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故事:妒嫉(3)

作者:忆尘
“快不快乐,是一种心境;烦不烦恼,是一种心量;心不拘束,便神采飞扬。”(大纪元)
    人气: 1852
【字号】    
   标签: tags: ,

续前文

***

再说康家,康母一天晚上做梦,梦见庭院里有两株花,一株花很艳丽,另一株花很淡雅。艳丽的花已经开花结果,果实煞是好看。

康母心想:“这淡雅的花怎么不结果?太可惜了。”

正想着,发现淡雅的花突然长出一个果子来,果子肥硕,瞬间变成一个穿着肚兜的小男孩,孩子非常可爱,笑着扑过来。康母满心欢喜,要接住孩子。

一下梦醒了,孩子的笑声还在耳边回响。康母发现自己的两手还伸著。她遗憾地放下手,琢磨这个梦,一下明白了,两株花指的是两个儿媳妇,看来这个梦预示著大媳妇要有小孩了。

康母想到这儿,心里高兴,便觉得这几年有些亏待了蓝馨。

第二天,康母去寺里上香,敬香之后,抽了一个签,只见签上写着:“子殊父荣,家道丰盈;朝阙之命,五载无得睹慈容。”

康母见了此签,心中大喜,想:“我这个孙儿,是官家的命,出门做官,几年不见家人,也是正常。”

康母回来对儿子说:“馨儿好久不在家,我都想她了。”

康饶说:“儿子准备一下,去接她。”

康母说:“去吧!早点把馨儿接回来,不要让我惦记。把辽东参给你岳丈拿去,挑上等的绸料送给你岳母。馨儿回来后,你要多陪陪馨儿,这些年也亏待了馨儿。”

康饶心里纳闷,这些细小的事情母亲怎么也插手,不过自己还是愿意听的。他没注意到,席氏的粉脸拉长了。

***

康饶来接馨儿,见到馨儿,康饶又惊又喜,喜的是馨儿身体康复,惊的是馨儿的气质与以往不同了。柔美中多了淡雅、飘逸之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祥和之意。

两人单独在一起时,康饶握住馨儿的手,说:“我很想你,你变化很大,心里没有烦恼了吧!”

馨儿嘴角含着笑,说:“快不快乐,是一种心境;烦不烦恼,是一种心量;心不拘束,便神采飞扬。”

康饶一愣,说不出话来。

蓝馨回去后,康家大小俱是惊讶!康母觉得儿媳高雅、贤惠,豁达、大度,席氏觉得大夫人更漂亮了,仆人觉得大夫人柔美中多了一种刚性的东西。康饶的心思放在了蓝馨的身上。

蓝馨早上请安后,安排好家事,便去佛堂念经,饮食也极为清淡。中午小睡之后,就在书房抄写佛经,康饶有时和她在一起,就觉著蓝馨举止中有一种淡然和超脱。

蓝馨回去两个月后,一天早饭时,看着满桌的饭菜,突然觉得没有胃口,不愿动筷。婆婆说:“馨儿,怎么啦?吃饭呀!”

蓝馨刚要说话,突然一阵恶心,忙离开桌子,呕吐起来。康母面露喜色,康饶起身,轻拍蓝馨的后背,说:“馨儿,你怀孕了?”

蓝馨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看着康饶,说不出话来。蓝馨的表情让康饶觉得很是受用,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席氏的心却很不是滋味。

早饭后,康母吩咐管家去请郎中。郎中来了,号脉后,向夫人和老夫人贺喜,说是喜脉。康母吩咐康饶好好照顾馨儿。一家人喜气洋洋,唯独席氏不乐。

康饶照顾蓝馨,席氏不满,有时在婆婆面前念叨小话,婆婆说:“我看饶儿照顾馨儿,和照顾你没什么区别,你有两个孩子,你这些年说话也没少刺激她,她却没说你半个不字,这次你一定要有个心量。”

席氏不再说什么,心里却不满。

九个月后,蓝馨生下一个男孩,男孩八斤多重,生得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大耳有轮,一派福相。康母乐不可支,康饶更是喜欢得不得了,给儿子取名康周。康母和康饶围着蓝馨母子俩,乐得合不拢嘴。席氏心内不满,气得不行。

蓝馨生下儿子后,容颜润泽,越发光彩照人,康饶对她的恩爱又增了几许 。倒是蓝馨常常对康饶说:“不要过分福泽孩子,要多关心二房和两个孩子。”

对蓝馨的大度和善解人意,阖家大小称赞。席氏眼见康郎对大夫人的关心,耳听仆妇对蓝馨的称赞,心里怨气丛生。

***

蓝馨照旧常去佛堂念经,眼前有时闪现一些场景,蓝馨把这些场景连在一起,明白了自己和康郎、席氏的因缘关系。感叹人生无非是因缘际合,对席氏却是更好了。

席氏表面姐姐长、姐姐短的叫得亲切,背后对蓝氏依然不满。

蓝馨把看到的情景当作故事,讲给自己的贴身丫环雨绮听。说:

有个大户人家,有两个女儿,姐姐叫映苹,妹妹叫采苹。姐妹俩年龄相仿,既有美貌,又有才情,姐姐宽厚,妹妹要强。姐姐嫁得如意郎君成楠,生有一子,很快掌家,处理事情,一应得体,受公婆疼爱,丈夫宠爱。

妹妹嫁人,不到一年,丈夫生病去世,便时常回娘家。有一次采苹去姐姐家,羡慕姐姐有人疼爱,又执掌家院,悲叹自己命运不济,妒嫉姐姐。

姐姐的小叔子成浩,已经成婚,见了采苹,被迷住心窍,想纳采苹为妾,和母亲说起,遭母亲反对。

采苹回去后,成浩偷着与采苹来往,一来二去的,采苹有了身孕。成浩将此事说与嫂子,央求嫂子帮自己。映苹思来想去,就向婆婆请求,婆婆勉为其难,答应让采苹进门。成浩对采苹极好,采苹生了个男孩,总算赚得颜面。

映苹执家,办事公允,可是采苹总觉得姐姐应该向着自己,眼见各房平等,对姐姐渐渐不满。

两年后,成浩的正室因病去世,采苹被扶正室。不知怎的,采苹的妒嫉越发厉害,带在手上的玉镯,就觉得姐姐的好,就和姐姐换;一样的布料做出来的衣服,就觉得姐姐穿了更好看。

有时姐俩在一起,映苹就觉得妹妹说话带刺,映苹就让著妹妹。有时心中也怪妹妹不知足。

姐俩回娘家,母亲觉察采苹的妒嫉,背地里把采苹数落了一顿,采苹收敛了自己的言行,妒嫉不轻易表露出来。可是好景不长,成浩得病去世。婆婆对采苹不满,认为采苹克夫,很不喜欢她。而采苹看见姐夫疼爱姐姐,婆婆器重姐姐,就妒嫉得不得了。同时,心中还有一个遗憾,就是一辈子没能掌家。

雨绮听了这个故事,说:“人啊!怎么这么不知足啊!命运安排在那里了。我觉得采苹和二夫人有点像。”

蓝馨没有说话,她知道故事中的映苹就是自己,采苹是席氏,成楠是康饶,婆婆呀!就是现在的婆婆。唉!怎么安排得这么巧。(待续)

(点阅轮回故事:妒嫉系列文章。)

——节录自《正见网》 #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貌似无盐”,那就是说明某个女子长得像她,有点那个。无盐长得有多那个?西汉历史学家刘向编撰的《列女传‭·‬齐钟离春》这么说:“其为人极丑无双,臼头,深目,长壮,大节,昂鼻,结喉,肥项,少发,折腰,出胸,皮肤若漆。”
  • “我们,你,有缘,那……要做什么?七海,没有每个人都能知道这种事。王族血脉继承创世主的慈悲和勇气,我相信你。我们证明了人的灵魂不灭,我……我……我觉得,也许应该做些什么?”源一口气讲完了他心理的想法。
  • 水势暂时一缓。军人不愧英勇,那上尉先喊声:“下!”便跳入水中。十几位战士义无反顾跟着跳下。然后一袋袋沙土、树桩、茅草、碎枝向“牛头车”及木橱的隙缝中填去……
  • 忠义的舅舅、舅妈见到我,摆出一副冷若冰霜的面孔,还不如车上的司机和售票员热情。舅舅嘴动肉不动地说:“忠义是我的亲外甥,我理应收留他。但收留你……
  • 这两个小沙弥开智开慧,所言宛如成人。或许他们纯净的心地,不染纤尘的天良,成就著民间的传奇吧!
  • 冒起宗的一生中,经历了两件奇事,一件是在乡试时,神明助他答卷;一件是在殿试之前,友人做梦清楚地知道他会中榜。这何尝不是冒起宗坚持不懈教人戒色的功名福报呢?
  • 解救英军取得胜利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缅北的大街小巷。中国远征军的身价一下就提高了。
  • 那年二月,我来到盐湖城和丹佛之间的犹因塔山脉,站在大约一万一千英尺的高山,瞭望六、七十英哩的远景,见不到一盏灯,当时很冷,雪花打在我脸上,刺痛我的眼睛。当然,流泪也会产生刺痛的感受。我当时苦思著几道根深蒂固的难题,脑海浮现了我的英雄留下的几句名言,在山头回荡不已,更跟着我回家,至今仍如影随形:“我举目望山丘,援手从何而来。”
  • 2500多年前,晋国在南部盐业的带动下迅速崛起,成为春秋五霸之一。一座方圆60公里的运城盐池,成就了一个富强的诸侯国。
  • 王子谨同老残坐了两乘轿子,来到齐东村。早有地保同首事备下了公馆。到公馆用过午饭,踏勘贾家的坟茔,不远恰有个小庙。老残选了庙里小小两间房子,命人连夜裱糊,不让透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