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艺术的复兴(2) 新世纪工作室 学徒制焕活力

2016年7月14日,佛罗伦萨美术学院新泽西州泽西市分院负责人乔丹‧索科尔(Jordan Sokol,左)于该院。(Samira Bouaou/Epoch Times)

2016年7月14日,佛罗伦萨美术学院新泽西州泽西市分院负责人乔丹‧索科尔(Jordan Sokol,左)于该院。(Samira Bouaou/Epoch Times)

人气: 3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3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Milene Fernandez报导,张小清编译)在大都会纽约,有这样一群艺术家,公众大都不知他们的存在。他们是技艺高超的画家、雕刻家,更准确地说,是经过工作室或学院训练的画师或雕塑师。在艺术机构普遍对“美”不屑一顾的时代,他们不会为说出这个字而尴尬。在大博物馆或大画廊,你极少能看到他们的作品。他们的作品或已被私人收藏家抢购而去,或还在工作室里等待着慧眼的发现。

接前文»艺术的复兴(1) 写实艺术工作室引领美的提升

21世纪的工作室

古往今来,都有一部分艺术家,认为以写实手法对现实进行视觉表达是一种必需——从17,000年前法国拉斯科洞穴壁画问世之前,情况就是如此。尽管艺术教育及当代艺术潮流的“去技巧化”,在近几十年来的艺术创作中“登峰造极”,很多艺术家仍然渴望找到一位明师,能像古代大师那样严格教授他们绘画和雕塑。除了一些插图学校之外,许多高校的美术学院几乎没有开设教素描和绘画的基础课——构成、透视、明暗表现等都被忽略了。

• 纽约皇后区中央车站画室

“我18岁的时候,据我所知,没有什么地方能找到人教我真正想学的东西。所以我接受了一种相当普遍的说法,那就是会画画的人在1913年之后全消失了,想要学习如何画画,就得靠自学了。我多次听到过这样的说法。”柯林斯说。

柯林斯确实花了很长时间自学,临摹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伦勃朗等大师的素描名作。最终,他在纽约艺术学生联盟(The Art Students League of New York)找到了他后来的两位导师托尼‧莱德(Tony Ryder)和泰德‧塞斯‧雅各布斯(Ted Seth Jacobs)。

“泰德和托尼传授素描和绘画有很独到之处。”柯林斯说:“不仅是教你画法,这种教学真的能让拥有共同价值观的人感到血脉相连。他们如同继承了一种血统,一条DNA链。”

雅各布斯的老师是弗兰克‧雷利(Frank Reilly),雷利师从乔治‧布里奇曼(George Bridgman),后者是19世纪末法国学院派名家让—莱昂‧热罗姆(Jean-Léon Gérôme)的高足。热罗姆的绘画渊源于新古典主义大师安格尔(J.A.D. Ingres)和雅克-路易‧大卫(Jacques-Louis David),后者的艺术又可以追溯到米开朗基罗的同代人安德烈‧德尔‧萨尔托(Andrea del Sarto)。

柯林斯先后在纽约艺术学院(The New York Academy of Art)、美国国家学院(The National Academy),以及他自己的工作室教画画。他的画室早先在一栋褐石屋中,后来搬到水街(Water Street),现在又变成皇后区的中央车站工作室(Grand Central Atelier)。

2017年3月6日在纽约皇后区中央车站工作室作画的学生们。(Samira Bouaou/Epoch Times)
2017年3月6日在纽约皇后区中央车站工作室作画的学生们。(Samira Bouaou/Epoch Times)

“一开始我找到了几个人,之后找到了更多人。再后,通过各种途径的努力,我获得了现在这样一个天地。我周围有很多不同的朋友、同行艺术家以及学生,大家都在冀求开创不同以往的艺术景观。画室很小,没有很多赞助,也没有制造很多新闻,但这里确实有些真东西。”他说。

“‘美’是能让我们从艺术体验中获得营养的物质。”

——丹尼尔‧格雷夫斯(Daniel Graves),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创始人

 

• 佛罗伦萨美术学院

与柯林斯一样,丹尼尔‧格雷夫斯(Daniel Graves)——规模更大的“画室”佛罗伦萨美术学院(The Florence Academy of Art)的创始人,多年来也一直在寻找明师。他牺牲了很多,通过在佛罗伦萨售卖蚀刻版画和油画挣扎求生。与志同道合的艺术家一起,他努力发掘著被忽略的传统,并将其拼合为整体。他们还自创了根植于法兰西美术学院(Beaux Arts Academy)传统的技法课程,但比后者更为灵活,让学生能自由走出一己的风格之路。

格雷夫斯的绘画师承,可以直接回溯到法国学院派的理查德‧F‧拉克(Richard F. Lack),拉克在美国名画家帕克斯顿(William McGregor Paxton)门下受训,帕克斯顿则受教于让—莱昂‧热罗姆。

2016年5月1日,在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画廊的艺术展览开幕式上,该院创始人丹尼尔‧格雷夫斯(右)与艺术家爱德华‧米诺夫(Edward Minoff)在讨论一张绘画。(Milene Fernandez/Epoch Times)
2016年5月1日,在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画廊的“Consecrated Reality”(圣洁的现实)艺术展览开幕式上,该院创始人丹尼尔‧格雷夫斯(右)与艺术家爱德华‧米诺夫(Edward Minoff)在讨论一张绘画。(Milene Fernandez/Epoch Times)
2016年5月1日,在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画廊的“Consecrated Reality”(圣洁的现实)艺术展览开幕式上,该院创始人丹尼尔‧格雷夫斯(右)与艺术家爱德华‧米诺夫(Edward Minoff)在讨论一张绘画。(Milene Fernandez/Epoch Times)
2016年5月1日,在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画廊的“Consecrated Reality”(圣洁的现实)艺术展览开幕式上,该院创始人丹尼尔‧格雷夫斯(右)与艺术家爱德华‧米诺夫(Edward Minoff)在讨论一张绘画。(Milene Fernandez/Epoch Times)

格雷夫斯从1991年开始在佛罗伦萨的科西尼(Corsini)家族庄园花园里带几个学生画画。现在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共有三个分校,分别位于佛罗伦萨、瑞典和美国,约有来自40个国家的200名学生。

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纽约中央车站画室、同在佛罗伦萨的天使美术学院(The Angel Academy)以及意大利卡诺瓦画室(Atelier Canova)等大型写实画室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之前,美国国家设计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Design)和艺术学生联盟一直设有“画室”形式的空间,为技艺高超的具象艺术家们授课提供了一条通途。

• 纽约布朗区NYK学院

“我上过一个挺不错的学校,他们教些素描——不是完全不教,但绝对不像佛罗伦萨学院教得这么深入。”朱迪思‧库德洛(Judith Kudlow)说。她在纽约布朗克斯区主持着自己的画室NYK学院(NYK Academy at Willow Avenue Atelier)。库德洛早年在华府政界任职,出于追寻艺术的热情,于1988年搬到纽约,成为职业艺术家。她曾随不少艺术名校的名师学画,包括纽约艺术学生联盟、美国国家设计学院和纽约美术学院(New York Academy of Art)。

2016年3月7日,艺术家布伦丹‧约翰逊(Brendan Johnson,左)和纽约皇后区中央车站画室创始人雅各布‧柯林斯一起创作雕塑。(Samira Bouaou/Epoch Times)
2016年3月7日,艺术家布伦丹‧约翰逊(Brendan Johnson,左)和纽约皇后区中央车站画室创始人雅各布‧柯林斯一起创作雕塑。(Samira Bouaou/Epoch Times)

“雅各布‧柯林斯是第一位教我一步一步作画的老师。这真令人兴奋。我心想:‘为什么没早点学呢?’每位学生作画都有一套程序。”库德洛说,“雅各布‧柯林斯和丹尼尔‧格雷夫斯就如同(画室复兴的)奠基人,他们俩居功至伟——比我能想到的其他人贡献都大。”

库德洛解释了画室训练为什么这样简单而高效——从中世纪开始就是这样。学生可以选老师(大师),反之亦然。这很像学徒制,徒弟会帮老师调颜料、打扫工作室或跑腿等。

纽约布朗克斯区NYK学院(NYK Academy at Willow Avenue Atelier)负责人、艺术家朱迪斯‧库德洛(Judith Kudlow)2月23日摄于该院。 (Samira Bouaou/Epoch Times)
纽约布朗克斯区NYK学院(NYK Academy at Willow Avenue Atelier)负责人、艺术家朱迪思‧库德洛(Judith Kudlow)2月23日摄于该院。 (Samira Bouaou/Epoch Times)

库德洛将自己的作画区域置于画室正中央。“当我在这里(作画)时,每个人都看得到我在做什么。”她说。比如,学生们可以亲眼看到她为展览做准备,与画廊老板谈话、商讨价格、包装画作准备“发货”等。除了在课上学习作画,他们也学习怎样卖画,以及怎样应对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通常会面临的考验和困苦。

她说:“在我的画室,我从头教起,从帮他们削铅笔开始,一直教到怎样画油画、完成自己的创作。”她说。她还让学生自由选择继续上所谓“大师课”,为学生们提供独立的画室空间,帮助他们过渡为独立艺术家。

“当我在佛罗伦萨学习的时候,老师们的画室也在校内。这对学生而言是最令人鼓舞的一件事:六七十岁的老师每天到得比学生还早,日复一日在画室里画画。”佛罗伦萨美术学院新泽西州泽西市分院的艺术家和负责人乔丹‧索科尔说。(待续)

工作室创作选粹:

科琳‧巴里(Colleen Barry),《玛丽‧珍妮‧沃德》(Mary Jane Ward),2015年,木板油画,9×12英寸。(Courtesy of Colleen Barry)
贾斯汀‧伍德(Justin Wood),《水罐和柠檬》(Jug and Lemon),2015年,由。布面油画,14×11英寸。(Courtesy of Justin Wood)
萨宾‧霍华德(Sabin Howard),《坚持》(Persistence),铸铜雕塑。(Courtesy of Sabin Howard)

点阅《艺术的复兴》全文。

责任编辑:方沛

评论
2017-03-31 8: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