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 第七十四回 哼哈二将显神通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 第七十四回。(王嘉益/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10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

我们前期跟大家分享陈奇把邓九公给吼下来,把邓九公给杀了。陈奇的做法,后来大家知道,他也是靠鼻子里出黄烟,实际是“哼哈二将”之一。他们后来都进入了佛家里面。

封神演义》里的这些人,在现在的庙宇中都可以看到(编注:佛寺山门上两个门神,俗称“哼哈二将”——哼将:郑伦;哈将:陈奇)。当然,他们有一些出现改变,跟地方、民间是有关系的。所以我们讲《封神演义》,听氛围,有些细节我以为不一定准确,同样有局限性。特别是涉及到具体的神仙。

我为什么不太敢去讲呢?是因为一些东西出现了改变,不是那么准确的原因。如果就完全说死了、百分之百就这么回事儿了……我觉得不太合适。

第七十四回:哼哈二将显神通。

诗曰:
二将相逢各有名,青龙关遇定输赢。
五行道术皆堪并,万劫轮回共此生。
黄气无声能覆将,白光有影更擒兵。
须知妙法无先后,大难来时命自倾。

“哼哈二将”这一辈托生成人,是相互对应的,相伴来的。

一劫二十亿年。“万劫轮回共此生”讲述他们生命有着共同的来处。有点轮来轮去的感觉。每个人身在轮回其中,内在的生命来处跟归属,无论你人这边怎么做,如果你只停在人这边去体会的话,也就停在“表象”上。如果看其背后,就知道其“因由”。

陈奇也好,郑伦也好,好像没有太介绍他们师父是谁,其实给我的感触就是:他们两个人在久远的时候,就是这么一个角色。你说现在的师父去教他(哼哈术),我个人感触就是“只是唤醒他生命的本来”。与其说是教他,不如说是唤醒。

左术擒黄天祥 黄飞虎子亡兵败

话说黄天禄弟兄三人裹住陈奇,忽一枪正中陈奇右腿。陈奇将坐骑跳出圈子外边。黄天禄随后赶来。

陈奇虽然腿上有伤,他的道术自在。他把荡魔杵一举,只见飞虎兵蜂拥而来,将腹内炼成黄气喷出,黄天禄滚下鞍鞒,早被飞虎兵挠钩搭住,生擒活捉拏进关来见丘引。丘引吩咐,也把黄天禄监禁了。

话说黄天爵、黄天祥回营见父,言兄被擒。黄总兵十分不乐,遣官打听可曾号令?

探事官回报:“启老爷:不曾号令。”

话说陈奇腿上有伤,自用丹药敷搽。只见次日丘引伤痕全愈,要来报仇,乃不戴头盔,顶上戴一金箍,似头陀模样,贯甲披袍,上马拎枪,来至周营,坐名要黄天祥决战。

报马报入营中,天祥便欲出战。飞虎阻挡不住。天祥上马提枪,出营来见是丘引,大呼曰:“丘引,今日定要擒你见功!”催开马,摇手中枪,直刺丘引。

丘引枪赴面交还。二马盘旋,双枪并举,大战在关下。黄天祥这根枪如风狂雨骤,势不可当。丘引招架不住,掩一枪,勒回马往关前就走。黄天祥不知好歹,随后赶来。只见丘引顶上长一道白光,光中分开,里面现出碗大一颗红珠,在空中滴溜溜只是转。丘引大呼:“黄天祥,你看吾此宝!”

黄天祥不知所以,抬头看时,不觉神魂飘荡,一会家不知南北西东,昏昏惨惨,被步下军卒生擒下马,绳缚二臂。及至醒时,已被捉住。丘引大喜,掌鼓进关。

正是:可惜年少英雄客,化作南柯梦里人。

吃动物的,他们用的办法都是慑人魂魄。丘引也是慑人魂魄。我们前面讲到的一些也是慑人魂魄。我个人以为这里面可能有个暗语——这些是动物来的。他慑人魂魄,其实是暗讲他自己非常期待进入人的身体。能够慑人魂魄就是因为有这本事,就是因为它真正的需要在这里。可以看出:人的身体是珍贵的。

人的身体,所有动物都要,所有禽兽都想得到。偏偏人自己倒没把他看的那么重。所以,人们会有着七情六欲的奔忙,这种难以超越的想法,是因为人自己迷在其中。同样包括了“相生相克”。

这是从丘引这儿我们可以看出来这其中的故事,包括陈奇。与其说“震散他的三魂七魄”,不如说“各自都在抢这块人身”。就是看从哪个角度说。

且说丘引拏住黄天祥进关,升堂坐下,传令两边:“把黄天祥推来!”

众人将黄天祥推至面前。黄天祥气冲斗牛,厉声大呼曰:“丘引,你这逆贼,敢以妖术成功,非大丈夫也!我死不足惜,当报国恩。若姜元帅兵临,你这匹夫有粉骨碎身之祸!既被你擒,快与我一死!吾定为厉鬼以杀贼!”

丘引大怒曰:“你这叛贼,反出语伤人!你箭射、锏打、枪刺,你心下便自爽然?今日被擒,不自求生,反以恶语狂言辱吾!”

天祥睁目大骂:“逆贼!我恨不得枪穿你肺腑,锏打碎你天灵,箭射透你心窝,方称我报国忠心!今不幸被擒,自分一死,何必多言,做尽那狗彘模样!”

丘引大怒,命左右:“先枭了首级,仍风化其尸,挂在城楼上!”

少时,哨马报入周营:“启老爷:四公子被丘引拏去,枭了首级,把尸骸挂在城楼上,风化其尸,请军令定夺。”

黄飞虎听报,大叫一声,跌倒在地。众将扶起。黄总兵放声大哭,曰:“吾生四子,不能为武王至孟津大会诸侯以立功,今方头一座关隘,先丧吾三子!”

黄飞虎思子,作诗一首以志感。

诗曰:
为国捐躯赴战场,丹心可并日争光。
几番未灭强梁寇,左术擒儿年少亡。

丘引白气红珠 昏不倒哪吒莲花身

话说黄总兵见事机如此,忙修告急申文,连夜差使臣往汜水关老营中,见子牙求救。

使臣在路,也非一日,来至行营。旗门官报入中军:“启元帅:黄总兵遣官至辕门等令。”

子牙传令:“令来。”

使臣至帐前行礼,将申文呈上。子牙拆开看毕,大惊曰:“可惜邓九公、黄天祥俱死于非命!着实伤悼。”

只见邓婵玉哭上帐来。“禀上元帅:末将愿去为父报仇。”子牙许之,又点先行官哪吒同往。

哪吒大喜,领了将令,星夜往青龙关来。哪吒风火轮来的快,便先行,婵玉随营行走。只见哪吒霎时就是青龙关。

正是:顷刻行千里,须臾至九州。

话言哪吒至营前。报入中军:“有先行官哪吒辕门听令。”

黄总兵忙叫:“请来。”

哪吒进中军行体毕,黄总兵曰:“吾奉令分兵至此,不幸子亡兵败,邓九公竟被左术丧身,吾在此待罪请援。今先行官至此,吾辈不胜幸甚!”

哪吒曰:“小将军丹心忠义,为国捐躯,青史简篇,永垂不朽,亦不辜负将军教养之功。”

次日,哪吒上风火轮,提火尖枪,往关下搦战。猛见黄天祥之尸,大怒曰:“吾拿住丘引,定以此为例!”大呼:“城上报事官!快传与丘引,早来洗颈受戮!”

报马报入帅府:“有将请战。”

丘引听报,自恃己能,依旧是头陀打扮,迳出关门。看见一人登风火轮而来,大呼曰:“来者莫非是哪吒么?”

哪吒大骂,曰:“你这匹夫!黄天祥与你不过敌国之仇,彼此为国,不过枭首,又有何罪?你竟欲风化其尸!我今拏住你,定碎醢汝尸,为天祥泄恨!”把火尖枪摆动,直取丘引。

大家各为其主,各为其国,你不能去羞辱个人。中共专门伤其个人、侮辱个人的做法,也会造成很多中共国人同样以类似的羞辱、污辱、凌辱的方式来待人、做事情。

丘引以枪急架相还。二马相交,双枪并举。来往战杀二三十合,丘引就走,哪吒赶来,丘引依旧把顶上白气昇出,现那一颗红珠出来,在空中旋转。

丘引把哪吒当做凡胎肉体,不知他是莲花化身,便大叫,曰:“哪吒!你看吾之宝!”

哪吒抬头看见,大笑曰:“无知匹夫!此不过是个红珠儿,你叫我看他怎的?”

丘引大惊:“吾得道修成此珠,捉将擒军,无不效验,今日哪吒看见,如何不昏于轮下!”心中已是着忙,只得勒回马来又战,被哪吒用乾坤圈打来,正中丘引肩窝,打的筋断骨折,伏鞍而逃,败回关去。

哪吒得胜回营,来见黄飞虎。不表。

土行孙地行道术 盗出天祥尸首

且说土行孙催粮至子牙大营,见元帅回令毕,土行孙下帐,不见邓婵玉,问其故。武吉曰:“黄飞虎求救兵,申文言你岳翁阵亡,你夫人去了。”

土行孙听得邓九公已死,着实伤悼,忙忙领子牙催粮箭,督二运径往青龙关来。不一日至辕门。探马报入中军,黄飞虎令:“请来。”

土行孙来至帐前行礼毕,黄飞虎曰:“邓九公为左术阵亡,吾子二人被擒,天祥被丘引逆贼风化其尸。今日先行哪吒打丘引一乾坤圈,逆贼未曾授首。”

土行孙曰:“待末将今晚且将天祥尸首盗出,用棺木收殓,明日好擒丘引以报此仇。”

当初姜子牙非要杀掉土行孙,他的师父惧留孙说:“你不能杀他,留着有用!”那姜子牙不干。其实你前后这么对起来,就可以看出来,还是那句话:《封神演义》讲的是天意,讲的是命运,这是最中心、最核心的。

所以,故事听着满有意思,但真正的故事却是早有安排,就这么安排,这么定了。

土行孙下帐,与邓婵玉等相见。只至到晚,土行孙借地行术,迳进关来。先在里边走了一番,行至囹圄之中,看见太鸾、黄天禄,时至二更,四下里人声寂静,土行孙钻上来,悄悄的叫:“黄天禄,我来了。你放心,不久就取关了。”

黄天禄听的是土行孙声音,大喜曰:“速些才妙!”

土行孙曰:“不必吩咐。”

土行孙说了信,迳至城楼上,把绳子割断,天祥尸首吊在关外。有周纪收去尸首。

黄飞虎看见子尸,放声大哭,曰:“年少为国,致捐其躯,真为可惜!”急用棺木收尸。

黄飞虎自思:“想吾生四子,今丧三子,今日不若命黄天爵送天祥尸首回西岐去,早晚亦可侍奉吾父,一则不失黄门之后,二则使我忠孝两全。”

黄飞虎打发第三子黄天爵押送车回西岐去了。

且说丘引被哪吒打伤,次日陞庭纳闷。只见巡城军士来报:“黄天祥尸首,夜来不知被何人割断绳子,将尸首盗去。”

丘引听报,愈加愁闷。陈奇大怒:“不才出关,拏来为主将报仇!”说罢,领本部飞虎兵至营前搦战。

探马报入中军。黄总兵问:“谁人见阵?”

土行孙愿往。邓婵玉欲为父亲报仇,愿随掠阵。

夫妻二人出营,见陈奇坐金睛兽,提荡魔杵,滚至阵前。土行孙大骂陈奇,曰:“匹夫用左道邪术,杀吾岳丈,不共戴天!今日特来擒你报仇!”

陈奇大笑:“谅你这等人,真如朽腐之物,做得出什么事来!杀你恐污吾手!”催开坐骑,拎杵就打。土行孙手中棍急架忙迎。杵棍并举,未及数合,陈奇见土行孙往来小巧便宜,急切不能取胜,陈奇忙把杵一摆,飞虎兵齐奔前来,陈奇对着土行孙把嘴一张,喷出一道黄气。土行孙站不住,一交跌倒在地。飞虎兵把土行孙拏去。

陈奇不妨邓婵玉在对面,见拏了他丈夫,发出一块五光石来,正中陈奇嘴上,打得唇绽齿落,“哎哟”一声,掩面而走。婵玉又发一石,夹后心一下,把后心镜打得粉碎。陈奇只得伏鞍而逃。

只见土行孙睁开眼,浑身上了绳子,笑曰:“到有趣!”

陈奇被邓婵玉打伤,逃回关内,来见丘引。

丘引看见陈奇鼻青嘴绽,袍带皆松,忙问其故。陈奇曰:“只因拏一不堪匹夫,不防对过有一贱人,用石打伤面门,复一石又打伤脊背,致失机而回。”

丘引听说,忙令左右:“将周将拏来!”

左右随将土行孙推至阶前,丘引看见土行孙身不满三四尺,便问陈奇曰:“这样东西,拏他何用?”命左右:“推出去斩了号令!”

土行孙也不慌不忙,来至关上。左右方欲动手,只见土行孙把身子一扭,杳无踪迹。

正是:地行道术原无迹,盗宝偷关盖世雄。

话说左右见土行孙不见了,只諕得目瞪口呆,慌忙报与丘引。

丘引听报,大惊!曰:“周营中有如此异人,所以屡伐西岐俱皆失利。今日不见黄天祥尸首,就是此人盗去,也未可知。”速传令:“早晚各要防备关隘。”

且说土行孙回见黄总兵,共议取关。忽哨马报入中军:“有三运督粮官郑伦来辕门等令。”

黄总兵传令:“令来。”

郑伦至帐前行体毕,言曰:“奉姜元帅将令,催粮应付,军前听用。”

黄飞虎曰:“多蒙将军催粮有功,俟上功劳簿。”

郑伦曰:“俱是为国效用。”

郑伦偶见土行孙也在此,忙问土行孙曰:“足下系二运官,今到此何干?”

土行孙曰:“青龙关中有一人名唤陈奇,也与你一样拏人,吾岳丈被他擒去,坏了性命,特奉元帅将令,来此救援。只他比你不同,他把嘴一张,口内喷出一道黄气来,其人自倒,比你那鼻中哼出白气来,大不相同,觉他的便宜。昨日我被他拏去,走了一遭来。”

郑伦曰:“岂有此理!当时吾师传我,曾言吾之法盖世无双,难道此关又有此异人?我必定会他一会,看其真实。”

你进庙里去,一进庙:哼哈二将。他们应该比“四大金刚”还要弱一点。其实他们的道行不高。

能人自有能人伏 今日哼哈相会时

且说陈奇恨邓婵玉打伤他的头面,自服了丹药,一夜全愈。次日出关,坐名只要邓婵玉出来定个雌雄。哨马报入中军:“启老爷:陈奇搦战。”

郑伦出而言曰:“末将愿往。”

黄飞虎曰:“你督粮亦是要紧的事,原非先行破敌之役,恐姜丞相见罪。”

郑伦曰:“俱是朝廷功绩,何害于理?”

黄飞虎只得应允。郑伦上了金睛兽,提降魔杵,领本部三千乌鸦兵出营来。见陈奇也是金睛兽,提荡魔杵,也有一队人马,俱穿黄号色,也拏着挠钩、套索。郑伦心下疑惑,乃至军前大呼曰:“来者何人?”

陈奇曰:“吾乃督粮上将军陈奇是也!你乃何人?”

郑伦曰:“吾乃三运粮总督官郑伦是也!”

郑伦问曰:“闻你有异术,今日特来会你。”

郑伦催开金睛兽,摇手中降魔杵,劈头就打。陈奇手中荡魔杵赴面交还。二兽交加,一场大战。

怎见得:
二将阵前寻斗赌,两下交锋谁敢阻。
这一个似摇头狮子下山岗,
那一个不亚摆尾狻猊寻猛虎。
这一个兴心定要正乾坤,
那一个赤胆要把江山辅。
天生一对恶星辰,今朝相遇争旗鼓。
话说二将大战虎穴龙潭,
这一个恶狠狠圆睁二目,
那一个格支支咬碎银牙。

只见土行孙同哪吒出辕门来看二将交兵,连黄飞虎同众将也在旗门下,都来看厮杀。郑伦正战之间,自忖:“此人当真有此术法,打人不过先下手为妙。”把杵在空一摆,郑伦部下乌鸦兵行如长蛇阵一般而来。

陈奇看郑伦摆杵,士卒把挠钩、套索似有拿人之状,陈奇也摇杵,他那里飞虎兵也有套索、挠钩,飞奔前来。

正是:能人自有能人伏,今日哼哈相会时。

郑伦鼻子里两道白光,出来有声;陈奇口中黄光也自迸出。陈奇跌了个金冠倒躅,郑伦跌了个铠甲离鞍。两边兵卒不敢拏人,只顾各人抢各人主将回营。郑伦被乌鸦兵抢回,陈奇被飞虎兵抢回,各自上了金睛兽回营。

土行孙同众将笑得腰软骨折。郑伦自叹曰:“世间又有此异人,明日定要与他定个雌雄,方肯罢休。”不表。

只说陈奇进关来见丘引,尽言前事。丘引又闻佳梦关失了,心下不安。

次日,郑伦关下搦战。陈奇上骑出关,言曰:“郑伦,大丈夫一言已定,从今不必用术,各赌手上工夫,你我也难得会。”

催开坐下二骑,两将又杀一日,未见输赢。来见黄飞虎,众将俱在账上,共议取关之策。

哪吒曰:“如今土行孙也在此,不若今夜我先进关,斩关落锁,夜里乘其无备,取了关为上策。”

黄飞虎曰:“全仗先行。”

正是:哪吒定计施威武,今夜青龙属武王。

话说丘引在关内修表进朝歌,遣将来此协同守关,共阻周兵。不觉是一更时分,土行孙先进关里来,暗暗在囹圄中打点放黄天禄、太鸾。

二更时分,哪吒登起风火轮,飞进关来,当在城楼上祭起金砖,把守门军将打散,随撞开拴锁。周兵呐一声喊,杀进城来,金鼓大作,天翻地覆,城中大乱,百姓只顾逃生。

土行孙在囹圄中,听得呐喊,随放了黄天禄、太鸾,杀出本府来。丘引还不曾睡,急至上马,拎枪出府,只见灯光影里,火把丛中,见金甲红袍,乃武成王黄飞虎。

哪吒登风火轮使枪杀来。邓秀、赵升、孙焰红把丘引裹在当中。

郑伦杀进城来,正遇陈奇,二将夜兵大战。

黄天禄从后面杀出府来。土行孙倒拖宾铁棍,往丘引马下打来。上三路,哪吒的枪;中三路,黄明、周纪的斧;下三路,土行孙的棍。丘引不及堤防,被土行孙一棍,正打着马七寸,那马打了个前失,把丘引跌下马来。黄飞虎看见,忙撚枪刺来。丘引已借土遁去了。

正是:死生有定,不该绝于此关。

且言众将裹住陈奇,被哪吒祭起乾坤圈打中,陈奇伤了臂膊,往左一闪,被黄飞虎一枪刺中胁下,死于非命。

杀到天明,黄飞虎收兵查点,只走了丘引。

飞虎陞厅,出榜安民,查明户口册籍,留将守青龙关。黄总兵回师,先有哪吒报捷。土行孙仍催粮去了。

余化“化血神刀” 逢哪吒莲花化身

且说子牙在中军与众将正议六韬三略,报事官报:“元帅!哪吒等令。”

子牙传令:“令来。”

哪吒至中军备言取了青龙关事说了一遍:“弟子先来报捷。”

子牙大悦,谓众将曰:“吾之先取此二关者,欲通吾之粮道。若不得此,倘纣兵断吾粮道,前不能进,后不能退,我先首尾受敌,此非全胜之道也──故为将先要察此。今幸俱得,可以无忧。”

为什么兵分三路,而中军不打,那两路先打?就是取得粮道。而那两路在交手的过程中,恰恰督粮官都出现了。

众将曰:“元帅妙算,真无遣策!”正谈论间,左右报:“黄飞虎等令。”

子牙曰:“令来。”

飞虎至中军,打躬行礼。子牙贺过功,因不见邓九公、黄天祥而返,心下甚是凄楚,叹曰:“可惜忠勇之士,不得享武王之禄耳!”

营中治酒懽饮。次日,子牙差辛甲先下一封战书。

话说汜水关韩荣见子牙按兵不动,分兵取佳梦关、青龙二关,速速差人打探。回报:“二关已失。”

韩荣对众将曰:“今西周已得此二关,军威正盛,我等正当中路,必须协力共守,毋得专恃力战也!”

众将各有不忿之色,愿决一死战。正议间,报:“姜元帅遣官下战书。”

韩荣命:“令来。”

辛甲至殿前,将书呈上。韩荣接书,展开观看,书曰:

“西周奉天征讨天宝大元帅姜尚,致书于汜水关主将麾下:尝闻天命无常,唯有德者永获天眷。今商王受淫酗肆虐,暴殄下民,天愁于上,民怨于下,海宇分崩,诸侯叛乱,生民涂炭。唯我周武王特恭行天之罚,所在民心效顺,强梁授首,所有佳梦、青龙二关逆命,俱已斩将搴旗,万民归顺。今大兵至此,特以尺一之书咸使闻知,或战、或降,早赐明决,毋得自误。不宣。”

韩荣观看毕,即将原书批回:“来日会战。”

辛甲领书回营,见子牙曰:“奉令下书,原书批回,明日会兵。”

子牙整顿士卒,一夜无词。次日,子牙行营炮响,大队摆开出辕门,在关下搦战。

有报马报入关来:“今有姜元帅关下请战。”

韩荣忙整点人马,放炮呐喊出关,左右大小将官分开,韩荣在马上见子牙号令森严,一对对英雄威武。

怎见得?有〈鹧鸪天〉一词为证。

词曰:
杀气腾腾万里长,旌旗戈戟透寒光。
雄师手仗三环剑,虎将鞍横丈八枪。
军浩浩,士忙忙,锣鸣鼓响猛如狼。
东征大战三十阵,汜水交兵第一场。

“东征大战三十阵”,要打三十场。之前有三十六路人马(讨伐姜子牙)。

话说韩荣在马上见子牙,口称:“姜元帅请了!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元帅何故动无名之师,以下凌上,甘心作商家叛臣,吾为元帅不取也!”

说的也怪,他说姜子牙是“商家叛臣”,然后又口称“姜元帅”。自己说的话就是对立的。这话有毛病!

子牙笑曰:“将军之言差矣!君正,则居其位;君不正,则求为匹夫不可得。是天命岂有常哉!唯有德者能君之。昔夏桀暴虐,成汤伐之,代夏而有天下。今纣王罪过于桀,天下诸侯叛之。我周特奉天之罚,以讨有罪,安敢有逆天命,厥罪唯钧哉!”

“唯有德者能君之”,所以,以道德为中心,那君王同样有自己道德上的归属问题。

韩荣大怒曰:“姜子牙,我以你为高明之士,你原来是妖言惑众之人!你有多大本领,敢出大言!那员将与吾拏了?”

说姜子牙“妖言惑众”,其实是因为姜子牙说得明明白白。纣王的将官跟今天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的说法是一样——当指出他们的罪恶的时候,他们都说(你)妖言惑众。其实他们是妖来的。

旁有先行王虎,走马摇刀,飞奔前来,直取子牙。只见哪吒已登风火轮,举枪忙迎。轮马相交,刀枪并举。两下里喊声不息,鼓角齐鸣。战未数合,哪吒奋勇一枪,把王虎挑于马下。

魏贲见哪吒得胜,把马一磕,摇枪前来,飞取韩荣。韩荣手中戟迎面交还。魏贲的枪势如猛虎。韩荣见先折了王虎,心下已自慌忙,无心恋战。只见子牙挥动兵将冲杀过来。韩荣抵敌不住,败进关中去了。

子牙得胜回营。不表。

且说韩荣兵败进关,一面具表往朝歌告急,一面设计守关。正在紧急之时,忽报:“七首将军余化等令。”

余化,第一次是跑掉了。

韩荣听得余化来至,大喜,忙传令:“令来。”

余化至殿上行礼,韩荣曰:“自从将军战败去后,此关反被黄飞虎走出去了,不觉数载,岂意他养成气力,今反伙同那姜尚,三路分兵,取了佳梦关、青龙关,尽为周有。昨日会兵,不能取胜,如之奈何?”

当时,余化是被黄天化给打败了。

余化曰:“末将被哪吒打伤,败回蓬莱山,见我师尊,烧炼一件宝物,可以复我前仇。纵周家有千万军将,只叫他片甲无存。”

韩荣大喜,治酒款待。话说次日,余化至周营讨战。

子牙问:“谁去出马?”

哪吒应声而出:“弟子愿往。”

哪吒道罢,登轮提枪,出得营来,一见余化,哪吒认得他,大呼曰:“余化慢来!”

余化见了仇人,把脸红了半边,也不答话,催开金睛兽,摇戟直取哪吒。哪吒的枪赴面交还,轮兽相交,戟枪双举,来往冲杀有二三十合。哪吒的枪乃太乙真人传授,有许多机变,余化不是哪吒对手。余化把一口刀,名曰“化血神刀”,祭起如一道电光,中了刀痕,时刻即死。

怎见得?有诗为证。
诗曰:
丹炉曾锻炼,火里用功夫。
灵气后先妙,阴阳表里扶。
透甲元神丧,沾身性命无。
哪吒逢此刀,眼下血为肤。

其实就是毒啦!余化有点儿像瘟神,见血封喉。

余化将化血刀祭起,那刀来得甚快,哪吒躲不及,中了一刀。大抵哪吒乃莲花化身,浑身俱是莲花瓣儿,纵伤了他,不比凡夫血肉之躯登时即死,该有凶中得吉。

哪吒着刀伤了,大叫一声,败回营中。走进辕门,跌下风火轮来。哪吒着了刀伤,只是颤,不能做声。旗门官报与子牙,子牙令扛抬至中军。

子牙叫:“哪吒!”

哪吒不答话。子牙心下郁郁不乐。

给姜子牙就弄蒙了,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用毒的,都是“恶来”来(编注:恶来,又称为恶来革,是颛顼的后代,商朝纣王的大臣)。余化也是用毒的,瘟神同样。

不知哪吒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当女娲把山河社稷图给了杨戬之后,就证明天下早已经定下来了。女娲在过程中一直没有出现,一直到最后清理妖精,恢复到人本来的环境的时候,祂就出现了。对应了当初纣王——作为人间的王——来到了女娲庙,侮辱了女娲,人间开始出现败落。然后,妖精就来了——讲了一个循环。
  • 当时女娲给了杨戬“山河社稷图”,而“山河社稷图”跟“太极图”有点类似,当时跟大家解释了。但是,山河社稷图收的是妖。因为山河社稷图是对人而言。皇帝才讲社稷,王朝才讲社稷,山河是指国土,所以谁拿了山河社稷图,谁就得天下。这个图可以收妖精,其实,里面还有一个暗语:当女娲给杨戬山河社稷图之后,杨戬把白猿收了,白猿坠入到山河社稷图之后,就“返本归元”,成为猴了。
  • 《西游记》就我个人来讲,其实就是唐僧一个个体者修行的过程。他遇到的妖精都跟他个人修行有关,“九九八十一难”就是他个人的修行。他在取经的路上遇到了各种妖怪,是在一个外部和平的环境下。《封神演义》不太一样。作者简述了至高的境界(被人知道的神的境界),(如)元始天尊、鸿钧道人都出现了,从那个境界一直到鬼和妖。
  • 所有妖怪都说姜子牙他们“妖言惑众”,其实他们自己“是妖怪”。所以,到这关键的时候,凡事都是“反”的!反过来,一切出现“反”的时候,那天下就得变了。
  • 黄山
    “邬文化”出来了,有朋友说是不是巨人族?应该是巨人族。其实在《封神演义》中谈到这种异形怪状的;让人感觉比较吃惊的或者怎么样的,其实是揭示了远古时期是有这样的人的。包括杨任,杨任的眼睛里长了两只手,手里长了两只眼睛,在远古的时候,现在的云贵地区,就有这样的人。
  • 《封神演义》里面三次出现“轩辕”。第一次是轩辕洞,妲己(那只狐狸)在里头。第二次是轩辕庙,里头什么都没有,是殷洪藏身的地方。第三次是这次棋盘山上的轩辕庙。
  • 张奎死了之后,在纣王那儿,就没有人了,剩下妖怪、妖孽。为什么张奎能够杀了土行孙?很多人解释过,但都是猜测。今天,我多少理解到:张奎他虽然是纣王的将、臣,但是作为人而言,他跟土行孙正好形成对比。
  • 神仙们的故事都已经结束了,后面就是妖怪的故事,等于走入人的最后一个层面。在人中,需要净化的就是妖怪、鬼、动物。这跟神仙的概念是反的。
  • 我们上回已经说到八十六回,其实这几回呢,我以为都是过程,因为大的戏其实都结束了。那中间哪,就杀出了一个程咬金张奎。这里面埋了一些伏笔、隐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