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谣之父”邓雨贤和大稻埕的关系

文╱叶伦会
奇美创办人许文龙雕塑邓雨贤铜像。(摄影:彭瑞兰/大纪元)
  人气: 41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台湾民谣之父”邓雨贤玄孙邓心柔就读国立台北科技大学,正在撰写硕士论文,近日透过其父邓泰超希望我就大稻埕担任导览的经验,谈谈大稻埕和邓雨贤相辅相成的关系,中午,我们在大安森林公园音乐台前小山丘的樟树下漫谈一小时。说来有趣,谈音乐家的故事在音乐台前;邓雨贤任教新竹县芎林乡芎林国小时,常在校园的樟树下培育作曲的灵感。

管仲云:“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大稻埕开街于1853年,因为附近有具航运便利的淡水河、刘铭传兴建铁路的大稻埕火车站,开放通商口岸后带来知识、技术、资金和市场的洋行,吸引勇于冒险的年轻人,透过联谊、服务,为个人创造财富,为地方带来繁荣和进步的新思维,让大稻埕成为台湾最具影响力的商区,蕴育新文化的重要地标。

邓雨贤和大稻埕的关系密不可分,创作歌曲的合作者以李临秋为主,他长期住在贵德街旁,家族的亲戚朋友以大稻埕人居多。邓雨贤著作近百首曲子,最早被录音的是《一个红蛋》,后来创作的曲子,如《望春风》、《月夜愁》、《雨夜花》、《对花》、《春宵吟》、《想要弹像调》……等,都受到时人的欢迎,成为流行歌曲、传世杰作。

1906年,邓雨贤生于桃园市平镇区,家里的通用语言是客家话。3岁随父亲迁居台北,1914年读艋舺第一公学校(台北市万华区老松国民小学),与邻居或学校同学打成一片,使用的语言以日语和闽南语居多,养成教育在人文荟萃的万华和大稻埕,说他是台北孩子也可以。

15岁,读台湾总督府台北师范学校,师事一条慎三郎(又名一条真一郎)学习音乐,接触风琴、曼陀林等西式乐器。1925年毕业,任教于台北大稻埕日新公学校(台北市大同区日新国民小学);21岁,与钟有妹结婚。24岁,到日本学习作曲。27岁,邓雨贤加入文声曲盘公司,创作了“大稻埕行进曲”。28岁,进入古伦美亚唱片行专职作曲,创作了《望春风》、《月夜愁》……等歌曲。

邓雨贤读台北师范学校时就在音乐领域崭露头角,获得一条慎三郎的赏识,任教日新国小时,为了提升音乐造诣,到日本学习作曲,回国后,获得文声曲盘公司和古伦美亚唱片行老板的肯定,先后被两家公司延揽。在古伦美亚唱片行专职作曲,彼时,大稻埕因为商业发达,受欧美新文化的影响,不论商业或人文思想都极为进步,这种环境蕴育邓雨贤的作品与现代化结合,曲风受到爱乐人士的喜爱,成为台湾当代最知名的作曲家,作品历经长时间的流传,被定位为台湾人乐于传唱的民谣。

总体经济学大师凯因斯(Keynesian)说:“一个人的收入和他的成就成正比”,即与其影响力成正比。邓雨贤的薪资所得不高,但他创作的音乐受到爱乐人士的喜爱和传唱,被认为代表台湾声音的歌谣,甚至在世界知名乐坛传诵,堪称心灵极为富有,若此,他简直是大富翁,介绍大稻埕人物时,怎能忘了这位杰出的音乐家。@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每个星期一是成衣市场的固定批发日,来自各地的小贩带着超级大袋子,穿梭在各家商店中,比较衣服品质的好、坏,价钱也在你来我往的喊价中降至合宜价位。
  • 诗人曾说:“黑暗来临前/我们原是不认识彼此的/苦难来临时/我们相拥而哭泣/当黎明到来时/已是灵魂的兄弟/太阳升起时/我们会像家人一样道别。”
  • 有三个月未通信了,这几天心情沉重。香港国安法要砸到香江里去,把一个好端端的国际都市像包粽子一样五花大绑,把大陆流氓管家的手段用在那里。
  • 这世间每个人的人生必然都是一本书,都是累积历史和文化的一部分,因为最平凡的永远最真实。
  • 如果撑不下去了,就来书店吧!关于迷惘与焦虑、梦想与希望,一期一会的相谈。
  • 帝少昊时的百鸟之王凤鸟,早就消失成了传说。而伯劳从上古绵延到今天生生不息,想想看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它的历史太久远,而最终“伯劳”一名取代了《诗经》里的“鵙”,这恐怕与一段叫人唏嘘的转世故事有关。
  • 我总是相信世上有许多天使存在,当你感到迷途的时候,他们会适时出现拉你一把,如果你身边的天使或是贵人出现的概率比一般人多,那么你肯定是个幸运儿,请珍惜你的好运气,多做些对他人有益的事,回馈大宇宙的意志,我相信幸运的人会互相吸引,你也开始这么相信吧,会有好运降临在你身上的。
  • 人生其实就是一连串决定“要”与“不要”的课题,一连串充满叉路与转弯的旅程。要什么、不要什么;往左走,还是往右转?看似简单,却很少人能游刃有余……希望自己不管最终做了什么选择、放弃了什么,还是能在日常的生活里幽默地优雅转身。
  • “客人来了,准备杀椅子、煮木屐!”总觉得那是当年那群人生活态度上的直接显现:贫穷却有尊严,匮乏而不绝望。
  • 上帝真的公平,拿走你身上某一部分功能的同时,真的会补上另一部分给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