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与芍药

作者:恩田陆(日本)译者:杨明绮
比赛结束了,但故事仍在发生。(fotolia)
  人气: 1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这是怎么回事?

纳桑尼尔.西伯格因为冲击太大,整个人呆住。

为什么?

脑子里从刚才就不断浮现这疑问。

突然察觉自己猛冒汗。

为什么这里如此明亮?

纳桑尼尔怯怯环顾四周。随着各奖项一一宣布,掌声不断,看见年轻参赛者因为兴奋而涨红的侧脸。

对了,还没结束。

紧张到忘了这里是舞台,正在进行颁奖典礼。

人家说,胜负有时靠运气。

我明白这道理,也知道外在评论有多不可信,毕竟胜负难料,不到最后一刻,根本不晓得结果,这些早已心里有数。

但是这一次,就这么一次,即使以后都输了也没关系,只求这次能如评论所言。

希望能如大家预期,纳桑尼尔·西伯格赢得首奖殊荣。

啊啊~~结果却是——

第一名从缺,第二名有两位。

自从方才听到结果后,他的时间便静止了。

第一名从缺。

显然意味着没有人能拿第一,也没有人的演奏值得夺冠。

当然,这比赛是出了名的高难度,所以极少有人脱颖而出;毕竟是历史悠久的钢琴比赛,所以参赛资格、标准都设定得高到有些不通人情。但能在这比赛拿个第一从缺的第二名,作为音乐家的资历已经十分足够。

纵使如此——

第一名从缺。

这是多么屈辱的事啊!这女的知道吗?

纳桑尼尔以仿佛看到外星人的眼神,看着站在身旁的少女。

年轻东方女子的侧脸流露出泰然自若、近乎目中无人的神情。

长长黑发往后扎成马尾,端正秀丽的侧脸配上长睫毛。

要是没这家伙就好了。

纳桑尼尔的脑中频频浮现这念头。

以东方人来说,她的个子颇高;但相较于大块头的纳桑尼尔,仍足足矮了二十公分。

他从刚才就不断打量身旁的少女。

站姿凛然。

有着比一般东方人深邃的五官,晶亮的黑色大眼瞳令人印象深刻。

比赛中,纳桑尼尔拒绝接收无谓的情报。

所以既没聆赏其他参赛者的演奏,也尽量不听任何谣言与评论;下了台之后,总是独自一人力求专注与心神平静。

即便如此,谣言还是自然而然传入耳里。

有位年轻的日本女参赛者,展现生动、剧力万钧的完美演奏,宛如小阿格丽希,就连评审也盛赞、兴奋不已,也许她会成为黑马——比赛结果当然是从名次低的开始宣布。

共有六位得奖者,从第六名开始揭晓,一直宣布到第三名;果然如预期,剩下这位东方少女与纳桑尼尔。

兴奋与紧张的情绪即将迎向最高潮。司仪为了凝聚全场目光,还刻意停顿几秒才宣布结果。

第二名,MIEKO SAGA。

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他知道少女怔住了。

那瞬间,纳桑尼尔心想:“太棒了!”

感觉自己刹时露出开朗的神情。

没错,果然如评论所言。就在他非常享受自己赢得胜利的瞬间,传来这样的声音。

以及,同样是第二名的纳桑尼尔·西伯格。

他怀疑自己听错。

一时之间,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什么事?自己听见了什么?

那瞬间的惊人欢呼声究竟是惊讶、感叹、还是愤怒?总之,纳桑尼尔的时间在一片欢呼声中静止了。

究竟过了多久?

纳桑尼尔回神,瞧见站在舞台侧翼的工作人员催促他们下台。

手捧奖杯的他,踩着笨拙的步伐退场。

虽然站在昏暗舞台侧翼的工作人员纷纷鼓掌祝贺,纳桑尼尔却依旧板着脸,无法做出任何回应。

就在这时,走在前面的少女突然停下脚步,转身面向他。

只见她睁着怒气炽盛的大眼,抬起头,瞪着纳桑尼尔。

察觉她的愤怒表情,纳桑尼尔吓得停下脚步。

“XXXXX!”

一时之间,没听清楚她说什么。

应该说,听不懂她那连珠炮似的话语。

少女涨红着脸,突然用英语喃喃自语:

“啊、是英国人吗?”

随即用英语重述一遍。

“你是有什么不满吗?一直用那张充满恨意的脸瞪着我!还有,你那颗活像连狮子的头是怎么回事啊?我说你啊,别用那种恶狠狠的表情瞪人,有什么不满就说啊!讲清楚啊!”

她那骂人的口音,可是货真价实的标准英语。

“啊、她刚刚说的是西班牙文吗?”

纳桑尼尔这才察觉。

虽然不懂“连狮子”是什么,不过好像是在揶揄我这头茂密头发。

纳桑尼尔反射性摸着头。

毕竟天生发量多,别人要嘲笑也没办法。

“大家看到你一出生头发就这么多,都好惊讶喔!”

纳桑尼尔不知已经听父母提过多少回。

突然被人气势汹汹的批评,他只能频频眨眼,不知如何回应。

一向被认为不擅表达情感的日本人,而且是从给人乖顺印象的年轻女子口中迸出如此激烈的言词,着实让纳桑尼尔惊诧不已;令人意外的是,她的声音比想像中来得低沉、粗野。

少女满脸通红,身子不住颤抖,表情突然扭曲。

她看着手上捧着的奖杯。

“我也……很不甘心啊!”

偌大泪珠滴落在奖杯上:

“什么第二名……这名次一点用也没有,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

少女用低沉嗓音忿忿地说。

只见握着奖杯的她突然俯身“哇”的一声大哭。

工作人员吓得冲过来:

“ 三枝子!怎么了?”

还斜睨呆站着的纳桑尼尔:

“你对她说了什么?”

众人露出责备的眼神。

“呃、那个、我什么也没说啊!”

纳桑尼尔惊慌得猛摇手:

“她就突然哭了……不要哭了。”

不知所措的他只能拚命劝慰呜咽啜泣的少女:

“对不起,我的确一直瞪你,是我不对,真的很抱歉。但我绝对不是在责备你,只是觉得自己……自己很没出息。”

无奈少女还是哭个不停,而且越哭越大声。

我才想哭。

就在纳桑尼尔这么想时,发现自己正在拚命压抑想哭的冲动。

是啊。我也好想哭。

好不甘心、好没出息、好丢脸。

他低垂着眼,咬牙隐忍,却还是压抑不住。

没想到连纳桑尼尔都哭了。在场的工作人员不禁哑然,面面相觑。

于是众目睽睽下,年轻男女的哭声有如二重奏般响遍舞台侧翼。◇(节录完)

——节录自《节庆与预感》/圆神出版公司

(〈文苑〉)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位先生和一位女士从唐桥出发,前往黑斯廷斯和伊斯特本之间的萨塞克斯海岸。因为有事待办,他们决定离开大路,改走一条十分崎岖的小径。他们在半是石头半是沙的漫长上坡路上艰难前进,结果翻了车。
  • 虽然所有人都会觉得委屈,但却都不得不承认,随着时间流过,必定会迎来死亡,大家会送上毫无意义的、不算是安慰的安慰。
  • 正面迎战记忆深处的动荡,得以看见内在最深的自我。即便身处黑暗之中,生命也依然值得体验。
  • B29轰炸机在日本上空持续盘旋的那个夏天,十四岁的清太带着四岁的妹妹节子前往亲戚家避难。在饥饿和冷淡人情的折磨之中,清太仍尽心照顾日渐衰弱的妹妹。
  • 以二十岁的体格,四十岁的头脑活下去,活久了就会发现各有各的好处。如今,我开始期待茱莉.蝶儿和伊森.霍克的下一部电影了。或许,我是在以等待另一种人生的心情期待吧。
  • 王子对燕子说:“你告诉了我这么多异国奇事,但是最奇特的还是众生的苦难。天下事,再奇也奇不过人间的凄惨事。到我的城里飞一趟吧!小燕子,再告诉我你都看到了什么。”
  • 快乐王子变成雕像后,才看到世间所有丑恶与哀苦,因而倾尽一身所有,济弱扶贫。
  • 每当看到樱花,就会情不自禁回想。无论经过多少时间,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你。想起我那像樱花般的恋人——那就是你。
  • 他察觉自己从未理解千变万化的螺贝世界:为什么是这种网格花纹?为什么有这些介壳、这些结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