

另一方商纣王的备战应战,原来几乎不为人知。1977年陕西出土了一批甲骨,补上了一些文献缺失。

出土的是商朝晚期的庙祭甲骨,其中一片编号为H11:1,记述商纣王在父亲帝乙的宗庙中举行祭祀,祈求成汤保佑并且占卜。

研究人员认定,它们是牧野之战发生之前,商纣王对武王来伐的告祭,希望伟大的先祖保佑他平定周室的来犯。时间是癸巳日,距离甲子日决战还有31天。

那个时间周武王正在恶劣的气候中长途跋涉。

商纣王不仅知晓武王的军队前来,还从天象里看到了不吉。

金星在白昼出现了。天上只有一个太阳,地上只有一位天子。金星与太阳比肩而出,“乱纪”之象显现。

商纣王在癸巳日向祖王文丁和父王帝乙祭祀、卜问,并且烧制了一个陶土罐,把记录下的内容刻在陶罐上。烧成的陶罐是红色的,很漂亮,纪念意义非凡。

铭文如下:

金见。率辛师 亡周侯元西伯行 右师田自州西邑 祖丁乙爪 有明纪斁任 允自西伯侯。祖丁乙!征文夕祀,辛丁乙师眉走 享井,朕御皿(蛊)曰:角明,有余征导舟玄,田封,它肯御。

学者的破解为:“不祥之兆,白昼出现了金星(太白星)。是否出动我的军队?是否会有周候元西伯的队伍和他的右(佑)军队从州西邑起推翻商朝?祖王文丁和父王帝乙的在天之灵会保佑我们吗?纲纪会不会因西伯侯的兵动而崩溃呢?”

“祖王文丁和父王帝乙!为了征伐文王而晚上献祭,那么我们(帝辛乙)的军队能否走至终(最终取胜)?祭井宿,朕能否抵御天殃?王观察星兆判断吉凶说,角宿在发亮,我会征伐文王,把船(国家)导向稳定,西邑征伐后将会分封,灾殃会止。”

关于这个红陶罐还有一段故事:

韩国一个收藏爱好者辗转买到一只中国古陶罐,这个陶罐完好无损,颜色美丽,罐肩上的花纹也很美丽,他将它买来做了杂物罐。

2005年的某一天,他突然觉得自家的红陶罐上刻着的不是画饰而是古文字,就请他们的甲骨文学者为之鉴定。结果学者一眼认出是殷商文字。

韩国一个收藏爱好者辗转买到的中国古陶罐,上面的甲骨文记录了牧野之战发生前,商纣王对武王来伐的告祭。(图片由韩国保存者提供)

台湾报纸为此做过专题报导,说到学者的震惊:“当他第一次看到红陶罐时,整个人几乎僵在那儿。”“手上正捧著一个可能记载一件完整史实的三千年古物,对他来说真有如晴天霹雳,顿时感觉全身鸡皮不寒而栗。”

因为这是商纣王祭祀问卜的实物记录。

这个红陶罐经过了热释光(TL)年代测定,被认定系1700至2700年前的制品,现在连他的主人移动它也要戴上手套了。

癸巳日,商纣王的祭祀卜问刻上了甲骨、烧成了陶罐,甲骨和陶罐──同一个事件的两个相关物──几千年以后它们再一次相遇。

红陶罐记述的星象也和当时的史实相印证。《吕氏春秋‧慎大》记载过一件事:武王得胜之后,曾经问过两个俘虏,你们国家有什么怪异的事吗?其中一个回答说,有,白天看到星星而且还有血雨。“昼见星”──金见。

伴随着牧野之战的起始,还有其它奇特的天象,周室有详细的“起居注”记录,我们到周朝再介绍。

双方兵力

武王的克商之旅一路疾行,虽然未有延误,却也没全部“入场”,武王决定 “择车”“ 选马而进”。“ 以锐师” 赶往殷郊。所以,甲子赶到牧野的周军并不多。具体的数目,各家统计不一,计有:
《墨子》:武王以择车百两,虎贲之卒四百人,先庶国节窥找戎,与殷人战乎牧之野。
《孟子章句》:武王之伐殷也,革车三百辆,虎贲三千人。
《吕氏春秋‧简选》:武王虎贲三千人,简车三百乘。
《吕氏春秋‧古乐》:武王即位,以六师伐殷。六师未至,以锐师克之于牧野。(注:古制一师二千五百人,六师即一万五千人。)
《韩非子‧初见秦》曰:武王将素甲三千。
《博物志》:武王伐殷舍于几,逢大雨焉。率舆三百乘,甲三千,一日一夜行三百里,以战于牧野。
《史记‧周本纪》这么记:“武王率戎车三百,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以东伐纣。” “诸侯兵会者车四千乘,陈师牧野。”

商王朝的兵马?

《史记‧周本纪》说:“帝纣闻武王来,亦发兵七十万人距武王 。” 距通拒,纣王听说武王来了,也发兵70万拒武王。

此统计数字不见于《史记》前的其它经书,算是独家制造。但是对后世影响巨大,不得不把它拿出来说道一番。

纣王时代,王朝的总人口是780万,除去一半女性,390万,除去年老的和年少的再一半的话,195万。70万的概念,是整个商王朝的男性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

有个著名历史学家,在自己的史学丛书中一次次发感叹:“司马迁是个大文豪,司马迁真是个大文豪啊!”令人忍俊不禁。

历史学家太文学化了就比较麻烦,故事是好看了,视听也混淆了。比如这个70万,很多人认为司马迁写错了,于是前后数调换,将它们缩小为17万。现代学者根据甲骨文、地下文物,已推算出商末的王邑人口仅有14.6万人。拉出17万战斗兵马,估计也是要全国动员的。

周朝自家的史官记录在这里:

《牧誓》:“武王戎车三百两,虎贲三百人,与受战于牧野,作《牧誓》。”──武王的三百战车、三百虎贲兵,准备跟纣王受决战于牧野,于是作了《牧誓》。

战后的综述《逸周书‧克殷 》:“周车三百五十乘,陈于牧野,帝辛从。”──周方的战车三百五十辆,列阵于牧野。帝辛迎战。

“武王戎车”三百,“周车”多了五十,因为还有八个诸侯赶来助阵。

商军在人数上占据绝对优势,周方的史官又无法点数,于是这么说:《周书‧武成》“甲子昧爽,受率其旅若林,会于牧野。”──甲子日黎明,纣王受率领他如林的军旅,会战于牧野。

周朝的《大雅‧大明》里说“殷商之旅,其会如林”,殷商的军旅,旗密如林。虽是含糊,却也真实。

战前履礼

武王如约赶到,商纣王的兵马也已严阵以待。不过不急,战前的大事──誓师礼还是要进行的,进行得还很隆重,因为商纣王也是会等的。

周武王侧身画像(公有领域)
周武王侧身画像(公有领域)

同样的誓师礼,几百年以前,商纣王的先祖成汤也进行过,留下的是《汤誓》, 这次周武王留下的是《牧誓》,牧野之地的誓师:

武王的左手持黄色的大钺──象征征伐权、绘有龙纹或虎纹的铜斧,右手握著系有白犛牛尾的旗帜,先致欢迎辞:“西土远来的朋友们,辛苦了!”西土而来的是八个小方国的车马,他们是赶来助战的。

武王说:“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以及庸、蜀、羌、髳、微、卢、彭、濮的人们,举起你们的戈,排列好你们的盾,竖起你们的矛,我要宣誓了。”

接下来,武王历数商纣王的罪行,并且宣布:“今予发惟恭行天之罚。”──现在,姬发我恭敬地执行上天的责罚。

最后交代:“今天的战事,每迈进六步或七步,要停下来整理一下伫列。冲刺不超过四、五、六、七下,也要停下来整理伫列。要像老虎、大熊、豺狼和神离(山神兽)一样勇猛。不要攻击投降的人,以便帮助我们西土。努力吧,将士们!如果不努力,你们自己也会受到惩罚!”

保持队列的严整,现代人看上去有点可笑,其实也是军礼的要求,不攻击投降者,也是军礼,谓“不校勿敌”,不勇敢要受惩罚,更在军礼之内。

“结日定地,各居一面”,伐纣大军的对面,应战的商纣王听着对自己的指控,等待他们宣誓、布阵而按兵不动。

当时的情景无可窥知,站在商纣王的角度体会一下古代君王的王者气派还是无妨的。#

参考文献:
1.《甲骨学通论》
2.《武王克商前帝辛占星陶文与H111帝辛卜辞》
3.《吕氏春秋‧慎大》
4.《荀子‧儒效篇》
5.《商代史纲论》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研究组

反馈信箱:zglszs@feitiancollege.org

点阅中国历史正述】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正述(大纪元)
    商朝天命的结束,历史上称为武王伐纣,也称武王克商。武王,周武王,也就是周文王姬昌的儿子姬发;伐,征伐。西伯周文王去世第三年,他的儿子武王出动大军,讨伐商纣王,这次战争发生在朝歌郊外70里处,也有一个专有名称:牧野之战。商、周两族在牧野之战完成他们的交替。
  •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正述(大纪元)
    在纣王离世三千多年后,甲骨文被发现了,又过了几十年,甲骨文被破译出来了,这些年,出土的文物越来越多了,我们才知道,纣王原是个励精图治的君王,中国东南部是他统一的。
  •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正述(大纪元)
    纣王出名的,是他的耽于享乐和昏庸,《史记‧殷本纪》是这样记载的:“他喜欢酒、淫靡的音乐,迷恋女人。尤其宠爱妲己,唯妲己的话是从。于是,他要乐师涓作新的用于享乐的曲子、华丽夸张的舞蹈。他加重赋税,用来充实鹿台的钱财和钜桥储存的粮食。他多方收集狗马和奇玩,将这些充满了宫廷。他扩建沙丘和花园楼台,捕获很多飞禽走兽养在里面。他侮慢先祖和神灵。他整日在沙丘玩乐,在池里灌满酒,把肉挂得像林子,叫男女脱光衣服相互追逐,通宵饮酒取乐。”
  •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正述(大纪元)
    末朝的帝王不好当,纣王的父亲帝乙留下一个夷乱未平的王朝,他王椅还未坐稳,异常的天象已经出现了,越到后来越严重。
  •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正述(大纪元)
    帝乙的王位由小儿子继承,没有让大儿子继位。大儿子名叫微子,小儿子名叫受德,也叫受,这两个儿子是一母所生。不同的是微子出生的时候,他们的母亲还是偏妃,生下了两个儿子微子和中衍后,母亲被立为正妻,之后生下的是受德。
  •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正述(大纪元)
    武乙死了,继位的是他的儿子文丁,文丁的名字有几个版本,《史记》叫他太丁,甲骨文里他是文武丁,他的名字叫托,多数古籍称他文丁。
  •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正述(大纪元)
    武丁的王位传给了儿子祖庚,祖庚不几年就去世了,他的弟弟祖甲继位,祖甲没有管好自己,连累父亲创下的基业受损,《史记‧殷本纪》中说了原因:“帝甲淫乱,殷复衰。”帝甲的后几世乏善可陈,除了纪年,其它不见于史。
  •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正述(大纪元)
    一不小心就踩在帝王身上的殷墟,小屯村是它的中心,著名的商朝宫殿宗庙都在这里,1975年,中国的“农业学大寨”年代,这里的土地也要开荒造田。考古专家听说了这个消息,就抢在造田之前把村子西北的高岗地探查了一遍,结果就找到了殷墟唯一一个从未被盗过的商代大墓。
  •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正述(大纪元)
    在有仍国,帝相的妃子后缗一心一意教导相的遗腹子少康。自幼,少康就聼母亲向他讲述先祖大禹如何心怀天下、勤恳劬劳,并告诫他要和先祖大禹一样,关爱天下庶民。后缗也讲到太康被逐,仲康沦为有穷国的傀儡,仲康之子相流亡在外,又被寒浞派兵追杀被迫自刎,又历经了有穷氏后羿和寒浞之乱,这些夏朝的奇耻大辱。长大后,少康立誓要洗雪降临在大禹后裔头上的耻辱。少康沉着地筹划每一步,沉稳地展开了夏朝的复国大业。
  •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正述(大纪元)
    启过世以后,他的儿子太康继位。太康养尊处优,从父王夏后启那儿得到大位,不知珍惜。太康缺乏德行的锤炼和治理天下诸事的历练,耽于逸乐,把时间荒废在游猎上。他每年在外行猎游乐的时间越来越长,在都城的时间越来越短。有时去遥远的山林中狩猎,甚至一去百天不归,纵情恣乐,忘乎所以。他也不懂得体恤别人,不知节制,放纵行乐的行径引起众民的怨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