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北极惊航:美国探险船的冰国远征(3)

In the Kingdom of Ice: The Grand and Terrible Polar Voyage of the USS Jeannette
作者:汉普顿‧赛兹

《北极惊航》(联经出版 提供)

  人气: 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导言】德隆早先曾对北极景观不屑一顾,但很快就打消这心态。当朱妮雅塔号越过北极圈,朝世界最大岛蜿蜒崎岖的西海岸行进,某些景象吸引了他的目光。

他越来越欣赏北极海域的壮丽辽阔、奇幻诡谲的光线变化、皎洁的月色和血红的月晕,还有氤氲缭绕的空灵气氛,那灵气可改变及扩大音效,令人产生天人合一的感受。

他呼吸着周遭轻薄的空气,对“冰映光”现象沉醉不已--“冰映光”是在海空交界处散放的白光,表示前方即将出现大量浮冰。极地风情越来越引人入胜,不时可见由冰块凿出的峡湾、甫脱离冰河的冰山、发出清响拍击浮冰的冷冽海浪、从冰缝里向外窥探的环纹海豹、在深灰色海峡中喷着水柱的弓头鲸。

这是德隆生平所见最纯净无瑕的荒原景致,他渐渐爱上了它。

朱妮雅塔号于七月底开到迪斯柯岛--位于格陵兰北岸迎风面,岛上有许多温泉和北欧海盗传说--之后,德隆的这场“冰的洗礼”也随之结束。

他全身裹着兽皮、双脚踩着毛靴,准备开始干正事了。“我们带着十二条雪橇狗登船,”他在信中写道:“船上景象颇值得一书,整艘船被尘土和煤灰染黑,狗儿成群挤在煤堆里,羊群拴在船头,东一块西一块的牛肉和这一条那一条的鱼干挂在一起。大家已做好万全准备,可朝任何地方出发了。”

船只持续北行的过程中,德隆产生了满腹疑问:霍尔船长和他的探险队究竟发生什么事?哪里出了差错?是什么决策导致任务停摆?如今北极星号身在何方?有任何生还者吗?

身为军官的德隆最在意阶级、纪律、动机--如何筹画一项任务、任务如何失控解散--这些事物,他自觉被拉进了某个谜团,而那谜团远比他平日奉命执行的单调海上任务有趣多了。

七月三十一日,朱妮雅塔号来到位于北极圈上方六百四十公里的冰封小村乌波纳维克,北极侦探故事的剧情从这里开始变得复杂起来。

德隆与布伦船长联袂上岸求见丹麦官员史密斯(Krarup Smith),这位北格陵兰督察向他们透露,霍尔船长曾在两年前率领探险队落脚于当地,后来才告失踪。

史密斯虽不知道北极星号现在位于何处、是否有生还者,却提供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霍尔曾预感自己可能遭遇不测。

霍尔抵达乌波纳维克村之后,曾向史密斯暗示北极星号有阶级纠纷,某些船员正密谋夺去他的指挥权,还提到他自知永远回不了家、肯定会命丧于北极。为保险起见,他把一堆重要文件和工艺收藏品都交给了史密斯督察。

《纽约先锋报》记者马赫(Martin Maher)注意到史密斯“花了相当多时间叙述某次争端细节”,并指出若干探险队成员在过程中“千方百计让全体船员对霍尔产生偏见”。

按照史密斯现下的描述来判断,霍尔的探险行动在进入冰海以前就注定失败了,马赫报导:“北极星号的军官和船员们士气甚为低落,霍尔船长显然对死亡一事产生某种疑惧或预感。”

布伦船长认为,乌波纳维克村是朱妮雅塔号可以安全驶入的最北界,尽管船头覆盖了铁皮,但船体设计和随船装备其实无法应付大量冰块的撞击,不过船上还载有一条体积略小、较能灵活通过冰山和浮冰群的备用艇“小朱妮雅塔号”(Little Juniata)。这艘全长八‧四公尺的单桅帆船,装有一座能推动一具三叶螺旋桨的小型蒸汽机。布伦打算派六名人手驾驶小朱妮雅塔号,沿着峡湾海岸再航行六百四十公里,前往一个名为“约克角”的地方继续搜寻工作。

布伦估计第二阶段的侦察任务得耗时数星期,不过船员们都怀疑搜寻工作能否顺利完成,因为小朱妮雅塔号看起来弱不禁风,就跟一只毫无遮拦的小扁舟差不了太多,而附近海域的浮冰曾经撞毁过不少捕鲸船队。布伦心知肚明,他不能强制任何船员接下这桩危险任务,只能靠自愿者上阵。

德隆是第一个举手的人,长官旋即派他出任小朱妮雅塔号船长。副指挥官名唤齐普(Charles Winans Chipp),出身纽约上州,也是毕业于海军官校,为人沉静可靠。另外还有七个人决定与德隆同生共死,其中包括一位爱斯基摩翻译员、一名破冰引航员,以及《先锋报》记者马赫。

布伦船长向这支搜索小队挥别时,曾在交给德隆的一份书面指示中提到:“本人将竭诚恭候各位完成自告奋勇的危险任务之后返回本船。”

八月二日,他们携带六十天的粮食,拖着另一艘载有五百四十五公斤煤炭的小艇,战战兢兢脱离母船驶向大海。

小朱妮雅塔号穿越一连串浓雾弥漫的海岛和数千座小冰山之际,船上的蒸汽机不断发出乒乒乓乓的响声。他们在因纽伊特人居住的几个偏远聚落--金吉托克、泰西乌萨克等地--稍事停留后,便朝着巨大危险的冰山群前进,船身在冰山底下显得极其渺小。

马赫说,他“从未见过气势如此磅礡的美景……从船上眺望广袤的浮冰在阳光下闪耀生辉,以及上千座崎岖不平的庞大冰山无声无息地漂进巴芬湾的景致,任谁都会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心生敬畏,不禁好奇那些冰山如何才能避免被撞得粉身碎骨。”

最后,小朱妮雅塔号陷入一大片冰阵当中无法动弹。为挣脱束缚,德隆不得不驾着小船反复撞击冰块,把加强船身的厚木板都给撞裂了。他们被寒气逼人的浓雾包围,船上器具都结了一层冰。

马赫写道:“我们完全被困住,处境极危险,面临船身可能骤然毁坏的威胁。大家努力开辟一条西向航道,经过十二小时的艰苦奋斗,终于再度见到毫无阻拦的开阔海域。”◇(待续)

--节录自《北极惊航:美国探险船的冰国远征》/联经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故事开始时,我大约十到十一岁,正在我所在小城的拉丁文学校读书,那时的经历便是故事的开端。
  • 明治二十七年,老板岩治郎突然撒手人寰了。
  • 余松坡觉得气象部门的措词太矜持,但凡有点科学精神,打眼就知道“重度”肯定是不够用的。能见度能超过五十?他才跳几下我就看不见了。他对着窗外嗅了嗅,打一串喷嚏,除了清新的氧气味儿找不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味道都有。科学家做了实验,小白鼠吸了一礼拜的霾,红润润的小肺都变黑了。黑了就黑了,回不去了。不可逆。
  • 我无法张开眼,眼皮犹如千斤重,愈想张开,就愈是张不开。我已经不晓得自己到底是在作梦,还是睡着,又或者是清醒?对于周遭、支撑身体的床、将我缚绑在床的束带、外界的声音……我的感知逐渐模糊,仿佛遭到某种未知的力量拭去。我在水底下,在一个阴暗的世界,一种前所未见的明暗对比里,一切都显得如此熟悉,却又陌生。我在这片奇怪的宇宙中,带着如同婴儿第一次站起时的笨拙,摇摇晃晃地趋前。
  • 读美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念头,她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绿色拱门的尽头。 视线范围内瞬间变成白茫茫一片——直到慢慢地习惯强光。 然后,读美瞠目结舌。
  • 有时候就是会发生这种事,一群人仿佛只为了衬托一个人而存在,让应该被看见的人更为显眼。现实中很少像电影演的那样,满屋子的人无意让出一条路,让女主角瞥见男主角,或让男主角望见女主角。然而有些人就是体会过类似这样的神奇时刻,明明转身要望向一群人,却只看得见那个人。
  • 以我处境之糟,事情的严重程度可想而知,但更糟的远不止于此。因为营会除我之外还有十几人参加,都是被我邀来的内地公益同仁,抓哪一个,都是毁一个事业甚至更糟。仅仅一个“立人”,就牵连着“传知行”、“乐施会”、“海外机构”,还会牵出什么?————想都不敢想。
  • 自从收到第一封笑脸信件起,亚伯特似乎多了一个特别的朋友。即使信中总是充满抱怨的文字和负面情绪,但对亚伯特来说,信中的这个女孩已经变成了唯一一个愿意和他说真心话、分享心事的朋友。于是他决定改变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所以亚伯特决定,他必须找到这位不知名的朋友。
  • 若要介绍台湾,就必须先从台北捷运的广播说起。台北捷运在广播站名时会以不同的语言重复四次。以“永春”为例,会以“Yonchun”、“Yinchun”、“Yentsun”、“Yonchun Station”的顺序广播,依序是国语(北京话)、台语(闽南语)、客语、英语。若在乡下搭公车,最后广播的有时不是英语,而是当地原住民的语言。
  • 外星人的现象是个严肃的议题,特别是对今天的人类社会而言。这个严肃性,已经不仅仅在于考究有无外星人的存在,而是在于认识外星人对人类社会的庞大影响,以及它们对人类的真正企图。今天在博大出版社的不懈努力下,《外星生命大揭密》一书有幸出版了,可以系统的告诉读者外星人来地球的历史脉络、重要的外星人事件、陆续发现的相关证据,以及近来出现对外星人指证历历的“高级”证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