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红朝毁灭记(7)张张刘密谋

作者:圣子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人气: 4519
【字号】    
   标签: tags: ,

习进平正式上位后,为了身家安全和集权,也为了在思想和精神上凝聚拉拢人心,提出了恢复中华传统文化、实现中国梦、依法治国等口号。为实现这些口号,他立即改革中央的部门机构,成立了四个领导小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分别由习进平自己担任组长。最先要做的,就是废除国际上最痛斥的,也是违反中国宪法的劳教制度。但是他的改革很快得到了政治局常委多人的反对,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全国人大和政协多是阴奉阳违,明里暗里抵触,扣押他的命令和政策不发到地方上。

“居然废除劳教制度,改变党祖规矩,那法轮功怎么办?平反?谁担得起这个责任?真是天大的笑话,傻冒一个。”江派到处这样传话。习得知后,一方面安抚江派的人:“劳教废除,以后可以判刑和社区矫治。”另一方面,习让自己亲信所管辖的城市做表率。当时,北京、福建开始暗暗地改了劳教所,但是,政法委规定只能改名字,不能改劳教行为。习知道后,非常生气,为推行新政,提出“打虎拍蝇”口号,开始了反腐清理政敌运动。

“什么改革小组?这分别是为自己造神,垄断权力,从我们手中夺权,我们从此后一个个等着可悲下场好了。”江派人员全国人大主席张德江、全国政协俞正声、文宣部刘云山、国务院党组张高丽、武警司令王建平等人聚集在一起议论。俞正声说:“张主席,我们都是托江主席的福才有今天,你是我们的老大,人大有弹劾和选举权,你说一句话啊,你叫我们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我们总不能等别人刀磨快了,干等着被割被宰吧!”张德江认真地写完一幅字,吹着墨迹,头也没抬,只管说:“怎么样?港澳办的主任要我写幅香港的对联,说我书法大有长进,你们看呢?”

刘云山一把夺过他的毛笔,说:“人家在火炉上烤,你还在冰水里泡,兄弟们等你拿主意呢!”

张高丽也说:“是啊,什么四组组长,这在我党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直接与我党民主集中制的祖制作对,就拿这一条,我们就可以与他对簿大堂。”

张德江这才抬起头,拿起一个徽章说:“我看这事啊,算了,大家服软算了,可能还能换来个平安着陆,图个晚年清静!”

刘云山等人一把夺过徽章,急了:“你这话对得起谁啊?我们都指望你,你怎么说泄气话?如果当年不是薄这个王八蛋错打了巴掌,今天坐在一号楼的,就是我们兄弟几个,当年是谁把你推到人大来了,你还有没有良心?” 刘云山一看那徽章,原来是香港的徽章。

张德江狠狠地看了眼刘云山:“你懂什么?”

王用激将法说:“是啊,人家是总书记,说了算,反腐反腐,反到我们头上了,自认倒楣。”

张德江说:“别人听他的他是总书记,如果别人都听我们的,不就是我们是总书记嘛,关键是要争得人心。”张德江给刘云山一篇稿子,说:“明天发表在《人民日报》上。”刘云山一看:《历史最初,总书记只是记录会议的职务,人大有对总书记的弹劾权》。

刘云山笑了:“哈哈,他还提出什么中国梦,我看是南柯梦吧。”

“准确地说,叫他变成黄梁梦。”王说。当下,大家拟定了下一步行动的秘密计划。

习进平为了社会稳定,也为了自身安全,要推行他的政策,需得力助手,他选了一个人任中纪委书记,那人就是王奇山。当年,令计划、周永康等人对王奇山的反腐非常不满,周永康对令狐计划曾有一句话:“要保住这座山(指谷俊山),就要推翻那座山(指王奇山)。”王奇山抓了谷俊山之后,就知道反腐已是你死我活,政敌恨死自己了,习和自己已没退路。但是,这样反下去,共产党实在没有存在的合法性,因为所有党官都贪。习对王说:“我很累啊,这样下去,真不知共党还有几天可存在,真想到这一步算了,你看反腐步子要不要缓一缓?”

王说:“我的面前每天有千百只苍蝇蚊子飞啊,他们叮人咬人,还有大小老虎虎视眈眈啊,我真不知自己何时会死啊!”

习说:“唉,年休养的例日到了,要不我准你到301医院去多疗养一些日子吧。”

按中南海惯例,一年一次的体检日到了,习带王去301医院体检,由习的助手和警卫谭红陪同,王由曹建名和周强陪同。就在习准备要接受打针时,其秘密电话突然收到短信秘报:“有人趁体检准备打毒针搞谋杀。”习大吃一惊,临时通知王放弃这次疗养。

这次体检的时间和医生是由谭红安排的,很快,谭红被关押讯问,可是谭红是死骨头,就是三根警棍同时电他,也不肯说出一个字。调查组组长说:“不就是江泽民和曾庆红嘛,通过令狐计划、张高丽、王建平指使,医生是由姓周的传口信说的,别人都招了,你还不说,要为自己留活路啊!”谭宁死不说,习怒发冲冠,以至于他咳嗽一声都崩掉了一粒钮扣:“他有时间撑,就让他慢慢死”。组长说:“就怕背后有‘吐痒’撑着。”

“吐痒”是中南海私下对江泽民的绰号称呼,江泽民因为欺善怕恶,对美国或强势的力量怕得要命,对国内老百姓,他是绝不手软,香港一个年轻女记者曾在采访他时问他是否安排了下一届的香港行政长官,江泽民在会议厅里连跳带蹦窜到记者面前,手舞足蹈要打记者,一边手指着一边骂:“你啊,吐痒吐森破。”这是句普通话式的英语,翻成普通话就是“你啊,太年轻太幼稚”。从此,“吐痒”便成了不便于直呼他姓名时的暗语称呼了。习进平沉默了好长时间,手一直紧紧抓着沙发沿,把沙发巾都抓成一团了,最后说:“反腐没有丹书铁券,没有铁帽子王。”事后,习组织动用军队, 成立特别调查组调查所有参与的人。

王建平急急来找张德江,不料张高丽、刘云山等人都在。张高丽正对张德江说:“习有军队支持,我们要做两手准备。”王建平说:“你们都在啊,正好,省得我一个个去找,有急事商量啊!”他随手拿起一瓶水喝一口说:“习阿斗要调查我们,这下好像来真的,大家统一口径,都说不知道,是令狐计划一手策划命令的,反正他有胡阿斗作后台,让他一个人去过关好了。”

张德江伸手一巴掌打过去:“混账,习书记至少现在是我党的书记,谁叫你叫习阿斗的?”王捂着脸,委屈地说:“别人都这样叫,我为什么不能叫?”刘云山劝解道:“张兄别打耳光,薄就是一耳光,王逃进美使馆了嘛,最后自己也打成了阶下囚了,你别生气啊。”转脸又安慰王道:“就是别人都可以叫,我们却偏不能,这话传到他耳朵里,张哥也难保你,现在这样是保护你呢!”

王的脸色才缓和。张高丽也对张德江说道:“建平同志的意见我觉得可以采纳,反正令狐是江胡两边都沾的,他本已有贬责了,破罐子索性再摔也就是了。”

“你以为习真这么无知啊,现在要紧的是在谭红遭刑讯逼供之前,先让他灭口要紧!”张高丽说。除张德江外,大家附和道:“是,是。”

大家统一意见后便散开了,张德江看着刘云山和张高丽出门,心想:“这两个人可同甘不可共苦,要提防他们,必要时会出卖我。”#(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共产党的毁灭早在其出现时就注定了,最初的巴黎公社,就是以无产流氓造反起家,后经马克思蛊惑:“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无产阶级要以暴力革命砸碎旧世界⋯⋯”巴黎公社砸毁了巴黎街头无比灿烂的神堂神雕和宗教文化,再后来,列宁、斯大林又以暴力革命屠杀了苏联大批异己分子或所谓的敌人。
  • 江泽民的狗头军师曾庆红说:“从政治和社会问题上,难以让众人心服,从信仰和思想上去收拾他,他们就没话好说了。”
  • 贺果强来到胡办,胡直接对他下达打散江家帮、活捉薄熙来的命令。贺果强倒吸一口冷气,向后退了一步,内心不免慌乱,说道:“我最近身体有毛病,恳求总书记允我告假入院治疗,另差强人。”
  • 习进平是谁?习进平就是胡温和江妥协后安排的总书记接班人。由于陈良宇被胡逮捕后,江安排的接班人没有了,江便安排薄熙来进中南海,胡锦滔以退位相抵,薄便被贬到重庆,实际上江是叫他到重庆锻炼捞取政治资本。
  • 令狐计划是谁?令狐计划是中办主任、胡锦滔秘书,贴身紧跟胡锦滔安排国事和胡的日常行程,但是,由于胡的权力被江架空,胡年轻时被打成右派,深知共党内斗的残酷,导致胡不爱管事,令狐就实质性地当上了“总书记”,所有大事小事,其实都是他自己替胡作了主而不如实汇报,甚至是刻意欺骗。他儿子在嫖娼路上遇车祸,令狐也敢动用卫戍区军人戒严车祸现场, 又私底下与周永康勾结保证不出丑闻,以免影响他的升职。
  • 突然,一阵很响的拍翅声像雷电一样掠过我的头顶,我一下子感到自己离开了地面。我的睡衣被什么东西紧紧叼住,强风吹得我睁不开眼睛,连叫也叫不出声,头上传来海啸一样的拍翅声。
  • 猫头鹰无声无息飞落在洞口上。它头上戴着古怪的黑色礼帽,犀利的眼睛死死盯着我,如同瞄准猎物。我听见从它嗓子眼里发出来的奇怪笑声。它脱下帽子,对我彬彬有礼鞠了一躬,眼神突然变得和蔼可亲,它说出话来…
  • 红狐狸的尾巴尖一来一回,蹭着我的鼻子。哎呀,哎呀,我实在受不了了!我不能再忍了! “啊——啊——啊欠——”红狐狸被我一口气掀落在地,它跳起来惊讶地盯着我看。
  • 放学回来,爸爸妈妈还没有下班,我一个人在家里写作业。我用手指数了数,今天语文老师说,考卷上一个错字要罚写五十遍,我一共有七个错字,就要写三百五十个字!我皱皱眉头,习惯性地去扯头上那三根头发…
  • 世间上没有普普通通的孩子,每个孩子都不一般,像天上的每一个星星,地上的每一颗种子,你的世界独一无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