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汉字看人生运道(十四)七字之七(七)下

陈彦玲说书:《七侠五义》──包公明断命案

仓颉像。(素惠/大纪元)

  人气: 265
【字号】    
   标签: tags: , ,

话说穷书生韩瑞龙在家里发现了不知归属何人的一箱金银欲拿来私用,虽被母亲文氏以:“不得动无义之财”的观点制止,但经不起诱惑,就用了,“上天怜我母子孤苦,故尔才有此财发现,”来掩盖自己贪财的愚蠢念头。母亲文氏也觉儿子说的有理,便说:“既如此,明早买些三牲祭礼,谢过神明之后,再做道理。”文氏虽然降低了标准,但也还视神明为规范自己行为的准则,只是文氏没往深处再想想,有哪个神明会同意人去贪财呢?神明哪会为了祭品而应允呢?实在好生糊涂。

韩瑞龙毕竟年轻不更事,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胡思乱想。一见天发亮就急忙禀明文氏,前去买办三牲祭礼。谁知天发亮是明月如昼,实则天气尚早。走到郑屠铺前见灯火通明就喊着要买猪头,但铺里灯光却忽然不见,等了半响也不见回应,刚一转身走回几步路,却又听见郑屠门响,匆忙回去买了郑屠用布包好的“猪头”,提往家里去了。不料不多时,有些累乏的韩生恰迎面遇上的巡更人。见他气喘吁吁的两手捧着带血布包,便拦下查询。没想到布包之内并不是什么猪头,却是“一颗血淋淋发髻蓬松女子人头”。吓得韩生魂飞魄散,也被押解到了县衙。

县官升堂,一看韩生,却是个懦弱书生,再听韩生痛哭道:“小人叫韩瑞龙,到郑屠铺内买猪头,忘拿家伙,是郑屠用布包好递与小人。后遇巡更之人追问,打开看时,不想是颗人头。”县官立刻出签,拿郑屠到案。谁知郑屠推说没有买猪头之事,连垫布都是:“三日前韩生借去的,不想他包了人头移祸于小人。”幸亏官府见韩生不像杀人行凶之辈,不用加刑,连同屠户暂时收监,设法再问。

不料,韩生母亲文氏投状到了包拯处,案情也将越来越清明。官府带回韩生家里的一箱黄白之物,打开一看竟是:“冥资纸锭”更没想到地底下还藏着一无头男子死尸。这一命案明看着胡涂,一个女头配上一个无头男尸,这肯定案中有案。包公身边有个号称愣爷的赵虎。自问自己投了包公尚无功绩,乃假扮成要饭的叫花子,连夜暗访去了。

尽忠的赵虎果然在夜里发现了躲在当地员外白熊院中,伺机偷窃的叶阡儿。不只如此还发现了一个无头的男尸。原来白熊表亲李克明为了旧账五百银两来探望,白熊设了酒席招待,哪知李克明酒后失言,说出自己从疯癫和尚中得到一个能见着“阆苑琼楼,奇花异草,奥妙非常”的神仙枕。这下白熊起了杀念,一来可不用归还五百银两旧账,也可得到神仙枕,六亲不认的将自己的表亲杀害,并命总管白安埋尸。

哪知,一表人才的白安竟然留下李克明的人头并灌注水银保存于木柜之中。预留着万一自己与白熊侍妾玉蕊的奸情被揭发之时,可以用来当作威胁之物。而这木柜却被叶阡儿给误以为是玉蕊的珠宝箱而偷走了。李克明死后白熊府中却闹起鬼来,这才将宅第划出几间来出租给不知情的韩氏母子。而这叶阡儿之前受邀到白熊府中办理寿宴,没想到因为白安对其极为苛刻而怀恨在心。夜里潜入白熊府中不但发现白安与玉蕊的奸情,还偷走了藏有李克明人头的木柜。哪知回家一看,才知是个男尸人头。叶阡儿因之前偷盗村中老人邱凤的倭瓜让邱凤结实修理了一番,也这样种下叶阡儿想报复的心,又将这人头丢弃在邱凤院中。这邱凤发现了人头,害怕之于拿了五十两叫长工刘三找个地方埋了。没想到刘三背后跟着堂亲刘四,一路要胁要了四十五两银子。这刘三气不过,也将刘四杀害,连同那颗无名男头一起掩埋。郑屠也招认自己因贪财色临时起意拿刀威胁被拐骗入烟花的良家妇女锦娘,不料竟致锦娘人头落地。至此三条人命(李克明刘四、锦娘)与凶手,案情大白。

包公定夺判决:“郑屠与女子抵命,白熊与李克明抵命,刘三与刘四抵命,俱各判斩;白安以小犯上,定了绞监候(绞刑);叶阡儿充军;邱老儿私埋人头,畏罪行贿,定了徒罪(徒刑之罪);玉蕊官卖;韩瑞龙不听母训,贪财生事,理当责处,姑念年幼无知,释放回家,孝养孀母,上进攻书;韩文氏抚养课读,见财思义,教子有方,着县尹赏银二十两以为旌表;县官理应奏参,念他勤劳办事,尚肯用心,照旧供职。”各位看倌啊!哪个人不是父母生养,可我们用什么样的价值观养儿育女,真得时刻思量用心,这包公明断命案的故事就是一面明镜,当真用来时刻提醒自己,才能造就经得起考验的孩子啊。@

点阅【神传汉字看人生运道】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红楼梦》后四十回的文字气象,是一个没有经历过富贵和抄家剧变的读书人写出来的。最鲜明的例子就是贾母。高鹗笔下的贾母和曹公笔下的贾母,是对不上的。其本质上的心性、志趣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格落差剧烈到有云泥之别。
  • 宝玉的婚事其实是有派系之别的,贾母和凤姐是赞成木石前缘的;而王夫人和贾妃母女,更加看好薛宝钗。说起来,贾母的审美里,她喜欢王熙凤、黛玉和晴雯这一类的女孩子,才貌出众,伶牙俐齿,谈吐间趣味横生。
  • 疫劫袭来,再怎样的功名利禄也无能为力。直面残酷的现实,人在生死一线间的省思感悟,往往比安逸年景来得深刻,影响深远。英国作家毛姆的小说《面纱》(The Painted Veil)讲述的就是霍乱中女性精神觉醒的故事。
  • 《红楼梦》的迷人之处,其中之一就在于这种日常生活细节的描写,充满了过日子的情味、意趣,这是我们汉文化里动人之处的一种,过日子是一切的垫底,似乎人生的一切辉煌和沧桑巨变,最初都从这里出发,然后最终又都会回到这里。日子也是红楼梦的着笔之处,一茶一酒,一饭一食,充满了好看的仪式和讲究的细节,春花秋月,笙歌管弦,四季的生活起居里自有情韵。
  • 黛玉来到贾府后,是个极其乖顺的女孩儿,生怕给人添麻烦。可到后来,阖府上下都说黛玉心眼小,言词刻薄,似乎成了一种共识。这个变故,是从何而起呢?这里我们就要从金玉良缘说起。
  • 而宝玉和黛玉,是整本书中最甜蜜、最美好、最深情、最纯粹的部分,也是我们有情众生读这本书,视之心动,思之心酸的部分。宝玉和黛玉以外的世界,是人情的冷和暖,世态的热和凉,繁华的聚和散⋯⋯
  • 宝玉的痴情,就如同一个爱山水的人时刻心怀远意,对于天下的山水,这辈子没机会去的,都怀着一种爱慕。
  • 清·孙温彩绘《红楼梦》插图。(公有领域)
    生命都是有来历的,每一个红尘之中的生命,究其根本,背后都有其来源,也有来世间的使命、目的,而人与人之间的交错,莫不是因为前缘。
  • 乌巢禅师传了经,正要回乌巢上去的时候,就被三藏扯住,非要问问这个西去的路程还有多远。
  • 有人根据《西游记》里对高老庄的描写,推断出高老庄在西藏察隅县。听说这个县里出来一个不吃肉的妖怪,还拼命干活!这是哪个妖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