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族的语言 蒙古人的魂(音频文章)

作者:齐玉
蒙古草原(Getty Images)
font print 人气: 10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蒙古草原上的牧马。(Fotolia)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
父亲曾经形容草原的清香
让他在天涯海角也从不能相忘
母亲总爱描摹那大河浩荡
奔流在蒙古高原我遥远的家乡
如今终于见到这辽阔大地
站在芬芳的草原上我泪落如雨
河水在传唱着祖先的祝福
保佑漂泊的孩子 找到回家的路

这首歌是近几年在内蒙古最受欢迎的一首歌。她清新、深情的歌词,悠美、深沉的旋律,感动着所有蒙古族同胞的心灵。歌词是台湾著名女作家、画家席慕容写的,由蒙古族作曲家乌兰托嘎谱曲。很多蒙古族歌唱家、歌手都演唱过这首歌。

蒙古族人热爱自己的家乡,热爱世世代代养育他们民族的草原、山川河流。那种热爱积蓄了世世代代蒙古族的民族情感和文化认同。他们心中沉淀的有先祖成吉思汗开疆扩土建立伟业的豪迈,也有对上苍和祖先留下来的这片广袤土地的崇拜和眷恋。茫茫草原、山川河流是这个民族的身体,是这个民族的血脉。蒙古族以他们久远的历史、完整的文化和语言、完整的民族风俗而骄傲。蒙族人的豪放、热情、坚韧、宽宏大量的性格一代代承传了下来。

席慕容在她的歌词中还这样写道:

虽然已经不能用母语来诉说
请接纳我的悲伤 我的欢乐
我也是高原的孩子啊 心里有一首歌
歌中有我父亲的草原 母亲的河 还有祖先的祝福
保佑漂泊的孩子 找到回家的路

席慕容一直以她的蒙古族血统为骄傲。但心里有她的悲伤和遗憾。她生在四川,长在台湾,为了读书、为了工作去过很多地方,5岁之前跟父母学会的蒙古语,会唱的蒙古歌早已淡忘,所以她不能用母语来歌唱她魂牵梦绕的家乡、歌唱她的伟大民族。这是席慕容的遗憾和悲伤。但是,她身上流淌的是蒙古族的血液,她说她的根在那里。所以这又是她的骄傲和欢乐。虽然她漂泊四方,但她也是高原的孩子,她的心中永远回荡着故乡的歌。这首歌中有他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

这就是民族的情感、民族的文化——这就是民族的承传!

然而席慕容心中的美丽草原、美丽的山川早已经被无情地破坏。绿色丰美的草原大量地消失,每年的沙尘暴频繁地光顾。很多蒙古族牧民为了保护他们的牧场,保护他们的生存环境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色早就成为历史。这些已经在内蒙古人民心中划出了深深的伤痕。

今天,我们看到中共罔顾蒙古族人民的诉求和愿望,在蒙族学校强推汉语教学,而淡化蒙古母语,这无疑是再次在蒙古族人已经流血的心上又划出新的伤口,这种对蒙古民族文化的伤害,甚至是灭杀,就是要灭掉他们民族的灵魂,拔掉他们民族的根。

所有的蒙古族人都知道,蒙古族的传统文字,已经列入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单。他们以语言保存了他们蒙古族的身份。但是他们也知道越来越多的蒙古人已经无法用母语书写。

然而,蒙古族是血性的民族,他们不愿再做被宰的羔羊。他们要奋起反抗。在海外的媒体都可以看到这样的视频、图片和文字——

在操场上,中学生用蒙语高喊口号:蒙古语是我们的母语,我们死也是蒙古族人。

人们举着标语,喊着口号上街参加抗议活动。蒙族的教师,新闻记者,公务员等体制内人士也纷纷加入这场非暴力的不服从抗争运动。

8月底以来,有30多万学生罢课,官方媒体有300多蒙古族人连署抵制,有超过18000封请愿书,有几千名学生用手写蒙文反对书。有村民轰走到家里强迫写保证书的官员等等。有的家长把孩子带走,带到更远的荒凉的草原。

内蒙古学生手持“外语是工具, 母语是灵魂”的标语,抗议中共当局推行以汉语取代蒙语的教学计划。(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提供)

面对蒙古民众的强烈抗议,中共当局全面升级对蒙古族官员、老师、学生、家长、牧民及各个阶层的打压。它们不断以各种恫吓手段逼迫学生回校上课。它们肆意逮捕、拘留、强迫失踪和软禁不同政见者,作家和牧民领袖等等。还有的人被送入“法制教育培训班”。而这个培训班有如新疆的“再教育营”。他们对所有抗议者以开除公职,取消职务,开除学籍、切断经济来源等等相威胁。

现在的内蒙到处弥漫着高压和恐怖。短短的20多天,被当局抓捕的人数已经超过几千人。被中共当局逼死已经有9名蒙古族人。有学生、公务员、小学校长、普通牧民。

一位中学生为了他母亲的尊严而死,一位蒙古族小学的女校长为了保护不回学校上课的学生们的学籍而死;女公务员苏日娜为了捍卫民族文化而死。他们都是成吉思汗的后代,蒙古民族世代流传下来的历史、文化他们必须要捍卫,哪怕是用他们的生命。

一段时间来,全球的内蒙古人在世界各地举行活动,声援内蒙古人民的抗争运动,抗议中共通过教科书的改革试图灭绝蒙语文化。在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在东京、在首尔、在巴黎、在柏林、在华盛顿等中共大使馆门前大批的蒙古族人集会游行。在台湾,也有台湾的原住民加入了声援的活动,他们说:母语灭亡就是族群的灭亡。

流亡德国的南蒙古人权保卫同盟主席特姆奇勒图对德国之声说:“中国当局在内蒙古推行强制汉化政策由来已久,但他们的强权手段只能促成蒙古人团结一致捍卫本民族文化传统的决心。”

在美国的南蒙古人权资讯中心执行主任恩赫巴图对美国之音说:“中国政府以为蒙古人不会有任何抵抗,但是实际上,中共的这种强压已经促成了全自治区非暴力公民不服从的抵抗运动。这个所谓的‘模范少数民族’已经无法再沉默了。”

在美国的内蒙古人哈尔奴德对美国之音说:“你可以把土地占有,你可以大量地移民进来,我们蒙古族人都是热情的欢迎、接受,历史上都是这样的。后来你要把地名都改掉,是要抹杀蒙古的历史,文革中又把几十万蒙古族精英分子杀的杀、判刑的判刑。所谓的改革开放高速发展的过程,实际上是对内蒙古资源的一个掠夺的过程,到最后蒙古人连草场也没有了,等于是走投无路了。” 哈尔奴德说,他本人就是中共民族同化政策的活生生例子,“他上学的时候没有蒙古学校,只能读汉语学校,他的蒙语是在家里,他的父母要求他讲的,并告诉他要记住蒙语。”他说,“小孩子从小他的母语慢慢弱化,用汉语来思维的话,这个民族的文化、传统慢慢就消失殆尽。中共的政策就是在扼杀这个文化。”

在互联网上有网民在网上留言说:“起初他们压迫藏人,我不说话;接着他们压迫维吾尔人,我不说话;后来他们压迫香港人,我继续不说话;现在他们朝着蒙古人来了,我还不说话吗?”

(音乐)母亲总爱描摹那大河浩荡  奔流在蒙古高原我遥远的家乡……

——转载自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晨间话题

点阅【晨间话题】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8月26日中共内蒙古政府教育厅发文,从9月1日新学期开始,内蒙古民族语言授课的小学一年级开始使用全国通用的语言教材,在今后两年逐步开始小学一年级的政治课和历史课也改用汉语授课,声称这是“第二类双语教育”。此举被认为是中共实行民族文化灭绝政策,并很快引发内蒙古境内各行业蒙古族强烈反弹。很多蒙古族学校放空,家长与学生拒绝上学,有些地方出现游行,抵制中共对蒙古族的文化清洗政策。
  • 内蒙古民众连日来反抗中共强行在新学年实施汉化教学,引起中共恐慌和镇压,但是内蒙有越来越多人参加这次大规模的抗争运动,除了当地两大官方媒体300多人集体连署外,还有超过1.6万份请愿书和2,600份学生手写的反对书。
  • 在中华大地的历史舞台上,众多民族联袂上演了一出出悲欢离合、气壮山河的大戏。曾经有好几个少数民族政权入主中原,建立了幅员辽阔的大帝国,如鲜卑、契丹、女真、蒙古和满清等,也就是说,中国的五千年文明,不只是中原民族的独特贡献,而是中原民族和周边民族共同成就的五千年文明。而这些民族中,完成历史大戏后能够全身而退,没有被中原民族同化的民族只有蒙古民族一个,大元被大明击败后,依旧返回蒙古草原、继续游牧生活,得已存续到今天,仍旧以一个完整的民族身份自立于世界舞台。
  • 9月6日,法拉盛磐石教会和部分民主党党员及访民,在法拉盛图书馆前举行集会,支持内蒙古人民捍卫自己民族语言和文化的权利。
  • 对于内蒙古师生及家长为捍卫蒙古语激烈抗争,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原住民宣教委员会等多个原住民团体与立委11日除表达声援外,并强调母语是族群的身份证,母语灭亡就是族群灭亡,同时痛批中共政权宣扬自己的汉语,却又践踏别人的母语,根本是最不要脸的政权和国家。
  • 中共当局在内蒙古强推汉语教学,除了引发蒙古人的强烈反抗外,曾在内蒙古插队的知青也公开反对。美媒指,习近平强推汉语教学的政策,完全背叛了他父亲习仲勋主导的民族政策。
  • 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当局近期强推汉语授课,引发大规模抗议及罢课。内蒙古各级官方已发通告称,对拒绝按时送子女去学校的公职人员给予处分或法办。但是当地官员不仅拒绝依规定办事,还拒绝参加当地的中共党委会议。
  • 我想蒙古人在这个时候,不管你是什么职位,迫于什么天大的压力也千万不能以自杀来表示你的抗议,万万不能以结束你的生命来给中共看,因为中共才不管你的死活,它才不在乎你的自杀,它是魔鬼。
  • 内蒙古抗议中共当局加强汉语教育新政策的大规模公民不服从运动面对第二波镇压,地方当局发文威胁,拒绝把孩子送到学校的家庭其经济来源将被限制,并要接受“法制培训”。旅居美国的蒙族人说,北京当局触及了蒙族的底线,这个“模范少数民族”已经无法再沉默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