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牛画──《平畴呼犊》赏析

作者:郑行之
宋 佚名《平畴呼犊》轴‧ 绢本‧设色画。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宋 佚名《平畴呼犊》轴‧ 绢本‧设色画。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人气: 61
【字号】    
   标签: tags: ,

平畴上正上演着这样一出家庭戏码  ——

牛犊:慢点呀,等我,等等我啊!
母牛:快呀,走快点,快点过来吧!

秋天了,在生长著不知名小树和开花芦苇的荒郊中,一母一子两头牛,也不知是要回家还是想换个地方吃草,母子俩一前一后,在傍著经受长年风吹雨打,表面坚硬光滑的石块的山路上走着。小牛腿短步子小,走着走着就落在母牛后头了,眼看越走越后,小牛急了,不甘落后地抗议起来。这时母牛停下了脚步,有点无可奈何地回过头来,看着它、等它。

这位不知名的画家在画这幅画之前,一定做了许多功课,除了研究牛的体形外貎外,还把牛身躯各部位的比例,本身肌肉骨骼的组织结构都观察清楚,更把牛在什么状态下,会出现什么样的动作和表情;在不同的角度下,体形会产生什么变化,也都观察得非常清楚。所以画家描绘小牛在鸣叫时那种高高地昂起头,伸长脖子,张著口唇,抬起一只前足,弓著尾巴轻摇的模样,画得真是逼真传神,观画者仿佛也听到了小牛急促的呼唤声。

画家先以淡墨钩出牛的身形体态,再依牛体各部位的结构铺染深浅不一的墨色,做出凹凸明暗效果,等牛的实体感出来之后,再以细线加勾各处细部变化,包括头角、五官、四肢、牛毛等等,这时不但牛儿有了表情,栩栩如生的感觉也会慢慢地出现。

《平畴呼犊》局部。(公有领域)
平畴呼犊》母牛和它的牛犊在荒野中对话。

画家在构思这幅画时,也许就想刻划牛的心理状态,把这对牛母子拟人化。他让两只牛儿都往上抬起一只前足,母牛是举足挥向右前方,牛犊则是往后划,看起来是各持己见,要求对方听自己的。作为母亲,可能平日教导孩子的次数多了,不知不觉地,举手投足都呈现指挥状态,它挥动前足可能是在说:快呀,走快点,快点过来吧!然而急坏了的牛犊却用力扭动着身躯,同样抬起一只前脚,朝向后方划动,好像是在说:慢点呀,等我,等等我呀!

《平畴呼犊》牛犊 局部。(公有领域)
平畴呼犊》牛犊不甘落后地抗议著。
《平畴呼犊》母牛 局部。(公有领域)
《平畴呼犊》挥动前足的母牛正在和小牛交谈。

这对母子牛所站之处是一方坚实的岩石地面,是个较为平坦的版块面,看来就像一个舞台般,可让牛母子演绎故事的空间。稍后方是一些隆起的岩块,这些岩块的侧边露出不知是风蚀还是水蚀的痕迹,画家以小斧劈皴的手法把这些自然断面处理得十分干净利落,这些岩块层层叠叠,镶著似乎是精心雕镂出来的侵蚀面,静默地退让到这对动感十足的牛母子身后,形成了屏障似的背景。

《平畴呼犊》岩块杂树 局部。(公有领域)
《平畴呼犊》岩块杂树。
《平畴呼犊》,墨黑的杂树和牛母子遥望成三角布局,产生了稳定的结构。(公有领域)
《平畴呼犊》墨黑的小树有稳定结构的作用。

而伴随着这些坚实岩块的是一些因秋深了而稍现枯黄的芦苇草,还有荆棘、小树、低矮杂树等。芦苇草那细长叶片有序地交织著,圆笔钩勒的笔法使得这一片芦苇草、芦花显得疏朗有致、柔细而具韧性;低矮杂树是以双钩夹叶法来铺陈,而以写意法并以浓墨画就的小树,虽然被荆棘给纒著,但它那一簇簇笔意自在、向上攀升的墨叶,却把这稍显疏淡的画幅给注入了生气,并且和画中这对母子牛遥遥相望,稳稳地拉出了让画面相对宁定的布局。

《平畴呼犊》芦苇草 局部。(公有领域)
《平畴呼犊》清朗有致的芦苇草 。
《平畴呼犊》水岸一角。
《平畴呼犊》水岸一角。

最后,我们还可看到牧牛时不可或缺的水源,画家把江岸的某个小小角落以坡渚起伏的方式给弯延过来,使得整个画面环境更加完善多元,而在水岸周遭环绕着的是画中主角──母牛和它的小牛,还有植物、岩块等等,它们都依自己的属性井然地守在自己的位置上,仿佛在告诉我们,造物主在安排著这一切,让所有这些不管是有机物、无机物,也不论是生物、无生物,只要是有缘分的,都能恰如其分地来走这一遭,来演这一回。@*

《平畴呼犊》
《平畴呼犊》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16年8月1日,画家阿马亚‧格尔派德(Amaya Gurpide)在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美国分院作画。(Samira Bouaou/Epoch Times)
    “我们所从事的艺术被污名化了。”纽约中央车站画室创办人、写实画家雅各布‧柯林斯(Jacob Collins)说。不过在今日艺坛,柯林斯的同道越来越多。当你注视他们的作品时,会无法移开目光,你只感到震撼惊叹。这些作品让你放松、开心,这种感觉正是你期望从艺术中获得的。
  • 宋 佚名《柳塘呼犊》册 绢 设色。(公有领域)
    这样一来,一种看似无声却又有声的东西,一种溶溶的温馨感,一种天籁般的自然诵歌就在画中的天与地之间轻轻回旋,充塞了整个画面空间,并且把画中人、画中牛甚至画外的你我也都带了进去。
  • 2016年8月11日,艺术收藏家兼艺术复兴中心创始人兼主席弗雷德里克‧罗斯在家中受访。(Samira Bouaou/Epoch Times)
    罗斯认为,现代派的兴起、其对写实艺术的巧言批驳,以及艺术鉴赏的总体萎缩,要归因于“贪婪”。可以说,在拜金的作用下,对艺术的挚爱被抛弃了。“那些大艺术家作品的经销商们一边咬著指甲等著每一幅画画完,一边想着如果画作源源不断能挣多少钱。……”
  • 2016年8月11日,艺术收藏家、艺术复兴中心创始人兼主席弗雷德里克‧罗斯在家中受访。(Samira Bouaou/Epoch Times)
    在弗雷德里克‧罗斯(Frederick Ross)家中,每个房间、每道楼梯、走廊的每一面墙上,都挂满了令人惊叹的画作,一幅挨着一幅,吸引著观者驻足凝神。要快速看一遍,至少需要两小时时间——罗斯是美国收藏19世纪艺术品最宏富的私人藏家之一。他的藏品一直在稳步扩展,主要是通过在买卖中增值,很少需要他再投钱进去。
  • [荷/英]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爵士(Sir Lawrence Alma-Tadema,1836—1912),《黑利阿迦八鲁斯的玫瑰》(The Roses of Heliogabalus),1888年作,布面油画,132.1×213.9 cm,私人收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19世纪的欧洲学院派绘画,在上个世纪很长时间里都是保守的同义词,只能以几百美元的贱价卖掉;近年来,学院派绘画重获艺术市场肯定,屡屡拍出数百万美元的高价。如果不了解学院派,就不能真正理解19世纪西方艺术。学院派艺术家们并不像后世人那样看待自己的作品,且其内部也有流派之分,这正是本系列文章将要讨论的话题。
  • 2016年7月15日,(左起)艺术家埃德蒙‧罗沙(Edmond Rochat)和雅各布‧柯林斯(Jacob Collins)在观赏扬‧凡‧艾克(Jan van Eyck)的《圣芭芭拉》(Saint Barbara)。(Milene Fernandez/Epoch Times)
    一位写实画家鼓励我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劳耶新馆看一个展览“未完成:可见的思维”(Unfinished: Thoughts Left Visible)。由于特别渴望对古代大师们有更多了解,我聆听了美术馆的讲解。意犹未尽的我,决定邀请写实艺术家们来谈谈他们对大师未竟作品的想法,以及这些画作对其创作会有怎样的影响。
  • 《兰亭序》摹本。传世的历代摹本中,最传神的当属唐人冯承素的“神龙本”。(网络图片)
    《兰亭集序》,又称《兰亭序》,是“书圣”王羲之的作品,素有“天下第一行书”的美誉。
  • 民国 陈年 水仙梅石 轴。(台北故宫提供)
    国立故宫博物院现正展出“典藏新纪元-近现代书画名品展”,此展将展至4月30日止。本次展览展出近现代时期位于京津地区书画家的作品,此一期间正值中国由帝制走向民主,文化艺术呈现朝气蓬勃景象之时期,书画作品内容多元丰富,充分反映出历史演变的轨迹,亦可视为民国岁月流变的缩影。
  • 溪岸一角,杂树三株,盘根错节,枝叶繁茂。一株叶已泛红,为一秋天景象。二头水牛在溪中游息,一只牛犊正欲涉水。
  • 公元1864年1月1日,湖南湘潭县南一个叫做星斗塘的地方,一户贫穷的人家生下了一个乳名叫“阿芝”的男婴——齐白石。清贫的家境,使这个体弱多病的孩子在念了不到一年的私塾后,就不得不砍柴牧牛,担起生活的重担。齐白石晚年有方印叫“系铃人”,追忆的是他小时上山放牛,祖母和母亲不放心,在他脖子上挂一铜铃,归家时即可远远听见的情景——“祖母闻铃心始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