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 第八十二回 三教大会万仙阵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 第八十二回。(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862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上回八十一回主要说到余化龙父子,里面主要是余德,他那几个哥哥就是走过场。余德给人带来了水痘。从瘟疫的角度来讲,可以体会出他所在的层面。所以,很多疾病不是人能控制住的。

我们通常说“天、地、人”,其实就是对应着人身体里面的“脉(络)、血(液)、肌(肉)”——神、气、精——神,对应着天,对应着脉络;气,对应着人的血液、心脏;精,就是讲人体繁衍后代。实际就是指“精、气、神”。

想维持生命,就:吃饭(对应肉体、精)、喝水(对应血液循环、气)、呼吸(对应脉络、神)。实际就是这么对应的,就是我们讲的“三才”——天、地、人。所以凡事都是三。

我们在《封神演义》中看到的就是这么个故事,它分成两个层面,在“人的层面”就是周朝:周王兴、纣王衰;而在“神的层面”,元始天尊在这个过程中使得他的弟子得以一次净化,另一层面——他弟子杨戬等人(肉身)有机会修成神。

真正经过这种一定境界大的变更,才会有人修成。所以从元始天尊的角度讲,祂们真正关心的是祂的弟子,而祂的弟子参与的行为却跟人间的变更有关。可是,红尘对祂们来讲,就像老子的话,实际这地方:“不能待下去,办完事就走,能不来就不来,能不沾就不沾。”老子是这么说的,准提道人也是这么讲的。

所以在这个层面来讲,元始天尊祂们根本不管人间的事,祂们只管跟祂们相关的生命。所以,生命之间,是一环套一环的。

〈三教大会万仙阵〉,这“三教”是指西方(极乐世界)、老子、元始天尊。

诗曰:
万仙恶阵列出隈,飒飒寒风劈面催。
片片祥光笼斗柄,纷纷杀气透灵台。
鱼龙此际分真伪,玉石从今尽脱胎。
多少修持遭此劫,三尸斩去五云开

万仙阵”,这是通天教主最后的绝杀!

在“万仙阵”中分出善、恶。鱼、龙混杂,在破阵过程中就分出真、伪来了。过了这阵,就全修成了。玉石修成了;鱼、虾全完了。

“三尸斩去五云开”,三尸是指人,斩去三尸就是去掉人心。五云,应该是方向:东、南、西、北、中;金、木、水、火、土(也可以)。“五云开”,就是出去了——斩掉三尸出了三界——我以为是这个概念。

余化龙暨五子阵亡 潼关归西土

话说余化龙与余达等俱听了余德言语,不以周兵为意,逐日饮酒,只等周营兵将自己病死。那一日不觉就是第八日,余化龙对诸子言曰:“今日已是八日,不见探事官来报,我们可上城一看。”

五子齐曰:“上城看看才是。”

那时离了帅府,上得城来,只见周营比起初三四日光景不同:起先营中毫无烟火,今日周营中反觉腾腾杀气,烈烈威风,人人勇敢,个个精神,旌旗严整,金鼓分明,重重戈戟,叠叠枪刀。

余化龙忙问余德曰:“这几日周营中已有复旧光景,此事如何?”

余达从旁埋怨曰:“兄弟,你不从吾言,致有今日。岂有人是自家会死得尽的?”

余德默然不言,暗思:“吾师传我此术,响应随时,岂有不准之理?其中必有原故。”乃对父兄言曰:“事已至此,迟疑无益。此必有人在暗中解了。谅他一时身弱,也不能争战。不若乘其不备,一战可以成功,迟则有变。”

余化龙听说,只得领五子杀出关来,迳奔周营,欺周将身弱。

余德穿道服仗剑在前,如风驰雨骤而来,喊声大振。

姜子牙与众门人诸将正要出营,恰逢其时,杨戬曰:“此匹夫恃强欺敌,是自取死也!”

子牙坐四不像,哪吒引道,众门人左右拥护,一齐杀出营来,大呼曰:“余化龙!今日是汝父子死期至矣!”

金、木二吒气冲牛斗;杨任腹内生烟;雷震子声如霹雳;韦护咬碎钢牙;李靖欲平吞他父子;龙须虎足踏水云,奋勇争先。

余家父子迎上前来。周营中众门人裹住了余家父子。

未及数合,哪吒现了三首八臂,登起风火轮,先在潼关城上。军士见哪吒三首八臂,一声喊,散了个干净。

余化龙父子见哪吒上关,身子被众人裹住,不得跳出圈子,因此上出了神,被雷震子一棍,正中余光顶上,翻下马来。

余达大呼曰:“匹夫!伤吾之弟,势不两立!”来战雷震子,又被韦护祭起降魔杵把余达打死,倒在尘埃。

杨任将扇子一搧,余先、余兆二人化作飞灰而散。

余德见兄弟已死四人,心中大怒,直奔子牙杀来。子牙身体方才好,谅战不过,急祭打神鞭于空中,正中余德,打翻在地,早被李靖一戟刺死。雷震子见哪吒上城,也飞进城来。

余化龙见五子阵亡,潼关已归西土,在马上大呼曰:“纣王!臣不能尽忠扶帝业,为主报深仇,臣今拼一死而报君恩也!”余化龙仗剑自刎而亡。

后人单道余化龙父子一门死节,后人有诗吊之。

诗曰:
铁骑驰驱血刃红,潼关力战未成功。
一门尽节忠商主,万死丹心泣晓风。
苟禄真能惭素位,捐生今始识英雄。
清风耿耿流千载,岂在渔樵谈笑中。

话说余化龙自杀,子牙驱人马进关,出榜安民,清查库藏。子牙怜余化龙父子一门忠烈,命左右收尸厚葬。凡军士未得平复的,俱放在潼关调理。

一千五百年劫数完 玉虚门下返本还元

子牙方分剖已定,只见黄龙真人、玉鼎真人与子牙议曰:“前面就是万仙阵了,可请武王也暂歇在此关,我等领人马往前面要路上先命人造起芦蓬席殿,迎迓三教师尊。我等只此一举,以完劫数,了此红尘之杀运也!”

这是前、后对应的,与其说周灭了商,不如说一班众神仙完成了自身净化过程。所以站在人上,说的是人话;站在神上,要说神话;站在仙上,要说仙话。每个人都有他自己不同的境界,展现出不同眼界跟生命的取向。

如果神仙说了人话,就完了;而人就不可能说出神仙话。所以只有往下掉的,没有往上去的。而想往上去,只能修行。

进入红尘等于是杀戮——“红尘之杀运”,他们开杀戒等于是借助凡尘、人间的环境,进行与人间相应的仙界一次大清洗,清洗的事情是由师父主持、他们来做。因为清洗这样一定层面的东西,是为了保证人的纯净。保证人纯净的原因是:人是神造的。

人是神造的,同时,有禽、有兽,有各种因由的生命(也是神造的)。那些生命都想获得人的身体,从而出现“各自采取不同的办法”。但是,有一个概念:不能抢人身。但是他们都抢了,像金灵圣母也修成人形了。

所以在经历这个过程中,要把带有人形的生命重新净化,回归到本来应该有的样子。我以为就是因为这样,才要开杀戒。但是,对于仙界来讲,像太乙真人他们下到红尘是非常麻烦的事情。他们很不愿意来!

子牙不觉大喜,忙命杨戬、李靖去造芦蓬。二人领令去讫。

周营众将自从遭痘疹之厄,人人身弱,个个狼狈,俱在关上将息。

又过了数日,只见李靖回令:“芦蓬俱已完备。”

黄龙真人曰:“芦蓬既完,只是众门人去得,余者俱离四十里远,札下团营,俟破阵后,方许起程。”

众将得令,就此驻札。不表。

且说子牙同二位真人,与诸门人弟子,前至芦蓬上。但见悬花结彩,香气氤氲,迎接玉虚门下之客,今日万仙阵总会一面,满其红尘杀戒,再去返本还元。

万仙阵过后,“玉虚门下之客”他们的劫难就完了,他们的神体净化完了,剩下动物——得了先天灵气的妖、狐、黄、白、柳等,没有任何修行在里头,而前面那些,都是正经八百拜师父修过来的,所以有着本事的差距,这种差距代表着层面的不同。

对于玉虚宫门下来讲,(万仙阵过后)根本不能再往下走了。往下走,就应了老子在骂通天教主的话:“干脆给你带到师尊那儿去,让你转入轮回。”

所以,生命的境界就是:万仙阵之后,那是轮回的层面;万仙阵之前,生命只有净化,没有轮回。

过了万仙阵,杨戬的师父玉鼎真人就跟他说:“师父不再管了,只有靠你们自个儿了。”

“返本还元”就是修成了。

不一时,这三山五岳众道人齐齐拍手大笑而来:广成子、赤精子、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慈航道人、清虚道德真君、太乙真人、灵宝大法师、道行天尊、惧留孙、云中子、燃灯道人。

众道人见子牙稽首,曰:“今日之会,正完其一千五百年之劫数。”

封神演义》年代是从现在往前算三千三百年到三千五百年,中国的文化有五千年,这里说“一千五百年”是指开天辟地——在此之前,没有文字,在此之后,文字出来了;在此之前,《周易》没有在人间,在此之后,《周易》在人间,很多东西重新有了。

在此之前,难道没有那三百六十五尊控制着三界的神?应该有!原来的神,早已经净化了(《封神演义》里头没讲),而三界空着的神位三百六十五个,重新布局。

新封的神,跟人这一面直接有相关,对应的是“地”。

正是:元满皈依从正道,静心定性诵黄庭。

经历这次大波折,“三山五岳众道人”重新回到他们所拥有的位置,静心定性念经了。

子牙迎接上蓬坐下,先论破阵原故。燃灯曰:“只等师长来,自有道理。”

众皆默然端坐。

正的,都不说话。这个我觉得满有趣的!

且说金灵圣母在万仙阵中,见燃灯道人顶上现了三花,冲上空中,已知玉虚门下众道者来了。

燃灯道人从参与的过程中,功力在长。

随发一个雷声,震开万仙阵,一块烟雾撒开,现出万仙阵来。

通天教主门下都非常地显摆。

芦蓬上众仙一见,睁目细看数番,见截教中高高下下,攒攒簇簇,俱是五岳三山四海之中云游道客,奇奇怪怪之人。

燃灯点头对众道人叹曰:“今日方知截教有这许多人品。吾教不过屈指可数之人!”

正是:玄都大法传吾辈,方显清虚不二门。

道家是“师父找徒弟”,能找出来的道家徒弟都是不得了的——多长时间找上这么一个!而通天教主乱来了!有上万个(徒弟)。

从另一个角度反过来说:修行不容易!真正能修成的屈指可数。万仙阵里的这些人从某种程度讲跟燃灯道人是同辈的。他们也不过如此。

内中有黄龙真人曰:“众位道友,自元始以来,为道独尊,但不知截教门中一意滥传,遍及匪类,真是可惜工夫,苦劳心力,徒费精神。

这里黄龙真人就指出原因了:“为道独尊”。不能滥传。

元始天尊门下就这几个人,每一个人的功夫全都不一样,而每一个人的功夫跟他的特点;跟他用的宝贝完全相关的。每一个弟子只跟师父有这样的交流,弟子之间是相互不沟通的。

前面讲过:有人问杨戬手上的宝贝,杨戬避而不谈,只说这是师尊的造化、玄妙,不能讲。也就是说,杨戬不会跟哪吒商量商量:“你教我两下,我教你两下。”

从另一个角度讲,真正修炼,其实是尊重个体生命本来的东西,都是独一无二的。这“生命的本来”才促成他们“返本归元”,回去原来的地方。如果都一样,那谁归哪儿?哪里是他们的家?谁是谁家?都分不开了。意思是对个体者的尊重。而每一个个体生命的修行是完整的事情。

尊重“个体”,才是真正的尊重。反过来说,元始天尊以他自己的慈悲,用他的法力帮助门下不同的人最终回归他们原始的地方。但是,通天教主不是,什么都来,什么都教,所以(门徒)“遍及匪类”。

“匪类”的意思:不是人类!所以才带来了麻烦。通天教主的门下遍及匪类,从而促成了商朝的完结、人间的混乱。而纣王本身也是因为跟了狐狸有了肌肤之间相互的交往,把人给乱了。人不能乱,人一乱,犯了大罪,就标志着他的朝代终结。

不知性命双修,枉了一生作用,不能免生死轮回之苦,良可悲也!”

黄龙真人他们修的是“性命双修”的东西。“枉了一生作用”:那一辈子白费劲了!黄龙真人讲了这番话,解释了元始天尊他们其实是抛弃了轮回的。

所以万仙阵就是槛,万仙阵成了,就抛弃了轮回,修成了!过了万仙阵,没修成的,就全在轮回中了。

老子、元始天尊出来了三回:十绝阵、诛仙阵、万仙阵。阵法上也满有趣!也是按照“天、地、人”来的。

十绝阵,代表“人”,里面出了最具代表性的:第九个“红水阵”、第十个“红沙阵”,然后伴随着的是“黄河阵”(三仙姑使用的金蛟剪……代表了人、肉体)。

诛仙阵,显示出“地”的层面,应该是跟那四把剑有关,四把剑是跟“开天辟地”这么上、下对应来的。四把剑的杀气是关键所在——不一定对啊!

万仙阵,到了“天”的层面。

十绝阵、诛仙阵、万仙阵同样是按照“天、地、人”这么走的。

道行天尊曰:“此一会,正是我等一千五百年之劫,难逢难遇。今我等先下蓬看看,如何?”

“我等一千五百年之劫”既是千载难逢,也是万劫不复——要走过这个过程。

燃灯曰:“吾等不必去看,只等师尊来至,自有会期。”

广成子曰:“我等又不与他争论,又不破他的阵,远观何妨?”

众道人曰:“广成子言之甚当。”

燃灯阻不住众人,只得下蓬,一齐来看万仙阵。

这几句话,(显示)燃灯的功力高过他们(众道人)。这时候的燃灯已经(修)出去了,祂不被任何事情所动心——既然万仙阵是三位教主要来,我们只等教主来,万仙阵有什么?跟我没关系。

而广成子跟黄龙真人他们不成:想看看热闹;想看一下万仙阵到底怎么回事——有着“自我”的表述。

只见门户重叠,杀气森然。众仙摇首曰:“好利害!人人异样,个个凶形,全无拌道修行意,反有争持杀伐心。”

带着样儿(人人异样,个个凶形)的——真正修行到那个位置上,在面相中全都展现出来了。

燃灯对众人曰:“列位道兄,你看他们可是神仙了道之品!”

众仙看罢,方欲回蓬,只听万仙阵中一声钟响,来了一位道人作歌而出。

歌曰:
人笑马遂是痴仙,痴仙腹内有真玄。
真玄有路无人走,唯我蟠桃赴几千。

马遂歌罢,大呼曰:“玉虚门下!既来偷看吾阵,敢与我见个高低?”

燃灯曰:“你们只贪看恶阵,致多生此一段是非。”

所以,麻烦都是自己找的,燃灯就没有这个问题。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这是相互对应的。从中能品出来:为什么有人功夫高、有人功夫低!

黄龙真人上前曰:“马遂,你休要这等自恃!如今吾不与你论高低,且等掌教圣人来至,自有破阵之时。你何必倚仗强横,行凶灭教也!”

马遂跃步,仗剑来取。黄龙真人手中剑急忙来迎。只一合,马遂祭起金箍,把黄龙真人的头箍住了。真人头疼不可当,众仙急救真人,大家回芦蓬上来。真人急忙除金箍,除又除不掉,只箍得三昧真火从眼中冒出。大家闹在一处。不表。

在这种过程中,有的人修得好,有人修得不好,表现的形式都是类似的。智者无语,沉默是金,在任何层面其实都是。沉默是金,是一种表象,内在“遇到什么都不会动心”。不会主动去干嘛,才叫“沉默是金”。

元始老子会万仙阵 此一回玉石自分

且说元始天尊来会万仙阵,先着南极仙翁持玉符先行。南极仙翁跨鹤而来,云光缥缈。马遂抬头,见是南极仙翁,急驾云光至半空中来,阻住去路。

仙翁笑曰:“马遂!你休要猖獗,掌教师尊来了。”

马遂方欲争持,只见后面仙乐一派,遍地异香,马遂知不可争持,按落云头,回归本阵。

所以,南极仙翁并没有去跟马遂直接动手。同样道理,黄龙真人也应该这样。

南极仙翁先至芦蓬,率众仙迎銮接驾,上蓬坐下。众门人拜毕,侍立两旁。

元始曰:“黄龙真人有金箍之厄。”忙叫:“过来。”

自己的徒弟,师父知道谁有麻烦。

黄龙真人走至面前,元始用手一指,金箍随脱。真人谢毕,元始曰:“今日你等俱该图满此厄,各回洞府,守性修心,斩却三尸,再不惹红尘之难。”

“再不惹红尘之难”不就是:永远没有轮回了(修成了)。下面(红尘),跟你没关系了。

这些神仙回到人间,走这一个过程,既是他们的劫数,又是难数,同时又是一种庆幸。所以,一千五百年之劫,是正、反(同出)的理——顺天意的就全成了,逆天意的全完了。

众门人曰:“愿老师圣寿无疆!”

正静坐间,忽听得空中有一阵异香,仙乐飘飘而来。元始已知老子来至,随同众门人迎侯。老子下了板角青牛,携手上蓬。众门人礼拜毕,老子拍掌,曰:“周家不过八百年基业,贫道也到红尘中来三番四转,可见运数难逃,何怕神仙、佛祖?”

你周家不过就八百年,没多长时间!连我(老子)都得来三四回,惹这个红尘!“可见运数难逃”。那个时候,佛祖还没出来。

老子既讲述了自己的位置跟境界,同时又反衬过来:人的环境,对所有神仙来讲,既不愿意来,又是极其珍贵的,因为是神造的。

而神造的(红尘),有神背后的因素,但,神不给人说清。但是,这里面带有“运数”,也就是说,更高层面的某种变化,对应着人间的变化,才会迫使老子都要来——凡是人知道的神仙,谁都逃不了……

元始曰:“尘世劫运,便是物外神仙都不能免,况我等门人,又是身犯之者,我等不过来了此一番劫数耳!”

“物外神仙”,我不知道这里指的“物外”是不是金、木、水、火、土?或者不在这个时间、运数中……?

“都不能免”的意思,其实是指祂们都已经参与其中了。就像老子讲了,连我等贫道也要三四次来辗转,祂为什么要辗转?祂要完成祂师父对祂的交代。可能师父没有明确交代,但背后有其因素——那老子祂的师父鸿钧道人就像物外神仙一样——“都不能免”,都“身在其中”。

因为被净化掉的都是通天教主的门下,对元始来讲,都是同门。没跟你说,闹了半天,全是同门师兄弟闹了一场。而这些师兄弟们就叫“匪类”,其实就不是人类。

也就是说,这种“劫数”必然如此!没有什么对、错。在人的环境中,走过一定时间,五百年一小劫,多少年一大劫,无数个“小的劫数”组成“中的劫数”,无数个“中的劫数”组成一个“大劫数”,就这样走过无数劫数。再往上走,人就不知道了!

其实老子和元始天尊这一番话,就给他的门下解了惑,解释了为什么他们要走这么一遭,来这么一把!讲述了这一份缘由。

之前元始天尊已经说:“你们成了,不用再回红尘了。”

二位师尊言过,端然默坐。至二更时分,只见各圣贤顶上现有璎珞庆云,祥光缭绕,满空中有无限瑞霭,直冲霄汉。且不言二位掌教师尊与众门人默坐芦蓬。不表。

祂们都是“默坐”的,不会轻易讲话。

且说金灵圣母在万仙阵内见瑞霭祥云,知二位师伯已至,自思曰:“今日掌教师伯已来,吾师也要早至方可。”

金灵圣母心里头是有辈分之分的:“两位是师伯,自己师父是师弟,不应该不来。”

及至天明,只听得半空中仙乐盈空,珮环之声不绝,群仙随通天教主离了碧游宫,亲至万仙阵来。

按道理说,应该通天教主先到,因为两位是他的师哥。金灵圣母的这番话在表述自己的师父不够礼仪。那,不够礼仪,就是傲慢。

金灵圣母得知,率领众仙,迎接教主。进了阵门,上了八卦台坐下。万仙叩谒毕,金灵圣母曰:“二位师伯俱已至此。”

通天教主曰:“罢了!如今是月缺难圆,既摆此万仙阵,必定与他见个雌雄,以定一尊之位。今日是万仙统会,以完劫数。”随命长耳定光仙:“你且去芦蓬上见你二位师伯,下这一封书。”

通天教主心出妒嫉,他摆万仙阵是为了“一尊”。他看不起两位师兄,他要用尽手段把两位师兄打了,从而在师兄弟之间,他是老大——(有)羡慕、妒嫉、恨。

反过来,元始天尊不是。几次出阵,元始天尊先到,老子后到。元始天尊先到,然后等着,祂能破阵也不破,要等老子来,就这么对待兄长。

通天教主不是,通天教主露面,都是两个大师兄先到,他第二天早上才到。两位大师兄都是在头一天夜里之前到。这是礼数。任何人不能恃强而灭了礼。

“恃强灭礼”意思就是:自认为自己功夫高,所以就无所谓(礼仪)。这是不灵的!

定光仙领命,迳至芦蓬下,见杨戬等俱在左右站立。

哪吒问曰:“来者何人?”

长耳定光仙曰:“吾是奉命下书,来见师伯的。借你通报。”

哪吒上前启知,老子曰:“命来。”

哪吒下蓬说知。定光仙上得蓬来,见左右立着十二代门人,定光仙拜伏于地,将书呈上。

老子看书毕,谓定光仙曰:“吾知道了。明日会破万仙阵也!”

定光仙下蓬至万仙阵,回复通天教主。且说次日,二位教主领众门徒来看万仙阵,下得蓬来,至阵前一见,好万仙阵!怎见得?有赞为证。

赞曰:
一团怪雾,几阵寒风。
彩霞笼五色金光,瑞云起千丛艳色。
前后排山岳修行道士与全真。
左右立湖海云游陀头并散客。
正东上:九华巾,水合袍,太阿剑,梅花鹿,都是道德清高奇异人。
正西上:双抓髻,淡黄袍,古定剑,八叉鹿,尽是驾雾腾云清隐士。
正南上:大红袍,黄斑鹿,昆吾剑,正是五遁三除截教公。
正北上:皂色服,莲子箍,宾铁锏,跨糜鹿,都是倒海移山雄猛客。
翠蓝旛,青云绕绕。
素自旗,彩气翩翩。
大红旗,火云罩顶。
皂盖旗,黑气施张。
杏黄旛下,千千条古怪的金霞,

恶的,就是冷的,即使显现出五彩之光。金光,也有邪气在里头。

内藏着天上无、世上少、辟地开天无价宝。
又是乌云仙、金光仙、虬首仙神光赳赳。
灵牙仙、毘芦仙、金箍仙气概昂昂。
七猪车坐金灵圣母,分门列户。
八虎车坐申公豹,总督万仙。
无当圣母法宝随身。
龟灵圣母包罗万象。
金钟响,翻腾宇宙。
玉磬敲,惊动乾坤。
提炉排,袅袅香烟龙雾隐。
羽扇摇,翩翩彩凤离瑶池。
奎牛上坐的是混沌未分、天地玄黄之外鸿钧教下通天截教主。

讲出通天教主的来处了。他同样是来自于混沌之外。开天辟地之前已经有他了。

只见长耳仙持定了神书奥妙道德无穷兴截灭阐六魂旛,左右金童随圣驾,紫雾红云离碧游。

“六魂旛”就是通天教主练的那个。

通天教主身心变,只因一怒结成仇。两教生克终有损,天翻地覆鬼神愁。昆仑正法扶明主,山河一统属西周。

通天教主他原来并不是这样。那他为什么变呢?跟他内在的生命有关。他内在的生命有他的短处,所以他一出手什么都教,教了上万个徒弟。元始天尊他们不是。

所以,触及到通天教主生命的根本,是有着不纯净的地方,从而在这种过程中“一怒结成仇”,本来是没有状况的。

西周武王背后,有顺天意而为的正神来辅佐(武王对应的是昆仑)。“昆仑正法”我以为对应的是《周易》。这是上、下对应的。

话说老子同元始来看万仙阵,老子一见万仙阵,与元始曰:“他教下就有这些门人!据我看来,总是不分品类,一概滥收,那论根器深浅,岂是了道成仙之辈。此一回玉石自分,浅深互见。遭劫者,可不枉用工夫,可胜叹息!”

通天教主乱收徒弟,有些根本就不能修的,结果他也收来了,这样的话,就把鸿钧道人传下来的东西全给毁了!其实是有着这么大的罪名。

师父教的东西经他的手交给不该教的生命,才带来了这么一次劫难、劫数。而这次劫难本身,又透过元始天尊、老子以及门人把他们给修理了,所以元始那些门人就成为了有功之臣似的。

“玉石自分”等于是去掉那些不好的。我觉得可以叫“净化”。

话犹未了,只见通天教主从阵中坐奎牛而出,穿大红白鹤绛绡衣,手执宝剑而来。老子看通天教主全无道气,一脸凶光。

通天教主他的境界、生命的定位完全转到了人的层面,没有他神的层面(全无道气)。定位在人的“肉”上,那就是最低的,就是贪。对吧!反过来,定位在人的“血”(气)上,你不至于太麻烦。

一个人如果能够站在人的境界(脉搏)上,从这个角度看问题,“一通百通”,他不会伤及人的,他就不会露出凶样。

混元初判道为尊 炼就乾坤清浊分

姜子牙金台拜帅之后问过元始天尊:“后面会怎么样?”元始天尊提到了诛仙阵跟万仙阵。

……姜子牙在金台一拜帅,连通天教主都改变不了姜子牙的命运了。元始天尊当然知道通天教主在“万仙阵”一定会跟祂对垒,老子也一定知道这件事情。在此之前,很多事情是可以改变的。像在“十绝阵”,很多事情都是有变量的。

所以在《封神演义》里“姜子牙拜帅”就成了很关键的时间点。我以为这里最有趣的是“时间点”的问题:过了这个时间点,一切全都结束。

在一个时间点到来之前,很多事情是有改变的机会,有回旋余地。姜子牙拜帅东征,一开始他在西岐等着人家(三十六路人马)来伐他,表面就是周朝跟商纣的对垒,但是“时间背景下”出现了本质上的不同、性质上的不同。

很多事情过了那个时间点之后,或者某件事情发生之后,就没有回旋余地了——那个时间点的本身,贯穿着某种境界的再现。反过来,很多事情多说无益了。本来一个劫数、一个劫数,多少还存有一点机会,但是瘟疫一出手,基本一切都没了。

一些预言、定数,就我个人来讲,有它存在的道理,但也有它不合理的地方。今天,每一个在这个环境下的人如何看待那些预言?

它是准的,但又不准,是因为最后这件事,都不归那些说预言的人说了算——中间出现了变量。当大瘟疫出现之后,再也没有什么回旋余地了。

“时间点”应该是被定下来的、不会有太大的变动了。

怎见得?有赞为证。

赞曰:
辟地开天道理明,谈经论法碧游京。
五气朝元传妙诀,三花聚顶演无生。
顶上金光分五彩,足下红莲逐万程。
八卦仙衣飞紫气,三锋宝剑号青萍。
伏虎降龙为第一,擒妖缚怪任纵横。
徒众三千分左右,后随万姓尽精英。
天花乱坠无穷妙,地拥金莲长瑞祯。
度尽众生成正果,养成正道属无声。
对对旛幢前引道,纷纷音乐及时鸣。
奎牛稳坐截教主,仙童前后把香焚。
霭霭沉檀云雾长,腾腾杀气自氤氲。
白鹤唳时天地转,青鸾展翅海山澄。
通天教主离金阙,来聚群仙百万名。

前四句讲述了通天教主的来处跟他境界,他在人知道三界之前已经得道成仙了。

上回老子跟通天教主对垒的时候已经提到了,通天教主本身是正的,是他弟子的问题。他带出来的,有的不是人,他没有进行挑选。但就他个人来讲,他是正的。

所以这里(四句后)介绍通天教主。同样,他是正的,即使他面露凶光,那是跟他个人修行状况有关,不代表他是邪的。也可以说,他个人在修行中没修心。

五气朝元,就有点类似走出金、木、水、火、土。三花聚顶,就是他通天教主长生不死,他已经没有时间的概念了。

“顶上金光分五彩”,是跟五气朝元对应的。

“足下红莲逐万程”,是讲他通天教主没有去不了的地方,是一种穿越的概念。他可以跨越不同的空间,在他的境界以下没有他达到不了的。

这一开始,形容他露面时的样子,而且依然讲他的功力及他的正。还是有他超越的一面。

这么介绍都是非常正面的(不太好评价)……

(后几句)都在表现通天教主的境界,就像老子对他的形容:这么多年的修行!也满可惜的……

话说通天教主见二位教主,对面打稽首,曰:“二位道兄请了!”

老子曰:“贤弟可谓无赖之极!不思悔过,何能掌截教之主?前日诛仙阵上已见雌雄,只当潜踪隐迹,自己修过,以忏往愆,方是掌教之主!岂得怙恶不改,又率领群仙布此恶阵。你只待玉石俱焚,生灵戕灭殆尽,你方才罢手!这是何苦?定作此业障耶!”

老子是兄长,兄长当然可以这么说通天教主,但是,又都是命理注定的事情,满有趣,也满无奈的!同样,可以品出来只有善、恶,没有对、错,更没有道理可讲。

老子的那番话只不过希望通天教主从善。

如果通天教主从善的话,不就没有“万仙阵”了?而万仙阵的来处,就通天教主而言,他何尝不知道无论他聚集多少神仙;无论有多少弟子,在元始天尊跟老子的手中,等于什么都不是。

生命靠境界,“咫尺天涯”的概念其实就有着境界在其中。境界就差那么一点点,但是咫尺如天涯。当他在境界之上,境界之下的生命无论怎么做都不可能超越,也不可能对他构成威胁,就差那么一点。

生命境界不是本事大小。通常人们说的本事,是同一个层面中的技巧高、低,那不好的生命就会动心思,一动心思就在横的层面上下坠。

通天教主也动心思了,否则他为什么要弄六个夺命幡呢?就是想把(阐教)他们杀了,但是当他动了心思的时候,其实已经输了。这是从生命的境界来看待问题。

本来是一个正的生命,一动心思、使恶招的时候,就会一毁到底。

通天教主怒曰:“你等谬掌阐教,自恃己长,纵容门人,肆行猖獗,杀戮不道,反在此巧言惑众。我是那一件不如你?你敢欺我!今日你再请西方准提道人将加持杵打我就是了!不知他打我,即是打你一般!此恨如何可解!”

通天教主的心思都显现在他的伶牙俐齿上。他几次都这么顶:“我是你兄弟,打我就是打你。”这是一种蛮不讲理的说法。

这种蛮不讲理的说法讲出来的又是道理,但是你能品出:他动心思;生命的恶、不坦诚、诡辩——因为生命有相生相克的道理,他使用了相生相克的道理去掩盖自己生命恶的层面——这是关键。

他用了所有的道理去掩盖生命的恶。这是恶的生命常用的。

元始笑曰:“你也不必口讲,只你既摆此阵,就把你胸中学识舒展一二,我与你共决雌雄。”

元始天尊这么讲的意思是“靠他们生命各自的悟性”,因为,以祂们的境界来讲,祂们的师父很难再去教祂们什么,但是,凭借着师父授予祂们的,跟祂们走过的无尽之长——时间已经不能控制他们了。

所以,通天教主最后并没有死,是被鸿钧道人带走的。他根本不在轮回中了。

在这么一个背景之下“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元始天尊讲的:“胸中学识舒展一二”(展示你的学识),这些东西都是生命独有的。他不展示,没人知道是什么。所以他的道德、他的造化都在其中。

通天教主曰:“我如今与你仇恨难解,除是你、我俱不掌教,方才干休!”

羡慕、妒嫉、恨!通天教主他的恶来自于妒嫉,他如果没有那份妒嫉的话,他也不会被自己的弟子多宝道人说坏了。羡慕、妒嫉、恨促使他生命的境界跟立足点降低了,自然他就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他只宣泄自己的愤恨,也就没有能力知道事情的本来。

通天教主道罢,走进阵去,少时,布成一个阵势,乃是一个阵结三个营叠,攒簇而立。

通天教主至阵前,问曰:“你二人可识吾此阵否?”

老子大笑,曰:“此乃是吾掌中所出,岂有不知之理!此是太极两仪四象之阵耳!有何难哉!”

他们摆阵已经摆到太极、两仪、四象——“开天辟地”初始的时候。

所以真正厉害的是溯源,追溯到最根本的。谁能溯到根本,谁就厉害。

通天教主曰:“可能破否?”

元始曰:“你且听吾道来:
混元初判道为尊,炼就乾坤清浊分。
太极两仪生四象,如今还在掌中存。”

我以为:通天教主摆这个阵,下面的弟子在过程中就开始分了:还有生机的,就是清;没有生机的,就是浊——“清者自清”,起了一种“净化作用”。

其实,通天教主在“往开天辟地初始的角度”布阵的时候,就像时间倒流一般,把“混元初判”时产生的生命都涵盖其中了。里面有“返本归元”的因素。越往上溯源,才能净化到他。

老子问曰:“谁去破此太极阵?走一遭。”

赤精子大呼,曰:“弟子愿会此阵!”作歌而出。

歌曰:
今朝圆满斩三尸,复整菩提在此时。
太极阵中遇奇士,回头百事自相宜。

三界,如果你查的话,是:欲界、色界、无色界。其实就是天、地、人三个层面。

欲界,就是“肉身”。色界,就是有色身,没有色欲。

所以人体就是一个小宇宙,人身体上就有“天、地、人”,就像一个三界。所以,人六道轮回中,可以到上面做天人。

在过去正法的对垒中,就走入了无色界那个层面,在人的表面是看不见的,但是有极强的场,那种氛围。诛仙阵,应该有这样的概念在里头。

斩了三尸就圆满了,又回归到自己曾经有的境界。“复整菩提在此时”,换句话说,赤精子得感谢他的师叔(通天教主)摆出了这么个阵,使他有机会回去。

赤精子跃身而出。只见太极阵中一位道人,长须黑面,身穿皂服,腰束丝绦,跳出阵前,大呼曰:“赤精子,你敢来会吾阵么?”

赤精子曰:“乌云仙,你不可恃强,此处是你的死地了!”

乌云仙大怒,仗剑来取。

通天教主摆出的阵是由他的各大弟子各应付一个,是相互叠加的。

赤精子手中剑赴面交还。未及三两个回合,乌云仙腰间掣出混元锤就地一声响,把赤精子打了一跤。乌云仙才待下手,有广成子大呼曰:“少待伤吾道兄,吾来了!”仗剑抵住了乌云仙。

二人大战,未及三合,乌云仙又是一锤把广成子打倒在地。广成子爬将起来,往西北上走了。通天教主命乌云仙赶去:“定然拿来!”

乌云仙领法旨,随后赶来。广成子前走,乌云仙后赶,看看赶上,广成子正无可奈何,转过山坡,只见准提道人来至。让过了广成子,准提阻住了乌云仙,笑容满面,口称:“道友请了!”

乌云仙认得是准提道人,大叫曰:“准提道人,你前日在诛仙阵上伤了吾师,今又阻吾去路,情殊可恨!”仗宝剑望准提道人顶上劈来。

道人把口一张,有一朵青莲托住了剑。言曰:“舌上青莲能托剑,吾与乌云有大缘。”

佛家就讲缘分,有碰面、有接洽都是缘分,即使动手都是缘分。两个人“无缘”,根本就没机会碰面。

准提曰:“道友!吾与你是有缘之客,特来化你归吾西方,共享极乐,有何不美?”

乌云仙大呼,曰:“好泼道!欺吾太甚!”又是一剑。

准提用中指一指,一朵白莲托剑。

嘴吐的是青莲,手指的是白莲。

《封神演义》里讲距离现在三千五百年的佛家,当时,就去找有缘的人!似乎在给今天奠定基础!给今天我们如何面对瘟疫这种大劫难,奠定基础。同时,也化解了很多恩恩怨怨。

过去的恩恩怨怨,重新化解,也就是说,当有缘的人奔着西方去了,从中,很多生命相互之间的关系“被理顺”。其实也是往上追,溯本追源。

因为缘分都是在生命原前相互接洽的,甚至连乌云仙本身自己都不知道。因为他只知道自己的师父,并不知道他跟准提道人之间、跟西方世界之间的缘由,这种渊源。

那准提道人屡屡来到东方寻找有缘之人,同样是溯源,就是追随那久远的历史、生命曾经的过程,来把它拨正、改变。其实就是归正,就是溯本追源。

准提又曰:“道友!掌上白莲能托剑,须知极乐在西方。二六莲台生瑞彩,波罗花放满园香。”

“二六”莲台,应该是指“十二”莲台。

乌云仙大呼,曰:“一派胡说!敢来欺我!”又是一剑。

准提将手一指,一朵金莲托住。

三下:青莲、白莲、金莲。

准提曰:“乌云仙友!吾乃是大慈大悲,不忍你现出真相,若现相时,可不有辱你平昔修炼工夫,化为乌有。我如今不过要与你兴西方教法,故此善善化你,幸祈急早回头。”

准提道人能够打出乌云仙原形,那乌云仙不干,所以准提道人好言相劝,讲述了“大慈大悲”的概念。如果准提道人能够逼出乌云仙本尊的话,已经显现出准提道人境界在乌云仙之上。

乌云仙大怒,又是一剑砍来。准提将拂尘一刷,乌云仙手中剑只剩得一个靶儿。乌云仙大怒,拎起混元锤打来。准提就跳出圈子去了。

混元锤,与“混元气”的概念是类似的。

乌云仙随后赶来。

准提曰:“徒弟在那里?”

只见来了一个童儿,身穿水合衣,手执竹枝而来。

不知乌云仙凶吉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涛哥侃封神】 第八十二回(上集)

涛哥侃封神】 第八十二回(下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人连一股风都不如!每个人有不同的思考,一个人走一世,有着他的使命,他不是停留在这儿,而那股风却可以停留在这儿,就说这个意思……这是想跟大家声明的。完全可以把《封神杂谈》当故事听,但是故事本身有着生命背后的东西。
  • 那么在《封神演义》里你怎么看天、地、人?周朝的确立,是(象征)“人”;三百六十五个神确立,是(象征)“地”;广成子,包括元始天尊他们那一次净化,是(象征)“天”。所以在“以人为中心”所知道的层面:天,是到老子这一层——人们知道的三界之外最高的神;地,就是三界之内人们知道的这些天神——作为对应的话,“希腊神话”就类似三界里面的这些天神。
  • 第九十九回〈姜子牙归国封神〉,也就是,当周武王继了王位之后,反过来又要敬天地(是有对应天地的成分)。那这件事情姜子牙来做,也就把天地间的一切都重新归正。
  • “人与妖是互为因果存在的”,所以,要想在人中达到真正至善的境界,只能“与神同行”。这是女娲露面(给杨戬“山河社稷图”)暗含的台词。
  • 现在这个环境,妖精、鬼魅、兽,人挺难处理,但是,与神同行的人就没有问题。《封神演义》讲述的也是这个故事。在进入“万仙阵”之后,我就一直跟大家说,后面很多人都死在了妖精手里。死在人手里的就一个:张奎。
  • 纣王跟诸侯们开了一仗,他把南伯侯给杀了,伤了二十六人。他依然表现出一个王者背后具有天意的那种跟别人不同的一点。但是,灭亡就是灭亡,那“时辰到了”之后,无论他多么的强悍,身边没有正经人了——最后剩两个人(飞廉这些)。
  • 当女娲把山河社稷图给了杨戬之后,就证明天下早已经定下来了。女娲在过程中一直没有出现,一直到最后清理妖精,恢复到人本来的环境的时候,祂就出现了。对应了当初纣王——作为人间的王——来到了女娲庙,侮辱了女娲,人间开始出现败落。然后,妖精就来了——讲了一个循环。
  • 当时女娲给了杨戬“山河社稷图”,而“山河社稷图”跟“太极图”有点类似,当时跟大家解释了。但是,山河社稷图收的是妖。因为山河社稷图是对人而言。皇帝才讲社稷,王朝才讲社稷,山河是指国土,所以谁拿了山河社稷图,谁就得天下。这个图可以收妖精,其实,里面还有一个暗语:当女娲给杨戬山河社稷图之后,杨戬把白猿收了,白猿坠入到山河社稷图之后,就“返本归元”,成为猴了。
  • 《西游记》就我个人来讲,其实就是唐僧一个个体者修行的过程。他遇到的妖精都跟他个人修行有关,“九九八十一难”就是他个人的修行。他在取经的路上遇到了各种妖怪,是在一个外部和平的环境下。《封神演义》不太一样。作者简述了至高的境界(被人知道的神的境界),(如)元始天尊、鸿钧道人都出现了,从那个境界一直到鬼和妖。
  • 所有妖怪都说姜子牙他们“妖言惑众”,其实他们自己“是妖怪”。所以,到这关键的时候,凡事都是“反”的!反过来,一切出现“反”的时候,那天下就得变了。
评论