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瘟疫】米兰二次瘟疫致28万人死亡

文/秦顺天
短暂的狂欢放纵后,米兰的瘟疫突然再度爆发并失控。示意图。 (fotolia)
  人气: 2020
【字号】    
   标签: tags: ,

病毒一直在人们身边,从来没有远去,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导火索把它点燃。看似爆发的偶发,竟然都有提前的预言。

当瘟疫到来,人们才相信预言不虚

1628年,意大利米兰上空划过一颗巨大而苍白的彗星,占星学家预言:此彗星预示着病毒会在人间传播。

但人很难相信这种看不见的预言。那时大半个欧洲都卷入在德意志爆发的三十年战争,而意大利不仅没有受过波及,还因向交战国提供军需变得更加富裕,歌舞升平的意大利人生活安逸,尽情享受着生活。

1629年秋,据说是在意大利当雇佣兵的士兵将瘟疫带到了曼托瓦城,并传播到意大利中部和北部。瘟疫的到来证实了占星学家的预言,意大利民间也流传着几百年前的一个预言,说到了1630年,米兰人将会被魔鬼撒旦毒杀。突如其来的瘟疫打乱了一切,米兰人不得不相信,灾难真的降临了。

到了10月,瘟疫攻入繁荣的商业都城米兰。米兰快速启动了疾病防治措施,筹集医护资源,进行严格的隔离检疫,德意志士兵及外来商品均被限制进入。意大利早就建立了欧洲最完善的隔离制度,当时拥有最好的防控经验。(“隔离”一词的英文quarantine就源于意大利。14世纪黑死病瘟疫席卷整个欧洲大陆时,意大利的威尼斯等多个城市就采取了隔离措施,把隔离期延长至40天,称之为quarantino,意思就是40,后来传入英语,演变成现在的quarantine。)

油画《米兰大瘟疫中与西西莉亚永别》,Carlo Belgiojoso创作,表现在爆发瘟疫后,米兰从天堂一夜堕入地狱,太多的人死去,运尸车载不下,市民需要给运尸人支付高昂的报酬,才能勉强运走亲人的遗体。(公有领域)

1631年3月,疫情停息,意大利人都以为瘟疫被消灭了,于是,像往年一样,1631年春,米兰举行了盛大的狂欢节。

没想到,短暂的狂欢放纵后,瘟疫突然再度爆发并失控。城里无论男女老少、壮弱贫富,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死亡,运载尸体的速度跟不上死人的速度,米兰一下成了“恐怖之城”。据说8月时,有4000具尸体被抛在街上,尸体腐烂的味道令人窒息。到了秋天,瘟疫才开始消退,13万人的米兰失去了二分之一的人口,因瘟疫而死亡的人数达64,000人。

意大利许多主要城市都被瘟疫波及,包括那不勒斯、伦巴和威尼斯等。教宗国统治的博洛尼亚也因瘟疫失去了1.5万人,附近的摩德纳和帕尔马同样深受影响,通过蒂罗尔,瘟疫进入了奥地利西部。最后,米兰大瘟疫造成28万人死亡,富裕安宁的意大利因一场瘟疫快速走向了衰落。

大规模聚集造成的感染,不过是瘟疫爆发的导火索

表面上,米兰大瘟疫源于一次狂欢节后的瘟疫二次爆发,其实,大规模聚集造成的交叉感染不过是瘟疫爆发的导火索。按照基督教的说法,如果瘟疫是人类犯下的罪恶而招致的惩罚,人类现实空间的隔离措施,怎能抵挡神的天谴?

经过前一年那场瘟疫的米兰人,并没有反思为什么瘟疫会发生,没有虔心自律,憋闷已久的隔离使他们渴望重返享乐的生活,他们非常向往无拘无束的狂欢节。

每年3月春季举行的狂欢节,是意大利民间节日。一说源于非基督徒的节日庆典,即古罗马的木神节、酒神节,狂野放纵的酒神,后来被推崇为放纵世俗享乐的代表。狂欢节也被有些地区称为谢肉节及忏悔节,是指复活节前有一大斋期,为期40天的斋期里,人们反省、忏悔,禁止娱乐,禁食肉食,用以纪念复活节前殉道的耶稣。因斋期生活肃穆单调,人们就在斋期前三天纵情狂欢,遂有“狂欢节”之说。后来,传统大斋期的清规戒律没有多少人坚守,狂欢娱乐却保留了下来。

油画《阿什杜德的瘟疫》(The Plague of Ashdod),法国画家尼古拉‧普桑创作于1630年,现藏于卢浮宫。17世纪,米兰大瘟疫也逼近了罗马,当时在罗马的法国画家普桑有感而绘制了此画。这幅画讲述非利士人抢了犹太人的“约柜”,将其置于他们的神殿,从而引发上帝的怒火,上帝怒将非利士人的神像打碎,并降瘟疫给人间。普桑借用这个希伯来圣经故事,喻指瘟疫源于人类犯下的罪恶。(公有领域)

中世纪以后,虽然一些人严格守斋,继续信仰上帝,但更多寄希望于教会的人因教会的堕落而失望,不再相信神了。到17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后期,人们越来越相信“人是至高的主宰、万物的尺度”,追求现世幸福成了人生的目的,对财富、享乐及个性自由的追求被认为是天经地义,人越来越远离了神。

中世纪时,同性恋被教会定为十恶不赦的大罪, 但文艺复兴以后,男风公然盛行,保持贞洁成了迂腐过时的观念,当红妓女成为纨绔子弟及艺术家的座上宾。在财富日增经济繁荣的意大利,人们崇尚及时行乐的人生观。从当时文献记载及文艺作品中可以看到,整个社会从上到下都充斥着淫乱、乱伦、酗酒、背誓、谋杀、偷盗、抢劫、放高利贷等等伤风败俗之举。

当时有贤者预言,渎神的罪恶之城必遭所多玛和蛾摩拉的命运。而神的训诫及人间的道德此时都不再能约束“人性解放”的意大利人,他们认为随心所欲地满足情欲是自己的自由与权利,灾难慢慢地酝酿了。

1631年米兰狂欢节时,全城鼓乐齐鸣,到处是浩荡喧嚣的人群,人们游行、宴乐、跳舞,一切清规戒律都被破除了,沉浸在毫无节制的纵酒、跳舞、乱交中,人们恣意宣泄直到黎明。

这场寻欢寻醉的狂欢终于再度引发了瘟疫。而远离神、不知敬畏之人,在天降之灾中,又如何能通过人力自我拯救呢?几百年前米兰大瘟疫的教训,可谓殷鉴不远。@*#

参考文献:

汪汝会《改写欧洲历史的大瘟疫》
罗伯蒙特《地中海国家的瘟疫》

点阅【历史上的瘟疫】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现在的局势是美国引领全球对抗中共,而在中共建政之前,美国是中国的坚强盟友,双方曾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并肩作战。有一名美国总统甚至会说中文,曾经在中国工作过。
  • 土耳其伊兹尼克湖(Lake Iznik)因为近期的封城措施而变得清澈,这也使得水底下一座有大约1,600年历史的教堂遗迹显得更加清楚。
  • 利维亚(Llívia)是西班牙自治区加泰隆尼亚(Catalonia)的一个小镇,但它位于法国境内,四周完全被法国领土包围。在过去350年来,利维亚在某种程度上独立于西班牙之外,这让一直追求独立的加泰隆尼亚居民羡慕不已。
  • 印度曾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也是释迦牟尼降世的地方。这应是神和上天眷顾的圣土,可是近两百年来,印度几乎是人类流行性瘟疫的大本营,霍乱、大流感、鼠疫、天花、疟疾轮番上阵,造成近五六千万人死亡。除了人口密度大、贫穷、生态环境差等疾病易于流行的因素外,原始佛教在印度消亡所产生的共业,以及后佛教时代印度人信仰的异化,可能是导致印度地区苦难与困厄的深层原因。
  • 像任何一次灾祸一样,瘟疫爆发前,上天就已经对伦敦进行了预警。1664年冬天,一颗彗星拖着长长的尾巴,从伦敦上空划过,占星家认为这是“恶魔要降临人间的预兆”,战争、饥荒或者瘟疫可能会降临。
  • 以百战百胜而载誉欧洲近代史的拿破仑,却在1812年与俄罗斯帝国的战争中损失惨重,60万大军只剩下区区2万人马。俄法战争成为拿破仑强盛运势下落的拐点。
  • 1910年10月至1911年4月是大清王朝的最后一个冬季,也是最寒冷而又惨烈的一个冬季。1910年秋,位于俄罗斯赤塔州俄中边境的达乌里亚小镇车站附近,中国人张万寿在那里经营一所小工棚,9月的一天,工棚内有七人突然发病死去。俄国当局得到消息后,立即烧毁了工棚及一切衣物用品,将三千多华工隔离在破旧的火车皮内。
  • 在人类历史上,19世纪是一个告别古典与传统的时代,近现代文明粉墨登场:工业革命与资本主义席卷欧洲;早期议会民主制诞生;物理、化学、生物等自然科学渐成体系;艺术领域走向远离传统的印象派。此外,社会主义势力在19世纪逐渐得到扩张……
  • 拿破仑‧波拿巴是法国历史上乃至世界历史上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他在法国大革命末期发动雾月政变,结束了革命狂潮所带来的混乱局面。1804年,他建立法兰西第一帝国,成为“法国人的君主”。之后,拿破仑以其杰出的军事才能带领法国发动拿破仑战争抗击反法同盟,所向披靡,并迅速在欧洲大陆建立霸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