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鸣晓月窑家墟(22)

作者:容亁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39
【字号】    
   标签: tags:

家门前的小街,是我小小年纪认识世界的一扇窗户;是贴在我最初生命旅程信封上的第一枚邮票;是让我触摸到外面世界脉搏跳动的一节手腕。我手持弹弓在这条小街上跑来跑去,笑着打滚,哭着争吵,呼朋引伴,看书读报,爬墙摘果,扬沙“打称”(打称:一种比赛远近定输赢的儿童游戏),追逐梦幻时光,淋漓尽致地挥洒无知的童年,直至长大。

是的,这是一去不复返的唯一生命印记,像长在我肚脐眼边的那一颗黑痣,像留在我左眉角那条淡淡的疤痕,提醒着一些往事。难道,它们只属于我吗?

没书看没学上的日子,少年的我有时手拿弹弓东瞅西瞄想打个什么,有时握一把装树藤籽的竹筒枪到处串门约人,像猎人一样的出征感;有时双手插在裤袋里,更像一只离群觅食的鹅东张西望。在小镇那几百米弯来曲去的街道边上转悠来转悠去,我总盼着发生些什么,刚好被我遇见;或者有人议论著一件神秘的事情,刚好被我听见,然后由我兴奋地发布出去,仿佛一块大石头投进他们一潭死水般的生活,激起一圈圈涟漪……

这是多么无聊又有点意义的事情啊!

念三年级时,学校黑板报上已经刷着“向四个现代化进军”的标语。那是一个上午,上课不久,外面墟街一阵阵喧闹声传到一墙之隔的校园——中心小学校大门正对墟中心街道。班主任神色紧张地宣布提前放学,让大家同学赶快收拾书包先回家去。不一刻,整个学校的学生蜂拥而出教室,校园变得空荡荡的。

原来邻近有两条村庄准备械斗。墟北边较远点的村庄用手扶机、拖拉机装了好几车人讨伐申莱村来了。一群神情激愤的中青年村民手持大刀、火铳、尖担、长矛,叫嚷着准备冲击世仇——毗邻窑家墟的申莱村。

我跑回家放下书包后,父母不准我再外出。墟上住户十姓九外,不是讨伐对象。街坊邻居胆大的上街去,不断观察、通报街上实况。

晌午时,哥从外回来说,公社保卫组长的母亲在市场做生意被准备械斗的村民持棍打伤,档口掀了,汤粉锅、油锅、碗盘被砸个稀烂。村民们恨她在公社当保卫组长的儿子,她儿子常常腰别一支驳壳枪,一闻乡下偷鸡摸狗、树下巷头聚赌的风声,马上唤上助手跨上军用挂斗三轮摩托,风驰电掣闯进村庄,动不动就抓人打人,平时得罪太多人,村民趁机将气撒在他母亲身上——我在公社大院见过保卫组长将一个偷鸡贼剥去上衣,绑到保卫组门口廊下柱子上,众眼睽睽之下用一条对折的皮带抽得小偷嚎哭不止——哥说,从不见过保卫组长偌狼狈偌心虚,他一个人闻讯赶到市场时,大喊大叫要开枪要绑人,不料一群手持大刀棍棒的村民,今日一点都不怕他,反而整齐划一,步步向前,他拿着驳壳枪,不敢造次,人太多,他枪一响的话,绝对会“牺牲”在被激怒的村民乱棒乱刀之下。他怕了,虚喊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过来我就开枪!——村民们不理他,持械怒视步步紧逼,他大汗淋漓,双手握枪,两腿颤抖,步步后退着后退着,退了二三百米,竟然退到了公社大门口,这才掉头跑进去,躲起来摇电话向上级求援……村民们终于停下来,摔了公社牌子后,不再理他,转身向申莱村进发……

我听到从申莱村方向传来嘣嘣嘣——三声铁炮轰响。这是传统的紧急召集信号,命令在田地里劳作的和在家的村民紧急集合到指定地点,准备护村战斗。邻村讨伐队伍终于靠近村口了。大型械斗即将来临。情势非常危急。街上不断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和焦虑呼唤声。这天是趁墟集日,人流密集,恐惧笼罩着小小的窑家墟。

我在门口呆望外面,心里忐忑不安。到了傍晚,终于传来消息:危机解除了,械斗被及时制止——这多亏供销社售货员老来伯。

赶到现场的公社干部虽百般劝说却收效甚微。售货员老来伯挺身而出——这个慈眉善目的老人我认识他,我常提着酱油瓶拿二角钱到供销社杂货铺,帮我打酱油的就是他。秃顶的老来伯笑咪咪像尊弥勒佛——眼看流血即将发生,老来伯跑到对垒的双方中间——本来这无关他的事——他极力陈述利害,劝说双方头人切勿冲动,要冷静下来有事好商量。见他们仍然咬牙切齿,一些年轻村民摩拳擦掌,高举凶器咋呼着。千均一发之际,老来伯扑通一声跪下来向双方作揖,以一位长者的情意流着泪哀求杀气腾腾的村民们:千万不要动手啊!冤家宜解不宜结,你们实在有气可以先打我,我一个老头命不值钱,你们都有父母,孩子们世界还长着呢,不能在监狱里过一生……双方有点动摇了。经这一番拖延,县里派遣的武装公安赶到。双方终于退却,两村代表同意接受政府提出的调解条件……

原来,差点引致两村械斗的肇事者是申莱村青年仔,因为晚上跑到人家村里看雷剧时,窜到后台调戏花旦引致斗殴……两村过去历史上曾有仇怨,人家咽不下这口气。

这件事平息之后,保卫组长也被清理出公社,恢复了他原本的农民身份。四里八乡拍手叫好。

苦孩子出身的老来伯早已作古多年。他的儿女很早离开窑家墟,在外求学、工作都很争气,在都市里过着有作为的幸福生活。老来伯在天堂足以安息了——厚德之人,福子荫孙,总不会错吧。待续@*

责任编辑:唐翔安

点阅【鸡鸣晓月窑家墟】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人类从未像今天这样认真去审视时代洪流中微弱的个人命运、遗失的良知底线、历史与未来的关系……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湮没岁月里的窑址,历经沧海桑田后只剩几处土坵,陪伴着步履蹒跚的老人留守在村庄、林地、田头,它们是更长久的沉默的留守者。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们不再像他们的祖父辈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地生活,他们不再成为某种政治运动下卑微又惶恐的生命或者愚昧无知的工具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那是全国展开打击“车匪路霸”的前一年,他们载着一车货物,开车经过粤桂湘三省交界地时,天已黑透,前没着村后不见店的路段,他们的货车刚转过一个弯道不远,忽然,三四十米开外跳出来五六个蒙面大汉——剪径大盗来了——车前灯将他们手里明晃晃的大刀、锃亮的钢管照得一清二楚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到底是谁把我们充满希望的生活搞得一塌糊涂?文革不是结束了吗?是不是道德的镜子已经支离破碎,人们看不清自己生存的世界全部真相了?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决不会放弃自己的理想,不管经受多少嘲笑,如果那是一个前生注定的负担,他愿意此生背负到死。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崇尚的是“实力派”歌手。他不容置辩地有条有理地罗列“偶像派”歌手在音域、音色、演绎功力、台面风格等方面的缺陷和不足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到县城后,启凡却没有多少心思付给冰冷冷的各类电器,经常溜到周边CD专卖店去摆弄花花绿绿的唱碟,神侃流行歌坛的风吹草动,还一大早来到公园湖边练嗓。在店里有事没事嘬起尖嘴巴来吹口哨,还蛮好听的。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因为没钱交电费,电表老早就被人铅线封了,不久拆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五毛钱一斤的煤油,照样能够发光,有光就能照亮心中的梦,就一定能唤来歌神的垂青。他相信。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我爱文学,他爱音乐,碰面我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伤时善感的年月,启凡命运的小舟不时溅起的浪花似乎也打湿了我青春的衣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